《艰难的制造》-第59章 豪园的股权变动

更新时间:2020年07月30日 星期四 17:23:14 作者:


关灯
护眼

豪园的股权变动,当然也被申华东父子看在眼里。
似乎满城的人都在关心豪园的股权变动,应酬的饭桌上经常有人以此作为话题。柳钧带着窃喜率工程师们去上海看展会,本来约定一起去的杨逦和董其扬大约是受杨巡退出豪园的影响,先后取消行程。柳钧一行五人开着柳石堂的车子去上海,在上海住一夜,将展会的角角落落都摸一个遍,第二天连夜赶回公司,回来已是凌晨。
第三天起得较晚,柳钧几乎是下意识地先走到窗前看一眼公司大门口的动静。令他吃惊的是,门口除了横七竖八的条幅依然零落地悬挂着,每天几乎是跟着出勤钟点守在大门口的工亡职工家属却不见了人影。虽然那些家属自打柳石堂叫人打砸后不再哄闹,也不再影响公司人员车辆的正常出入,可是今日的不见人影却让柳钧神清气爽,说不出的轻松。
柳钧想通知行政经理将大门口清理一下,不料行政经理又被叫去开会审议那个工亡事故了,看起来事情远远没完。柳钧直接通知到保安,才知原来前天开始,家属已经散场,原因是亡者母亲心力交瘁,不敌风寒,病倒了。柳钧好久无语,主要是不知道该说什么。他能理解亡者母亲的痛苦,他只要想想他妈妈去世时候他心中的痛,他想做些表示,可是前车之鉴,他不敢轻举妄动,唯有保持沉默,让自己显得很懂江湖规矩。
下午,廖工来找柳钧,进办公室就掩上门,表情显得很神秘,甚至一脸心虚。这几个月下来,柳钧与几位当家工程师已经熟悉,了解廖工话不多,言语之间也是刻意地不得罪人,是个本份人。柳钧不知道廖工像是犯错一样地坐在对面吞吞吐吐干什么。
“廖工,如果很不方便说,要不写下来,我看完就当着你的面撕掉。”
廖工依然是欲言又止地“嘿嘿”了几声,才道:“告密这种事,我一直以为很小人,可是……这件事也可能是我太敏感。展会上,我遇到一个老同学,老同学正好认识孙工,他很奇怪孙工降低工资收入和原来待遇来我们腾飞工作。同学说,孙工在原公司的时候,老板非常重视非常抬举,似乎不该……”
柳钧不禁惊讶得趴到桌上,“孙工原公司叫什么?”
“隆盛,这家的产品,有些是模仿我们的。”
隆盛!柳钧知道这家,柳石堂将业内模仿他家产品的名单都传递给他,其中就有隆盛。别家公司对他研发出来的产品感想如何,还难说,可隆盛觊觎他技术之心,则是毫无疑问。难道,孙工,那个他总是以为侥幸招到的优秀工程师,来得并非偶然?
柳钧从不会纯洁地以为世上只有市一机杨巡觊觎他的图纸,因此他也采取了很多保密措施,他的安保部门绝非只看门防盗那么简单,保密是安保部门的重头戏,即使这样,依然有职工会趁事故浑水摸鱼,将图纸偷渡出去。可若是有人吃透图纸,几个月拿着他的工资耐心卧底,将图纸慢慢复制出去,他想不出安保部门有什么办法杜绝这种事。感激地送走廖工,柳钧关在办公室里拼命回忆孙工的一举一动,看能否找出蛛丝马迹。可思来想去,他想不出那么热爱技术的孙工有什么不妥之处。柳钧在办公室里吓出一身冷汗。
他去行政部查找人事档案,翻出孙工的档案,他看到简历一栏里,孙工并未注明曾在隆盛工作。唯此,才更有鬼。想到曾经与市一机就知识产权问题产生的交锋,柳钧头大无比。
柳钧不敢耽误,直到车间里才找到孙工。见孙工自己动手在安装一个部件,柳钧知道那是什么,就是孙工跟他提起过的感应器,以探测人是否在安全范围内作为设备通电的依据,以免高频焊机事故再次发生。一个工作如此主动细致的人,会是潜伏偷技术的人吗?若孙工心里只藏着偷技术那种短期行为,有必要为腾飞公司的安全生产花费额外脑力吗?或者,孙工正是那种优秀的间谍人才?
孙工见柳钧皱着眉头看他,奇道:“我认为我的设计是没问题的,柳总不觉得?”
柳钧依然皱着眉头,他现在理解廖工来见他时候的神色了,面对有点儿技术狂倾向的孙工,有些小人之心的猜测还真难说出口。“孙工,我能不能打断你十分钟,我们去篮球场说几句话。”
孙工说走就走,拍拍手与柳钧一起走出车间,神情异常坦荡,柳钧怀疑自己遇到这种情况,一准先做贼心虚。
工作时间,篮球场上空空荡荡,秋日的艳阳照得场地白花花的,天却是越发的冷了。柳钧请孙工在场地边坐下,道:“孙工,你以前在隆盛?”
孙工这才脸上吃惊起来,抬眼看了柳钧好一会儿,才道:“对的,你终于还是知道了。这件事……咳,我真没脸说。”
“孙工,我还是希望你跟我直说。别对我太不公平。”
孙工犹豫了好一会儿,“隆盛想要你的技术。老板原先派别人来,可你看不上,没录用。正好当时我手头的工作告一段落,老板一定求我出马,说我肯定能被你录用。我很不情愿,这不是偷窃吗。可是我不来这儿,也不行,老板太志在必得。我本想来做几天就回去交差,说没办法偷。但几天做下来,我挺喜欢这儿的研究氛围,目前工资虽然不高,可这儿你懂行也重视,研发资金投入大,做事有盼头,我跟隆盛老板坦白我不回去了。这事儿,左右不是人,没脸跟你提起,也没脸再回去见隆盛老板。柳总,你要是怀疑,尽管开除我。别担心,我有地方去,我在业内还有点儿名气。这种事不能光听我一个人说的,我这个当事人说的不能作准。”
柳钧想不到一问还真问出蹊跷来,廖工怀疑得没错。那么,他敢凭孙工一面之辞,相信孙工吗?
“孙工,在工作上,我们已经合作了半年多,我们的新产品一直经过你我等人的手研发出来,可以说,我们配合得越来越默契。研发时候的思维方式可以与人品画等号,我相信你。听说这个怀疑后,我非常不敢相信,我决定先不做任何外围调查,而是直接问你,希望你不要见怪。今天你的解释,说实话就是一面之辞,但我相信我们半年多相处下来的感情,和你半年多来的人品表现。如果说是在留你的问题上赌一把,我相信我赢面很大。这件事我们到此为止,你不要有心理负担。”
孙工点头,“这种事只有看来日方长,谢谢柳总信任。柳总,既然这事儿说明白了,我索性跟你提一个疑点。隆盛老板很不满我留在这儿,他觉得他这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很没面子,他在想办法让我在腾飞呆不下去。柳总最好查查消息来源。”
柳钧几乎晕了。高密——反告密,事情看来越来越复杂,连廖工也有嫌疑了。究竟还要不要信任?
钱宏明听闻详细说明后,也无法做出判断。若是寻常人等,柳钧还可以找个借口不敢用,可廖工与孙工都是公司技术栋梁,柳钧在这两人身上投入巨大,两人也是细水长流地持续产出,岂可对两人轻举妄动。柳钧很想操起他一向对朋友的态度,可问题是眼下此事非同小可,腾飞资金紧张得犹如细细的琴弦,再经不起风吹草动,他柳钧敢轻易交付信任吗。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