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艰难的制造》-第64章 柳钧一看,无言以对

更新时间:2020年07月30日 星期四 17:28:03 作者:


关灯
护眼

柳钧一看,无言以对,将短信一删了之。工作难道不重要?
柳钧气闷地起身到食堂窗口,付钱再要一份红烧肉,又添一些米饭,猛塞。即使柳钧平日里低调再低调,他在食堂里依然是大众瞩目的中心。食堂的饭菜一向足量,掏钱加餐的事儿凤毛麟角,因此柳钧吃到一半起身去加餐,成了大家捂嘴偷笑的焦点。
坐同一桌的孙工一向只看机器成色,却看不懂人的脸色,一看见柳钧面前添加浓油赤酱的一盆红烧肉,和冒尖儿的一碗米饭,实事求是地道:“柳总,吃这么多对胃很不好。古人老话,三十之前人养胃,三十之后胃养人。年轻时候有点儿节制才好。”
“吃饱点儿,让血液定向分配到消化系统,这是非药物神经麻痹良方。”柳钧心说,孙工你也是罪魁祸首。
孙工不疑有他,“是个好办法,有利午睡。不过超额太多,胃部不舒服,还是会影响到神经系统。”
对面的行政经理看看对话的两个人,却没有说话。他比谁都清楚柳钧因何胡吃海塞。廖工坐在同一长条桌的顶端,他对柳钧暴饮暴食的反应是:“虽说胃壁具有弹性,但是犹如我们熟悉的弹簧,扩张到一定程度,也叫拉伸过度,就不再适用胡克定律,胃壁恢复原样很难,暴饮暴食会造成不可逆的伤害。既然已有定论,柳总若再尝试,有点儿不智。”
不仅柳钧对着一大盘红烧肉拌饭哭笑不得,开始有点儿骂自己荒唐,旁边的行政经理也笑了出来。行政经理虽然不是工科出身,可好歹也有点意识到他们在说什么,心说真是哪儿找来的一帮书呆子怪人,这些人居然都是他从人才市场一个个挖出来的,简直不可思议。不过此时行政经理开始有点儿理解柳钧较真得有点儿乌托邦的性格。
柳钧对着一帮吃完后不肯离席,认真看着他做超胡克定律拉伸胃壁运动的工程师们,吃掉一半,再也无法勉强将剩下的一半也吃下去。他被一帮工程师笑话了。但是,柳钧却从这些取笑里听出大家心中的温暖。这种温暖,在严寒的天气里,给人力量。他请来行政经理,取消上午只发一部分年终奖的决定。他现在想明白了,他可以因为技术啊态度啊等原因淘汰员工,员工当然也可以因为收入啊劳动强度啊等原因淘汰公司。淘汰是双方的,积极淘汰的结果是一个动态平衡,是彼此在一定时段内的满意表现。这样的动态平衡是促进员工一直保持工作态度的源泉,又何尝不是对他的鞭策,让他必须殚精竭虑提升利润增加员工劳动付出的性价比。
是的,他既然已经走上老板这条路,那么他早应该明白,他肩头而今早已不止挑的他一个人的事,他需要考虑更多的人,更多更长远的事。他已经没有感情用事、意气用事的资格。他唯有前进,否则,他首先会被员工们淘汰。
柳钧让行政经理跟员工三令五申春节后不归或者迟归的后果,把工作做在前头,把后果这等丑话说在前头,而拿走全额年终奖的员工春节后若是只回来一半,那么他也只有认了,说明他的腾飞没有吸引力。强扭的瓜不甜,这个道理,他懂。包括余珊珊。
年终奖这一波三折,知道的只有行政经理,感动的也只有一个行政经理。作为一名合格的行政经理,他有圆滑的性格,看风使舵的本领,当然,也有知人识人的本事。他也是一个打工的,出来打工无非一个追求:工资福利。所谓快乐打工,那属于没有家累的年轻人的奢望,他原本对此不作考虑。但而今柳钧这个老板,让他在工作中不用枉作小人,不用夹在老板和员工之间做风箱里的老鼠,不用担心做老板打手太多夜行挨闷棍,这工资福利的性价比就算高了。以前,他以为是老板年轻不谙事,手头散漫。从年终奖这件事看出,老板识大体明大理,看的高远。他心里有点儿定了,在腾飞做下去,有前途。
行政经理心里这么想,他给员工训话时候便自然而然地有了法子他内心的激情,这种激情,最有感染力。
傍晚,柳钧早早下了班,到超市拎两大袋年货去余珊珊家。敲门没人,不过夜色中也可以清楚看见余家还真没亮着灯。柳钧于是坐在他爸爸的车里等。很快,路口就拐出余家三口人,当中是两手空空,蹦蹦跳跳,一会儿粘这个一会儿粘那个的余珊珊。两边一个是手里拎鸡鸭各一的余父,一个是手里拎满蔬菜的余母。走近了,路灯下可以看清余父余母脸上宠溺的笑容。柳钧心里依稀明白了点儿什么,但不管他明白什么,还是拎着年货下车上前招呼。
余珊珊对他翻白眼,余父余母则是一听柳钧名字就熟悉,四只眼睛探照灯一样地扫射柳钧,当然也非常客气地打招呼,“哎呀,你是小柳啊,这么忙还抽空过来看我们。谢谢你昨天想得周到,叫朋友去火车站接我们,要不然那么多东西我们还真不知道怎么拿出站呢。上去坐坐吧,吃饭没有?”
柳钧心说,难道昨晚申华东那么老实,只打他柳钧朋友的旗号?他一边嘴里谦逊,一边看余珊珊脸色,当然,没好脸色。余父余母也看见女儿翻白眼,不过都没说什么,两人态度很是谦和。
柳钧上楼将手里的礼物放下,就借口有个重要应酬等着他,他谢绝为人很好的余父余母的晚饭邀请,看看余珊珊脸上的巨大惊讶,硬下心肠走了。他决定与被宠溺得自我中心的余珊珊说再见。当然,他分手经验丰富,绝不会拖泥带水。
在柳钧亲自开车送孙工等人去上海乘火车,又从看上去依然簇新的浦东机场接回他爸爸,父子两个在柳石堂的家里过新年。柳石堂已经非常满足,儿子就在眼前,夫复何求。柳钧却对只有两个人,甚至保姆也告假回去的空落落的家很不习惯。好在柳钧能做菜,起码能让五谷不分的他爸爸吃饱。但柳石堂毕竟有了一定年纪,长年出差非常劳累,上饭桌时候还豪言壮语,要与儿子一起守夜,可等几杯酒下肚,红着脸支着头就在桌边打起了呼噜。
柳钧于是一个人坐在客厅看电视,将频道轮了不知几遍,实在无聊,就掏出本子上网。他在论坛遇见可能同样是无聊地刷帖的申华东。说申华东无聊,是因为申华东将很久远的主题都翻了出来。不等柳钧伸手摸电话,申华东已经打响柳钧的手机。
“等一个小时了,终于见到一条鬼影子跟我并列在线。怎么,没去陪未来丈母娘?”
“别提了。谢谢你上回帮忙。吃完年夜饭了吗?吃些什么?”
“哈哈,没第一时间献殷勤,被飞了?好,解气,活该,跟我抢的人,我从来不祝福,哈哈。”
柳钧郁闷,绕开话题,“刚订了一辆车,直接进口。我新年许愿第一个就是让我的车早点儿到。”
“啊,什么车?我也刚订了一辆,是我爸送我的新年礼物,叉子,呵呵,海神波塞冬的叉子。要不等车子到手,我们赛一场?让坛子大伙儿见识见识,究竟谁更牛!”
“没法跟你赛,我的是GOLFGTI,直道弯道都不是玛莎拉蒂的对手,只能跟你比市区谁更灵活。”
“究竟是资金紧张,还是学你我父亲他们老一辈革命家的所谓低调,财不露白?”
“资金当然紧张,不过好在银行已经通知我节后去办手续贷款。所以我第二个新年愿望是明年资金别再这么捉襟见肘。”
“呵呵,恭喜贷款破处。怎么回事,可以贷款是好事,怎么情绪这么低落,真的是和余珊珊翻脸了?”
“说了不提这事。我非常担心一件事,很担心春节后上班,员工只回来一半。我的合同都在后面追着,临时上人才交流中心拉人,未必用得上。很愁,心里没底。”
“很正常,我们每年都得做好一半基础工流失的心理准备。尤其是外地员工,我有时候很想不通他们究竟在想些什么,生存压力那么大,按说我们公司非常稳定,他们只要好好做,就有稳定的回报,可他们偏偏不肯按时走按时回,一说到春节就像鲑鱼回游,扔下工作就走,仿佛是重大天命。在家逗留到春暖花开才回,宁可那时候再苦苦哀求我们收留。”
柳钧被申华东说得更加犯愁。他不肯做小人克扣员工的年终奖,可别最终成了傻大头吧。等春节后贷款批下来,正得大干快上,若是没人来做可怎么办,他的订单全得吃罚金了。他最主要还是心疼那些辛辛苦苦培训出来的工人,新人即使找得到,而且个个名牌大学毕业,一来也未必能上得了手,他的公司要求太高。
柳钧过了一个患得患失的大年夜,大清早还没起床,就听到爸爸在外面骂人。他躺被窝里喊了一嗓子,“爸,大过年的,宽心。”
“宽什么心,有人半夜砸一包粪便在门口,存心触我霉头寻我晦气。”
柳钧一骨碌爬起来,冲到门口一看,有人用那种菜场红白相间的塑料袋盛一包粪便,昨晚不知什么时候砸在他家门上,一摊烂臭。柳钧看了赶紧缩回被窝穿衣服,“爸,你不懂收拾,放着,我来。”
“谁干的,阿钧你说谁干的。你别管,大过年做这种事晦气,我找人来收拾。”
柳钧拦住他爸,“爸你别管,快去看看车子有没有事,既然来人摸得到我们家门,一定也摸得到我们车子。”
柳石堂一听,连忙灵活地跨过粪便滩,下楼去看他的车子。果然,车子四只轮胎全部跑气,其中一只轮胎上还插着一把雪亮的钢针。柳石堂闷声不响仔细看一圈,四只轮胎的破洞都是横插,无法修补,唯有花钱换新胎。看起来是内行人所为,旨在让他破财。他回去,阻止儿子擦拭门面,打110报警。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