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艰难的制造》-第65章 若是换作一年前

更新时间:2020年07月30日 星期四 17:28:42 作者:


关灯
护眼

若是换作一年前,早在看见大门被泼粪的那会儿,柳钧就该程序正确地报警了,可是这回却是他出声阻止爸爸打电话,他问他爸报警有用吗,这种时间,这么小的案子,而且明显是私人仇怨,若不额外打点,估计谁也不会重视。反而他们得在大节底下面对着警察,一桩桩地翻出陈年旧事。报警,性价比是个负数。
柳石堂一想也对,这种小事,额外打点吧,弄不好收不抵支,而且冲小区管理水平,未必找得到罪魁祸首。于是父子俩吃进闷亏,合力将门口打扫干净。可整楼梯的污秽气岂是容易清除的,父子俩不知挨上下楼梯喜气洋洋的邻居多少白眼。
清扫的时候,父子俩一直讨论一个问题:谁干的。讨论的过程,是痛苦地梳理过往一年多不快的过程。有那么多人可能上门撒气:原前进厂工人归到市一机后被裁员的;傅阿姨和她的儿子;拖了半年还未拿到工伤基金发给抚恤金的工亡职工家属;偷图纸员工家属;还有杨巡。但柳钧觉得杨巡不可能,他对杨巡耿耿于怀,可杨巡占尽便宜,心中早认定此事已经了结,不可能春节还多此一举,想出这么无赖的一招。
父子两人都认定,可能性最大的还是出狱已经有一个极度的傅阿姨和她的儿子。看着爸爸的暴跳如雷,柳钧更是认定非傅阿姨莫属。傅阿姨在柳家做了多年,早已摸透柳石堂脾气,当然最知道如何付出最小代价打中柳石堂七寸。
柳石堂果然很受伤,清扫完后,他拿出自己的香水,将楼道喷一遍,也不去亲友家拜年,或者等亲友上门拜年,拉着儿子顶着北风,好不容易打到一辆出租,先奔寺庙烧香拜佛洗晦气。在柳石堂的理解中,污秽之物有秽气,秽气者晦气也,新年第一天开门撞晦气,不是好兆头。
柳钧好笑地被他爸爸硬拖进庙宇,却想不到眼前是极其旺盛的香火,触目的善男信女中有不少看上去有头有脸,不断有人与爸爸互贺新年。更让柳钧惊讶的是,那些善男信女早他们不知几步已经烧好了香,此时纷纷打道回府。等爸爸砸大钱请竹竿似的高香的时候,柳钧见到一群熟悉的人,正是杨家兄妹四个和一帮妯娌,清一色的羊绒大衣,队伍很是浩浩荡荡。柳钧转过身去,当没看见。当然,杨家也无人过来与他打招呼。不过柳钧还是看到杨巡手腕挂着的一条硕大念珠,柳钧心想,啊,原来杨巡也有信仰的。
钱宏明趁节假日,骄傲地拉柳钧去看他按揭买的新房。市区地皮寸土寸金,当然造的是高楼。房子已经结顶,脚手架未拆,可从地面看去,已经看得出巍峨。钱宏明洋洋得意地道:“我买了三幢楼里面最高那幢的二十八楼,以后可以跟你遥遥相望,晚上我们打探照灯做暗号。不,你去弄个激光发射机来,我们激光交流。”
柳钧笑道:“你房子是板楼,我那房子是塔楼,对着你的是杨逦的那套,你以后跟她眉来眼去。说实话,外贸都这么好赚吗?”
钱宏明斟酌了一下,才道:“我以前总叹我们死外贸,做得要死。自从看见你这一年来的辛苦,以后再也不会在你面前叫苦了。去年分公司开业时候,我曾经踌躇满志地想到,等一年后生意企稳,我要开一家工厂,专门做自己接的单子。现在没想法了。不过辛苦归辛苦,你究竟有没有算一下,你开工这几个月来的利润高,还是我的利润高。”
柳钧想了会儿,“我的利润不低,可是相对我们各自的初始资金而言,我的资产产出比并不高。”
“对,我方便贷款,你贷不到。说实话,我至今想起来还捏着一把汗。当初若不是我们老总拉住我,我若是辞职出来单干,我上哪儿去找背靠乘凉的大树,让我可以如此方便开出信用证。若是当初辞职单干,我也得学你一笔一笔地苦苦原始积累,不知哪天可以做到头。现在回想起来,做什么都得靠着国家这棵大树,做国家的亲儿子,国家的油水最足。”
“原来我们是偏房庶出。”柳钧连连点头,“难怪去年我无法留住一个打算考公务员的员工。在国企打工,等于大太太管账,给民营打工,等于给姨太太洗脚……”
“打住,打住,大过年的我们不发牢骚。你那个前员工考进公务员没有?”
“考中了,那家伙胆大心细,要不是有把握,不可能辞职应试。前儿告诉我,位置落在计委,不知道挖了什么门道。我连忙反省一下我以前管着他的时候有没有得罪过他,目前看来没有。你看《红楼梦》里,赵姨娘敢得罪平儿吗?不敢吧。”
“错,平儿是我这种人,机关里的……那都是主子,爷!”钱宏明也只有在柳钧面前才说说这方面的话题,但他很快就将话题岔开了,并非故意,而是谨慎惯了的惯性,已经身不由己。他跟柳钧聊他的女儿小碎花,说起来喋喋不休没个完。但见柳钧依然不适扬脸找他的房子所在,不禁又开始得意洋洋,“这就叫城市之巅。我本来想买顶楼,可都说顶楼怕漏,而且高层顶楼上面的抽水机马达据说也很吵,只好退而求其次。28层的不好买,还是通过我姐找门路才买到。不瞒你说,我签下购房合同当天,就带着嘉丽和小碎花飞上海找宾馆的28楼住了一天。虽然上海高楼林立,可身处28楼的味道依然很好,连我们小碎花都喜欢得不行。只有嘉丽对着落地大窗害怕,说台风天气里,谁敢靠近落地大窗啊,掉下去别说摔死,恐怕每一只细胞也全四分五裂。哈哈。”
柳钧看着钱宏明踌躇满志,放声说笑,也跟着笑。可再高兴的时候,只要一想到春节后开工那一天的点卯,他的心就不由自主地抽一下,眼睛不由自主地失神一下,他知道,钱宏明没有类似的担忧,他那公司,人们削尖头皮还找不到门路呢。
忐忑不安的等待中,时间飞快滑到初七。柳钧在家呆不住,去公司与两只罗威纳犬玩耍,一颗心却是全挂在大门口,每看到一个员工扛着大包小包回来,他就大声打个招呼欢迎,心里记下一个数,可一根神经也吊得越来越紧张。傍晚时候,他见到行政经理的夏利车匆匆赶来,两人见面,心照不宣,原来行政经理也是忧心明天报到人数,先来宿舍点卯。有人急他所急,想他所想,柳钧非常感动,由衷地觉得付出有所回报了。他真要求得不多。
第二天早上,柳钧站到打卡钟边,以老板身份欢迎大家新年第一天开工。行政经理也一早来上班,站在柳钧身后。两人脸上全挂着笑容,可心里全都紧张。
打卡的规矩,为了减少混乱,员工从卡箱找自己的考勤卡——打卡——将卡扔在打卡钟边,以后整理考勤卡插回卡箱的事,由保安完成。因此柳钧不用数人头,只要不时抬头看一眼卡箱,剩下多少张卡,即意味着多少人没来报到。行政经理老练,见老板对着卡箱的脸部肌肉异常僵硬,甚至抽搐,他连忙将老板拉到对面,背着卡箱,以免太过刺激,在员工面前不雅。柳钧也顺水推舟,不敢回头去看。
终于,八点的钟声敲响了。行政经理轻咳一声,轻道:“柳总,你先别回头,猜有几个没来。”
“听你的声音比较轻松,应该不到五个。”
行政经理刚要说话,又一位员工背着杯扛肩挑呼啸而来,一看时间已过八点,连连顿足。可是那位员工却见到老板和行政经理最慈祥亲切的脸。因为看到那位员工进门,行政经理就报出一串数字,“节前十二人请事假到初十,七个人请假到初九,论理该十九个人今天未到。但减去这个刚到员工,只有十三张卡未打,说明有六位提前销假。节前没请假的,全到!”
“他奶奶的。”柳钧飞速出口成脏,还觉得不过瘾,又是一句“他奶奶的”。然后才回头看卡箱,看到稀稀落落十三张卡,他大声道:“这说明什么?啊,这么说明什么?”
“虽然我知道马屁使人快乐。”行政经理优雅地道,“可是我上了年纪,有些话羞于说出口。”
柳钧听了大笑,拍胸道:“我满足了,我的努力得到承认了。我爱你们!”
行政经理连忙闪开,免得被柳钧当众拥抱。
同样,贷款也来了个开门红。柳钧节后亲自去银行办手续,就这么顺利得跟做梦似的,他拿到了第一笔贷款。虽然事后他又请了一顿客,而且贷款员还塞给他一只装了六千多元发票的信封让报销,可柳钧已经觉得这是意外的顺利了,柳石堂更是不敢相信贷款有这么简单。于是柳石堂也非常先进地念叨起来,消灭垄断就是好,银行间也展开竞争就是好。要不,哪有他们这种企业贷款的机会。
拿到贷款,柳钧当机立断,降价!
降价是竞争充分市场的一贴灵药。柳石堂自出道以来,第一次尝到客户主动打电话给他的美好滋味。员工的全额回归,银行的顺利贷款,市场的强劲反应,让柳石堂对儿子充满甚至有点儿盲目的信心。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