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艰难的制造》-第69章 柳钧至此终于有点儿明白了

更新时间:2020年07月30日 星期四 17:33:04 作者:


关灯
护眼

柳钧至此终于有点儿明白了,抓着啃到一半的鸭翅膀,道:“你在生宋总的气,又在为宋总开脱。”
“工程师们说话是不是都这么精确?”
“不管怎样,你得承认工程师们是一个不错的物种。”
“确实不错,很不错。”梁思申抓紧时间在接通一只手机来电之前,笑嘻嘻表扬了一句。但等看清来电是杨巡的,不由得脸色一沉。
杨巡在电话里赔笑解释说自己虽然在豪园,可他在那儿与朋友搓麻将喝茶,与雷东宝的情绪完全无关,雷东宝只是有误解,别无其他想法,他也在帮忙做雷东宝的思想工作,现在才能脱身给梁思申打电话,请梁思申千万息怒。
梁思申耐心听完,道:“你们两个,爱干什么干什么,我不认识你们。”说完,就把电话掐了。但一想又不对,自言自语道:“豪园只是一家饭店,杨巡搓麻将喝茶干嘛去那儿?”
“去年底严打时候,我见到杨巡与一帮赌徒大冷天的在荒野赌博,四周还安排有警戒。此事东东可以作证,那天他跟我在一起正好有点儿事。”
“什么?会不会明天爆出一条新闻,豪园以东海宋某为保护伞,大肆聚赌,成为我市著名地下赌博窝点?”
柳钧愣了一下,“据我了解,不会爆,报社会看看保护伞的大小,将此事捂住,先向你通风报信。”
“我的形象很罪恶。嗳,这回肯定是我先生电话,他们告状去了。”梁思申抓起又开始叫的手机,“果然是。”她走出去接电话去了。
柳钧按捺不住好奇,赶紧趁机打电话给钱宏明,让钱宏明扼要说明宋运辉与豪园老板之间的关系。钱宏明果然不负所托,三言两语下来,柳钧心中豁然开朗。心里觉得梁思申真冤,换他,更克制不住,宁可拿车将豪园撞个稀巴烂,谁也玩不成。
电话打完,柳钧连忙吃香酥鸭。这家的香酥鸭做得外酥里嫩,非常可口。可是面对一个优雅的女士,让他一边谈话一边抱着鸭子细啃,柳钧再好的心态也做不到,只好啃个大概,将不少附着好肉的骨头扔了。此时梁思申出门接电话,大好时机稍纵即逝。
一会儿梁思申进来,微微低着头,嘴角含着笑,落座前又冲柳钧笑了笑,说声抱歉,看起来心情转好。柳钧看见心说原来那么威严的宋总很会对付太太啊。梁思申一看见只剩半只鸭头的盘子,笑道:“我才出去这么会儿,你就把香酥鸭全扫啦,不行,再叫半只,我刚才只吃到一小块呢。不知道我们再叫的半只是不是刚才半只的原配。”
原来心情好,胃口也好了。柳钧招呼服务员再来半只香酥鸭。这边梁思申道:“我刚才还忘了一条,那大恩人如果又有一身纸皮灯笼一般的病躯……”
“得,无毒不丈夫,长痛不如短痛,我痛不如你痛。心里咬牙切齿阿Q一下,心情自然会好。”
“你是不是经常这么撒气?”
“我以前以为有气总可以撒得出来,可现在越来越发现,很多事让人憋死,憋得一点儿气性都没有。只好找跆拳道教练对打去,给教练打趴下,才终于打出点儿人气来。”
“赛车也是极好的宣泄通道。”
两人越聊越投机,吃完分手,梁思申给柳钧留下电话,让以后有刺激好玩的事儿也叫上她。柳钧看着眼前细茄子一样的身材,道:“你吃得消什么运动?”
“我做过拳击,登高,探险……”她一看柳钧满脸的不信,也笑了,“给点面子哦,我生孩子前可是运动好手。好吧好吧,我回家就练双杠,以后你跟东东有好玩的都别落下我,千万也告诉东东。”
回头柳钧找到已经转战卡拉OK厅的大部队,跟申华东转述梁思申的要求,申华东惊得一只眼睛大一只眼睛小,梁思申在,他还想好好玩吗,那可比他一个人一车拉上三个女孩还累啊,关键是照顾梁思申有责任没乐趣。若是梁思申身后更拖出一个宋运辉,他死定了,他得抓出他老爸才压得住阵,那么一群扑克脸的大怪,他还玩什么啊。
柳钧在卡拉OK玩得很开心。他以前几次应酬出入卡拉OK,对这种地方印象很差,觉得是个藏污纳垢的所在。今天全是朋友,大家找一个大包厢喝酒唱歌跳舞,全然自发,哄闹得不知多来劲。等唱歌唱饿了,众人决定再找地方吃饭,柳钧都不知道自己脸上印了多少唇印,总之拿纸巾一擦,满纸的颜色。
一行也不用开车,直接奔进隔壁一家酒店。柳钧申华东们眼里只有自己疯玩的一个圈子,却不料有人坐在一角清清楚楚看着他们的疯闹。那是余珊珊。余珊珊与同事逛完街找个地方吃饭,不料见到两个所谓大好青年的真实面目。原来所谓留学留学,学来的尽是这种洋腔洋调,男男女女在公众场合可以如此随便。看到柳钧身边的女孩子说话时候总往柳钧身上蹭,而柳钧则是来者不拒,余珊珊看得心里针扎一样。她而且不知道柳钧居然与申华东这么熟,她心里开始怀疑,这两人是不是在她面前合演了一出双簧。
余珊珊的同事见过柳钧几面,白天见柳钧开敞篷跑车载着美女招摇过市已经生气了,晚上再见柳钧花天酒地,气得抓过余珊珊的手机,调出柳钧的号码便拨过去。余珊珊一点儿不知,她净是呆呆地苦着脸看柳钧放肆。
柳钧一看见是余珊珊的号码,不知有什么事,立刻清醒,离开座席才将电话接通。但是他听到电话里不是余珊珊的声音,那另一个女人的声音对着他骂花花公子,他有点儿莫名其妙,关了手机回来继续吃饭。饭后继续酒吧,玩得筋疲力尽,喉咙沙哑,才打车回家,睡一个好觉。第二天一本正经打上领带回去公司上班,又是个认真干活的大好青年。回国这么多日子,终于找回过去酣畅淋漓的生活。
行政经理可谓是历尽冬寒夏暑,终于拿到有关部门开出的工亡事件补偿支票。柳钧看到支票上的数额,奇道:“才这么点儿?一次性支付,还是还有以后?”
“一次性。因为死者父母都有收入来源。”
“早知道理赔这么拖沓,理赔金额不高,我们还不如给员工买商业保险。当然,这由不得我。请他们家属过来取款吧。”
令柳钧想不到的是,工亡员工家属不敢来。经事故时候那么一闹,柳钧与行政经理谁也不敢去工亡员工家属家送钱,而工亡员工家属也怕来腾飞没好果子等着他们,彼此存着戒心。大家唯有约在取款的银行见面。
柳钧带着出纳一到银行便看见工亡员工的父母和姐姐姐夫四个。他将支票交到四人手上,对方一看数目和他们参与追索补偿会议得到的数字一样,便一声不吭地转身去对公窗口提现,看也不要看他。柳钧让出纳跟上,他去对私窗口提出十万,直接捧着一撂钱走向正拥在对公窗口数钱的一家四口,将他私人的钱与那堆钱放一起。
“这是我私人的歉意。眼下再多的钱也无法挽回你们遭受的巨大损失,非常对不起。”柳钧说着,深深鞠躬,起身看看工亡员工家属的惊讶,拉起出纳离开。去时,与来时不同,四双眼睛齐齐看着柳钧,直到他消失于门外。
私人补偿十万,事先柳钧不曾与行政经理提起,当然工亡员工家属更不会知道。那起事故之后,柳钧常常想起一条浸血的人命,想起工亡员工父母欲绝的悲伤,更想起双方的冲突,和冲突最后非正道的解决办法。他今天只想用他的自觉告诉那对父母,他不是害死他们儿子的恶人,他不是蛮横霸道的土财主,他不是不懂敬畏生命的混蛋,他不是坏人。
但是,他当时处理问题的方法肯定有错误。
回国两年多来,他不断地遇到新问题,不断地求解,又不断的积累经验。对问题的态度由原先的惊讶甚至激愤,转为熟悉、熟练,而今在遇到日常问题时候,他已经得心应手。若是去年的工亡事故发生在今天,他相信他能处理得更好,他会知道哪儿可以进,哪儿可以退,怎么不违背心中的原则不削弱自己的利益,又将对方的感受考虑进去。这不,他去跆拳道馆挨打的频率已经越来越低。
他在成熟,他已经很久不曾拍案而起。他现在拍案的时候,心里已经很少冲动,而是在努力思量对策。
相比柳钧的成熟速度,钱宏明女儿小碎花长得就跟春天竹园里的毛笋一样快。钱宏明工作忙碌,养育孩子的重任大多落在嘉丽身上。嘉丽总是不声不响笑眯眯地担起所有的家务,可有些时候她独立难支,好在她知道柳钧一呼就灵,比念芝麻开门还灵。
申华东傍晚寻找柳钧时候,柳钧正陪着同时发烧的嘉丽和小碎花看病打针。因此柳钧一看见是申华东的来电,就条件反射地道:“没空吃饭。”
申华东悻悻地道:“我们再怎么也不算是酒肉朋友吧,我们是同情兄。正经事找你,我在市一机开会,希望你来一趟。绝对给你惊喜。”
“我是真走不开。陪朋友在医院里。你听听环境……”柳钧将手机朝向一个正被针扎得哇哇叫的幼儿。申华东只得要去医院地址。柳钧接完电话,见嘉丽很内疚地看着他,连忙道:“我这个朋友叫我一般不会是正经事,别担心。小碎花睡着了,你也闭会儿眼睛吧,我看着吊瓶。”
“小碎花看见是柳叔叔抱着她,特别安心。”嘉丽自己心里也很安心,早已知道柳钧是个负责的朋友。她放心地闭上眼睛静养,高烧烧得她没力气坚强。
申华东抓着一堆图纸匆匆赶来,看见眼前似乎是一家三口的场景,目瞪口呆了足有一分钟,还是护士被他挡道,推他一下,他才还魂。他走到柳钧面前,见柳钧撮唇让他噤声,他左右看看生意好得不得了的注射室,只能出去外面等待。他不晓得那个小小的孩子与旁边温婉的少妇是柳钧的谁,他被搞糊涂了。
申华东等了足有二十分钟,才见柳钧抱着小孩,耐心地配合着少妇病弱的步调,走出注射室。柳钧见到申华东耐心等着,也是惊奇,“你还真有天大的要紧事?我送嘉丽回家,你找个地方吃饭,我立刻去找你。豪园吧,近。”
“嗯,是汪总让我找你。本来汪总也在会议室,等不及你了。我去豪园等你。”申华东与虽然病怏怏,可是勉强对着他微笑的嘉丽挥手道别,心说柳钧找的老婆还真不错。
柳钧将嘉丽母女送回家,看着保姆顺利接手,才赶赴豪园。申华东这个大少难得坐在大厅用餐,打横坐一个大汉,与申华东说着什么。柳钧过去坐下,见大汉偏瘦,硬朗而轮廓分明的脸,只是一双布满红血丝的微凸的眼睛看上去有点儿病态,好像是严重高血压之类的富贵病人。申华东一介绍,柳钧得知这就是雷东宝。被雷东宝不怒而威的眼睛扫描,柳钧心里怎么也无法将雷东宝与纸皮灯笼或者土霸王联系到一起。
申华东抓着柳钧紧问今天医院那母女是谁,什么关系。柳钧解释是钱宏明的老婆,可申华东硬是不信,一径胡搅蛮缠。雷东宝在一边听得心烦,告辞离开。等雷东宝一走,申华东呼出一口气,立刻停止追问。“雷大叔同志太爱关心下一代了,我每次来豪园,都被他拖着关心工作生活,问这问那。幸好他看你不顺眼。”
“他不是上回不让你吃饭吗?”
“那是他们发生人民内部矛盾了。你先别吃饭,看图纸。汪总说你看得懂,不用我跟你解释。”
柳钧本想说他早饿死了,不看图纸。但一听是汪总吩咐,他就乖乖展开图纸。汪总经常跟他通话,告诉他市一机正由汪总挂帅,首创与大学合作的模式,加大投入研发新品。从市一机跳槽过来的工程师也告诉柳钧,市一机技术班子研制的正是柳钧辛苦研究出来的系列产品,据说很有进展。柳钧很想知道他们研究进度,正好,送上门来了。他看到第一张总图,就已心中明了。市一机巨资投入出成果了。
申华东细细留意柳钧的神色,至此才问:“从此你们不算是独家了吧。”
“叫我去市一机开会,就是这事?”柳钧将图纸卷上,扎进。“给你们做技术鉴定?”
“是汪总很兴奋,希望你参与鉴定。我和我爸希望跟你谈谈,我们做同样的产品,如何瓜分市场。”
“瓜分?以你们市一机设备的生产能力,你们打算留几块肥肉给我?”
“你稍安勿躁,你知道我们的研发投入是多少吗?单单是给大学的,就是五百万,可大学的异常磨蹭,最后只做出数学运算的部分。杨巡现在每天见面就唠叨败家,心疼得不行。我们也清楚,这么巨大的投入,收回异常艰难。起码在较长一段时间内,市一机肯定是亏本运行……”
“不正好让杨巡萌生退意吗?你打的不正是这个算盘吗?”
“杨巡已经退了,他决定专心搞房产。”
柳钧吃惊,第一反应竟是问:“杨逦也退出?董总呢?”
“杨逦退出,董总留任。你怎么不问问你腾飞该怎么办。我们两个,目前局势,不是竞争对手,就是合作伙伴。”
“我们可以做竞争对手,但决不可能做合作伙伴,两家公司身量决定,我做你从属,才能合作。对吧?所以你要我去市一机开会,已经把我当殖民地了吧?”
“我们签定价格攻守协议,我们需要共同维持产品价格,大家都有好处。我们两家打价格战的话,两败俱伤。”
“我不做殖民地。”柳钧断然拒绝。“这块市场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我做殖民地只能苟且偷安,不用多久,即使你不想,你爸也会灭了我。”
“跟我们竞争,你得不到任何好处。我们作为上市公司,起码有一条你吃不消,我可以倾销打压你。你回家好好考虑。”
“别这么狰狞,好吗?你话里面的刀子太锋利。”
“我看你一点儿危机感也没,不得不点醒你。”
“你不点醒我也知道,前面两条路,竞争是一头撞死,签约是绑起来慢慢饿死。你让我决定怎么死,你说我该怎么决定?”
申华东沉吟会儿,道:“对不起,柳钧。不过在商言商,只能如此。”
柳钧看着申华东,听得懂言外之意,那就是在商言商,朋友算什么,随时可以翻脸。但他没说什么,这种结果他早已设想过不止一天两天,在不菲的利润面前,当然会有厂商前赴后继地研制,只是他想不到会是市一机,想不到市一机在申家的领导下,开始能做出点儿事情了。这才是最可怕的。他想了会儿,只无奈地笑笑。“我刚过几天安稳日子,全让你打破了。难怪我前几天好不容易早睡时候心惊肉跳地觉得这好日子太不真实。”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