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艰难的制造》-第76章 等柳钧走在回家的路上

更新时间:2020年07月30日 星期四 17:41:11 作者:


关灯
护眼

等柳钧走在回家的路上,唇边挂满浓郁的鱼腥味,小醉意升腾着精神,在秋风荡漾中像只惬意的肥猫,他再回想崔冰冰的这句话。想来就来,随便搭伙?这话钱宏明和嘉丽说出来,他们怎么说,他怎么听,也会怎么做,不会觉得异样。可若是换作现今几乎一天一个以上电话的申华东,申华东出于隐私考虑,未必会说,而他尊重朋友个人隐私,也未必照做。至于才结识的崔冰冰,柳钧毫无疑问地怀疑这句话背后的深意。
想想崔冰冰其人,其性格,柳钧心中只有三个字:没发展。做个朋友倒是挺好,问题是跟女人做朋友犹如河边走路,湿脚可能性太大,属高危行业。他并未将此事往心里多想,一笑而过。好笑的倒是崔冰冰对他千叮咛万嘱咐,要如何如何应付李大人。她仿佛比李大人的女儿更紧张,不过,当然有崔冰冰的小算盘。柳钧用画法几何的思路俯视崔冰冰的行径,对崔冰冰的小心思一目了然。
柳钧快走到家的时候,意外接到申华东来电。申华东跟他差不多,有点儿假洋鬼子的德性,较早或较晚的私人时间,除非有重大变故,他们一般不给非至亲好友打电话。
“有件事,非常出乎我的意料。我有个朋友,他爸是本市烟草大领导之一,他一直追余珊珊而不得。刚才很突然,他告诉我余珊珊答应进烟草这个事业单位。你可能不知道,烟草单位的编制,寻常人想进去的话,花二三十万运动也有可能。”
“你是说,余珊珊准备与你那个朋友……”
“她要是进烟草,只有这条路。可我那个朋友,无论是学识,还是长相,还是为人,都只能说是中等偏下。”
“她受什么刺激了?”柳钧脑子里唯有这一个猜测。余珊珊若是个善于用美丽换取物质的人,她早可以换,而且可以曲意逢迎绑定他或者申华东,何须贬值给一个烟草的公子。不等柳钧心中厘清思路,他已经跳上出租车,司机问去哪儿,一愣之下,报出余珊珊家小区地址。他的车钥匙被崔冰冰强行扣留,因他喝酒了。
在车上,柳钧才想到,由他去劝阻余珊珊,合不合适。可是想想余珊珊那冲动性格,那长不大的脾气,他虽然……可也不愿看着余珊珊往错路上走。
余珊珊的反应不出柳钧所料,不开门,不应声,甚至原本从猫儿眼和门缝儿里透出的一丝光线也因他敲门说话而消失。但柳钧之了解余珊珊,就像武松清楚景阳冈老虎只得一扑一掀一剪这三板斧。即使眼下屋里什么声音都无,柳钧也猜得出眼下余珊珊一准儿与他只有一扇门板之遥,正静静听他在外面的动静呢。他好整以暇,不用高声,只寻常地说话。“刚东东打我电话,说你决定进烟草公司?你想过后果没有?是不是赌气?跟谁赌气?赌气又为什么作践自己?”
屋里面没有声音,柳钧想象着屋里的人咬紧嘴唇,白眼以对,这是余珊珊平常最直接的反应。“你这个人,我后来给你总结了一下,很聪明,可是太小聪明,反应太快,反而做事不经大脑。所以你的行为经常是浅薄而急躁地对别人行为的反射,而不是经过自己深思熟虑后的行动,说白点儿,你缺少自我。我认定你今天这个突兀决定又是不知什么事的反射,非常建议你冷静三天,宁可退后三步,找当事人谈谈,弄清赌气原因,而不是想当然,太早下定论。千万不要鲁莽行事,你会后悔。”
屋里依然没有声音,但柳钧依然相信余珊珊就在门的另一边。“作为一个……我还得提醒你,你很美丽,相信很多人追求你,但是一个只有美丽没有自我的人,让爱无从着手。我走了,你好好考虑。如果你厌恶我说的话,我让东东明天找你谈。不要做傻事。”
又是静谧。柳钧没有依言走开,他着实不放心,微醺的脑袋里有种情愫缠绕着他。
终于,黑暗中传出钥匙的声音,一会儿,木门打开。即使是黑夜,屋里黑成一团,柳钧依然看得清屋里的人,虽然也有意料中的咬唇白眼,可明显又多了抽泣与泪水。柳钧惊讶,熟络地伸手进铁栏杆式防盗门,打开里面的灯。灯光下面,依然是哭泣的余珊珊,余珊珊低头打开防盗门。“难道有人逼你?怎么回事?”
“进来说。”
柳钧想起刚刚才有一个人以“夜深了”为由,打发几乎才放下带鱼汤拌饭盆子的他。他犹豫了一下,拉开防盗门走进去。余珊珊家简单的客厅自然是无法与崔冰冰家的比。柳钧环视一眼几乎没有什么变化的客厅,很怀疑余珊珊的进出口业务做得并不好。一杯凉开水“砰”一下放在柳钧面前,把柳钧惊得一跳。他没有坐下,只是拿起茶杯喝一口水,道:“夜深了,不方便,我站站就走。你告诉我谁逼你,我想办法。”
但是看见余珊珊泪汪汪眼睛,柳钧不得不扭过脸去,克制住自己的怜香惜玉。若是谁敢说美女不存在杀伤力,他跟谁死磕。他不自禁地双腿一曲,坐在椅子上。
“你让我找当事人谈,好吧,我问你,你不许回避。你跟杨逦是怎么回事。那天晚上她跟你做什么?”
柳钧想不到当事人竟是他,而且余珊珊翻出来的又是陈年旧事。他回忆了一下,将事情简单叙述一遍。又补充道:“杨逦处理这种事有经验,我只拿她当作一个普通朋友,希望她帮我处理那种难缠的纠纷。不排除她当时有故意。”
“你为什么当初不解释?”
“明摆着的事,我跟杨逦?笑话。所以我说你做事不经大脑。”
“你要是没有心虚,不是说假话,为什么要扭头看墙?请你正视我。”
“我怕看你哭。你还是别勉强我了。否则半夜三更孤男寡女不方便。你只要用脑袋甄别就行。”
“春节,你为什么这么冷漠。”
柳钧依然囫囵将当时发生的事情说出。既然余珊珊给他说囫囵话的机会,他不会隐瞒。“我不可能围着你打转,我有自我,我需要发展自我,你得承认一个有点儿出息的男人不会成天围着你打转。过去和现在我都愿意为你做很多事,如果我力所不及,我也一定会尽量安排好。可是呼之即来,这不可能。你还有什么需要问的?你做出决定,只是因为这些陈年旧事?”
“你……今天是特意赶来?其实你今天与别人有事,是吗?”
“我刚跟朋友吃完饭,就接到东东电话。说这么多,你心结解开没有?可以打电话回绝那个人吗?”
“我的事,你多管闲事干什么……”
“无论发生过什么,总是朋友,不愿看你做错事。”
“你怎么都是女朋友,都是晚上在一起的女朋友,还跟你一起买菜吃饭的女朋友?你怎么这么花心?你有没有一点儿节制?……”
柳钧惊讶余珊珊竟然撞见他与崔冰冰在一起,他不由得扭回头看向余珊珊,可一看见余珊珊的眼泪又串珠似的冒出来,心就全软了,投降全招。“阿三……崔冰冰,基本上是个中性,我没考虑她的性别。如果你因为这件事生气……”
“中性怎么会贴那么近?你跟申华东能贴那么近吗?你总是说你很有理由,你今天都已经给我看见了,两人贴一起挑菜,你竟然还能找出理由赖掉。你让我怎么相信你?你帮我动动脑筋想想看,我的逻辑有没有错?”
“贴……贴一起……怎么可能?”柳钧使劲回想超市里的情形,想不出什么时候崔冰冰与他贴在一起。他虽然安全尺度有点儿大,可还不至于吃人豆腐。
余珊珊明明看见柳钧与那个胖女人贴一起,可是眼前的柳钧却是一脸无辜,那表情,迷茫得仿佛还是她栽赃。她气得一脚踩在柳钧脚掌上,狠狠使劲碾压,一边哭诉,“我就是年轻无知,才会一再被你蒙骗,你还越来越会说话,全赖我不信任你,我没有分析能力,我没有自我,我刚才还真又信了你。你走,不要再让我见到你。以后我的事你别管,什么都跟你无关,无关!”
柳钧眼看着眼皮底下一只头皮激动地耸动,一个穿着宽袖大袍居家服的小女人捏着拳头狠狠使劲蹬他,他心底防线彻底崩溃,什么原则都没了,向美女的杀伤力投降。什么夜深不方便啦,什么孤男寡女啦,全扔到脑后。他让余珊珊踩个痛快,让余珊珊眼泪鼻涕抹他一身,手臂还被余珊珊狠狠咬出血痕。他唯有抱住这个愤怒的人一再道歉,“对不起,对不起,可是我真的没有跟阿三怎么样。”虽然他心里真的无歉可道,可是看着余珊珊的眼泪,他唯有服软。而且他也不是唐僧,闹哄哄的,两人又吻在一起,激烈地,似乎是弥补半年多的距离。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