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艰难的制造》-第78章 这个问题对柳钧打击很大

更新时间:2020年07月30日 星期四 17:42:18 作者:


关灯
护眼

这个问题对柳钧打击很大。崔冰冰看到柳钧不明显地皱起眉头。相识以来,她还是第一次见到柳钧皱眉头。“宋总,我们这种小型制造企业,正所谓庙小妖风大,池浅王八多。有数不胜数的不合理社会成本冲着我们伸手,隔几天就给剥去一层皮。前不久就有一个工种的培训年审,公司花钱去培训,上课马马虎虎,最后考试,上面考官读答案,下面照抄,考卷拿上去,全部人当场通过。这样的培训这样的年审有什么用?可如果不参加,这个工种没有敲这一年的年审章,很快,调查小组就顺藤摸瓜上门,抓住罚款。更荒唐的是,年初工业区派出所通知我们被评为什么综合治安优胜单位,要我们拿200元牌匾成本费,去换一只优胜单位牌匾,我连忙说我们去年发生好几起治安事件,不配不配。到处都是这种花钱买pass的现象,我非常反感,非不得已我尽可能拒绝,因此是工业区出名的刺头。包括这个ISO质量体系认证,社会上有许多认证机构,可是我们不能去那些机构认证,因为我们常年有产品出口,出口必须仰商检海关的鼻息,而商检的出口处正是ISO质量体系认证的主导单位,所谓一个班子两套牌子,我们只能乖乖去它那儿认证,接受高价认证。但据说,公关一下,价格可以商谈。我没有选择公关。与此同时,因为ISO质量体系据说是近年才引进中国,从突破到普及,到目前的单位采购招标以ISO质量认证为硬杠子,这两年算是达到高峰,因此需要认证单位众多,可又由于前面说的非去某个认证机构认证的原因,导致认证塞车,我们唯有排队等认证。可因为我不愿公关,眼看不断有后来者加塞,不遵守排队秩序,我公司的认证于是一直排不上日程。我本来一直想方设法避免被ISO硬杠子打到,宁可等,也不愿打开这个主动公关的潘多拉盒子。只要打开这个盒子,我可能会纵容自己在许多方面作弊,包括我目前最迫切的高新技术企业认定。可现在看来,我可能等不起。还有一个问题,我虽然跟国内机关接触才两年多,可是凭经验,我已经清楚在ISO质量体系认证这种弹性工作中,他们会做什么,不会做什么,这些直接决定认证的通过与否。所以我说认证其实是对我公关能力的认证,可我打心底不愿做这样的认证,不止是认证费用的问题。”
对讲机一时安静下来。车厢里也忽然安静,连嘉丽都放下手中的相机,看向柳钧。崔冰冰更是惊讶地看着柳钧,原以为柳钧刚才说的是孩子话,这么长篇累牍地听下来,才知柳钧这个理想主义者心底的挣扎。因已知柳钧关闭说话键,崔冰冰好意提示,“你对宋总说这些话,会不会不合适?他的身份和他与你的关系,你考虑过?”
柳钧又是皱眉,“找一个可以说这种话的人很不容易,我嗅到宋总身上有类似的气味。即使说错,也没有什么后果。”
“我不这么以为。”
“谢谢,我知道分寸。”
崔冰冰无言以对,“对不起,我多嘴再说一句,你遇到的问题,其实其他企业一样遇到,你有必要这么怨吗?”
“如果真是这样,大家站在同一起跑线上,那么我掏再多的钱也只能忍着。可问题是那么多规则只约束守规则的人,执行规则的人作弊,使得企业站在不同起跑线上。比如说排污,我严格遵守规则,每年投入的环保费用需要计入成本。但是有人沟通机构,肆意排污,赖掉这笔费用,无形中他的成本就比我降低了。又比如说劳动保险,我按照规则给员工上劳动保险,可是有些地方管理不严,有些企业则是沟通机构,于是他们的人力成本又降低了。那么做同样的产品,我守法的成本这么高,谁给我提升产品价格?那么意味着我产品的竞争力削弱。这正是我目前面临的问题。我的产品,如果是核心技术容易被复制的,只能生产几个月,在几个月内可以有比较好的利润。等市场做开,被模仿厂家盯上,高仿品出来,我基本上就没有竞争力了。我只能退出这个市场,将技术卖给连模仿都做不到的厂家,让这个市场恶性竞争去。我现在的问题是,我目前研发出的可控核心技术的产品正在东海试用,如果试用成功,以东海的背书,我就可以向全系统推广,这其中宋总帮我极大的忙。可如果因为手中没有ISO质量体系认证而被退回,我如何对得起宋总的赏识。而且,退回后再进,对产品信誉的影响是大大的不同了。再有一个问题,退回,将严重打乱我的年度工作安排。”
“亏本?”
“对。短暂停工。”
“守法步履艰难,违章却诱惑无限。很煎熬。”
“我不是个合格的企业主。”
“前提是这个大环境,这个大环境下,你不合格。”
这时,对讲机又响起。“小柳,刚才我和我太太不应该取笑你,我们道歉。”柳钧惊讶地与崔冰冰对视,崔冰冰似乎是怕对方听见,轻轻道:“你们还真对味。”
宋运辉那边继续说下去,“但是质量体系认证必须做。我举个例子,我为什么敢开口放行你籍籍无名小公司的产品进入东海,正是因为我机缘巧合亲眼看到你公司的细节,又跟你有一席长谈。然而对于其他对工厂运作不熟悉,对质量管理无认识的人,或者是对工作不上心的人,他们判断你企业如何,只能靠公认的标准,公认的认证。质量体系认证就是这么一回事。哪怕你看不起这个认证,你也得去做。”
“妥协的问题,大概我们有很多共同语言,以后可以交流经验。”梁思申接了丈夫的话,“我的想法是,坚持理念,但设法谋求生存,这样,才可以在我们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影响跟多的人,改造更多的世界。我是行动派,但或许也有人认为生存不能凌驾于理念,那么各自求索吧。”
梁思申的话给了柳钧理论基础,或者说,借口。他面对的若只是自身的生存,他宁愿不妥协而求良心平安,可他而今肩扛的不是他一个人的生存,他从宋运辉提出需要质量体系认证那一刻起,已经没有第二选择。他今天算是向宋运辉夫妇撒一个娇吧,起码他没认错人。他更敬慕宋运辉。
这边,梁思申问丈夫,“柳钧会不会太任性?他若是跑单帮便罢,可他现在手下有百来号人吧,这么书生气还不误事?”
“你放心,任性需要有资格,只有特别有底气的人,和身无长物的人才任性得起来,柳钧是聪明人,他知道今天出来玩大家都轻松,知道我欣赏他,撒撒娇而已。”
“这么大的人还撒娇……”
“知识分子,情绪比其他人种复杂点儿。但只要给他一个台阶下就可以了。这家伙确实厉害,他手下那帮工程师跟他都神人,他那套研发体系极其有效,我以后还得压任务给他。你知道他那个部件试制出来,国产化的话,那得是我们系统设备国产化的一个里程碑,等慢慢攒成系列,我一年可以节省不少外汇。他自己也可以收获很好效益。所以我要对他精益求精,压着他多做事。那种认证小事,估计他接触那些官僚时候给气着了,赌气过后会想明白。”
“可是他心里纠结的那些事儿,跟我以前差不多啊。原来你也是这么看我的?可你当初还装作挺重视的。呀,我刚才又自以为是了一下。”
“没,没,你不一样……”宋运辉发现按下那头,翘起这头,这头的麻烦更大,这头他当局者迷。
另一辆车子里,崔冰冰疑惑地看着柳钧,直截了当地问:“宋总夫妻为什么纵容你?”
“什么叫纵容,朋友,好不好。”
“谁跟你朋友,你在他们面前有资格吗。为什么纵容?”
“你不就是想逼我说傻子拿大牌吗。”
“你拿的是什么大牌?”
柳钧被崔冰冰问住,回答不出来。是啊,宋运辉为什么帮他,总不至于因为他帮宋运辉安排太太的活动吧。看东海那些人在宋运辉面前噤若寒蝉,他对宋运辉似乎还真太随便了点儿。“我刚才说话会不会太过?”
“要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怎么都不为过。我只是想不通。”
柳钧被崔冰冰提醒,下车后收敛了一点儿。但他收敛,并不意味着其他人收敛。一伙儿来的都是好事的青年男女,到了农村广阔天地异常兴奋,不知谁从后备箱摸出一只足球,一帮男的一哄而上,自觉组成两队,在晒场上踢将起来。昨天刚下过雨,晒场又是泥又是水,一会儿功夫,个个成了泥猴子。场边女孩子们尖叫助威,不亦乐乎。柳钧将宋运辉也拖下了场。说真的,他心里还真对宋运辉敬而不畏,只觉得这是个大哥一样的人。
崔冰冰既然大号阿三,自然是个不肯站场边呐喊做超短裙状的人,可是足球对抗激烈,她晓得硬邦邦的足球砸身上是什么味儿,因此连守门都不敢做,绕着场边干着急,做起捡球的勾当,竟与场内的人呼应默契,只是也很快一手一脚的泥水。
终于等那么多的螃蟹一锅一锅地蒸熟,一帮泥人才肯罢手,申华东先追着给跟他车的其中一名女孩子一个大熊抱,惹得女孩子惊声尖叫,泥人一个变俩。大家一看好玩,纷纷效仿,惊叫声此起彼伏。崔冰冰足球踢不上,模仿非常积极,转身找到嘉丽,飞奔过去大大地一个拥抱,在嘉丽背后印上两只逆手印。也有自己撞上去要求变泥人的,那就是梁思申。崔冰冰不配合,甚至比男人们还积极,柳钧无人可抱,只能去河边洗手。
运动过后,大家吃得特别尽兴。柳钧本想照顾比较文静的嘉丽,可发现嘉丽早被崔冰冰罩着了,两人混得似乎比他更熟。他便抓紧时间缠着宋运辉讨教管理经验。申华东机灵,赶紧割地赔款地问崔冰冰换了位置,坐到柳钧身边加入讨论。两个新进,一个老手,问不完的问题。可把宋运辉郁闷死,他太太的螃蟹腿还等着他剥呢。可两个傻大胆的看不懂他的脸色。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