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艰难的制造》-第79章 宋运辉发现 没人很拿他当大爷供着

更新时间:2020年07月30日 星期四 17:43:11 作者:


关灯
护眼

但宋运辉发现,即使在场没人很拿他当大爷供着,他依然玩得很开心,他似乎从来没有这么放下一切,坦荡地玩闹过。于是他变得比梁思申更向往集体活动,等吃完饭,赏完桂,大家各自上车回家的时候,宋运辉忍不住追问柳钧和申华东以后还有什么活动。搞得柳、申两人很是吃惊。
柳钧更吃惊的是嘉丽的态度。他们吃完螃蟹吃烧烤,嘉丽就说这是以毒攻毒,一天玩下来一张脸玩得红红的,难得脸上布满很不沉静的笑容。柳钧送她到家,嘉丽几乎是跳着出车门,跳着上楼去。因此柳钧毫不犹豫给钱宏明打电话,责问钱宏明只顾工作不顾家。
“嘉丽其实很爱玩,而且玩得很高兴,你为什么平时自己出来玩,不带上嘉丽。以后你叫我出来玩,也带上嘉丽。”
“我们平时玩的场合都不适合嘉丽。嘉丽喜欢心静。”
“你确定?为什么我看到嘉丽心里有一团火?”
“柳钧,我比你清楚嘉丽,你能想象嘉丽跟朋友在酒吧拼酒吗?她连出去看电影都不愿,宁愿在家看碟。但我知道她喜欢这次的活动,才会积极鼓励她参与。你看,谁对?”
柳钧一想也对,“你最近究竟在忙些什么,不仅我见不到你,连你老婆都扔给我照顾。”
钱宏明笑道:“你这家伙,回国后口头语日见匪气,我太太,别什么老婆老婆的,粗俗。等我忙过这阵子,回来跟你好好聊聊,我最近大补特补WTO知识,回头向你传达,看起来我得开始留意进口。”
柳钧斜睨一眼旁边的崔冰冰,隐晦地问:“是不是去年帮我那次的进口模式?”
“有完善,有进步,有提高,哈哈。”
柳钧对进出口贸易一窍不通,迷迷糊糊放下电话问旁边的崔冰冰,“你们有没有安排WTO的学习?”
“有,但很泛。我个人收集了点儿资料,需要的话,我明天复印一份给你。有个问题想问你,我同学说,李阿姨回家说你这个人很不检点,轻浮放荡,在家骂你爸寻她家开心,怎么回事?我传授给你的秘诀不包括这种效果啊。”
柳钧伸手指指那牙印出现过的地方,崔冰冰立即领会。“不会遮盖一下吗,你不入她法眼是一回事,你们父子缺乏诚意调戏她又是一回事,别说是她,换谁都生气。你考虑怎么善后吧。”
“懒得做作,她爱谁谁去。你家到了,今天就这么结束?我请你吃川菜,我前天吃了水煮鱼,惊艳啊,真想与你分享。”
“为什么想跟我分享川菜?”
“印象中女孩子大多喜欢吃环境,你应该比较不同。一起去吧,去吧。我回家去换套干净衣服,一小时后来接你。OK?”
崔冰冰将信将疑地答应。一小时后,她见到一身休闲但一身名牌的柳钧,这人竟然大胆地穿太阳黄的T恤和土黄的帆布裤,她还收到小小一束白玫瑰花球和一瓶香水。崔冰冰变得疑神疑鬼,直接就问:“你想干嘛?贿赂金融系统国家干部?”
“周末,放松点儿啦。”
“哦,明白了,你周末很想风骚,可惜合适的人刚刚闹翻,只好把花束pass给兄弟?”
柳钧但笑不语,车子滑出小区才道:“我不知道哪天才能修炼成宋总的段位,恨不得用一个月时间,什么都不干,就跟在宋总后面拎包,偷学。”
“原来你这是真心话,中午你说差不多话时候,我还想你脸皮真厚,马屁当众拍得山响。含蓄点嘛。”
“我一个体户,有什么可含蓄的,喜欢就喜欢,不喜欢就不喜欢,直接说。又不是你们金融系统国家干部。”
“你据说还是归国华侨,海外学人,高级知识分子,留德博士,哇……”
“我请教你一个问题,你怎么分进银行的,据说这种国家单位很难进,银行等油水单位尤其是,你那个信贷职位更是人人打破头想进而不得。”
“父母领进们,修行靠自己。医生,尤其是心血管名医,认识的都是富贵病人,而富贵病人下半辈子都离不开好医生。问这干嘛?不可以嘲笑哦。”
“笑你干什么,我也是靠着我爸的基础,才能顺利在国内发展。否则一开始只能打工。起跑线太重要了。”
崔冰冰不懂柳钧为什么忽然问她一个不相干的问题,她请柳钧去一条小街拐一下,只是她不好意思说她去做什么,她最近贪吃黄油煎牛排,害得腰围猛增,不得不将几条裤子放到相熟裁缝店放宽裤头,又顺便在那店里量身做了两件真丝睡衣。可是她见到此时最不想见的人,她的同学,李大人的女儿沙菲,因这家裁缝店本就是她们姐妹淘的据点。偏偏柳钧挺自觉,一看见崔冰冰拎的袋子挺大,就跳下车去做苦力。于是他被沙菲见到,沙菲坚决要求做两人的电灯泡。崔冰冰急得要死,柳钧却无所谓,周末反正没事,多加一个女孩吃饭多一份热闹。
一行上车,触目便是雅致的花球和香水,沙菲让崔冰冰从实招来。柳钧在前面道:“什么事情都没有,我只是贿赂金融系统国家干部,以求骗得三瓜俩枣。”
沙菲道:“说得这么□裸,才是有问题呢。”
崔冰冰连忙道:“那啥,东东,我给你介绍,沙菲,我同学,她妈妈李阿姨也最喜欢我。”
柳钧立刻拎清了,暂时冒充起东东申华东来,不敢惹沙菲这种人。等会儿有手机呼叫,他就立刻借口公司有紧急情况,将两女拉到饭店,他自己先溜了。崔冰冰才松了一口气。
不料沙菲却暗自记下柳钧的车牌号,缠着她妈妈去查车主,一查,原来车主正是那个柳钧,拿来的登记照片复印件显示,这个自称东东的人不是柳钧是谁。母女一番推演,立即摸清前后因果,这崔冰冰不要脸,先她们一手将柳钧拦截了,然后制造假象气走她们母女。原来并不是柳家父子调戏李大人,罪魁祸首乃是崔冰冰。李大人同时怀疑柳钧手臂上的牙印也是出自崔冰冰之口。
问题既然搞清楚,李大人直接找崔冰冰父母下了最后通牒。崔冰冰无奈之下,只能苦笑着给柳钧去电话。
“柳钧,我跟你道别的。晚上有空出来,我请你喝酒。”
“不巧,我出差,回母校。我买的是周四的回程机票,我周四找你。怎么回事,道别?”
“呵呵,我做了一件坏事。说是帮同学相亲,结果……呵呵,我同学其实没中意的男朋友,她和她妈现在很满意你,很生我气。我就是想告诉你这些,反正你有机会。周四不用找我了,我已经赶紧打包滚蛋了。”
“呃,你……你别放弃工作,我可以向李大人说明情况,我确实有女朋友,确实生活作风有问题,与你无关。”
“谢谢你好意,不用啦,李大人比我爹娘还熟悉我性格。我还真横刀夺爱了,哼哼,太巧,我生日许愿完毕,你就跳出来,老天注定。我不怨谁,反正一身本事,哪儿都一样吃饭。我去上海,眼下股份制银行到处招兵买马,我很抢手。”
“别莽撞,这边是市分行,国企,稳定,而且你已经打稳基础,站稳脚跟。”
“不碍事,刚毕业没出息时候才混国企呢,现在只觉得束缚,正好也想跳去外面看看,真正摸透市场化的路子。你这么说我很开心。你回母校干什么?科研联系?”
“也在做坏事。我申请高新技术企业认定,想请母校教授助一臂之力,工程院士呢。周四真已经走了吗?”
“呵呵,看起来潘多拉盒子正式打开了。柳钧,临行不负责任地问一句,你喜欢我吗?”
“喜欢,但不是爱。所以你滚蛋得很冤。我跟李大人说说吧,都是我的责任,反正已经得罪过一次。”
“嘁,把我看成什么人了,不靠着工行你还怕我活不下去吗,老子正嫌工行贷款体系束手束脚呢。等我上海安顿下来,给你电话,你记得到上海公干时候找我吃饭。”
“请给我李大人电话,我跟她谈谈。别弄得你以后回不了家,听说李家势力挺大。”
“别给自己找麻烦,我同学很骄,未必还会找你,你也少去触霉头吧。除非你想做乘龙快婿,那么我建议你赶紧。”
柳钧觉得很内疚,崔冰冰打包滚蛋,总是与他有一部分的干系,可是崔冰冰很潇洒,她说人难得有一次犯浑的体验,那感觉比嗑药还迷幻,一生人有这么一次,也算是赚到,她一点儿不后悔,一切向前看。柳钧以往对崔冰冰不过是马马虎虎,此刻刮目相看。可是崔冰冰已经不需要了。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