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艰难的制造》-第83章 两位高工盯着柳钧将工艺改过来

更新时间:2020年07月30日 星期四 17:50:33 作者:


关灯
护眼

两位高工盯着柳钧将工艺改过来,重新签字,才拿走告辞。柳钧被教育得像个小学生。但两位高工不放心,又偷偷一个电话打给太上皇柳石堂。柳石堂还以为儿子老大不小内分泌不平衡,竭力婉转劝说儿子有必要忙里偷闲享受生活,不能一心扑在工作上。柳钧倒是没想到是有人通报了南辕北辙的爸爸,他给他爸弄得哭笑不得。这么多人提醒,柳钧意识到他应该合理安排时间,不能太沉迷期货。
柳钧几乎是左手斩右手地克制上网时间,这个过程很痛苦,就像几年前戒烟一样,有一根神经根本不听他的指挥,放肆而妖孽地自说自话。而且还有钱宏明三不五时地跟他来一个热线,就像有人硬塞给戒烟的人一根好烟,柳钧经常为此破戒,打开电脑。终于,连年轻而胆小的会计也找上柳钧,告诉他这个月的办公费用即将超过硬杠子,问柳钧有几笔等待付款的支出要不要收回。如果不收回,超出部分需要另外走一套财务签字程序,才可以入账。
公司的财务都是柳钧一支笔签名,他认为自己一向把关严格,怎么可能一个月多出好几笔超支的,他心里有些怀疑,就让财务拿最近三个月的账簿和凭证来查。查账说简单也简单,只要在电脑上做一个表格,一个月发生的费用全部列出,下个月有类似费用就列在一行,对比之下,一目了然。对比,最说明问题。显而易见,一个月比一个月,不仅支出项目增加,单项支出额度也逐月提高。柳钧越来越觉得问题严重,这几个月他的把关似乎越来越松。
但查账期间,钱宏明一个电话打来,汇报今天战况。两人将被杠杆放大的资金几十万、几百万地一议论,柳钧再回头看凭证上几十、几百、几千的小支出,心里很有点不耐烦。碍于对面坐着被他拉住加班的小会计,他只有继续对账。等心情慢慢平静,柳钧忽然惊悚回顾,钱宏明来电的一前一后,他的心态出大问题了。制造企业的工作必须拥有按部就班细碎耐心至极的心态,期货操作则是不同,在期货市场,随着资金的杠杆放大,人的贪欲、情绪等也成倍放大。而现实表明,他柳钧显然是做不到在两种心态之间游刃有余地切换。这就是三个月来费用逐月增加的原因。因此他面对的问题不是减少关注期货的时间,而是面临两种选择,选择一心一意做期货,还是选择一心一意做制造企业。
当千头万绪提炼成非此即彼的选择时,柳钧没有犹豫,即使心中抱有很大遗憾,他毅然决然地选择了制造企业。他自嘲地心说,啊,钱不是最重要的,人生需要有追求。
与财务一起查完帐,柳钧就电告钱宏明,今天开始他退出,绝不回头。原因只有一个,继续炒期货,他的公司不出三个月会垮掉。唯有斩草除根,柳钧才能戒掉所有的瘾。
一夜睡过,柳钧回首做期货的那几个月,真如鬼迷心窍,他仿若忽然清醒。他是亚当·斯密的信徒,他一向认定唯有制造才创造价值,制造财富,因此他将制造和科研奉为他的信仰。可前几个月,他竟将宝贵的时间贡献给赌博一样的所谓金融事业。那几个月,他几乎早上睁开眼就打开电脑,先看全世界行情变化,晚上闭上眼睛前最后一件事,一定是关掉电脑。他是真的荒废了腾飞的工作。柳钧深信,这几个月里,不会仅仅办公费用出问题,一定还有更多凭证浑水摸鱼。
而他首先要做的不是亡羊补牢,而是于上班时间全心投入抓生产抓质量。果然,不出所料,抽检成品库产品的质量合格率并不是百分百。有些铸件竟是出现肉眼可见的砂眼,也被鱼目混珠当作成品。至于原因,无非是质检高抬贵手,车间少扣废品率奖。这几天,一口气查出好多问题,包括产品质量的,包括管理程序的,处罚单开了一叠,光是激光打印机就运作了近半小时。
可这些都只是马后炮,柳钧流着冷汗想到一个严肃问题,在他鬼迷心窍期间,不知有多少不合格产品浑水摸鱼,又不知有多少疵品流到客户手上。像他腾飞这样的小规模制造企业,放到诺大的中国,几乎是沧海之一粟,毫无优势可言,基本上是四面荆棘。腾飞得以安身立命,唯有质量和高端,而眼下,他似乎自毁江山了。柳钧一时委觉不下,要不要将产品召回。如果不召回,需不需要派人去下家重新验货。而后者若是做出来,几乎可以毁掉他用两年时间建立起来的腾飞质量百分百的信誉保证。可如果坐等疵品被发现,更毁信誉。怎么办才好。
与此同时,柳钧利用八小时以外时间,全面彻查这几月的所有凭证。令他胆颤心惊的是,好几张凭证明明是他的签字,他却对其绝无印象,毫无疑问,他签署那些凭证的时候,大约正全心关注伦铜沪铜的起落。他这种精神状态,账目怎能不出问题。他发现最近几笔短驳到内河码头的运输费高得异常。他既然做铜期货,当然也关心国际油价,在近期油价并无显著上涨的前提下,运输费怎么可能上涨。柳钧叫来掌管储运的员工,指示要么压价,要么换运输公司。
很快,员工就反馈,那家运输公司方老板声称,要么原价做,要么拗断。柳钧以为很简单,拗断就拗断,死了张屠夫,不吃带毛猪。不曾想,运输市场说大很大,说小很小,尤其内河码头短驳运输,那真是铁板一块。与方老板拗断之后,再联系其他运输公司,要么一听腾飞的名字就摇手谢绝,要么有不知套路的拉上腾飞的货色去内河码头,结果要么不得其门而入,要么被不知哪儿窜出来的人围着车子砸。几天下来,腾飞变成只能进不能出的尴尬境地,发货工作陷于停顿。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