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艰难的制造》-第85章 腾飞公司开始走向一条被政府关注的轨道

更新时间:2020年07月30日 星期四 17:52:11 作者:


关灯
护眼

腾飞公司开始走向一条被政府关注的轨道。柳钧不知道这是好事还是坏事,关注多了,揩油的也多了,不过给的政策也多。政策在某些人手里是弹性的,可以给你上限,也可以给你下限,端看你企业主拎不拎得清。柳钧显然不大拎得清,不过下限,他已经够满足。只是眼看研发能力在业内公认不如他腾飞的市一机活得更多关照,柳钧心里到底还是有点儿不平衡的,可是也只能认命,申家在本事散枝开叶,根系发达,岂是他腾飞可比。
柳钧还在亡羊补牢的当儿,市一机与技术合作伙伴的谈判已经紧锣密鼓地展开。此次谈判,是市一机有史以来第二次走出去。与以往的茫然出走不同,此次走出去的掌舵人是申华东的父亲申宝田,当年,申宝田是最密切关注市一机首次合资遭遇合同陷阱的人群之一,也曾为市一机当年的合同解套出谋划策,因此早在第二次走出去策划之初,申宝田就凭经验简单扼要给出一个备忘,指示几处重点关注。申华东全盘操作,几乎是完全将董其扬隔绝在合作谈判之外。此刻,即使是市一机最底层的员工也已经看出高管们的算盘,八面玲珑的董其扬又怎会不知,但是董其扬依然按兵不动,每天按时上下班,即使办公室门可罗雀。
反而是柳钧虽然查漏补缺忙得一塌糊涂,却经常被申华东请去做技术高参,以免市一机在技术转让方面重蹈当年之痛。即便是柳钧也看出申华东强势排斥董其扬,他私下规劝申华东妥善处理,爱才惜才。但申华东有申华东的行事方式,他甚至提请柳钧充当媒介,与董其扬商谈分手价码。
这边谈分手,那边却有两封喜帖上门,余珊珊与杨逦争做十月新娘。余珊珊的喜帖用挂号信寄到柳钧的公司,柳钧推理了一下,似乎余珊珊从交朋友到结婚还不到一年,心里很想问问申华东那新郎是谁,可靠与否,但前车之鉴,他提醒自己少管闲事。申华东也收到喜帖,这回他抽不出时间去打听,见到柳钧上门与他结伴赴谈判宾馆,就问去不去赴婚宴。
柳钧老老实实地说:“余珊珊应该早知我不会赴宴,我还在纳闷她为什么给我寄喜帖呢。”
申华东眼珠子一转,疑惑地道:“肯定是找了个金龟婿,很拿得出手的那种,示威吧,嘿,无聊得紧。”申华东想了想,又道:“难道我们追求她一次,就得对她终生负责到底?那么你我负责那天大喜日子敲锣打鼓地帮她辞旧迎新,到时候看谁更尴尬。呵呵。”
柳钧不愿接腔,转了话题,“你怎么带我走后门?太绕了,前门又没在修路。”
“前门有个疯子等着砸我的车。那疯子以前是市一机正式工,市一机还是国企时候停薪留职,现在忽然想回来上班,人事当然不同意,那疯子就闹到我办公室,扬言他既然当年没将档案转出去,我们现在也无权将他的档案转送到劳动局,我们得对他负责到底。问题是法务一查,发现还真被那疯子钻了法律空子。我只好避着走,心里真是咬牙切齿想干一票违法乱纪的狠事啊。”
“你这不算什么,对方最多给你造成一些不便。我以前一个员工偷图纸,被我设法抓了送去坐牢,他坐牢期间他老婆带着儿子跑了,他老娘走投无路跳河自杀,他一出狱就找我,威胁说他这辈子被我害了,他现在是亡命之徒,我要么给五十万了结此事,要么等着挨闷棍。你说这是什么事,才刚按下我爸车胎被戳那头,又来了一个更要命的。你爸做了那么多年企业,有没有人找上门?”
“怎么没有,我还记得小时候有阵子好几个人吃睡都赖在我家,现在我爸地位超然,底层有纠纷不大会找上他,轮到我挨枪子儿。前阵子我们开除一个好吃懒做的清洁工,结果清洁工她爸打上门来,正好我出门经过门卫,那人操起凳子就飞过来,我幸亏跟着你学拳脚了,要不然出人命。还有质检跟车间打架,整个大车间的械斗。说起来,咱什么没见识过,这两年大风大浪全经历了。”
“哎哟,全武行,车间遍地冷兵器,我那儿也闹过这么一出,才夏天的事儿,我那时候不是狠抓质量吗,我至今半夜三更回想起来还心有余悸,一测血压准超标。我那天抢了一根螺纹钢撬棍进去劝架,撬棍一头尖嘴,一头鸭嘴,近一人长,真要出手,准一手一条人命。事后他们说我那次红了眼,真象要杀人,他们就怵了。至于每天的小打小闹,唉,我现在已经麻木了。我现在修炼到可以麻木不仁地途径吵架斗殴现场而不出手,只打电话给当事人的直系上司,让他们顺序处置,得道了吧。”
“你知道我爸怎么说,他说等哪天我修炼到听说车间出了人命依然面不改色安坐如山,我才可以回集团上班。他说人做到一定层次上,拼的已经不是脑力,那层次的人都差不多聪明,而是比耐力,看谁更沉得住气,沉得住气的人才能思虑周详,少出纰漏。我目前还做不到,我还喜欢真心实意地拍案而起,而不是装腔作势拍给别人看。”
柳钧闻言,顿如醍醐灌顶,好一阵子说不出话来。想想最近因谈判而频繁接触的申宝田,想想他一直视作偶像的宋运辉,再想想自己这几年走过的坎坷,以及性格的前后变化,他心中千言万语,却只吐出四个字,“原来如此”。再回首,只觉得心胸开阔,因公司杂务繁琐积郁胸口多年的闷气似乎在云淡风清。他现在唯有佩服他爸,当初哪来那么大胆魄,让他一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独挑大梁,换他可不敢,他只会学申宝田,先发配儿子做一方诸侯历练几年再说。
而杨逦的喜帖则是约请吃饭,见面递交。虽然婚礼之前准备工作繁忙,可杨逦竟然拨出一晚上时间,单独与柳钧吃饭。饭店由杨逦选择,柳钧先到,进去包厢,往窗外一看,正好面对着杨巡正在造的五星级酒店。淡淡夜色中,只见体量庞大的裙楼,与巍峨耸立的主楼,柳钧即使不是建筑业从业人士,也能从中见识到杨巡的实力。他在心中叹了一声气,将窗帘拉上。
杨逦穿一件真丝吊带连衣裙,外罩西装短外套,配一串滚圆的白色珍珠项链,既妩媚又干练。杨逦心知柳钧不可能去参加她的婚礼,故拿来喜糖,今天就送了柳钧。柳钧也掏出贺礼,一套SKII礼盒,乃临时抱佛脚,让他爸从上海寄来。
“同一楼层的邻居,竟然事先不知道一点儿信息,你保密工作做得忒好。”柳钧替杨逦拉开座椅,“新郎官呢?等新郎官来了再点菜吧。”
“他不会来,他在新房盯着打扫呢。看看我们的婚纱照。”
柳钧心里生出一丝狐疑,接婚纱照翻看,见新郎官是个健壮的青年,与杨逦站一起,显得稚嫩。倒不是年龄上有差别,而是神情上,一望而知的单纯。看看对面老练点菜的杨逦,再看看婚纱照上的新郎,柳钧更是心生诧异。
杨逦早已感觉到,爽快地笑道:“有话直说便是,藏藏掖掖做什么。我家新郎官性情阳光,心胸坦荡,懂得体恤家人,尤其难得是做一手好菜,多好。找丈夫嘛,又不是找情人,人好才是第一位。”
柳钧开始还真信了,可杨逦越往详细解说,他越怀疑,但他刚决定学习见怪不怪,就微笑道:“这话说得很有道理,人品好最要紧。最近忙什么?宾馆筹建是个大工程吧。边打边学?”
“我熟悉五星级宾馆运作,现在的主要工作还不是具体事务,而是洽谈酒店管理公司。原先我们谈的是香格里拉,但现在看来香格里拉条件太苛刻,准备多谈几家。嗯,市里刚划出一片地做科技园区,我前儿过去看了一下规划,你倒是动作麻利,比我还快一步啊。你看中的那块地两面环水,风景极好,唯独对岸一座寺庙大煞风景。准备搞开发吗?”
“搞什么开发,我老老实实做实业。公司规模扩张,原先的土地已经不够用,正打算把研发中心迁出来。那块地风景不错,适合规划一个可以安静思考的环境。而且科技园区离市区近,方便工程师们的生活。你也看中那块地?”
“不,既然你还没付款,我实话告诉你。本地老话有说,庙前穷,庙后富,庙左庙右多寡妇。那块地正处庙前,风水大忌。否则你想,那么好的地段,哪儿轮得到你打主意。怎么样,我是不是很俗?呵呵,近年看地多,接触的都是这方面的知识,想不知道都难。对于寺庙,我可以无神论,可是我的客户们会用脚投票,我不得不考虑周详。”
柳钧听了哑然失笑,“我说呢,我说呢,我一眼看中的地块怎么没人跟我竞争。不过我无所谓,我准备在那儿搞纯研发,与客户无关。太好玩了,真想不到你这样的人还懂得这种东西。”
杨逦小心地看着柳钧笑得心无芥蒂,而不是嘲笑,才放心地笑道:“没办法,吃饭家什,不得不知。不过我得提醒你,那块地未来升值潜力就差了,年代不同啦,拆庙的运动可能不会再来。”看到柳钧心悦诚服地点头,杨逦心里欢喜,“其实这种事我以前也挺排斥,你知道我为什么熟悉五星级酒店吗?以前……我们这一代算是看着琼瑶长大的……”
“我看古龙。”
“都是充满梦想的文字。那个时候,我向往看不见的阶层,看不见的生活,那个时候五星级酒店是最佳也是唯一的窗口,我好不容易争取到五星酒店工作的机会。看不见的阶层……唉……我大嫂就比我明白得早,我最迟钝,最近才明白一个道理,草根出身的人,心里永远是野火烧不尽的草根。”
柳钧听得莫名其妙,“我国改革开放二十几年,真正好日子才不到二十年,可以说遍地都是草根,不要在意。”
“不,人与人是不一样的,那是一种境界,自出生便已注定起步的轨道是哪一条,就像田径场上的跑道,你站哪圈就跑哪圈,踩线是要遭处罚的,甚至取消比赛资格。我却至此才弄明白。”
柳钧更加一头雾水,“人生与跑道没有可比性。虽然人定不可能胜天,可是……”
“那是因为你一直占着内圈跑步,你看不到外圈的艰辛。”
“我认为这是心魔,你看你大嫂,不是快快乐乐地积极生活着?”
“她比我看得明白,现在一个人在波士顿抚养一双儿女,对我大哥大撒把,我大哥反而敬重她。她很有智慧,一个人将生活安排得极好,照顾孩子之外,还可以攻读会计硕士课程。啊对,其实就是心魔,放下一颗心,外面天高地远。”
柳钧陪着杨逦喝酒,听杨逦不着边际地扯得原来越跳跃,愈发感觉这顿饭不简单,杨逦似乎真有心魔。一瓶红酒,杨逦喝了大半,酒尽时候,杨逦忽然问一句:“柳钧,你有没想过报复我大哥。”
“没有机会。”
“说明你心里还是想的,难怪我大哥一直提防你。”
柳钧心里吃惊,但表面若无其事地道:“我想你大哥更应该警惕的是资产负债表,这么一座宾馆造下来,你们的资产负债表一定很吓人。”
“问银行借十万,我们怕银行。问银行借到一千万,银行怕我们。等我们借到一亿,那就大到不能倒下了,连政府也怕我们了。担心什么。你是不是还打算购并你公司隔壁那家摇摇欲坠的微型轴承公司?”
“你大哥这么关注我?”柳钧给吓出一身冷汗,可是杨逦酒后失言一次之后不再多说,给柳钧心中留下极大疑团。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