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艰难的制造》-第88章 停车场看到你的车

更新时间:2020年07月30日 星期四 17:55:05 作者:


关灯
护眼

“停车场看到你的车,很少有人掏自己的钱买那样的车,你的车放哪儿都很醒目。”
“也就内行人多看一眼。”对于杨巡,柳钧内伤得很,不愿多说。但见杨巡的两只眼睛机灵地在嘉丽与小碎花之间打转,他不得不补充说明。他自己无所谓,就怕纯纯的嘉丽和小碎花被杨巡这种人轻视。“小宝宝是好友钱宏明的宝贝女儿,与令郎好像是同年生。”
“小囡长得真好看,说起来我又有很久没见我儿子,唉,一直忙,抽不出时间,签证又快作废了,还好我太太理解我。男人嘛,呵呵,工作忙,有什么办法。科技园区新修改的规划,你看见过没有。”
“没有。既然杨总喜欢那块,我就不掺和了。”
“在商言商,既然那块地原来的规划很好,我就跟你不客气了。不过新改的规划很流氓,管委会眼看那片地块等级升高,就从原地块划出一大块做沿河绿化和非主干道,划出一大块后的地块却基本上还卖那个原价,这不是明摆着敲竹杠吗。我打算退出,提醒你如果依然有意向,赶紧拿钱去敲定,别再等他们变卦。”
“那么说,园区公共部位环境将有很大改观?”
“不错,不过羊毛出在羊身上,等你需要为环境全额埋单,性价比就不对了。本来明天想让我小妹通知你,既然见到你就直接跟你说一声吧。你忙,我那边有事。”
柳钧愕然看杨巡匆匆走开,仿佛杨巡此来只是为说那么一件事。想到今天下午闲着没事给管委会打过一个电话,管委会说规划还没下来,可是这不,杨巡早已知道了。而且,柳钧竟然就相信杨巡所言不假,假的是说规划还没批下来的管委会。这就是杨巡的能量,杨巡的门路。园区的地块很俏,若非那地块对着小庙,原应该没有柳钧染指的份儿。那么想必小庙迁址之后,应该不止杨巡一家盯上那块地。谁先得知规划下来,谁先下手,谁先抢到。因此杨巡此番提醒,算是恩德。但柳钧不清楚,杨巡何必帮助他。
不等柳钧想清楚,旁边的嘉丽开口问:“柳钧,生意人都忙得顾不上家小吗?”
柳钧一愣,忙道:“国内生意场竞争激烈,而且竞争的又都是些题外文章,唯有占用八小时之外的时间。”
“可为什么我请你帮忙,总是一呼就应?宏明还说,你的工厂每天事务更繁琐呢。”
“我家情况特殊,我家是上阵父子兵,你若是呼我爸,有九成可能找不到人,他代我出差应酬去了。我不少朋友与宏明差不多,大家说起来都内疚,唯有用物质来弥补家人。”
嘉丽清澈的眼睛专注地注视柳钧,看得柳钧的眼神东躲西闪,他本就不是个爱撒谎的人,而且他面对的又是好友嘉丽。嘉丽轻轻叹息,“还是看什么在一个人心中所占的地位吧。”
“这个你别多想,今天病中想过算数,千万别钻牛角尖。”正好柳钧手机叫响,正是给柳钧解围。可是今晚麻烦事一桩接着一桩,可谓祸不单行,公司中班人员告知,腾飞对马路的一间家纺公司着火,火势凶猛,大有乘风飞跃狭窄非主干道马路扑向腾飞之势。柳钧当即飙汗,可此时他正是嘉丽母女的主心骨,他怎么走得开,他心急,只有电话里指挥大家循序停止车间工作,直至关闭生产端的电闸,尤其注意用电安全,一边派非车间人员放出大狗,关闭公司大门,守住公司,以防有人趁火打劫,同时保安立即按三号消防方案行事,先喷湿路两边茂密的行道树。
“柳钧你赶紧去指挥吧,我这儿一个人行的,一针下来我已经恢复,而且医院门口都是出租车,打一辆很方便,不像从家里出来得走一大段路。”嘉丽在柳钧对着电话急促下命令的当儿,一改常态,插话打断柳钧。
柳钧只是摇头,依然是轻声镇定地遥控公司的放火工作。嘉丽就不吱声了,看看小碎花依然安静地不受干扰地睡在柳钧怀里,她心中若有所思。水火无情,这还不是立刻投入工作的最佳理由吗?所以可见,关键还是人的一颗心究竟放在哪一头。嘉丽病中更是彷徨。
柳钧听着车间循序汇报现场操作,等到操作完毕,全部机器停下,才满心忐忑地放下手机,依然镇定地对嘉丽道:“别担心,工厂的特征就是每天状况不断,我们早给训练出成套应急预案,这种事若是出在两年前,我倒是真要手忙脚乱了。”
嘉丽低头挤出一个微笑,看护士为她拔针。柳钧心里却明白,嘉丽不再捡起电话前的话题追问,并非疑问已经解开,而是嘉丽为他着想。唉,这样的好女人,钱宏明却罔顾嘉丽的善意。但柳钧此时心中火急,那是真的火引出的急,既无暇考虑杨巡的忽然善意,也无暇思索如何进一步化解嘉丽心中的郁结。可偏偏小碎花小孩子血管细,一瓶输液只能慢慢地滴入,柳钧唯有按捺着焦急,不断打电话询问进展,而且还不能太惊动病中的母女。他当然可以请朋友来帮忙,可是输液已经过去大半,也不急在一时半刻了。
送嘉丽母女回家,由保姆下楼接走,柳钧这回来不及看着嘉丽母女进家门,赶紧匆匆走了。
赶到工业区,一路都是闹哄哄的人,还又是警车救火车的,柳钧不得不将自己车子停在路口,跑步进去。火还在熊熊燃烧,但可以看清火点距腾飞有一定距离,而此时路灯尽灭,看不清腾飞状况如何。直到问清公司职员,才知靠近腾飞这边的火势首先被救火车和腾飞出动的消防水掐灭,腾飞有惊无险,柳钧才松一口气,有闲心管隔壁公司的闲事。果然看见隔壁公司老板叫得撕心裂肺的,非常悲惨。柳钧见到几个工业区老板也在附近,就走过去加入。
大家七嘴八舌,都猜测家纺公司老板得罪了本地地痞,遭暗算了。前儿已经听说过,不断有地痞流氓乱用家纺公司公共浴室热水洗澡洗衣服,老板稍有不从就大打出手。进而得寸进尺,食堂吃饭不付钱。最后发展到帮家纺公司工伤员工敲诈老板拿提成。保安根本不敢硬来,否则落单时候遭闷棍。这种家纺公司人员流动大人数多,工伤事故层出不穷,地痞顺势而为,老板头痛万分,曾经向左邻右舍请教如何却敌,可工业区的企业要么也深受其苦,要么就像柳钧公司从开始就管理分明,针插不入。据说家纺老板最近新设制度,与一家保安公司签订高价保安合同,一改忍气吞声作风,所以大家怀疑,那帮地痞狗急跳墙了。放火,这种最原始,最简单,对于家纺企业却是最致命的办法,随便找个人都想得出来。
柳钧心里兔死狐悲,家家都装防盗门窗,那么该怨谁呢。家家都是被叫天不应叫地不灵逼出来的。
大火过后,黎明到来时候一片断壁残垣。老板一个大男人忍不住长一声短一声痛哭,一辈子心血全完了,还得交救火车的费用。细问下来,原来竞争太白热化,利润单薄,这家还不曾为厂房设备产成品做保险。大家背后都说,那是真的完了,卖掉烧焦的地皮,先还银行,再发工资遣散员工,老板可能一文不剩,这种年纪的人,哪儿还有精力斗志东山再起,反而是那几个地痞流氓,估计早跳上火车各奔老家了,哪儿还找得到,即使找到也查无证据。倒是工业区其他公司安耽了不少,最近地痞消匿。
这一夜,对柳钧是虚惊一场。他虽然几乎一夜无眠,却不敢懈怠,掂量着杨巡的通知,拿支票直奔科技园区管委会,又请申华东的父亲打招呼,又是赔笑送礼,想尽一切办法总算撬开有关人士的金口,柳钧终于将预付款支票超额进账。果然,规划刚修改完毕,文件才刚前天敲章,还是热辣滚烫,连管委会也才只有几位高管清楚此事。一天忙碌下来,柳钧好歹将此地皮落袋为安,他好好请了一顿客。席间才知,他是如此运气,才能抢在众竞争对手之前拔了头筹。
柳钧顿时不知道该如何理解杨巡做得这件事,和杨巡这个人。他只能拿出那天晚上杨巡言语间的一个词,“在商言商”。柳钧心中模模糊糊地觉得,杨巡的言行或许与此词有关。无论如何,这回杨巡事实上送他一个极大的人情。柳钧一时有些茫然。
吃完饭唱完歌,初冬的夜晚,大街很是寥落,柳钧一个人静静地开着车,甚至连音响也不开,图的就是这点儿难得的清静。但柳钧依然没时间管钱宏明的家事,他在想与管委会官员吃饭时官员偶尔提起的一个话题,说是而今环保风头有越吹越紧的趋向,所以这回科技园区找上特别注重了一下,避免招商影响环境太大的企业。柳钧好好想了一下,他目前所在的工业区因为离城较远,环保问题虽然是年年唱,但年年光说不练,今年已近年底,估计也不会有太大作为。况且,他的腾飞不怕环保检查,在这方面,他从来自律。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