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艰难的制造》-第91章 柳钧第三天早上才依依不舍地离开

更新时间:2020年07月30日 星期四 17:56:48 作者:


关灯
护眼

柳钧第三天早上才依依不舍地离开。一个人时候扪心自问,究竟爱不爱崔冰冰,他发现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少年时期的铭心刻骨好像永不再来,他只知道,他现在迷恋。崔冰冰无论从相貌上,还是姿态言语,全不符合他从小迷恋的女人形象,与他以往交往的女朋友全不相同,目前看来,充满新鲜感。可柳钧也清楚,他若是敢学钱宏明,那就只有符合崔冰冰风格的四个字:小心狗命。
很快,崔冰冰便来电告知方案。按照腾飞现有资金流,加上腾飞目前很笨很傻很原始的贷款方式,可以拿下两块地。那么在下一年,自有资金全部投入到买地和土建,生产资金由抵押贷款来满足,除非下一年度出现了不得的天灾人祸,正常情况下的周转绝无问题。若还想拿下第三块地,崔冰冰的意思是,等她春节回家协调银行做信贷的老朋友,看能否帮柳钧拿到承兑汇票,只要能拿到合适的额度,即使三个月承兑也行。唯有这个前提条件确立,柳钧才能放心拿第三块地,但是,这也意味着柳钧将在未来三年内走上钢丝,稍有风吹草动,便有坠下钢丝的危险。但崔冰冰鼓励柳钧既然有好机会在眼前,那么应该一口气吃下三块地。比如工业区的那三块地如果成为一家所有,那么腾飞公司看上去起码有了规模。
柳钧依言,先拿下科技园区的土地,依照规定足额付款,又与工业区的两家同时谈判,无非是用这家压那家,用那家压这家,最终,居然拿下的是微轴厂,而非变为焦土的家纺厂。原来家纺厂老板算来算去,根据柳钧的出价,他即使卖掉全厂也不够支付债款,还得卖掉家中房子。家纺厂老板心说他公司即使被破产拍卖,按照公司法,他是有限责任公司,不需要用私人的家财来抵债,那么他不如省一头心事,等政府摆不平告上门去的债主,来收去烧焦的公司好了,他何必自己辛苦筹钱还债。再说,眼下是年关,谁家年关都是皱着眉头找钱,很少有企业学拿到年终奖的个人,在这个时候拿着钱置办固定资产,因此家纺厂老板决定不急,反正他已经烧焦,死猪不怕开水烫,等开春再说。
照例,春节前忙得不可开交,可若是真挤挤水分,这种忙碌在旁人看来,都是些请客吃饭迎来送往。但当柳钧跟崔冰冰说抱歉,他不能去上海接她回家过年,崔冰冰却很理解,她这几天也陷在热火朝天的应酬中不能自拔,大家都是混江湖的,其中的套路崔冰冰很理解,过年过节的时候谁敢忘记拜谢各路神仙,私企业主明年还想好好做人不。而且从上海回家,而今几乎全程高速,半天多点儿可到,即使柳钧有时间去接,崔冰冰也会说不必要。
即使已到年三十前一天,柳钧依然奋战在应酬工作第一线,不过他随时与崔冰冰通话,了解一手动态。因此等到差不多时间,他就将包厢费茶水费结清,先走一步打车去高速出口等人。半夜三更,寒风凛冽,算是有风有雪,有手中的玫瑰花,和天上的蛾眉弯月,给女朋友一个惊喜的设计却并不风花雪月,而是辛苦异常。
崔冰冰当然是惊喜,柳钧想不到他也能收获惊喜,匪类阿三身上居然冒出香水味儿,而且居然是甜美风格;从来着装简洁直线条的崔冰冰今天还围着一条质感极好的真丝围巾,显得非常妩媚;而且灯光下看得出崔冰冰还将头发也重新收拾过,一改过往简单的直短发,柳钧也不知道这种微卷的发型叫什么,总之看上去娇俏了不少。哪儿还看得出匪类的样子。柳钧不客气,拿来崔冰冰手机,找出她家号码,递过去道:“给你妈电话,说累了,半路下高速住宿,明早才回家。”
“不,我想爸妈,想死我了。”崔冰冰嘻嘻哈哈,就是不拿电话。柳钧不理她,直接将车往他家开。“你往哪儿开,我爸妈还等着我呢。”
柳钧见崔冰冰雷声大雨点小,估计她并没通知父母今天银行一下班就连夜赶回家,他怀疑即使他今天不主动上演半路劫持这一出,崔冰冰出高速后也会想方设法引诱他来劫持。他们前不久在上海的意外激情,他后来回想起来,越来越察觉崔冰冰隐藏在句句对话中的计谋,她一直在激将。今晚的劫持,他胜算在握。果然,崔冰冰没打电话回家,却也没拒绝上楼,两个人在年三十的凌晨抢先团圆了。而年三十的下午,柳钧使尽浑身解数,才将崔冰冰“赶”回崔家。他岂止是对昨晚劫持那一出胜算在握,他根本是对崔冰冰这整个人胜算在握。
但是柳钧也有不解,崔冰冰居然拒绝让他送回崔家,说现在还不是让他见父母的时候。
晚上,城里限放烟花爆竹,柳钧与老爸两个身先士卒,在公司值班,买来烟花爆竹放了个够。工业区有好几家公司在午夜放烟花,一家比一家放得美,放到后来,柳钧抬头看着漫天烟花,笑嘻嘻地目测,呕耶,又是个三千块的,再加五千的,这个得上万了……看起来,大家的日子大多过得挺好,日子好,出手便大方。而他的,最贵不过一百块,他是越来越抠门了。
初三开始,崔冰冰就带着柳钧寻找过去信贷界的朋友,不过情况并不理想,人走茶凉,使得上劲儿的朋友并没当场拍胸答应。崔冰冰一气之下,决定回去跟上司争取,跨界过来老家发展业务。她绝不能丢弃多年辛苦培育起来的人情。
柳钧带崔冰冰去拜访钱宏明、申华东等朋友,崔冰冰不是做温柔女友的料,一个小时不到就与申华东谈下合作意向。柳钧几乎插不上话,但是申华东私下告知,他的新女友乃是知名律师一枚,本城第一律所的合伙人,他女友若在,连他申华东也没什么事,就让她们两个女人热闹去。两人暗自感慨,现在的女人非常凶猛。
而在钱宏明家,崔冰冰虽然与嘉丽有一面之缘,可是她的气场与嘉丽的不合,三言两语便没了下文,只看着寡言的嘉丽心里想,一个看上去羞怯的女人,年龄三十出头,带着一个随时出状况而且还没上幼儿园的孩子,整三年无工作记录,扔进而今僧多粥少的人才市场,该怎么招人事注意哦。钱宏明是不是看准老婆已经折翼,很难再自谋生路,谋得当前丰衣足食相类的好生活,所以才肆无忌惮?
钱宏明一直想逮崔冰冰问银行最核心的信贷政策,崔冰冰现在既然已经是柳钧的人,当然不必再绕弯子,他知道崔冰冰现在的职位并不低。但崔冰冰懒得回答,被问急了,就理直气壮地说她回家几天酒色过度,胸大无脑。但是一说到别的方面,崔冰冰却能精确地说出谁家银行进账、电汇等时间需要多久,谁家最短谁家最长,时间可以精确到分分秒秒。钱宏明拿这个看上去没一点儿正经的女人没办法。
柳钧没有当着大伙儿的面逼崔冰冰回答问题,他清楚崔冰冰反感钱宏明,纯粹只是从女人的角度反感,而不是为嘉丽打抱不平。等两人从钱家出来,柳钧本想私下帮钱宏明问问,崔冰冰依然拒绝,理由是这种核心运作被钱宏明这种见缝插针没有底线的人知道,会害人害己。柳钧不知道崔冰冰干嘛如此看低钱宏明,他具体告诉崔冰冰两人的交情细节,唯独不提那段恩怨。于是崔冰冰很纳闷,这两个人怎么会一直走到今天。等柳钧说到刚创业时候借不到钱,连高利贷都不肯上门,钱宏明冒险套现信用证为他这种前途未卜的公司筹款,崔冰冰内行,深知钱宏明如此仗义背后背负的巨大包袱,这才动容。柳钧见此就再拉崔冰冰上门,钱宏明终于不仅是弄通最关键的问题,崔冰冰还贴心地帮钱宏明设计最快捷最低成本的资金流转办法。
但是临告别,崔冰冰却实在忍不住,对嘉丽道:“你整整四个小时,一直笑眯眯地陪着我们,听我们扯跟你全不相干的话题,不觉得浪费生命吗?”
这其实也是柳钧心里的话,柳钧什么都喜欢往创造价值上扯,但这一回柳钧却扯住崔冰冰,笑道:“人家陪丈夫,又不是陪你,自作多情干嘛。”
“啊对,我还陪着你串门呢,更没道理。”崔冰冰嘻嘻哈哈地打混过去。柳钧却看到嘉丽的脸上很不自然,表情有点儿僵硬。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