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艰难的制造》-第118章 包括崔冰冰的父母

更新时间:2020年07月30日 星期四 18:50:44 作者:


关灯
护眼

包括崔冰冰的父母,全家几乎没有人支持崔冰冰只休一个月产假,玩命投入工作。崔冰冰只好一遍遍地解释,坐在她的位置,她不能退出三个月,否则会死状悲惨,还不如一退到底,回家做全职主妇。关键还在,她享受工作带来的成就感,她无法放弃,那么只能这样。女友们有赞有弹,这也是崔冰冰预料到的结果。让崔冰冰最想不到的是来自嘉丽的支持,嘉丽对崔冰冰佩服得不行,但作为一个过来人,她深知崔冰冰的不易。虽然有崔母这样的专家级医生把关淡淡的抚育,可崔母毕竟不是妇儿专家,跟不上育儿科学的进步,虽然也能较顺畅地上网搜索,可比起年轻人通过论坛交流经验获得知识,就差了点儿。这方面便有嘉丽帮忙耐心细致地弥补。嘉丽送来眼下口碑最好的尿不湿、小衣服、纱巾、奶瓶等,本地买不到的,她就让钱宏明从上海买来,或者甚至从香港托朋友带来。
好东西只要用一下,就能体会出其中的妙处,崔冰冰对嘉丽感激不尽。她现在也做了妈妈,总算与嘉丽有了话题,闲时打个电话过去,可以谈很多育儿经验。嘉丽成了崔冰冰焦头烂额哺乳生涯中的一根稻草。崔冰冰终于向柳钧承认,嘉丽这个人确实很好。
柳钧即使睡眠不足,工作辛苦,将原本微微发福的身体减肥了下去,可是看到崔冰冰几乎每天大清早睡眼惺忪地为了催奶大吃几乎没放盐的猪脚汤,就佩服得不行,他再瘦,大清早也不会有这胃口。他让崔冰冰不妨学眼下的电力供应,停三开四,或者停四开三。崔冰冰怎么可能停三开四,她出其不意地回去上班,彻底打乱那个指望接替她的脑后有反骨的同事的布局,她若停,岂不是让反骨同事卷土重来。柳钧只能表示理解,并大力配合。
可是嘉丽有一天掏出镜子,让崔冰冰好好地看,却什么都不说。嘉丽的镜子有放大功能,崔冰冰一看镜子中黄脸婆一样的自己,尤其是看到放大的毛孔,松垮的皮肤,禁不住大叫一声,毛骨悚然。崔冰冰紧张地看向嘉丽,嘉丽一脸怜惜地摇头。崔冰冰不是傻子,她一点就通,她晓得她现在面临的是要婚姻还是要事业的选择。她了解柳钧,男人,谁不好色。她想到比她早生几个月的梁思申,人家前几天来看她的时候保养得多好,难怪她先生紧张她。也难怪,柳钧从来不紧张她。可是,柳钧对她的黄脸婆样熟视无睹,是好事吗?当然是大糟特糟。
淡淡睡觉不老实,非得有人抱着她,等她睡着才可以放到床上。柳钧下班回家,这份差使当然与柳钧有关。等淡淡终于睡着,柳钧才拍醒下班回家小睡片刻的崔冰冰,让她醒来吃饭。崔冰冰见旁边没人,抓住丈夫的手轻问:“我是不是现在很难看?灰头土脸?”
“没,一脸神圣的妈样。”
“妈样是你女儿看的,老婆样有没有?是不是糟糠之妻?”
“老婆样暂时严重缺位。嗳,我没要求,你别心急,我再提要求你得给逼上梁山抛弃我了。”
虽然柳钧说得很好,可是崔冰冰不可能无视自然规律。“我真觉得自己已是强弩之末。我非常需要你的支持,需要你给我信心。柳钧,请经常抱抱我,生完孩子后你很少抱我。你才是我唯一的大补药,我最爱的是你。”
“你给淡淡喂奶,给我灌迷汤。”柳钧伸手抱抱妻子,就推她下去吃饭。崔冰冰意犹未尽,她不是个扭捏的,有需求就说,就做,她像个考拉挂着柳钧身上,直抱到自己也不愿抱了,才放手,两人一起下去吃饭。桌上又是一碗催奶的鲤鱼汤,稀淡稀淡的,崔冰冰皱着眉头喝下去。柳钧看着这个美食家为女儿如此煎熬,实在看不下去,“别逼自己,你是真会给逼到强弩之末的,你不是神仙。没奶可以喂配方奶,现在市面上很多,不行我立刻飞香港去买。”
听得丈夫疼惜,崔冰冰本来皱着的眉头舒展了,她笑了,眼泪却滴滴答答落下来。“不能委屈我们淡淡……”可是说着说着就哽咽着说不下去,扯来纸巾笑着擦脸,眼泪越擦越多,脸上也很快无法再笑。
柳钧绕过桌子,让妻子在他怀里哭个痛快。妻子不用解说,他也已经懂了,换他坐妈妈这个位置,他也未必做到崔冰冰那么好,可崔冰冰是女人,是他忽视强大的崔冰冰其实是个女人。难怪他有时候说崔冰冰是女强人,伊总是大吼一声,“老子最烦‘女强人’这三个字!”女人再强,也逃不过生理限制,总之还是女人。崔冰冰也在内疚她为了工作委屈淡淡吧,于是堤内损失堤外补,那么难吃的猪蹄汤鲤鱼汤都是闭着眼睛全喝,女金刚一样。其实,更该内疚的应该是他柳钧。
可是他还能做什么呢?晚上经常是崔冰冰泵奶后睡整觉,他半夜醒来喂女儿。据说这该是保姆的事儿,可是两个新爸妈又都不放心。他还可以做的,大概就是给妻子做大补药,多给她精神力量吧。他最喜欢崔冰冰不同于其他小女人的直爽,不需要他煞费苦心地乱猜。可是,当拥抱成为任务的时候,运作起来总是有点儿欠缺火候,但此事只有柳钧自己知道了,崔冰冰看不出来。
公司则是永远麻烦不断。这回的麻烦可以说是多年前埋伏在腾飞的定时炸弹终于被引爆。人行一纸通知下来,让柳钧前去解释,为什么说是外资公司,却是完全用人民币出资。柳钧连忙先询问崔冰冰,怎么这个时候会提起出资问题。崔冰冰才想起最近严查地下钱庄,以防近期人民币跳跃式的大幅升值带来的境外外汇冲击。不仅仅查柳钧这种外资户头,连人民币大额提现也抓得更紧。但柳钧心里有鬼,崔冰冰说的原理并不能解决他的问题,他唯有先硬着头皮去接受质询。点名让法人代表去,柳石堂即使想去也不成。
去之前,柳钧又找到过去工业区招商办的人员,一打听才知,原来腾飞不是个案,工业区不少企业为了争取外资企业税收减免政策,想方设法花点儿钱,通过中介去香港或者离岛注册皮包公司。有些胆子小,拿到境外执照后通过中间人的运作,找到一家需要人民币付大陆职员工资的港商,两家直接私自兑换,用于外汇注资验资之用,所以那些企业的起始注册资金大多不高。而大多数则是拿个境外公司的执照,通过关系用人民币注资。这些人都是这回被打击的对象,听说人行、外管局、工商一起查,查实的话,罪名不小,减免的税得吐出来,还得按上一个什么金融方面的罪名,最高可判刑五年。
柳钧满心忐忑,与崔冰冰对好口供,务求不出马脚,才准时前去人行。他告诉人行官员,他回国时候带来外汇,那时候爸爸办的是工厂,他们考虑一家人反正说得清,就一次一次地把他的外汇兑成人民币,全数投入到新产品研发上去。年代久远,那些兑换的单子今天已经找不到。然后嘛,新公司成立,那时候还有兑换单子在,就视作外资入股了。这是他和崔冰冰商量出来的对策,一口咬定确实有外资进入,而且达到政策规定的外资公司的外资出资比例,只是当年注册操作时候有点儿弹性。唯有如此,才能方便未来缓缓幕后操作。毕竟柳钧与其他那些玩外资公司的不同,他是真护照,而且他在国外工作多年,有外币积蓄是理所当然,道理上讲得通。崔冰冰认定,地方人行不可能因柳钧这点儿小事通过外事途径查柳钧的德国帐户信用卡,他们也无非是走走过场,最后罚点儿款向上邀功而已,这年头,不是杀人放火的大事,谁也不会太认真。
余下的事,就是崔冰冰上阵。她本身就身处银行系统,在人行上上下下跑得熟透,只要找到专门负责的人,那么这等一口咬定非原则性问题的小事就成不了原则性的大事。当然,罚款还是要交的,只是不需要割肉。坐牢就更不用提。问题在职业妇女崔冰冰手里处理得轻而易举。
其实据柳钧探知,工业区经过这么一番整肃,最后没一个坐牢的。这年头,谁也不是石头里蹦出来的,能在工业区办上几年厂子赚上几年钞票的,谁上头没有几条路子啊,几年下来,没亲戚也培养出朋友了。柳钧回头再看,不过是虚惊一场。
最头痛的还是公司本身的问题。产品的保密工作永远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有工人记性好,动用五鬼搬运法慢慢将图纸一条线一个数据地泄露出去的,有职员跳槽带走思路的,还有被模仿的等等。罗庆终于忍无可忍,他提出一个方案,公司既然因为用材问题和质量管理严格问题,而不愿降低成本,导致无法与模仿偷盗者竞争,不得不在研发上加大投入不断更换新产品,简直是形成恶性循环。不如在腾飞品牌之外设立类似服装的二线品牌,单独另辟车间或者厂区,专门跑量做与市面上差不多质量的产品,这样一来,谁都知道偷了腾飞的技术没意思,漏洞不堵自绝。而又因为另辟场地,不会导致影响现有工人的质量管理意识。还可以让腾飞研发中心的技术延长生命期。
罗庆给柳钧举例,过去VCD这么贵,大伙儿手里钱又少,那么对不起,都买盗版,即使图像模糊也忍了,道德滚一边儿去。当年有人大魄力,一举降低正版VCD价格,大家一看稍微贵价就可以看正版,当然不再买盗版碟。而市场却还可以推出更高价的清晰版,满足部分特殊人士的需求。这就是市场。很多时候只要政策适当,善用市场那双看不见的手,反而事半功倍。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