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艰难的制造》-第122章 而罗庆放弃公务员官职加入腾飞

更新时间:2020年07月30日 星期四 18:55:22 作者:


关灯
护眼

而罗庆放弃公务员官职加入腾飞,孙工廖工等不受高薪诱惑坚持驻守腾飞,还有柳钧自己,一个个看似理智的成年人,却都抱着不切实际的技改之梦,而今梦想正在实现,他,柳钧,所能做的,所被要求的,唯有承担,以一个男子汉的体魄,担当起梦想的启航。确实,他有选择吗?
一行去了钱家的人,却冒出一点儿小意外。嘉丽领曲未进书房挑书看碟,曲未看到一张在美国才出版没多久的原版碟,终于疑惑上了,两人一确认,却发现早已在本地论坛文学版相熟,彼此神交已久。世界真小。于是两人一见如故,钻在书房里嘀嘀咕咕说个没完。说得高兴了,曲未不免向嘉丽打听申华东的人品。嘉丽对申华东的人品不了解,只知道申华东的身份,她一时好生为难,帮这个就得辜负那个,难有两全。嘉丽应对不了这样的局面,直接跑出去找丈夫解决。
钱宏明看到申华东的表情,就解释道:“嘉丽不擅长跟人打交道,她要么不说,说了就不撒谎。要不我跟曲小姐解释一下?”
申华东好汉做事好汉当,只得自己去跟曲未说明。看嘉丽脸上的这一出,他清楚再掩盖的后果可能是欲盖弥彰了。他只是头疼,嘉丽这种人过去从未出现在他生活的世界里,他千算万算,算不到会遇到嘉丽这一出,这下他的计划全部乱套,唯有设法诚心诚意地挽回。
钱宏明等申华东一走,就对嘉丽道:“没关系,他迟早得暴露,我看还是早暴露比较好。”可是钱宏明心中却是无比郁闷,申华东的好事若是坏在他家里,他逃不过干系。而他是多么想攀上申家这条大鱼。他掩饰地掏出他在柳钧新房子里摘下的镶钻手表,戴回手上,等抬起脸,早已若无其事。
嘉丽其实没看丈夫,她担忧地朝着书房方向,轻道:“曲未文章里写过,最不能容忍的是欺骗。”
钱宏明不语,耐心等待书房门口放射出来的第一个信号。写归写,做归做,毕竟申华东是个钻石王老五,没人会对申华东的追求无动于衷。
钱宏明希望等待的时间越长越好,可是天不遂人愿,很快,曲未愤怒地从书房里走出来,跟着走出来的是皱眉头的申华东。钱宏明意识到结果肯定很糟,但他依然走上去道:“对不起,曲小姐,听我们解释一句。我们都想不到东东这样的人会做出让我们笑掉大牙的老套举动,但正是他的诚心让我们愿意配合。我太太,你了解她,她不会懵你。”
曲未却向嘉丽道:“那个人彻头彻尾的谎言,诚心?在哪儿?请问你们对台词用了几天,你们对这出戏的期望值有多高?这就是所谓的有钱有闲人的荒唐游戏吗?”
申华东皱眉道:“这不是游戏,我有钱但少闲,不会拿自己个人问题开玩笑。钱总夫妇只是今天意外出现的路人甲,他们是柳钧朋友,你别责怪他们,他们不过是成人之美。走吧,我送你会学校。”
“不,你们等等。”嘉丽坚决插话:“申先生的为人我先生大约知道,我不知道,但我信任柳钧。今天我们只是送碟去,可是我因为本能的信任,愿意临时客串一回匪兵甲。事情就是这样。”
曲未对着嘉丽含蓄地道:“我担心,金钱的力量足够巨大,足以收买一颗平静的心。”
钱宏明眉毛一扬,差点儿要替嘉丽反驳,可嘉丽却误解了曲未的意思,“不会的,你别担心,这完全取决于自己。我跟宏明在大学相识,都是穷学生,现在虽然钱很多了,可是我们之间什么都没变。”
曲未无言以对,道谢了先走,申华东只能赶紧跟上,不过行前与钱家两个人好好道了个谢。钱宏明送两人到电梯便识相地走开,回来家里,他心中一直有个问题在翻滚,可是想来想去没问出声。他很想知道,嘉丽是否真的已经将信任柳钧作为本能。他更想知道,嘉丽有没有将信任他作为本能。
申华东并未获得送曲未的机会,他扭头直奔柳钧装修工地,冲进洞开的大门一看,却见该是彪悍的阿三娇滴滴地趴在正调换钻头的柳钧身上,申华东差点儿被口水噎死。崔冰冰听到动静回头一看,幸灾乐祸地道:“完,吹灯拔蜡了。”
申华东捶胸顿足,“柳钧,你要负责,你没帮我清扫战场,你怎么能留下钱太太那种……”申华东总算没忘记柳钧与钱宏明交好,生生将“白痴”两个字吞下。“低情商的。”
崔冰冰抢白:“若是那位曲小姐有我这等高情商,那么再多几个嘉丽也气不走。你不要本末倒置,诬赖嘉丽。”
“曲未与嘉丽是一路人,东东,我建议你旁观宏明的家庭,你看看你能不能做到宏明的包容。”柳钧道。
“曲未淡定斯文,与钱太太不是一路人。”
“曲未经历单一,她的淡定是个变量,你需要建造一间温室来保护。不像我阿三的淡定,那是历尽红尘万丈之后的返璞归真,是跌扑不破的常量。但我们不是说曲未不好,而是请你三思,你们毕竟不是一路人,我很惊讶你做出这种低情商选择。”
申华东郁闷地看着柳钧道:“你现在有官方代言人了吗?”
“阿三是大女人,大女人不可能学大男人对小女人怜香惜玉。但她看曲未和嘉丽都不会带太多感□彩,比较中肯。”
“刚才……那位钱太太说,她对你有本能的信任。”
“人品好,没办法。”柳钧一脸淡定。
申华东斜睨,他发现他也挺信赖柳钧,相信柳钧跟他说的话。但他忍不住狠狠对崔冰冰道:“你不是变量也不是常量,你是矢量。”
柳钧追根究底:“数学矢量,还是物理矢量,或者是计算机矢量?”
申华东气到笑,终于平静下来,与柳钧谈装修,与崔冰冰谈金融形势,晚饭时候被淡淡很不淡定地否决,他只能回家找自己爹娘吃饭。在难得一家人团聚的饭桌上,申华东告诉他爸申宝田,他有时候很想撇开利润不谈,给柳钧那个傻乎乎的送去一笔投资,因为他从柳钧所做的事情上面,一再发现当今经济发展本末倒置,政策引导对做大有利,却对做强不利,真正专心于做强的人很吃亏,付出与所得极不均衡。
申宝田道:“当今社会发展太迅速,太迅速了,呆在制造业里面永远抓不紧机会,错失无数良机。十年前,制造业还有机会,现在谈都不用谈,谁一心钻在车间里,谁就是与社会脱节。”
“可是总得有人去做制造业,总得有资金投入。”
“适应不了时代迅猛发展的人可以去做制造业,不懂得有效运作资金的人可以将资金投入制造业。你别瞎操心,总会有人去做。”
申母笑道:“我们东东替国家操心呢。”
“爸,看看我们,旗下两家那么大吨位的制造企业,这两年来虽然有不少专利,可没有做出一项真正堪称高精尖的新产品。如果我们没有把资金抽走,把关注抽走,情况会不会不一样?”
“东东你不要唱高调。你可以再回去市一机,甚至带资金进去,但我问你坐得住几天。有些事情不是你想当然,而是社会的必然,由不得你我。小柳精神可贵,我也喜欢他,巴不得手下全是他这种人,可是精神不能当饭吃,对小柳,如果有哪个长辈愿意真心帮他,应该送他一句话:识时务者为俊杰。”
申华东道:“我现在真的开始为国家操心了。”
柳钧却从没为国家操心,也不需要国家操心,他按部就班地建设腾达。相比九九年他第一次操作工厂建设,社会环境真是大变样了。可以外包的工程越来越多,以前的包工头走出来,身后只有一帮民工和几把铲刀。现在则有专门提供打桩机的公司,有提供挖掘机的公司,有提供混凝土车的运输公司,甚至还细分到有专门扎钢筋的工程队,不仅分工细致,而且市场竞争激烈,买方大受裨益。腾达的车间也是包给一家钢结构公司,有专业的设计,和流水化的施工,工地面貌可谓日新月异。唯一不变的,大约就是马马虎虎差不多的工作精神。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