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艰难的制造》-第124章 下了飞机,柳钧免签进入香港

更新时间:2020年07月30日 星期四 18:56:54 作者:


关灯
护眼

下了飞机,柳钧免签进入香港,而一帮同胞却得拿着特别通行证进入自己国家的特别行政区。出关后,柳钧抓住一个人询问坐什么车去澳门,可惜那个人不懂说普通话,柳钧只好改说英语。想不到身边忽然有人用字正腔圆的普通话插进来。
“马考?你去澳门?跟我走就是,去码头。”
柳钧一扭头,见到杨巡一脸寻常地看着他,忽然意识到这个杨巡可能也是去赌场,他不愿示弱,就说了声“谢谢”,跟上杨巡。杨巡扫他一眼,没说什么,一直等上车后,才问:“你这样的三好生也去澳门赌博?”
“女人会血拼,我们男人会赌博,什么了不起。你英语很好。”
“英语?只认识字母。你一说马考,再笨的人也猜得到你在说什么。有什么想不开,你最近不是混得挺好。”
“年关嘛。”柳钧不愿问杨巡此去澳门难道也是想不开,他靠着椅背闭目养神。
“你能有多大事,真要想不开,半夜三更找个冷僻点的水库,上去跑几圈嚎几嗓子,什么问题都解决。”
柳钧无奈,只能睁开眼睛看向杨巡。“你跑澳门是因为想不开?什么大事让你去水库跑几圈嚎几嗓子也解决不了?你在本地还有解决不了的事情吗?说来听听嘛。”
“我说出来怕教坏你。凭你做的这些事,做事的这些方式,你能惹多大事,歇歇吧。我有经验,嚎几嗓子,包好。嚎到吐血,事情立刻转折。回家吧,别让你老婆孩子操心,赌博这玩意儿上手了就扔不开。”
柳钧目瞪口呆,“你为什么劝我?你真以为我是去赌场撒气?”
杨巡轻蔑地道:“虽然我没比你大几岁,可混社会的日子足足多你两倍有余。混到我这境界,没有跨不过的仇,没有化不开的怨,什么都是此一时彼一时,你以为我跟你怄气?没空。我是认真劝你回家去,你不是块能放能收的料,你这性子进不得赌场。你非要坚持去,我这就给宋总打电话,你想想你敢不敢跟宋总解释。”
柳钧几乎是被杨巡逼下车,站在街上看载着杨巡的出租车消失,还兀自发了半天愣。至此,他去澳门的冲动被杨巡鄙夷得淡了,再也提不起劲再找路线杀奔澳门赌场。天色开始暗下来,冬天的夜晚来得很早,夜色中的香港更加璀璨。柳钧索性两脚走路,走一程吃一程,别的什么都不想,只盯着香港丰富的美食。烧鹅,肠粉,鱼丸……吃撑了,走累了,找家酒店住下,先给崔冰冰报个平安,然后给杨逦打电话。因为他知道做酒店的杨逦不可能早睡。
“我在香港,遇到你大哥,说了不少话,我有点儿想不到。”
“对,他去澳门赌博,改不掉了。大嫂也因为这个更不愿回来。你是不是尝试阻拦了?”
“没,是你大哥把我拦在香港,不让我去赌。我非常意外,原先一直以为他这人……但他自己去了澳门”
“唉,你有没有办法拦住他下赌场?如果有,我下辈子也谢你。我大哥很复杂,我头脑简单时候无法理解他,现在依然无法全面理解他,他的思维方式与我们读书出身的有点儿不一样,但他是条汉子,这点毫无疑问。”
“回头,请你帮我谢谢他。最近你们很多麻烦事?千万想开点儿,年关总是千头万绪。”
“可能是矿上的事吧,大哥不会冲我喊累。不过你可以想象煤矿那个复杂,大哥说比煤还黑,煤好歹还有点儿亮光呢。那一行,赚得大,压力也大,一言难尽。你最近碰到什么事儿了?”
“年关,混得跟杨白劳似的,出逃了。不过看来再逃也还得回去,总是逃不掉的。哪天能退休啊。”
“呵呵,我每次烦得想退休的时候,就想,哇,世上没有花钱摆不平的事。这一想,立刻就抖擞精神投入到赚钱的斗争中去了。你有没有办法帮我劝劝大哥别赌?他现在一边赌,一边求神拜佛,两个地方都花钱如流水。”
“我境界不如他,劝不了。你也不行。如果可以,推荐你们的老乡,宋总。”
“宋总有意疏远我们,已经好几年了,他那算洁身自好吧,跟我们接近没一点儿好处。他心肠很硬,我打动不了他。柳钧,你今天说话够大方,我真高兴,谢谢你。”
“呃,该谢的不是我。我今天怎么感觉前所未有的无知啊,我这人是不是很简单?请你别客气,尽管直说。”
“都一样,你不简单,但也没像我大哥那么复杂,我们唯一简单的地方,大约是爱憎分明了点儿。”
“还有,原则太多,条框太多,是不是?”
“其实也是好事,这些品德让人很容易信任你。放到经济社会,这就是无形资产,赊账、贷款,全靠它。”
“杨逦,你真是越来越美丽。”
电话两头的人都是愉快地结束通话。柳钧奇怪,其实什么问题都没解决,为什么忽然心情开朗了起来。安总那边的事儿吧,他见机行事。只要最后不是给驱逐出境,总有办法可想。即使坐几天牢……世上没有花钱摆不平的事。什么叫意难平?没有,正如杨巡所说,都是此一时彼一时,想那么多干嘛。
回家后,柳钧从申华东等朋友那儿了解了一下杨巡,得知杨巡通过一次招商活动,与北方的一地方政府签订协议,他投资帮助整合那边的小矿,最终他可以占多少股份,前景当然是不错,但是小矿的利益错综复杂,整合谈何容易。柳钧光是替杨巡想一想,就想得头皮发麻,难怪杨巡需要大赌以发泄。
安总回国后就来电,问柳钧找他有什么事。柳钧将工作小组过来的事儿跟安总透露了一下。安总详细询问那些工作小组究竟查了些什么,有没有透露出其他的只言片语,柳钧都如实相告。安总最后请柳钧守口如瓶。柳钧进一步感觉到安总那边有危险,而且危险已经敲响大门,近在眼前。
春节,本是个全民休假的日子,柳钧与外包工程队商量,可否加点儿钱,春节加班加点赶工。他不知道安总那边事情会如何发展,他只能想方设法加快进度,起码……他若真的出事,腾达一摊子千万别不上不下还无法开工,那会烂掉。可是春节这个时候,即使加钱人们也不愿干活,工地上的外来务工人员一个个就像回游的鲑鱼,此时眼里唯有老家,为此不惜辛苦排队三天三夜谋一张回程车票,再奔波煎熬也得回家回家回家。
柳钧无奈,只好将工地暂时停工,而且看起来春节后还不一定等很快复工,那些好不容易才杀回老家的人哪可能休息到初七就回来。唯有研发中心的工程师们,初四过后便陆续主动回来做事,看到他们的忙碌,柳钧心中满是充实。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