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艰难的制造》-第125章 钱家姐弟开的房产中介店

更新时间:2020年07月31日 星期五 16:20:16 作者:


关灯
护眼

可是柳钧春节走亲访友经过钱家姐弟开的房产中介店,却发现除了初一到初三休息,其余时间照常营业。房屋中介,又不是卖家常用品的超市,居然春节也不休息,着实令人揣测门面背后如火如荼的生意。有不少制造公司的生意也相当火爆,他们没有腾飞规矩,一向游走于劳动法边缘,过了初三也立即恢复开工,而且,哪来的双倍工资,他们的工资一向计件。
才到初五,就有生意主动敲响腾飞的门。有一位老板通过业内朋友介绍,找到罗庆,要求腾飞帮助赶工一批电机转轴。罗庆一看,没有图纸,只有几点要求,说明这个老板还希望腾飞提供设计。再一看要求的数据,他拿出手机大致计算了一下,就笑了。显然是块难啃的骨头,要不然也不会大年初五就急急主动找上门来。
但罗庆对自家能不能做这个,也不是很有把握,他赶紧打电话给柳钧。柳钧一听也笑,研发中心花大力气建设起来的数据库有料,调出来套上去就行,不用再做各项测试,理论上明天就可以交出设计图纸。但柳钧在电话里告诉罗庆:“我们春节后工期全部排满,没空档给他们。我们可以单纯提供图纸,标明材料,让他自己找加工厂。其实一两天可以做出来,不过你告诉他,设计需要一个月。要不然他还以为我们有多容易呢,卖不出高价。”
崔冰冰在一边儿看老公一脸顽皮,奇道:“你这好像是跟机关学的,明明一个章就是,他就要研究研究,你只好送烟酒烟酒上门。你不怕吓走人家?”
“不怕。他给我们出的题目偏难。就像这个饼干盒子,规定必须放足一百只饼干。可是你平时做的饼干硬塞也只能放进去七十只,那么你必须动脑筋了,用什么工艺,换什么面粉和黄油,什么配比,做成什么形状,才能将饼干做薄到塞得进去一百只,还得不容易碎,又要好吃。我这边数据库正好有这种面粉黄油配比和工艺可以调用。如果没有呢,那么就得一次次地做实验,一次次地计算,花掉许多面粉黄油和时间才能做出设计。但是国人一般不承认脑力劳动,如果我一两天出活,他给三千也会觉得我是暴利。他看不见我获取数据、建立数据库、维护数据库、甚至保密工作投入的那些资本和劳动,也不会看到我们技术人员脑袋里技术知识积累的价值,他们只觉得你一两天就拿出来的东西就只能值不到三千。跟他们解释还不如取巧一些。呵呵,我一组高工,专门给你做一个月设计,你说你得花多少钱啊。”
崔冰冰笑骂奸商,不过也没怎么当回事儿,商场上面斗智斗勇多了,她见多识广。她见柳钧又笑嘻嘻地接罗庆的两个电话,最后一个电话是拖了好久才来,那时候他们已经在路上,准备去给城投副总拜年。柳钧将车子停在路边接听,听完四肢摊在车椅上哈哈大笑。“二十万!罗庆的刀子比我的还锋利。他装作我们是勉为其难答应提前一星期交设计,春节后加班加点多不容易啊,呵呵,当然加钱才做。对方还特感激特满意。你看,人就是这样,我若是说明天就给,三千,对方还嫌我刀子快呢。现在皆大欢喜。”
崔冰冰笑道:“牛啊,你们小哥俩配合得越来越顺了。这笔钱赚得漂亮。那为什么加工不一起做了?”
“那套东西的加工很烦,却叫不上价,别人家也能做。如果腾达上马了,可以给腾达做。腾飞做这个不合算。”
“段位越来越高了,就是太不严肃了。”
“比起杨巡,差多了,我跟杨巡没差几岁吧,最多三四年,可在他面前,我好像是透明,我脾胃如何他全看得清楚。那人才是段位高,能屈能伸,关键是这个。”
“出身低的人,身段肯定比我们这种人更能曲。没办法,工作中早有领教了,我还算是个能屈能伸的呢,比起有些客户的忍辱负责,简直是不值一提。比如东东,比你更不能曲,现在追不到曲未,多少钱都肯砸,就是不肯认输。前两天我说他非得追上床后才能心满意足地放手。”
崔冰冰说着,帮柳钧接起刚刚叫响的手机。柳钧有了孩子后开车变得谨慎,车速高的时候不敢接电话,怕驾驶分心,伤到车上的淡淡,久而久之成了习惯。“宏明来的电话,像是有什么烦心的,让你有空回电。”
“宏明现在都不爱跟我谈事业,说我脑袋呈混凝土状,没资本意识。难道家里有什么烦心的?”
“我很奇怪,宏明没其他朋友吗?他好像有事儿都找你说,找不到别人。有时候你那么忙,他还拖住你研究买什么车喝什么红酒,真想在旁边损他几句。”
“他性格如此,不爱对别人交心,不像跟我是从小一起玩大的,知根知底,他对我也不需要有保留。”
崔冰冰想了想,道:“也是,他该保留的东西太多了,连嘉丽都不清楚,我看他维持一副精英形象很辛苦,人前做戏?我都替他吃力。”
柳钧听了摇头,“越放不开越不敢放。性格如此。”他送崔冰冰到城投副总楼下,打个电话给钱宏明,本想调转车头赶去钱家,不料钱宏明却让他原地等候。
柳钧没等多久,钱宏明便开着含蓄的宝马M3匆匆赶来。坐进柳钧的车子,钱宏明便长长伸了个懒腰,长长叹一口气。“我快被家里两个女人烦死了。我姐不知道从哪儿听来我……那女朋友的事,抓住我拷问一夜。见我一夜没回家,嘉丽却没来一个电话,她疑心问题出在嘉丽身上,这几天一个劲儿劝嘉丽出来工作,接触社会,吸点儿人气。”
“难怪不肯在电话里跟阿三说。”
“你家阿三那女权主义,跟她说了,以后我还想见你吗。我姐找的借口很巧妙,说中介公司现在越做越大,现金大进大出得她都怕,很担心出纳那儿出问题,希望有家里人去公司财务把关。活儿不重,但责任很重,这种事儿舍嘉丽其谁。嘉丽哪懂财务,她脑筋挺好,可就是算不清钱,可是被我姐的困境打动了,觉得应该替我姐分忧解难。我怎么劝阻都不行,一起矛头对我说我没良心。”
“其实嘉丽去你们自家公司做也蛮好嘛,干嘛阻止,上面有你们罩着,谁也不会让她受委屈,她也可以照样顾及家里。也或者你断了那边女朋友,你姐图的不就是这个。”
“嘉丽无论如何不能去工作,中介公司一帮都是靠嘴皮子吃饭的猢狲,比你那儿复杂得多,嘉丽心思单纯,受欺负也不知道,我姐一个人怎么罩得住。而且,我不想让嘉丽去那儿学坏,你知道,嘉丽是净土,难得的净土。你帮我去劝,嘉丽信任你。你要不答应,我就把嘉丽扔你研发中心去做总务,你替我罩着,反正无论如何不能去中介公司,那儿人太杂。”
“断了那边的女朋友不行了?你又不是只有一个,断掉一个,给你姐看个样子也行。家里一个外面一个,还满足不了你?”
“同志,事关征服欲,我不由自主。明白了吗?吸毒一样,吸上了就断不掉,每天蠢蠢欲动。”
“克制嘛,你看我结婚后对阿三忠心不二,还得在阿三面前装作对美女没兴趣,你也可以,只要多想想嘉丽和小碎花就行。这件事的解决我看你还是得斩草除根,从源头解决问题。”
“不帮?不帮我初八就把嘉丽拉你研发中心上班去。”
“把老婆交给兄弟照看,你荒唐不荒唐。赶紧遣散女朋友,好好做人,别提什么征服欲。”
“跟你说了,没办法的,我看见美女就自动孔雀开屏,美女看见我也从不拒绝,你说怎么办。求你,柳钧。要能解决我也不会求你帮忙了。嘉丽心软,这几天就要上班帮忙去,时间不等人啊。”
“嗳,嘉丽去上班,怎么就不净土了?阿三每天……”柳钧说到这儿,却见到钱宏明一个久违的动作,左手微蜷放到嘴角。他忽然明白了,钱宏明要的就是嘉丽不复杂,不会像崔冰冰一样能一眼看透到人心里,也不会像崔冰冰一样抓住一句话里的纰漏就追根究底,那样,钱宏明回家才不用太掩饰过去的种种,家才是最舒适最宽松的港湾。对了,钱宏明以前曾提过,嘉丽是他的港湾。这是个苦命人。柳钧心下一软,答应做嘉丽思想工作。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