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艰难的制造》-第127章 柳钧不知道事情原来牵涉那么多前因后果

更新时间:2020年07月31日 星期五 16:21:47 作者:


关灯
护眼

柳钧不知道事情原来牵涉那么多前因后果,他在安总的安排下协助审查,本就满心如履薄冰,压根儿无暇考虑嘉丽这边的事情解决与否,再说他也相信崔冰冰的能力,一个连银行都管得了的人,怎么可能管不好小事一桩。
他原以为面对质询的时候,他很难理直气壮。他本来就认定安总行为有鬼,而他与安总也存在猫腻,调查小组问起来,他怀疑自己很难对付,这也是他当初想到如果安总公司出事,他避去国外免得配合调查的原因之一。可他竟然意外顺利地应付了质询,而且还赢得工作小组的好感,进而影响到小组对安总的调查。这么大笔而且很容易台下起猫腻的资金的运作既然能经得起调查,而且是好钢用在刀刃上,大家就有了抓大放小的心。再加上安总回国后便加紧扭转乾坤,调查工作竟然无声无息地无限拖延下去,渐渐上面没人提起了。
柳钧应付调查小组的质询之后,又顺便到安总公司向生产技术部门汇报研发进程,拿人钱财,总得让人花钱花个明白。他在电脑上向大伙儿展示一段录像,是初步搭起来的东海一号部件框架,以及试验加工全程。人们可以清楚看到全自动的喂料,全自动的加工。如果将精度限定在某一数值之下,那么这台设备可以说是大功告成了,而且,类似精度的设备在市面上也应该有一定市场。可是东海一号的要求不同,东海一号要求的现代国际中等偏上的加工水平,那么腾飞研发中心的工程师们还将有很长一段路要走。对于线性输出问题的进一步解决,业内技术人员都清楚,非一朝一夕可以达到。而目前的进度,也已经让在场诸内行人无可挑剔。
大家你一嘴我一嘴讨论的时候,柳钧意味深长地道:“整个研究工作,大家都是内行人,说白了就是烧钱。目前第二批资金已经烧完,已经在动用我公司的资金。可是看贵公司的现状,我真是开不了口。我很犯愁,接下来怎么办。青黄不接,停止就意味前功尽弃,而继续往前走,则是面临一个资金问题。”
众人面面相觑,没有人回答柳钧。公司生存堪虞,哪儿拿得出资金继续让腾飞搞研发。生存摆在第一位的时候,其他什么都可以往后靠。在大多数人的眼里,研发,只是公司的奢侈品。
“看起来,我们研发中心得自谋出路了。”柳钧点到为止。他也知道眼前这帮人解决不了资金问题,但他必须说,免得安总公司的这帮人总是以为他们是金主,有十足理由对他指手画脚,把腾飞几乎当作殖民地,想来就来,想调查就调查,把他柳钧使唤得经常飞来飞去。现在,好吧,你们可以闭嘴了。果然,大家难堪的沉默之后,便不再理直气壮地提出问题。会议就这么草草结束了。
柳钧下午飞机离开,会后便去安总办公室告辞,不等午餐了。估计安总这个时候不便请他,他则是不愿掏腰包请客。安总办公室有五六个人在,柳钧不认识这些都是谁,而安总也不打算回避这些人,握住柳钧的手道:“你是个大忙人,这回又让你来回折腾两天,很过意不去。不过说明问题还是有必要的,算是帮我的忙,人情记在我账上。”
“安总不客气,举手之劳而已。我们公司自行研发的新产品多,向税务局申报的退税也多,税务局见我们新产品退税申请数目超行业平均水平,对我们非常警惕,经常下来查账。我们也因此被培养出每个产品每个项目单独建账的习惯,税务下来检查时候一目了然,非常清晰。这回我们合作的研发项目也不例外,不麻烦,只是我们公司的正常管理程序,再说查账也是出资方的权利,呵呵。”
安总感慨:“跟你们这种管理先进的公司合作,不仅我们省心,也让我们学到不少好的管理理念。你好好干,相信我们公司的困难也是暂时的,上至省市领导对我们都很重视,我们的合作项目应该前途无量。”
柳钧直说:“安总,三期资金我先垫付。希望贵公司尽快落实,要不然我那边真是无米开炊了。到目前设备实际调试阶段,那真是开动一下机器,烧一刀子的钱。我真担心撑不住。”
“先克服克服,克服克服。”
柳钧在众目睽睽之下,无功而返。其实他心里也清楚,估计安总第三笔款子肯定不会爽快地付。若是改制成功,钱成了安总自家的钱,一般很少有人舍得为研发实实在在地掏腰包,那么安总可能会跟他软硬兼施讨论一个方案,尽可能将第三笔款子打个折扣支付,或者换种形式支付。若是改制不成功,他们公司还哪来的钱。但是,合同上面有个约定,若是不按期支付,超过多少时间,那么可以从这个时间起中止合同。离约定时间还有三个月,柳钧唯有拭目以待。
想不到的是东山不亮西山亮,腾飞这种传统制造型企业,居然迎来一家VC(风险投资)的光顾。柳钧知道这家VC,是通过最近经常受邀参加的讲演会。虽然眼看着股市并未见大起色,可是陆陆续续有各种基金公司过来给全城富商讲课,讲如何理财,如何投资,甚至如何争取上市。柳钧有空就与崔冰冰一起去听听,很多时候则是柳石堂一个人去,回来向儿子儿媳传达精神。一家企业最迫切的需求之一就是资金,有关资金的话题,相比任何一个老板都不会放弃了解。
VC上门之前,腔调做得十足,显得非常有职业精神,传真和电邮来往得柳钧都嫌烦,柳钧私下跟罗庆说,那些传真电邮的撰写,显得腾飞的公文山寨味道十足,令人反省自个儿是不是有文化。及至VC真正上门,柳钧等一干人被上了一堂很有针对性的,腾飞该如何真正腾飞的资本扩张课,而更令人热血沸腾的是VC对上市前景和上市后个人资产所得的描述。
但是等VC话音刚落,一帮死不开窍的工程师就纷纷提出疑问,如此扩张速度,超过行业正常的扩张能力,尤其是不适合腾飞这种对品质有高标准严要求的企业。若是真正依照VC计划的规模来扩张,那么最终牺牲的必然是腾飞的产品品质和腾飞的信誉。当然,也有人提出,腾飞可以先大干快上,通过送上门来的融资迅速扩大规模,然后就可以方便地向社会来融资,有钱了,就更能方便地实现腾飞的品质理念。
兼听则明,同事们的意见让柳钧心里头对VC有了进一步的理解。但是,无论如何,当他因为腾达的项目全面进入安装阶段,而东海一号研发项目则是面临断炊,手头资金捉襟见肘而整个人焦头烂额的时候,有人忽然捧来大把白花花的银子,真是令人对此欲倒东南倾啊。
早晨的会议结束,柳钧请VC共进午餐,就在公司食堂。两位VC人员有点儿惊讶,但还是披挂着一身灿烂的名牌进食堂与全体员工一起吃份餐,其中一位的表情显然是食不下咽的样子,柳钧见此,让食堂上两只炒菜。但是显然,那位食不下咽的依然食不下咽,柳钧就当作没看见。应该说他的食堂卫生达标,味道也不差,并不比市面上的饭店差多少,连食客崔冰冰都无指责,柳钧不清楚这个VC有什么可食不下咽的。
他抓紧时间问两人,为什么找到腾飞,而他们报告中认为的腾飞成长性很好,是出于何种考虑。两人说了一大堆,有研发优势方面的,有目前规模可挖潜的,有产品市场占有方面的等等因素。但柳钧听得抓耳挠腮的,虽然他们似乎说得很全面,可都没说到正点上。柳钧一下子问了好多问题,每天签合同,知道合同里面起码有一个问题必须弄清楚,那就是违约怎么办。如果规模未达到合同要求怎么办,如果上市时间因腾飞原因而推迟怎么办,如果上市的股价没有达到合同要求怎么办。VC说现在先谈可行性,然后再谈合约。柳钧则要求现在就把牌摊开来,免得被各种好处引诱得欲火焚身,欲罢不能。他希望VC提供一个他们已经做成的案例,方便他实地考察,他是非常需要资金而且有绝对诚意的,所以才必须事前把问题搞得清清楚楚。
不过VC没有给出柳钧想要的答案,他们需要回去汇报后才能开腔。等VC走后,罗庆笑柳钧两份工作餐和两个家常炒菜气走了人家VC。
但是一下午的工作结束,与同事们一起晚餐的时候,听同事们继续七嘴八舌地多多憧憬上市后的收益,而非理智地考虑扩张速度会不会牺牲多年打下的产品质量声誉,柳钧忽然意识到一个大问题。那是他几年前跟着钱宏明一起做期货,他被快钱大进大出激发得实在对腾飞斤斤计较利润的赚钱方式提不起兴趣,几乎忽略经营腾飞,是一次无法容忍质量问题才让他清醒过来,毅然决然斩断对快钱的绮思。柳钧从同事们的议论中,看到同事们心中升起的浮躁。而这,绝不是个好现象。
可是,一边是VC允诺的大笔资金入场,一边是每天让他焦头烂额的资金紧张,连柳钧也无法克制燥热的心。这个公司,大约除了柳钧,也就罗庆能见识到那么大一个公司的每天资金进出,竟然小到文具购买都要通过老总审批,被老总捏得锱铢必较,因此,又有谁能理解柳钧面对忽然从天而降的大笔投资的诱惑,那种无以言表的激动心情。柳钧偶尔会想到,真是让他赴汤蹈火也愿意啊。
回家与崔冰冰一说,崔冰冰的态度很明确,要,当然要。一向惯例,钱到谁手上,谁就是大爷。只怕钱不上门,有钱不拿猪头三。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