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艰难的制造》-第129章 申华东见不得柳钧急得跳蚤一般上蹿下跳

更新时间:2020年07月31日 星期五 16:23:11 作者:


关灯
护眼

不过申华东见不得柳钧急得跳蚤一般上蹿下跳,私人借给柳钧五十万应急。钱宏明得知此事,也电汇五十万给柳钧应急。柳钧总算度过小小一劫。但是钱宏明对此好生奇怪,怎么可能两百吨钢材难倒一家工厂,他做铜材,对其他金属原料价格也有认识,不知道柳钧采购的钢材价格何以如此之高。
柳钧告知:“没办法,这批材料用到一批高档模具上,国产钢有这标号但用不上,我也想支持国货啊,但国企的品质不靠谱,私企的不做这个,都在不同层面上做粗钢,奶奶的,都大而无当。”
“你这死不开窍的,客户如果没明确要求,你自己给自己找罪受干嘛,或许人家客户也不需要你提供的精度,这叫做精密过度,也是一种浪费。”
“没,这是加工中需要承受冲击力的模具,对模具材料很有要求,否则做不到几个就精度直线下降。不过近年国内企业对品质有讲究的开始多起来,不少是做OEM做出来的好习惯,已经比较能接受好品质高价钱。指定要我们做高档模具的客户就是我们长年累月培养出来的长客户,要求高,价格好,我愿意做他家的。现在定位腾飞中高,腾达中等,他们再要高级的只好进口了。想想还是气馁。”
“可能社会照此发展下去,你的用武之地会越来越多。”钱宏明异常真诚。“我想到一个案例,商业案例,呵呵,我一个客户从我这儿进铜材,他也是正好遇到周转不灵,索性把整仓库的原材料都压给银行,换来流动资金贷款维持日常开销。你倒是可以让阿三帮你试试。”
“具体怎么操作?”
“不明,我替你再问问,我只是刚听说,也听傻了。以前南边的有银行委托码头监管货物,可是直接进入公司仓库监管货物还是第一次听说。现在银行贷款市场竞争大,不再是四大行独霸,估计这种灵活措施会越来越多,你这种有巨大固定资产的应该多往灵活贷款上动脑筋。”
“没错,阿三每天就是研究怎么打擦边球,你说的这种办法阿三跟我提起过,这办法有特殊性,主要针对那些资金密集企业,大批量比较单一品种进货的那种,不像我这儿进的原材料五花八门,银行即使估价也很难,何况是监管。这回一次性进两百吨算是比较难得的。”
钱宏明笑道:“也是,你身边现放着一个内奸,还能不把银行的底子摸透了。可真想不到你们这种企业贷款会这么难。如果需要,我可以介绍几个比较可靠的给你。”
“你……不也是吗?一般现在利率多少?”
“利率随行就市,短期借贷高一点儿,长期大笔的稍低一点儿,但都无法跟银行的比。你谈的时候再打电话给我。但现在人们更愿意贷给做房地产相关的个人或者企业,不大喜欢贷给油水不大的工厂。我就不跟你做这个了,否则亲兄弟没得做。你刚开业时候借过,应该领教,差不多,不过现在社会上钱更多,借贷方式也更多。”
“你会不会碰到那种借了不还的?你得小心啊。”
“放心,我只接触有口碑的,宁可少赚点儿。”
不过柳钧有点儿替钱宏明担心,钱宏明那行业毕竟游走法律边缘,如果有个万一呢。但他相信钱宏明的能力,只要认对人,便意味着风险降低。就像银行也有坏装率,钱宏明只要把坏账控制在一定范围内,应该不成问题。
区区一百万,解了柳钧燃眉之急,甚至钱宏明意外之喜的那五十万让腾达的日子稍微滋润,要不然他连德国都不敢去了。很快,柳钧又进账一笔小钱。宋运辉一直忙于工作,无暇参与行前讨论,表示全权支持柳钧的安排,只要把行程表交给他就行,他会在出发时与大伙儿在机场汇合。不料梁思申正好这几天稍微有空,就趁下班时间赶来研发中心,将机票钱等柳钧已经代为预支的费用交给他。
正好崔冰冰有应酬,柳钧也不急着回家,在实验室与同事一起做事。等迎出去一看梁思申的车子,他不禁痛苦地将脸扭向一边。梁思申换车了,换成他心心念念的保时捷911GT3。“梁姐你应该把车子运到德国去,到纽北赛道上好好跑几圈。”
“现在终于有上海天马可以遛马。你去过天马没有?我跟东东约过一次。”
“没有,我现在规规矩矩开奥迪A6,公司资金比较紧张。梁姐看看我们的实验室,还是去我家喝杯茶?”
梁思申拿出手机一看,“当然看实验室,听说你的科研实力很强。我可以看半小时,跟先生约好一起吃饭。”
“等下让我开你车送你去好不好,我打车回来。”
“行。你这么喜欢,为什么不买一辆?而且你又开得很好。”
“钱紧,从做工厂起,我好像一直处于资金紧张状态,想到一台保时捷911的价格可以换一台梦寐以求的加工中心,就死心塌地开奥迪。我同事们还在自觉加班。请走这边,给你看看我们的仪器。”
梁思申笑道:“你可真能精打细算。”梁思申心想,放着这么豪华的研发中心说钱紧,还口口声声不舍得换掉奥迪,这话听着怎么像葛朗台。“你投资研究所的手笔很大啊。”
“那是。你要是业内人士的话,还该去看看我们工厂,内行人进去就不想走。”
“许多人舍得投资工厂,可是这么投资研究所的人不多,这规模都不亚于东海集团了吧。”
“那还差点儿,但我们小而精,专攻一个方向,还算是有点儿成就的。不过我是技术人员做管理,以前没什么市场意识,我们的研发没能好好折换成效益。我一个朋友来辅助我市场营销后,我们才从形成拳头产品,打响品牌入手,眼下每一项研究所产生的经济效益已经突飞猛进,研究方向也不再很随性,呵呵。你看这台,全国只此一家,我母校要做试验还得来找我。只此一家的原因是我们选择不受欧美日出口管制名单约束中最顶级的,然后我们工程师们好好把它改造了一番,基本上达到欧美日出口管制级别了。这台只要喂料口放好料,它自己会把所有需要的数据测出来,做记录,将记录发送到我们的资料中心存档。最要命的是精确,国内独一无二的精确,误差值可以缩小到小数点后好几位,这是什么概念呢?”柳钧说到这儿忽然停顿,发现自己跟外行人讲这些有些无聊。“我会不会很无聊?”
梁思申笑道:“哈,我大概有些明白,就像东海有套设备的镜面可以让国内加工,但是另一套加工等级更高设备的镜面得拿到意大利去定制了。这就是你们实验误差值缩小到无穷小所能带来的好处。”
“呵呵,跟宋总近朱者赤了。是这个意思。像国内能加工镜面已经是很不错的进步了。这需要有高精度先进机床的配合。但是高精度先进机床对零件的要求极其苛刻,我要它走刀一微米,它就不能走一点一微米,如果零件公差大,我们的走刀要求就不能满足。这其中牵涉到许多科技难题,这台仪器就能解决掉一部分。但是我们还是有许多问题需要面对,像东海一号分段研发中的伺服电机我们还不能很好搞定,已经请我母校的数学教授协助做了天量运算,看来还得继续一步步耐心地走,已经很接近目标了。”
“东海一号。某人已经念叨了不知多少年,现在我都有儿有女了……做你们制造业还真需要耐心,一个目标需要为之奋斗那么多年。某人说你这儿是最省心的,他只要打个电话问个进度就行,进度还比预期理想。有些的,他恨不得越俎代庖。”
“我这儿事情也多,不过能自己解决就自己解决。原本合作的另一方忽然出事,中途掐断资金投入,我这儿的自有资金立刻顶不上了。最近想引入VC解决一下,有关VC的程序问题,想在去德国路上请教梁姐,可以吗?”
“国内的风投近年鱼龙混杂,气质也越来越接近私募,你有问题尽管拿来问我,我可以替你把关合同。如果方便,你最好提前给我一份公司介绍,需要有数字的。”
“我把给VC的资料拿给你,明天让人送到府上去。谢谢,太好了,我对要不要引入VC投资举棋不定呢。”
“借鸡生蛋是个好办法,不过我看到不少案例不是引资扩大优势,而是拔苗助长。有些企业与VC的合作不是最终以提升企业为目标,而是以快进快出上市圈钱为目标,有些本来发展得好好的企业上了贼船下不来,被合同绑定,不由自主被裹挟着跑,也有的是被快钱冲昏头脑,最终上市后忽然百病缠身。所以你这样很有个性的制造企业跟VC接触前一定要写条横幅放在办公桌对面,每天看,每天反省,那就是坚定不移走有益公司正常发展的既定道路,不能为上市拔苗助长。当然,如果你也是想圈一笔钱就走的话另当别论,但我看你不像是个短期效应的人,你似乎可以为了心爱的科研放弃对汽车的爱好。”梁思申因宋运辉而一直对柳钧颇有好感,因此说话比较直接。“咦,你们需要用到这些计算?找数学系教授合作的就是这个?”她跟着走到一个房间,指着白板上一大堆乱糟糟的计算惊讶不已。
“是,我们下午刚为计算方法争执了一场,忘了清扫战场。我们团队本身也有数学硕士,这些是自己算的。”
“非常高深啊,原来这样啊。”梁思申是数学高材生出身,对于柳钧原本给她介绍的那些独一无二的技术,她感受不深。但是白板上这外人看着似乎是一团糟的计算,她却从中体会到东海一号分段研究的高超水平,对眼前的研发中心终于有了切肤的了解。她站在白板前面看了好半天,还是柳钧提醒她半个小时到,她才依依不舍地离开。数学,原本的大爱,此地忽然狭路相逢,竟是牵动心底深处的热爱。
上车一直到饭店,柳钧深入体会保时捷的操控性,梁思申则是一直回味刚才白板上乱麻似的计算,竟是一路无话。回头柳钧索性去丈母娘那儿接了淡淡,淡淡刚刚入睡,见到抱她的是个安全的人,眼睛闭上继续睡。柳钧安静地坐在回家的出租车上,回想梁思申说的那些有关VC的话。刚才梁思申说的时候他还不觉得,可是现在却是一句一惊心。原来他总是不愿深思的担忧,是真真切切地发生在其他企业身上,那就叫拔苗助长。他是资本运作的门外汉一个,可是梁思申不同,看她不假思索地侃侃而谈,可见拔苗助长不是那行业的个别现象。梁思申甚至告诫他写条幅挂对面,这种看似荒诞的举动,可她既然如此认真地说出来,说明问题是真的存在,而且严重。他不是个案。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