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艰难的制造》-第132章 从最远的腾达一路稳定到研发中心

更新时间:2020年07月31日 星期五 16:25:09 作者:


关灯
护眼

从最远的腾达一路稳定到研发中心,顺便处理一些工作,到家已是零点。崔冰冰提前带着淡淡回研发中心的家。柳钧进门,见到的是以高难度泳姿势趴在单人沙发上睡得呼呼直响的妻子。可见她昨晚也是一夜不曾好睡,否则身为夜猫子的她不可能这个钟点这种姿势在沙发上睡着。
这两天一夜,多亏了崔冰冰。并不仅仅是因为他知道崔家在他进去后,肯定会为他的权利而积极奔走,更在于他在里面失去自由的这段时间里,因为想到外面有崔冰冰在,这个强悍精明的分行副行长在,这个真心爱他的妻子在,他不用为他缺位这几天的腾飞运作操心,也不需要为这几天的小家生活操心,因为他有崔冰冰。由于他无后顾之忧,所以他能安心,他能镇定,他能以绝对理智应对困厄。
此时面对睡相有点儿傻的妻子,柳钧心中满是同呼吸共命运的感慨,想不到两个陌生的人会结成一家,想不到这一家人还越来越近,亲密超越血缘。生活真是神奇。
三万英尺上空,上飞机前刚获悉柳钧平安出来的宋运辉告诉大家这个消息,大家都说柳钧不容易,替人受过,估计现在已经心情很糟糕。唯独一位车友不以为然,他认为柳钧虽然辛苦,可是这么多人中间,唯独柳钧认真从事自己真心喜爱的工作,而且在工作中不断取得可喜成就,他相信柳钧心里不会认为这点儿辛苦算什么,这点儿辛苦也不至于打击柳钧的热情。
宋运辉一听,得意地扭头对太太道:“我也是,因为喜爱,心中有种内生的动力,即使遇到一些挫折,偶尔有些沮丧,但都能很快过去,很快眼前就有新的乐趣等在前面。可可以后想做什么?”
“我要在海边开一家很有个性的小店,专门卖冲浪板,不卖低能的救生圈,还卖冰淇淋,甜甜圈。每天晒得黑黑的,看美丽的大哥哥大姐姐。”
夫妻俩面面相觑,一边忍不住地笑儿子这么小已经晓得看沙滩上的美女帅哥,一边惊讶儿子不思进取的理想。他们小时候经常被老师要求写理想,大朋友总是向往当科学家,当将军,女孩子则是希望成为居里夫人第二,大约从没有人向往当一个杂货店老板,而且还是小店的老板。两人需要非常密集地调整心态,才能和颜悦色地告诉可可,这个理想不错,爸爸妈妈无条件支持。
“如果来一场大台风,把小店门窗吹烂了怎么办?回不会来找妈妈哭鼻子啊?”
“不会,我那时候是大人了,我会吹着口哨把门窗修好,然后去帮别人,顺便挣点儿工钱。”
梁思申惊道:“还吹着口哨呢,这境界真高。难怪我工作不顺的时候可以情绪低落一个月,原来我从事的工作不是我的喜欢的。我喜欢什么?”
“你喜欢数学,后来被什么天才打击了。我看你心底依然喜欢数学的,前几天一直拉着我谈柳钧那儿看到的计算。”宋运辉道。
“妈妈为什么不继续学数学呢?”
“妈妈那时候忙挣钱,都是被你爸引上歧路的。”
“爸爸,你真不好。”
“你妈抵赖,你妈上大学时候忙着炒股票炒汇率玩钱挣钱的把戏,爸爸那时候听都没听说过。”宋运辉抬头跟妻子道:“那时候你不能算很愁学费,是跟你外公赌气吧?现在看来,你还真挑了一条速成来钱的道儿。”
“真麻烦,你不能装作不知道吗?我一点儿隐私都没了。”
宋运辉看着妻子的鬼脸笑,“现在可以考虑捡回你的数学嘛,家里有我一个人上班差不多了。你还可以与两个儿子多点儿相处时间。你的收藏爱好也需要时间。”
“你巴不得我回家做家庭妇女,偏不。”
可是梁思申的心思活动开了,如果有时间,她真想继续数学硕士博士课程,她还想跟着柳钧的研究小组,追究他们的运算究竟如何达到最终目标,小可可已经表现出极强的数学天赋,她得花时间引导,还有她不想与丈夫总是聚少离多……为什么不学学儿子只要开一家小杂货店满足于看美女帅哥的良好心态呢。可是那日进斗金的工作……
一路上,可可的理想成了大人们的话题。大人们一致鼓励可可想自己所想,不要有所顾忌,可是面对自己最本性的理想和爱好与生存、社会地位、和财富欲望之间的冲突,一致没了下文。
申华东更是想起曲未,那个安于清淡生活,专注于自身爱好的女子。他喜欢的不正是曲未的与众不同吗,可若是真的与众不同,却又与他的世界格格不入。他的朋友,朋友的朋友,全都是睁大着欲望的双眼,追寻不同寻常的物质生活的人。他过去不反感爸爸让他学习工商管理以便子承父业,他现在也乐在其中,一点不后悔选择。可是他以前似乎更喜欢化学。
“我想起杨巡太太任遐迩跟我说起的离婚原因。”坐在租来的商务车上,申华东将车子开得飞快,梁思申见怪不怪,照常说话。“她去到美国,几天紧张地安顿下来后,便开始丰富的异乡生活。她忽然发现原来的生活就像是被一个工作狂上了发条,可是生活中不应该只有红着眼睛挣钱这一项,生活中应该有时间停下来,品一杯茶,听一个曲子,甚至做一次久违的游戏。她与杨巡沟通多次无效,杨巡完全不赞成她的小资闲情。可其实遐迩已经很牛了,一个人带着两个幼儿,还两年内通过美国的CPA考试,所以她家完全是个观念差异的问题。”
“杨巡不懂得坐下来学习生活这门课。他也鄙夷这门课吧。他生存感太强了,上了发条停不下来。”
申华东在前面插嘴:“对了,他跟我提起过,进娱乐场所不是为生意,就是为欲望,要不没事唱歌去干嘛,闲了没事干的,那点儿时候多的是事情可做,宁可加班看账。”
宋运辉最了解杨巡这种小时候被生活逼迫出来的习性,他当年可是非常欣赏呢。现在回头再看,他其实依然无权置喙杨巡的习性,不过是五十步笑百步。比如他现在能请假那么多天出来游玩,几乎是屈服于对太太的爱,若非这个梁思申,他也是个上发条的工作狂。他能转型,可以说完全仰赖太太在他心目中的重要地位。可惜杨巡的太太制服不了杨巡。
宋运辉一行从德国回来,柳钧的电子邮箱里立刻塞满那帮人出行的照片,差点儿被塞到爆。想到他在里面与同志们答辩逻辑的时候,那帮人在德国玩得尽兴,他欲哭无泪。可是更让他欲哭无泪的事还不是区区几张照片,而是他爸爸那男公关为腾飞跑政府对公司科研行为的资助,眼看已经很有眉目,可是据可靠消息传来,腾飞的私营身份是个大问题。其实候选名单中也有其他私营企业,可人家的法人代表要不是人大就是政协代表,最不济也是个有娘家的民主派人士,都是有头有脸的,哪像他是个孤魂野鬼。
可是现在流动资金紧得柳钧跳脚,政府这回的资助又很大手笔,他即使能得到最小份的六百万的一年期无息贷款,只要年底根据要求拿出一项有份量的专利——这几乎对他是小菜一碟,他的困境就能稍微纾缓。他唯有到处求助。他找上宋运辉,请宋运辉帮忙开口,为他争取资助增加重磅砝码,宋运辉是他目前呕心沥血做的东海一号分段研究最有力的证明人。他也找上申宝田,希望申宝田这位本地经济界大佬帮忙说话引荐。他动用一切能动用的资源,到处求助。
宋运辉回家后,花了好几天时间才忙完工作,有时间关心柳钧的进度。他奇怪柳钧靠着太太那个银行高管的大树居然还贷款不易,腾飞而今规模也算不小,可眼睛还盯住区区六百万。柳钧便据实告诉宋运辉,由于安总那儿被迫踩刹车,他太太能想的办法几乎用尽了,他也不愿太太走违法乱纪之道,要不然他们还有一个办法,就是她太太贷款给那些利用商业融资做放贷生意的人,那些人转手以人请价放债给他。可是他看到那些人操作中以月息2%到3%地从私人手中吸储,再以更高的利息贷出去,他非常心惊,不认为这种疯狂而不正常的利息可以维持,那不正常。所以他不愿太太为此冒险,对那些人网开一面,给自己埋下显而易见的隐患。
而另一方面,如果不走曲线救国的借贷之路,他发现很难从个人手中获得贷款。眼下市面上的私人借贷利率之高,令人瞠目结舌,比他当年初建腾飞时候更疯狂,而那时候他已经念念不绝骂那些私人借贷是高利贷。他这样的制造型企业如果只是为几天的资金周转借个头寸,倒是可以,可他现在需要的是起码半年的贷款,借这等高息无疑饮鸩止渴,即使他这等优秀制造企业不错的利润率也支付不起那样的高利息。可奇怪的是,那些人的钱却不愁借,根本不会被他腾飞的稳定回报和大笔批发性借贷量所打动。他是无路可走,眼前既然有市政府提供的无息贷款,而他又是除了私营身份外其他条件全部优胜,怎能不竭力争取。
连宋运辉都很奇怪,究竟是谁在借用那些高息贷款,而且市场居然还那么大。他也听朋友说起民间高息借贷,大家都怀疑与曾经备受打击的民间抬会有关。宋运辉答应帮柳钧竭力争取,他甚至说到,若连腾飞这样的企业都无法获得鼓励企业科研的无息贷款,本市还能有几家有此资格。柳钧一听宋运辉这话,就直接从座位上跳起来,兴奋地拿着手机在办公室里团团转,必须竭力保持平静才能继续正常通话。
末了,宋运辉认认真真问一句:“有个世界排名前列大学的数学本科生,海归,放弃专业多年,想到你那儿捡起从小的爱好,不要工资,不求待遇,你那儿收不收?”
柳钧脑袋里立刻冒出梁思申,“收。我的研发中心现在免费对我母校开放硕博研究基地,有几位师兄弟来了后发现与我这儿的理念一致,也看来能获得提升和还行的收入,毕业后来我这儿工作了。其实我这儿做到这种地步开始,最讲求的就是兴趣是天资了。如果没猜错,是梁女士吧。欢迎,我这儿大把计算。”
“对,我太太,被你感召了。她从德国回来下的决心,这几天正处理交接工作,很快就会投靠你。”
“呵呵,怎么可能,我家连我女儿都知道我的学习榜样是宋总……”
宋运辉打断柳钧,“事已至此,与东北那边的合同,你打算怎么处理。”
“我有两个打算,一是争取有条件时候连本带息还掉他们的前两期投入,换回东海一号分段研究的专利独有,一是他们给我多少钱,我给他们多少比例的研究成果。可是他们那边现在乱套,我连找谁谈都找不到,我而且是他们的审查对象。而且,他们拿走我的笔记本电脑和办公桌上的台式电脑,我很担心若是有人别有用心窃取我电脑中的资料,我谈判的底牌会少许多。”
宋运辉不禁叹息,“可我还是得告诉你,即使你这边好事多磨,在我眼里却还不是最麻烦的一个分段,还有人遇到更大麻烦。想做成一点儿事情,非常难。希望你坚持到底。”
“研究到目前阶段,我对结果已经有把握。看来我没有其他困难,唯有两条:钱,和别把我抓进去。”
宋运辉哑然失笑,这两条对于他,倒是容易解决的问题。
柳钧却是听得毛骨悚然,他以为自己已历经万劫,苦不堪言,想不到还有比他遇到更大麻烦的。整个东海一号划成多少分段,作为总协调人的宋运辉,该如何焦头烂额啊。可是人家看上去并不。可见崔冰冰说得没错,那是神人。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