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艰难的制造》-第136章 第二天

更新时间:2020年07月31日 星期五 16:27:32 作者:


关灯
护眼

第二天,整个研发中心沉浸在一片欢乐的海洋里,秋天的阳光很透亮,透过谭工分管的实验室大玻璃窗,照到窗内的人头簇簇,孙工连声说终于可以戒烟了,他还真是将口袋里的烟盒摸了又摸,死忍着不拿出来。不过两个重头人物缺席,谭工与柳钧都还在呼呼大睡,一方面是昨晚宿酒未醒,一方面也是大大松了一口气,终于得以放下重担,无牵无挂地睡个安心觉。
柳钧吃中饭时候才起来,一夜睡实睡透,整个人神清气爽。摸出手机调回铃声,见上面无数未接来电和短信,便一边吃饭一边翻看短信。看到崔冰冰那条“我养你”,柳钧须得脑子转个弯,才能想起她是在昨晚什么样的状况下发这条短信。才不到二十四个小时,就已两重天地,柳暗花明,令人无法不感慨万千。老婆对他真好。
未接来电中有宋运辉的手机电话,打来的时间是早上七点五十分,可见是一上班就找他。这么急,会不会是昨晚梁思申回去说了些什么。不过昨晚开始柳钧胸中底气十足,他不用做任何心理建设就回电过去。
接电话的是宋运辉的秘书,秘书记录来电之外,与柳钧聊了几句。前阵子检修分公司根据宋总指示,趁维修淡季对集团所用的设备进行使用情况调查,经过各车间一级级的反馈收集,以及汇总比较研究历年维修单子,以及通过对同类产品在不同使用场所运作情况的横向比较,取得非常详尽科学的使用情况报告。结果基本上不出大伙儿的预料,国外大品牌产品获得综合高分,但也有一些出人意料的结果,那就是私企产品品质的异军突起。作为一家大型国企,以往大家心中有一个普遍印象,那就是私企是草台班子,非不得已才使用私企的产品。可是随着近年私企的遍地开花,又因为私企产品诱人的价格,他们不得不经常采购私企的产品,但为了明哲保身,他们为此制定不少规避制度,实际上在有选择的情况下经常回避使用私企产品。这回的调查可以说给大伙儿上了一堂课。比如腾飞的品质评分并不亚于众多国外知名品牌,但价格明显有优势了许多。公司总结会上提出,此次调查指明一处明显的成本控制点,各部门有必要立即针对此次调查进行相应的布局调整,有效挖潜,降低成本,以科学化的管理艺术来提高利润率。秘书则是笑嘻嘻地对柳钧说,腾飞等一些私企的机会来了。
柳钧对此调查大感兴趣,并不仅仅是有兴趣了解自己产品的评分明细,而是非常想了解东海的详细调查框架,哪家企业不是将控制成本列为日常管理工作的重中之重呢。如果有办法,大约很少有希望企业长治久安的老板总是往职工工资、职工加班时间等上面打损主意,谁不向往以科学、艺术的管理获取回报呢。秘书答应给柳钧传真详细资料。
柳钧终于还是深吸一口气,道:“虽然我着手的东海一号分段研发项目还没拿出最终结果,按说不应该如此浮躁冒失,可我实在太高兴,昨晚开始,我接手的这一分段研发已经只是时间问题,请通报宋总,他不需要为这一分段操心了。”
秘书听了大为惊讶,欣喜之余不禁向柳钧吐露一段实情,原来宋总为东海一号国产化项目背负着重大压力。因为东海一号国产化项目工期长,前景不明,却又投入巨大,甚至远远超过成套引进国外顶尖设备的价格,因此上上下下有不少风言风语,有说宋总好大喜功的,也有说宋总浑水摸鱼的,还有说宋总不愿进京当凤尾因此拿东海一号项目做挡箭牌的,总之怪话风凉话不少。更因为东海一号的国产化将实际损害到某些国外公司的利益,因此那些国外公司的中方代理人在这段时间里也是活动频繁,很不幸,那些代理人有些很有背景,而有些本身就是从系统高位上出去,那些人的活动直接而有效,对宋总造成很大心理压力,宋总目前面临的境地是不成功便成仁。因此每一个分段研发项目的成功报喜,都是世上最好的消息。秘书相信,宋总一定会非常高兴于听到这个好消息。
柳钧目瞪口呆,他原以为自己因私企身份而受更多的罪,想不到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宋运辉永远镇定的背后是举重若轻。他忽然发觉他遇到困难就到处求救,百般纠结,显得非常浅薄。
几乎是才刚放下给宋运辉秘书的电话,申华东的电话就急着钻进来,申华东开口就抱怨一早要么是手机没人接,要么是打不通。柳钧大言不惭,“嘿,昨晚酗酒加睡懒觉,我刚醒,生活很美好。”
“嚯,很难得啊,看起来你今天有时间嘛。那帮我看一份资料,我已经发你电邮了,我们准备收购一项技术,前期论证已经告一段落,最终拍板前我希望征求一下你的意见,我把我们这边的一些意见也发在附件里,你帮我一起看看。”
“你等等,我看看。”申华东说的时候,柳钧就转动电脑鼠标将页面切换到电邮,很快下载了两个附件,打开看到内容。“何不自己投入资金研发呢?你买技术的这笔大钱足够你把这套技术做成了,你那边的研究人员应该具备这点儿实力。”
“自主研发!我又不是不知道自主研发,可我给你看的这个大项目若是拿来自己研发,周期长,投入大,最后能不能出结果难如中奖,几年后出结果还有没有市场,更是跟赌博一样难料。再有你这个榜样每天在我身边晃着,我还是省点儿心搞引进消化吧。起码经济效益比你更好。你别生气,我是学经济的,我没有科技方面的追求,唯有出此下策。”
“靠,我都成你反面教材了,这世道。不妨告诉你,昨晚我们成功了……”
“我还是那句老话,你投入多少,你可以获得多少利润,产品什么时候被盗版?最后问你,经济效益如何?”
柳钧被问得闷声不响,这么多年的研发工作,这么多年的知识产权遭遇,以及腾飞以自主研发为倡导的成长模式,时至今日的成就与其他企业的对比,林林总总,旁观者清,谁有权力否认申华东的选择。毕竟大家都不是国家出资的研究机构,而一家企业,尤其是一家私企,你还能让老总在眼下的社会环境下做出何种选择。
幸好,柳钧有同行人,而同行人又恰巧是他偶像。偶像宋运辉很快来电,详细询问昨晚的进展,以及未来将在多少天内拿出成品,可不可能赶在明年东海的春季大修之前将仿真变为成品,放到东海现有的生产线上试运作。
柳钧回答得胸有成竹:“以我们实验室的速度,只要两个月就能转化为成品。我现在的当务之急是申请专利。”
“稳妥起见,你先把好事隐瞒几天,最好先把与安总签的合同了结一下,取得一份中止合同的书面材料,以防万一。当然,申请专利的相关工作可以在小范围内先做起来。这几天非常关键,你一步不能走错。”
柳钧闻言如醍醐灌顶,连连应是。
“本来早上找你,打算汇总下半年和明年的供货,给你打包一份大合同,东海的合同在本市算是硬通货,让你拿去找银行开份承兑,现在看起来不用了,总之还是什么时候需要什么时候随时通知你出货吧……”
“不,宋总,要,很需要,下一步转化为成品,肯定需要消耗不少零部件,以及做不少试运行,依然是大投入,我正愁呢,谢谢宋总雪中送炭,非常非常感谢。我什么时候去东海签?”
“下礼拜三你过来。我到时候再给你一份名单,包括全国和东南亚地区需要类似东海一号的公司,你可以加油跑起来了。你企业小有企业小的优势,你的优势在于短小精悍,掉头快速,你一定要发扬你的优势。这个市场不小,好自为之。”
跟宋运辉通话往往是简短扼要,几乎不用运作面部表情肌,一句是一句,就像看表格。柳钧总是要等电话结束后好好回味一通,才喜上眉头或者愁眉苦脸,因谈话压缩得厉害,当时都来不及品味其中滋味了。但柳钧回味之余,发现宋运辉的言语中似乎并没有透露出过度兴奋,他不禁摸摸自己的额头,如他昨晚与同事醉酒K歌那等放浪,宋运辉恐怕终其一生也做不出来吧。多么可惜。
与宋运辉短短不到十分钟的电话,便决定了柳钧对这一年剩余部分时间工作的安排。柳钧不得不思考自己的工作方式,为什么他总是这么忙,为什么人家就能举重若轻。
与东北那边的合同很容易就了结了,对方自己心虚,主事者并未出来见柳钧一面,甚至公司员工跟柳钧说起新老板不大来公司,大多数是委托新总经理来管理。柳钧只听不说,拿了书面中止合同的文本就赶紧回家。回来依旧不敢声张,悄悄地开始申请专利,也悄悄地打造样机。宋运辉给的合同果然在银行畅通无阻,很顺利就为柳钧开得大笔承兑汇票。有此汇票相助,腾飞与腾达终于脱离紧巴巴的境地,得以开足马力运行。
天越来越冷,而研发中心的情绪一张饱满而热烈,连新加入的梁思申也感染了这里的温度,衣着越来越简单,渐渐地甚至取下隐形眼睛,顶着无框眼镜梳一把马尾巴过来上班,两个孩子的妈看上去像个女大学生,在谭工的小组做计算辅助。崔冰冰眼红得要命,缠着梁思申要美容护肤秘方。待得梁思申还真毫无保留地传授,她立刻蔫了,回来跟柳钧学舌,她觉得这不是寻常美容,人家那是在脸上玩化学,为了护肤将高等化学给啃透了,难怪她这个文科生总是护得不是地方。柳钧申请替太太学高化,崔冰冰忙不迭的拒绝,害怕她挺男人味儿的丈夫一沾染上化妆,就给随男化妆师的大流了。她宁可继续在黄脸中茫然地摸索,她认为早在丈夫衰老之前就变为黄脸婆,是一件很危险的事。
但终于有一天,危机降临。有女友向崔冰冰报告,在昨天某地看到柳钧与一年轻女子一起喝咖啡,谈笑甚欢,一看就是中年怪叔叔泡学生妹的恶心场景。崔冰冰勃然大怒,回家便找柳钧审问。柳钧一回想,就招供说那是嘉丽,嘉丽昨天拿钱给他。崔冰冰虚惊一场,可是吊起的一颗心一时难以平复,她心里很有疑问,一个女人对一个非亲非故的同龄男子如此信任,这算是一种什么感情,这算是正常吗。崔冰冰有疑问就提,一点儿不客气,也一点儿不肯忍气吞声委屈自己。
柳钧心里也很奇怪,“就算我是宏明的亲兄弟,嘉丽似乎也不该对我如此信任。可眼下她既然如此信任我,我自然是不能辜负。看起来宏明最近的生意不怎么样,拿回家的家用有减少。这个月嘉丽才给我五千。”
崔冰冰想了想,道:“以后拿钱就走嘛,还喝什么咖啡聊什么天,你这样做会犯错误。”
“你想想你说的这家咖啡店在哪儿,不就是在他们家小区门外吗。我这是不好意思一个人上门去,才把人约出来到下面咖啡店接头,我总不能跟嘉丽约在墙角见面,然后她递给我一包钱,我往怀里一掖就走,你说这鬼鬼祟祟像什么。”
崔冰冰一听就笑了,此事揭过。“这几天房地产有点儿低潮,我们银行办出去的按揭贷款也有降低,我正愁呢,这两个月怎么完成任务。估计宏明那儿资金吃紧了,我很怀疑他的贷款好大一部分是贷给做房地产相关的人。不碍事,年底嘛,银行放贷额度在上半年用尽,下半年没钱可贷,所有靠贷款维持开销的公司都吃紧,暂时低潮一下很正常,你不用替你兄弟操心,弄不好这几天是他放贷最火爆的时节,害得他把自家的钱也放出去了。”
“对了,听说一位做房地产的老板破产?会不会与这几天的房地产吃紧有关?”
“哦,那家,早就不行了,都是上面有人捂着拦着才最近爆出来。那家是赌博赌光的,听说还与杨巡是好朋友呢,经常相约一起去澳门赌。这几年只有听说开新房地产公司的,倒还是第一次听说有房地产公司倒闭。赌博的,哪个到头不是输,我已经听说好几个人赌输当掉公司。都是这几年钱多了烧的。”
“不不,有时候去赌场只是散心,你就把这当作女人去血拼,一样是花钱。”柳钧不禁想到他差点儿也进去赌场,那还是杨巡把他拦回来的呢。当初若是他进了赌场,一赌上瘾了呢?
“怎么一样。也怪我们国家文化底子太薄,一帮人富起来后都不知道怎么花钱怎么玩,想来想去最后还是黄赌毒。哪像你和东东这帮人,多的是地方花钱,唯恐钱不够多。还有梁姐。其实钱宏明也不懂享乐,别看一身洋气,内心也整一土鳖,关键是没底气,全靠一身名牌才能找来老子是有钱人的感觉。哎,你是不是特想知道杨巡会不会也赌光家财啊?”
“以前想,现在不想了。说到有钱了,咱今年也有余粮了,要不要给你买辆梁姐那样的跑车?你那帕萨特都开好几年了,早该换掉。”
“不不不,不要跑车,梁姐那车子开快容易开慢难,但开快,那不是要我老命吗。我得买辆耐撞的,车身高的,要么……”
“路虎?悍马?就你这水平,开那种车倒车入库几乎是不可能的任务。”
崔冰冰贼眉鼠眼地讪笑,“反正你定,你得给我找出又小巧的又经撞的又拉风的又凶猛的……”
“同志,高中物理动量公式还记得吗,MV,质量乘速度,撞击时候动量守恒,你让我上哪儿找质量小又耐撞的车子去。”
说曹操,曹操就到,钱宏明一个电话打给柳钧,问柳钧拿不拿得出五百万现金。“只要二十天,转个头寸就还,很稳。是个老户头大户头,要不然我也不会到处打电话帮他解决,我是不愿意他接触别人后与我这儿脱钩。柳钧你千万帮帮忙,只要二十天,不会多一天,这个人的信誉一向良好,而且五百万对他也不算太多。”
柳钧也没多想什么,“行,不过我只能拿出三百万给你,其余你得自己想办法了。”
“OK,帮我把大头解决就行了,就这样,我明天上门取钱。你问问阿三怎么拿出三百万现金,不能开支票,法人之间不能借贷,支票无法走账。我还得打几个电话找钱,今晚一定得替朋友把这五百万解决掉。这几天问我借贷的人好多,我真是□乏术。”
果然是崔冰冰说的年底普遍资金吃紧,崔冰冰一听自然是翘了一会儿尾巴。不过崔冰冰责怪柳钧不该问也不问清楚就把钱借出去,而且一借就是三百万。柳钧笑道:“宏明在我这儿,三百万的信誉总有的吧。如果我拿得出,明天借给他的肯定是五百万。不用担心。以前宏明借给我的时候,都是我前途最不明的时候,宏明从来是眉头不皱就接济我。朋友嘛。”
“他那行风险大,不像你庙大资产多。算了,三百万就三百万啦,谁让我是贤妻良母呢。钱宏明这钱挣的,我不能替他细算,一算我得眼红吐血。”
钱宏明果然守信,二十天后,将三百万原原本本交还柳钧,还给了一大笔利息,说他只是经一下手,既然是柳钧的钱,那么利息就全归柳钧拿。柳钧一看利息数目,大惊,这才二十天,才三百万的数。他当时就有一种冲动,恨不得砸锅卖铁再凑一笔钱全交给钱宏明去放贷,这钱赚得太容易了,比他每天苦哈哈地管厂子好赚得多。
钱宏明一看就笑道:“如果你以后资金宽裕了,可以放到我这儿来,我替你放出去。许多资金宽裕的国企就那么在做。”
“我……克制,克制。”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