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艰难的制造》-第137章 很难想象

更新时间:2020年07月31日 星期五 16:28:07 作者:


关灯
护眼

大江东去》这回给主流了一把,今天中午编辑告诉我消息的时候,我一时有点儿接受障碍,现在才有点儿醒过闷儿来。具体请看人民日报电子版:http://paper.people.com.cn/rmrb/html/2009-09/22/content_347779.htm
“我……克制,克制。”
钱宏明更是放声大笑:“放债又不是洪水猛兽,只不过是对国有银行放贷的有效补充而已。噢,你是担心占用你搞科研的精力?与以前炒期货时候不同,这个你不用操心,全程我替你操作,所得完全归你。你总得想个办法有效运作你的闲置资金的吧,我相信你手头闲置资金会越来越多。”
柳钧给自己的克制找理由:“我不会有闲钱,我很快就得将某些腾飞的设备转移到腾达去,给腾飞添置精度更高,加工能力更强的设备。那些设备基本上就是拿白花花的银子打造出来的,我还愁钱呢。”
钱宏明又笑:“你太低估自己,你好好宣传你的东海一号,很快你的融资能力即将大增。我这儿有不少现成的例子,其实哪家公司都很少有闲置资金,不过是有些公司融资能力强点儿,从银行低成本贷款得来的钱放出去吃高息,挣息差,算是不劳而获,多爽。”
“我融资能力已经提高了,尤其是高科技园区里的研发中心,地价评估升值很快,即使银行拿去七折八扣一下,抵押贷款已经猛增。其他两块坐落在工业区的升值就没那么快了。”
钱宏明简直是摇着头笑了,“阿三那个银行人士难道没给你开窍吗?这样吧,我先在你这儿定个号,我的外贸公司虽然附属于国企,不过开信用证的额度还是不够我用。哪天借你的额度一用。我算代理费给你。”
柳钧爽快答应。他一直进口设备,也有进口原材料,经常问银行开几百万人民币的信用证,不过他估计钱宏明要的不止这个数。但既然钱宏明开口提出,他当然不会拒绝,帮朋友是应该的。跟崔冰冰提起此事,崔冰冰也说可行,银行融资额度闲着也是闲着,闲着反而影响来年贷款额度,不如这么用出去,只要用的地方得法,资金安全有所保障就行。说这话的时候,崔冰冰面前是三百万出借二十天得来的利息,她将一叠钞票捻来捻去,连她这个在金融界见多识广的人也都连连摇头,对于有些人来说,钱真是太容易赚了。
柳钧需要使点儿劲才能不去想掏钱交给钱宏明打理的念头。好在东海一号分段研发进度一日千里,战场已经转移到腾飞的试制设备日趋成型,成了全公司上下最大的核心,柳钧更多关注还是放那儿了。几个部门几乎是你追我赶地抢进度,仿佛恨不得一天建成罗马。梁思申也每天都是花一个下午跟着大伙儿做事,一起感受难得一见的激动。她此时有点儿理解柳钧当初弹尽粮绝却不肯放弃,睁着眼睛往火坑里跳。眼前这帮人废寝忘食的激情,总让她想起丈夫久远前的照片,一张稚嫩而严肃的脸,一双因设备运行成功而兴奋的眼睛,和嘴角累起的大燎泡。难怪她丈夫总是那么理解柳钧,原来是过来人呢。
终于万事俱备,柳钧请梁思申转达,有请宋总过来看设备试运行。梁思申并无隐瞒,笑道:“我每天告诉他进度,他知道这几天可以下线,推迟出差等着你通知呢。”
“我真不知道该怎么感谢宋总,送重礼又怕亵渎宋总,反而给宋总造成不利影响……”
“别,千万别送礼,我们够吃够用。他跟你只是臭味相投,他纯粹只是因为你这个人和你所做的事……与你其他朋友只是因为你这个人而与你交好,没什么两样。你会因此送朋友重礼吗?”
柳钧讪笑,是,他总跟崔冰冰说他傻人有傻福,崔冰冰却说不是,铁杆朋友完全是因为个人的人品,朋友的友谊其实是个人人品的反射。
第二天,果然宋运辉大驾光临试运行现场,一起来的还有东海集团几位技术骨干。柳钧胸有成竹,新设备则是不负众望,在众目睽睽之下,在东海集团来人一再提出新的运行条件下,都拿出合格精度的产品。柳钧眼看东海集团拿出的苛刻条件都难不住他的宝贝儿,更是笑得合不拢嘴,跟谁说话都是以“哈哈”开头,拍着设备喊“宝贝”,不过谁也没觉得他的形象怪异,在场的腾飞同事没一个是正常的,年纪轻的更是时不时扭一下屁股耸一下肩,喜悦的神情盖都盖不住。
东海人的态度则是稳重许多,他们虽然也喜上眉梢,可还不至于跟着腾飞人手舞足蹈,因为他们的老大是不苟言笑的宋运辉。柳钧此时也不管场合了,到处“哈哈”,不过看到人家东海人聚一起讨论的时候,他还是“哈哈”地离远一些的,到底不是一家人,不好太不分彼此。
过一会儿,宋运辉招手让柳钧过去,“小柳,连夜拆下来,明天就运到东海去,有没有问题。”
柳钧惯性地又是一声“哈哈”,不过这声“哈哈”有失圆润,因为他大为惊讶。“连夜拆下来是没问题,可是拿去你们那儿有用吗,其他配套设备还没到货吧。”
“我们刚才让你测试的几个工况是其他设备上的,很不错,你的宝贝很广谱,都应对下来。我们有一套最早的国产设备,这几年一直在对它整改,以期跟上现在产品的质量要求,如果你的宝贝顶替上去,可以对产品质量产生不小影响。也同时,算是对你宝贝的现场运行考验吧,有什么新设备常有的问题可以及时发现改进,省得正式配套上东海一号后添乱。”
“哈哈,没问题。不过宋总最好给我一礼拜时间,再给我一套旧设备所涉及的具体参数,我们可以有针对性地做一些小改动,以更适应旧设备的运行。因为我们这套的设计基本上是以最符合东海一号设计参数为指导的。”
有位东海高工插了一句嘴:“哦,还有这个讲究?”
“哈哈,这是高精度产品的必须。我们必须通过对材料的各种处理,以保证设备每一个影响精度的零件的使用寿命。参数的不同,必然导致某些零件的运行状况产生稍许差异,因此我们必须根据工况在某些部位做一些加强,在某些部位则可以稍微弱化。放心,很快的,我们有强大的数据库做后盾,哈哈。”
“那意思,是不是你在说明书中明确做多少产量后需要更换某些部件,我们就得百分之百照做?”连宋运辉都将信将疑地问了一句,虽然他是亲眼见识过柳钧那庞大的由一大间中心机房的数据库。
“哈哈,是的,宝贝用的材料都有多次试验数据做依据,绝非信口开河。”
“牛!”东海人几乎是异口同声,因为同样的情况,他们只在国外设备上见识过。
“哈哈,不牛。其实我们的东海一号肯定不可能完全国产化,我们用的好多材料必须进口,否则没法保证材质。而且我们用的伺服电机也只能进口。但我只能做到这一步啦。”
“放心,像腾飞一样的企业会越来越多。总有一天我们会实现真正的完全国产化。”
对于宋运辉的这句话,柳钧心里持一定的保留意见,像腾飞这样的企业真是越来越多了吗?不,他不觉得。他还记得小的时候爸爸厂才那么小,可也有像模像样的一个技术科,技术员虽然并不怎么样,可经验很丰富,自己绘图设计,自己制图晒图,很有自主知识产权。起码那时候毕业的大学生以成为工程师为荣,不像现在——当然这是自然选择的结果——最聪明的人都去了挣大钱的行业,比如金融业。很少有人的志向是工程师,也很少有人捺得下性子从基础做起,熬上好几年才熬成能单独上岗的工程师,现在人的诱惑太多了,除非是对设计制造有一份痴心的人,他还真没见过几个没痴心的聪明人能在技术岗位上耐心傻做一年。即使腾飞科研人员的工资普遍很高,可问题是,一个聪明人在营销金融等领域却能更快速地得到不菲收入,在机械制造行业做个合格的工程师却需要好几年,因此工程师的目标诱惑甚小。
可矛盾的是,这个社会每年春夏之际,总有大量大学生哀叹找不到工作。一方面是大量找不到工作的大学生,一方面是他腾飞找不到几个安心做工程师的应届毕业生。现状让柳钧很难相信制造业的前途有什么光明。
更然柳钧不敢相信的是眼下的普遍人性,严谨的人是那么的少,而且不受鼓励,反而弄虚作假却越来越少被追究,越来越堂而皇之。有句老话是过街老鼠人人喊打,可是现在的人对过街老鼠很漠然。
这不,在研发中心实习的研究生很快就将腾飞试制成功的好消息汇报给导师,当晚,曾经与柳钧在研发中心并肩作战,但转身就将技术带去北上的一位教授就找上柳钧,跟柳钧商谈合作发表论文,申请国家科技发明大奖。柳钧至此才终于收起笑了一天的“哈哈”,闭上傻愣愣地张了一天的嘴。但是权衡之下,柳钧同意签名合作。因为他无法免俗,腾飞这种孤魂野鬼一样的私营公司需要国家大奖来支撑门面,扩大影响,获得政府支持。而理所当然的,评审大奖的,也正是跟他合作的那些专家们,和专家们的朋友,每一个圈子走到顶部,都只是有限的几个人抱成的小集团。
柳钧唯有安慰自己,起码那些专家还是做过贡献出过力的。可是他心里对专家们一声叹息。叹息归叹息,他还是积极与那些曾经尊敬的师长们合作,一起拿出论文。他将所有的腹诽藏在心里,最多与妻子说说。
可因此,学术界很快响起腾飞的声音。专家们在各种场合唱响东海一号的革命性研发成就。宋运辉也介绍行业顶级会议让柳钧派人去参加,柳钧都请上那些专家们。荣辱呢,那是看不见的。有的是狼狈为奸,互为利用。很有意思的是,专家们反而成了东海一号分段研发项目的最好背书。
柳钧在2007年春节到来之前,紧赶慢赶地开了他这辈子最多最频繁的会。他相信,开春,他还得开更多的会,讲更多的话。但彼时他的心里相信已不是科研的激情,而只单纯是市场的动力。与专家们一起站在台上的不是痴心研发的科研带头人柳钧,而是唯利是图的企业主柳钧。
好事接踵而来,柳钧定购的保时捷911赶在春节前凑趣地运到。申华东一听说就跃跃欲试地想拉柳钧赛跑,可那几天柳钧忙得连轴转,应酬饭一夜可以吃两顿,哪有时间给赛跑。申华东可不管,他终于设计将柳钧骗到市一机所在的工业区。时间已是晚上近十二点。
崔冰冰也是刚应酬结束,与柳钧一起在回家路上被申华东骗来。车子一进入市一机所在的工业区,眼看路灯下一眼两眼三眼还看不到头的围墙,崔冰冰叹为观止。“还以为我们的腾达已经够规模,想不到东东那小子手底下产业更大。”
“东东爸是个绝对人精,我每次遇见他都觉得这个人好得不行,实在得不行,可信得不行,可亲得不行。不像宋总,可亲两个字可放不到宋总身上。可见做事先做人。我靠,还没见大门,这工厂也太大了。好像又再土建。”
但两人的车子摸到市一机主大门,却见申华东的烧包车子正正地停在大门前,鲜红的法拉利犹如寒风中的一把火。申华东拿着对讲机笑嘻嘻地跳出来,抓开柳钧的车门,笑道:“阿三,委屈你下车观战,我给你准备好暖暖的羽绒大衣了。我跟柳钧塞几圈。你们不许走,周围我都清场了,所有路口全有我们的保安把守。我们绕市一机外墙三圈,看谁更快。柳钧,要不要先带你勘路?”
崔冰冰不禁感叹:“申大少你大手笔。你们玩吧。”她心甘情愿地下车,再看看一溜望不到头的市一机围墙,心说周围得放多少保安才行啊。
“绕三圈哪儿够,我等的就是这一天。”柳钧眼睛雪亮,肾上腺素激情分泌。“绕到油箱烧干为止!”
崔冰冰叉腰站一边儿观战,她即使近朱多年也依然不赤,她才看不出两辆车子你追我赶又什么妙处,她只管看由远及近的车窗里的丈夫。其实她最爱的还是柳钧年少轻狂的态度,这阵子,东海一号分段研发结束,柳钧终于恢复正常,每天阳光灿烂激情四射,她不知道多享受。因此等车子终于绕到邮箱见底,一个急刹停到她身边时,崔冰冰首先想到的是冲过去给刚打开车门的一脸汗湿的丈夫一个激吻。后面赶来的申华东见此大声怪叫,拿出手机抢拍。两人才不管,吻完了给申华东两个鬼脸。
在申华东的同事拎汽油桶替两车加油的当儿,三个人在寒风中聊天。柳钧问申华东围墙里面是不是又再造车间,做什么用。申华东也答不上来,只含含糊糊知道似乎是新技术转让后产能跟不上,市场火得超乎预期,所以不得不投入巨资再造两个车间。
柳钧奇道:“我的腾达也准备扩车间,没办法,订单做不过来。但我有时候真觉得很玄,眼下的需求这么大,同比放大的倍数太惊人,我一直在想,究竟世界上的哪个角落产生那么大的需求,那样的需求会不会在哪天忽然消失,然后我们扩大的产能不得不慢慢阴干。我们是不是需要思考走更正确的路。”
申华东道:“我也有这担心,说实话。每天上网先看国外华尔街之类的国外新闻,国外对我们近年的GDP有很多议论,最先还很多人持GDP造假说,现在国际上这种说法越来越少,没办法,谁都感受得到这几年中国市场的活力,太火了。国外比喻为破车快跑,说我们的经济结构很不完善,可是却被疯狂增长的GDP拉着快速跑,不知道这破车旧车会不会散架。可我们企业再担忧又能如何。眼下的需求在飞速扩大,不管这种扩大是不是泡沫,我们都得迎头赶上,扩大自身以牢牢占据原有市场份额。要不然能怎么办,全国这么多工厂,我杞人忧天担心泡沫刺破不扩张,总有其他企业趁机扩张夺走我的市场。我们做企业的其他都可以失去,唯独市场不能丢,对吧。即使泡沫破裂,原先的市场若是已经被别人抢去,我这保守不扩张的也不可能在泡沫破裂后夺回市场,失去的很难再夺回。我们企业啊,只能被动地迎合,主动地扩张,紧跟大环境。不用多想,多想会吓死人。你听我的,我学经济,这方面的先例我早有读到过,我们企业只能那样。正确的路应该由政府来把握,但我看……”申华东看看周围的同事,闭嘴不说。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