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艰难的制造》-第138章 柳钧理解申华东闭嘴的原因

更新时间:2020年07月31日 星期五 16:50:25 作者:


关灯
护眼

柳钧理解申华东闭嘴的原因,作为一个管理者,说出来的担忧经常会被放大几倍地往下传递,以致在公司形成不必要的恐慌。他替申华东打几个哈哈将问题掩过去,两人继续讨论了会儿车子才各自分开。回家路上,柳钧提出教崔冰冰学开超跑,但他一提,崔冰冰就哈欠连天装睡,他只能打消念头。崔冰冰其实很喜欢超跑,可是坐在副驾看丈夫一上车将跑车的所有功能发挥得淋漓尽致,她便有了自知之明,知道自己开这等超跑乃是暴殄天物,起码得很浪费地闲置一半性能。最终思来想去,买了一辆有跑车的外表,但无超跑复杂性的奥迪TT。奥体TT线条圆润可爱,头部仿佛充溢饱满的张力,颇为符合崔冰冰看似矛盾的小巧耐撞的要求。
东海一号分段研究工作至此终于告一段落,研制出来的新机器根据腾飞自成一体的命名体系,被编为F-1号。这个号虽然只是顺序而得,却很合爱好赛车的柳钧的胃口。但是此系列的产品将顺序往下编号,总有一天得出现一个F-4,众人想到这个编号,就一阵子毛骨悚然。
春节之后,原材料市场沿袭上年增长态势,价格更是出现令人不敢置信的增长。而人民币汇率兑美元的升值却是雷声大雨点小,起起伏伏,无法有效对冲进口原材料的涨势,于是腾飞与腾达的成本猛涨。可是一般规律往往是成品价格调升速度总是慢于原材料的涨价速度,若是在往常年份,生产厂家总是在此阶段需要稍有痛苦地忍受一下利润收窄的现象,可是今年大有不同。今年原料涨价实在太过迅速,经常是一月过后,价格便翻天覆地,竟然也迅速带动产成品的价格上升,当然总是不如原材料上涨得快。以往生产型企业最忌讳的侵占流动资金的各种库存,此时竟然也成了利润的源泉,原材料压库和成品压库竟成为一本万利的生意,企业主可以什么都不做,只要压库,就能轻松取得比傻做更高的利润。原材料涨价传递给企业的感受并不是太痛苦。
与此同时,是不知哪儿来的需求大开闸。不仅是内需开闸,外单也是雪片般地飞来,似乎丝毫不受人民币升值的影响。柳钧原本有点儿得意自家产品的旺销,可是往左右一看,原来国内机电产品的外销今年全都向好。每次柳钧加班到深夜,从工业区回家,总能看到工业区里其他机电工厂也是一样的加班加点,灯火通明。有需求大幅提高的保证,即使利润因原材料和运费的飞涨而收窄,企业普遍利润还是较往年大幅增长。
相较工业区其他生产企业的红火,成功研发F-1设备的腾飞显然生意更是火上浇油。因为有专家们因利益相关而奔走呼号,又有宋运辉大力扶持,给第一台F-1的成功诞生提供机会。业内对于专家的宣传或许可以将信将疑,中国自主研发的科技向来不大受自己人待见,经常得经外国机构的赏识,口碑出口转内销了,才会火旺起来。即使专家说得再花好朵好,人们也不可能为一台新研发而从未投入过生产的贵价设备买单。但是东海集团这家素来把关严格的公司启用F-1,却是摆在众人面前的不争的事实,再从东海集团传出评点,说F-1技术先进,结构合理,价格同比算是低廉,因此性价比一流。很快,当罗庆拿着宋运辉给的相关企业名单上门推销的时候,只要稍微运作一下,就很容易将订单拿下了。但即使F-1的价格大大低于国外产品,可F-1相对腾飞其他产品,其利润率那是相当的好看,好看到柳钧几乎不用考虑原材料没日没夜地涨价,不用考虑人工费用也是日涨夜涨,不用考虑国际汇率变动对进口出口大有干系。
更有柳钧亲自出马,联系国外业务。他的护照让他可以去很多国家免签,正是因为看到罗庆英语不利索,介绍产品时候效果大打折扣,而且罗庆每次去新的国家,签证都是大费周章,柳钧才决定由他自己启动国外市场。
好在现在互联网发达,所有大公司都在因特网上有企业网站,不像过去需要没头苍蝇一样地通过当地使领馆找过去,通过熟人先打探,电话传真你来我往好多日子,费尽周折才能两头搭上线。现在则是根据网站找上门去,E-MAIL与MSN齐飞,搬起笔记本电脑让摄像头对着客户要求的点,到哪儿都可以做现场直播,千里一线,不用见面就几乎可以将事情谈得七七八八。
第一家业务的谈成颇有一些难度,因为柳钧初次亲自尝试对外贸易,程序不懂,磕磕碰碰。幸好钱宏明即使再忙,只要柳钧一声招呼,那是风里雨里都会即时上线听候咨询。有老手钱宏明几乎是手把手地教,而且因为两人之间是毫无保留的沟通,钱宏明往往是根据柳钧说的步骤,凭他多年外贸经验一次性预见很多可能让柳钧打底,于是柳钧很快就顺利走通第一轮程序,将第一笔外单拿下,交给钱宏明代理出口。
历经艰辛,花了那么多时间,才终于谈成一笔,成绩远远不如罗庆做的内销,柳钧跟罗庆说到胜利谈成的时候,他自己都忍不住不好意思地笑。但是这笔外销生意对于腾飞却是里程碑式的,这是腾飞有史以来最大的一笔出口。信用证拿去银行,连银行的老熟人都禁不住“哟”地一声,说是难得。
但是外销虽然麻烦,却有与内销截然不同的好处。外销只要生意谈成,信用证到手,腾飞还不需要开工,就已可以凭信用证获得贷款。不像内销生意,即使腾飞严格把关,不予赊销,合同签订之日需要预付,交货时候必须一手交钱一手交货,而且很多时候柳钧可以凭借与国内知名企业的合同获得承兑汇票,可内销毕竟占用流动资金超过外销。更麻烦的是内销即使合同当头,说好了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可还是有企业总是麻烦不断,延误交钱。为了腾飞可怜的流动资金,柳钧爱死了外销,自然是跑得信心百倍。他并不满足于宋运辉给的东南亚区域,只要是他的护照可以落地签可以免签的国家,他都信心百倍地前去尝试,他成了空中飞人。
与此同时,因为有前车之鉴,柳钧几乎是每一次回家都狠抓质量,回家的日子耗一半时间在质检科,亲自上阵抽检,抽检得车间主管个个脸色碧绿,战战兢兢,不敢有所懈怠。
有原来的业务打底,轧平所有费用,那么F-1的收入就是净收入。柳钧的日子很快宽裕起来。半年过去,他就结算分红,也给全公司员工发了一笔结结实实的奖金。这方面柳石堂特别想不通,看到分红和奖金这些白花花的银子雪花一样地从自家手里飞出去,柳石堂心痛如绞,不能年底再结算吗。但是柳钧给他爸算账,两间工厂加一个研发中心,每个月的工资才多少钱,工业区有不少企业每月十五日甚至二十日才发工资,而不是约定俗成的十日,其实一个企业主死皮赖脸地拖五天十天工资,才是多少利息,却是很伤员工对公司的向心力,那才叫因小失大。奖金与分红也是一样,这么一笔钱,拖到年底发,确实能周转出不少新的钱来,可是又何必呢,年中就发不知多激励人,就像腾飞开工之初的第一年春节,他们并不卡着员工的奖金拿到春节后发,员工却反而认准了腾飞,春节后回头率奇高。真正做一家企业,想日久天长地笼络一帮技术工人,最需要讲究的是人心。
柳石堂现在插手不上,只能郁闷地从儿子手中再拿走一笔钱。他现在股票做得风生水起,张嘴全是股票经,据说在朋友圈内号称股神,他觉得他这几年股票做下来,对这一行已经很有认识,这一年炒股如有神助,只要有钱拿来,那就翻滚着获利。柳钧跟他算腾飞的帐,说今年才半年的赚头有多好。柳石堂则是给儿子看他炒股所得,他才有多少家底,这几年就已经将手头股本从原来的两百万炒到现在的账面六七百万,他认为自己比儿子能干,若是当年将腾飞的家当完全拿来炒股,那么按比例来算,现在他的账面股本肯定不止现在腾飞的资产规模。这种比较搞得柳钧挺垂头丧气,其实岂止是他老爸炒股,多少人空手套白狼,个个都比他辛辛苦苦开工厂赚的钱多,身边就有一个资产数额已经难以计数的钱宏明。而他却还是业内做得好的,做出很大成就的。想着就灰心。
不过,很快,两间工厂一个研发中心的停车场就被新车挤得满满当当,溢出到大门外。这等场景,几乎成了工业区的一道风景,所有人经过,都会不由自主地猜测,到这家公司做事该多挣钱。办公室主任告诉柳钧,腾飞有史以来第一遭,有人托关系想将有文凭的孩子送进腾飞工作。这个消息多少有点儿抚平柳钧的灰心。
钱宏明与柳钧两个大忙人终于难得有时间凑到一起,两家四口大人和两个小孩坐到一只包厢里吃一顿饭。包厢是崔冰冰订的,基准消费每人八百,钱宏明进门就说今天由他结账。崔冰冰才不推却,让钱宏明进门就摘下袖扣,摸出钢笔,摘下手表,让她欣赏,钱宏明全部笑嘻嘻地遵命。回头,钱宏明就跟柳钧道:“最近外销很多啊,我今天回来一查你公司的台帐,总数惊人嘛。”
“相当好,那是相当的好,国外同类产品想跟我拼价格,可是他们怎么拼得过我们,我们这儿我腾飞工资再高,跟他们还是差距悬殊。宋总跟我说,我的F-1一出来,连带着拉下生产线上其他配套设备的价格,真是太立竿见影。其实国内推广我们产品还有些小麻烦,有些拿着国家的钱,他们看的不是产品。我做外销轻松很多,现在正慢慢打名气,做系列,相信会做得越来越顺。”
钱宏明笑道:“我才问多少呢,你就给我一车轱辘的话,可见是真得意。当初还在摸索阶段,那真是愁眉苦脸,三棍子打不出一个闷屁啊,哈哈,恭喜恭喜。有个小问题,这个产品可以吃多久?”
“吃不了多久,我们现在已经把腾飞放到国际竞争环境中,跟成熟国际巨头抢市场,那些现在暂时被我们打败的企业怎可能放弃这块市场,肯定会考虑转移工厂,也到人工便宜的地方生产价廉物美的设备跟我竞争。我们研发中心从来没有停歇,现在已经开始研制升级换代的。”
“做工厂……”钱宏明摇头,“起码相对很多行业,做工厂的利润水平偏低。”
“你现在别跟我提这个,我刚被我爸那股神说得心灰意赖,需要安慰鼓励呢。”
“我看你最近进口原材料的量也很大,你对着几乎直线上行的资源价格,难道无动于衷吗?有没有想过通过期货市场套保?别告诉我你已经忘记那些操作了。”
“我进口的大头在钢材和电机,我国又没钢材期货。铜材不多,我倒是转过念头。”
“既然转过念头,那我就给你开个窍吧。我给你说说一家电器厂怎么跟我一起做铜材,其实他们很简单,只要开出进口铜材的信用证,其他全部由我操作,最后我根据信用证额度给他确定比例的费用。”
“绕那么大圈子干嘛,说白了就是你以前跟我说的,你能开得的信用证有限,你希望其他公司替你代开,让你操作,其他公司拿代理费。”
钱宏明听了笑,“哈哈,看起来你不仅仅是转过念头吧。怎么样,做不做,你现在开信用证需要压多少比例的保证金?”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