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艰难的制造》-第143章 早上起来

更新时间:2020年07月31日 星期五 16:53:34 作者:


关灯
护眼

早上起来,卧室一只电视机,厨房一只电视机,一起播报新闻伪造立体声,在央视新闻雄壮铿锵的声调中,柳钧与崔冰冰分头行动,前者煎蛋烤面包做咖啡热牛奶削水果,后者对付小顽猴一样的女儿。崔冰冰好不容易将淡淡洗干净,驱逐出卫生间,接下来就由她爸接手喂食。崔冰冰不喜欢保姆在家过夜,于是每天早上只能这么打仗一样来一遍,尤其是柳钧出差的时候。
等崔冰冰洗漱装扮了出来,却见女儿已经喝光一杯牛奶,面包啃了半片,据说还吃了两只大虾,半朵香菇,两口青菜,显得崔冰冰总是跟丈夫抱怨女儿吃饭不听话害她早上常吃不上饭很有告黑状的嫌疑。她坐到父女俩对面,倒想好好问柳钧取经,看怎么才能将饭塞到女儿嘴里去。结果看到差点儿吐血,丈夫就是夹了一筷子青菜送到淡淡小嘴边,很没技巧地说声“淡淡,吃青菜”,淡淡就麻利地张开小嘴将青菜咬进嘴里,又麻利地咀嚼几下咽进肚子里,然后自觉地自己掰面包吃,吃的时候两只眼睛还巴巴儿地看着爸爸,那个乖巧哦,与她平时面对的小魔头完全不是同一个人。崔冰冰扼腕浩叹,她也要出差,也要让这小魔头体会体会妈妈也很珍贵。
终于广告,柳钧道:“经济新闻怎么不是股市就是房市。还有期市,即使不相干的事,也可以一句话牵到股市上去。”
“本来就是全民炒股,我们不到下午三点整个楼停摆看股票,再前儿一个5.30大跌,跌得全国上下鬼哭狼嚎的,现在谁敢不拿股市当回事啊。期货其实说得不多,说更多的还是我们银行的,准备金率啊,利息啊,你打开财经页面去看,几乎每天都占头版位置。”
“我们制造企业本来贷款就难,贷款利率高,它这提高准备金率,提高利息,说是对付热钱,结果刀刀都刺在我们实业界身上。我们公司还好,很多公司本身利润率很低,融资费用一升,利润就全给吃掉了。”
“不把股市降下去不行啊,我们银行存款都快搬家搬空了。眼下最要紧的还是我们嘛,你们暂时靠边站站。”
“存款不去股市去房市,现在谁还敢存银行,算上通胀,存银行是负利率。早就该把GDP压下去,去年却还压那个数字,刚不是调整过来了吗,谁知道调整后数字是不是确切的。可不得不承认,现在经济后劲真足,都不知哪儿来的劲。这几天吃饭,都是我们才离开,后面立刻有等候的人跟上,不预约没桌子,市道火得惊人。”
可是淡淡没睡着的时候,夫妻两个人的对话只够新闻里插播广告的时间,很快淡淡就敲着碗唱乱糟糟的歌吸引父母的注意。两人快速收拾好孩子,收拾好淡淡,出门依依惜别。崔冰冰毕竟不可能送丈夫去机场,柳钧也不是偶尔出差。
候机楼里,电视上放的居然也是股市行情。正是早上开盘时间,更多人拿着手机或者电脑看行情,个个脸上有喜有忧。柳钧遇到熟人上前招呼,熟人立刻拉住一起说基金说股票,柳钧一点儿没头绪,唯有听的份儿。全民炒股,这算正常吗?
从家飞到广州,从广州飞出国,这一程,柳钧一直在想这个问题,全民炒股,股指百折不挠,这算正常吗。
可是柳钧有很多的疑问,却很少对宏观经济的了解,许多问题想着想着便走到死胡同,翻不出去,找不到路。他想到,既然股票是由境内外的热钱炒高,那么热钱总有获利撤退的时候。可是实体经济由谁炒高呢,那么大的需求量由谁炒高呢,公布的每月进出口同比超20%,又岂是进入中国的热钱所能炒高,那么实体经济又因何而热呢。再有,若股市热钱撤走,对实体经济会不会产生影响,产生什么影响,影响有多大。好多问题,他无法解答。他只知道,经济再这么延烧下去,非常危险。可是根据早上与阿三的简短讨论,看得出国家想控制,但政策顾此失彼,调控失衡。当然柳钧最终还是想到自己的问题,面对如此失衡的局面,他敢不敢大投入,上超前思维的热处理分厂。
柳钧想得绞尽脑汁,在飞机上如坐针毡。因为与股票不同,股票容易变现,可热处理分厂如果上马,未开工前那就是一口无底洞。开工后如果吃不饱,也会成为无底洞。可万一,经济还真如去年至今那样的快跑,而他若今天保守,做出一个循规蹈矩的决定,热处理分厂只上一半的保守产能,那么就意味着他将与百年一遇的大好时机失之交臂。怎么办才好,柳钧还真有点儿看不清,更不敢下决定,所以昨天的会议,他坚决抛到脑后。
毫不意外,他让研发中心暂停热处理分厂设计的决定,立刻遭到众高管电邮的轰炸。有邮件问他,当初孤注一掷决定接手F-1研发的时候,有没有考虑到失败。可是相比当年F-1的决定,热处理分厂成功的概率大大超过,那么,有什么理由不上热处理分厂;也有邮件直接问柳钧,柳总的经营侧重是不是有问题。一家企业光有类似F-1这样的大胆研发就够了吗,如果没有完善的设备,做不出F-1,那么与茶壶里煮饺子又有何异;也有老成持重的电邮,说大家一起经历了F-1研发的痛苦历程,柳总在各方面所遭的罪非一般人所能体会和承受,大家理解柳总因此在热处理分厂建设决定上裹足不前的心情。但是企业家不能一朝被蛇咬,三年怕井绳,企业家的教条中有一条是必须的,那就是用于进取。当然,更有其他邮件跟柳钧阐明目前的大好经济形势。
柳钧与客户会谈后回宾馆,给管理人员群发一个邮件。
“我试图跳出我们眼前的圈子,不看我们眼下的经营,不看我们客户的订单,不看你们热衷的股票,我试图探寻最本质的经济生活。于是我看到,煤气费在基数不小的家庭眼里已经高不可攀,他们已经用煤球替代煤气;我看到街边原本五毛一个的肉包子做得越来越小,我今天清晨看到的肉包子已经比我刚回国时候的生煎包没大多少,油条也大为缩水;我看到房价日涨夜涨,房租却日趋倒退;我还看到,工业区有两家小企业的利润被日趋高涨的融资费用和飞涨不休的原材料价格击溃,暂时关门打烊,将手中资金投入到股市……这都正常吗?民生不可能被如此压迫,尤其是涉及到最基本的温饱问题的民生,社会必然对此问题有所反应,政府也将被迫就此问题做出反应。那么这种现象还能持续多久,只会是一个时间问题。大家有没有想过,在那个时间到来的时候,我们公司将面临的是什么状况,我们也将看到我们目前荣景的本质,究竟是海市蜃楼呢还是真实。这正是我眼下思考的问题,也是我暂时不敢下决定的原因。请你们也讨论交流。”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