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艰难的制造》-第144章 邮件发出后

更新时间:2020年07月31日 星期五 16:54:10 作者:


关灯
护眼

邮件发出后,柳钧便开始忐忑的等待。他考虑之下,也将此邮件CC申华东等朋友。他对目前的局势完全没有把握,因此也对即将到来的回邮是什么内容毫无信心。
罗庆连夜发来的电邮彻底打动柳钧。罗庆说,眼下的经济往哪儿走,他也看不清,但他看得清一条,那就是毫无疑问的通胀,而且从我国正处于发展中的经济局势来看,即使未来稍有波折,可通胀的大方向不会变。那么在通胀的前提下,持有人民币的人该怎么做。罗庆举例他早年按揭买房。早年买房是为了结婚,咬咬牙一步到位将房子买了,头款花尽积蓄不说,还欠了一屁股的债。可时至今日,即使他还在公务员队伍里,那点儿按揭款也不在话下了,原因就是通胀,通胀并非全无是处,通胀有一个旁生的好处,那就是帮债务人的忙,以通胀形式赖账。同理,如果凭腾飞眼下的实力,只能上马比预期小一半的热处理厂,那也只能如此,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可如果通过借贷能一步到位,那么进可以跟上经济可能依然大爆炸式发展的步伐,退则是有通胀撑腰,眼下看来是过度投资而产生的巨额折旧,很快将被通胀消化。一句话,通胀时代里,借他人钱谋自己发展是硬道理。
而申华东等朋友的电邮则是在中国的第二天下午陆续发来,大家都推心置腹地说了各自的担忧,但大多数人用到股市一个术语:看空不做空。唯有申华东的电邮是最晚来的,时间大约是中国时间的深夜。申华东的邮件写得很长。
“你提到的最本质的经济生活,让我非常受惠,在昨天睡前,我带着你的问题入睡,差点儿失眠。今年以来,面对发烧的经济,我多次与来访经济专家有过面对面的切磋,可现在的专家浮在上面的多,接触地气的少,可惜你才刚将此问题抛给我,否则我更有话题。我今天是带着你的问题上场的,我与其他七家房地产企业竞买本市市中心一块绝无仅有的地块,拍卖场合可谓火光四射,最终我以13280元/平米的楼面价拿下这块地皮,成为今年的地王。这个价,几乎已经接近目前周围成品二手房的价格,但是我不担心,我看好长远。原因与我曾经同你讨论过的一个问题有关,如今遍地都是投资,遍地都是新建产能,总有一天过剩了怎么办。但是我考虑到,世界上即使有再多过剩产能,顶尖的却永远是稀缺的,而稀缺的永远可以由拥有者定价。在今天去拍卖场地之前,我最后站在本市地图面前思考,由于拆迁新政的约束,市区土地的拆迁费用将更高,政府的拆迁意愿会更低,意味着今后五年内上市交易的市区地块将是极端稀缺资源,而根据我与相关官员接触获悉的规划也是如此。目前我司已经储备本市住宅地块的近百分之三十面积,我有什么理由不拿下今天的地块,将我的土地储备占比进一步推高,在定价上拥有更大话语权?所以我今天几乎是抱着不惜一切代价的决心上场。我认为,这也可以作为你新建产能规划时候的参考。而另一方面,眼下火热的经济提供了充裕的资金,我在股市融资很方便,我有充足的弹药,其实其他七家房地产企业也差不多,但是我更有勇气。我刚刚说服我爸,还来不及庆祝,明天这个时候估计我还泡在酒吧。另,曲未结婚了,我竟然才知道。”
申华东的大胆气魄,令柳钧意识到,在新建热处理分厂这件事上面,他前所未有的摇摆不定,前所未有的心虚。是源自他回国办厂经历那么多曲折磨难导致越来越谨小慎微?是他对大局关心太少越来越看不懂时势?还是他的能力有限跟不上时代发展?
公司管理层不断将大家讨论的结果形成纪要,发给柳钧。出差期间,柳钧一直没有再发出指令,他需要时间,让自己摆脱心中对做出下一个重要决定的恐惧。他现在是如此的胆怯。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