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艰难的制造》-第145章 柳钧想到股市名言

更新时间:2020年07月31日 星期五 16:54:44 作者:


关灯
护眼

柳钧想到股市名言,看空不做空。作为一个企业家,是不是也该如此,你可以抨击社会现象,但是你不能因怀疑而不作为。老话说,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可现实也可能是,人若太多远虑,必无所作为,因为恐惧。这就是柳钧的现状。在彷徨中,他翻看好多著名金融报刊的网站,可除了形势一片大好之外,还真看不出有什么阴霾。至此,他唯有认定自己太保守太胆怯了,他非常讨厌这种感觉,非常想摆脱自己是胆小鬼的感觉,想来想去,不管如何,热处理分厂迟早得投资建设,虽然眼下建材价格高企……
生意签合同倒是很顺利,合作方也是受困于产能不足,眼看自己打桩多年的市场领域被同行蚕食,发狠血性猛扩车间。谈判之余,柳钧向合作方请教为何高位扩张,合作方说出来的考虑与腾飞众高管一致,而且说是专门咨询了世界知名咨询公司。柳钧一听那家咨询公司如雷贯耳的大名,又仔仔细细与合作方交流了自己心中的疑问,回住处就上网发出指令,令热处理分厂设计立即恢复。不仅仅是他们一个城市投资巨大,看起来全世界同此炎凉。
当初F-1的研发进入瓶颈,他眼前是茫茫看不到头的黑暗,几乎是所有的人劝他罢手,梁思申当初说他明知前面是深坑还睁着眼睛跳下去,他当时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事后人们都夸他勇猛,夸他有破釜沉舟的勇气,他也以为是。看今天才知,他其实胆小如鼠,即使决定再次做出,热处理分厂正式启动上马,他心里还在首鼠两端,惶惶不可终日,回程的飞机上依然是坐立不安。
浦东机场出关,居然见到钱宏明这个大忙人来接他,这一刻本来就是筋疲力尽的柳钧有点儿恍惚,仿佛昔日重现,好几年前他从德国回到阔别多年的中国,也是钱宏明来接他。而此次,两人的交流显然是熟络得多,钱宏明拉过柳钧的行李箱,主动释疑:“你家阿三趁周六带着淡淡亲自开车来接你,还带来嘉丽和小碎花,我们一起吃了中饭就赶来机场接你。他们在外面空阔处玩。我看你不如晚上到我家宿一晚,明天再回家。”
柳钧吊起脖子没看到崔冰冰,就轻声问一句:“住你上海的家?你不怕蛛丝马迹被嘉丽发现?找个理由一起住酒店吧,嘉丽太细心。”
钱宏明一笑,点头道:“多谢你体谅。回头吃晚饭时候得靠你配合了。”
柳钧心说他体谅的是嘉丽,既然两人不可能离婚或者怎样,他这个局外人还不如不捅破,免节外生枝。走出人圈,两人与太太女儿汇合,柳钧抱起女儿,走在钱宏明他们一家后面,对妻子道;“你大清早一个人开车过来上海累不累……”
钱宏明当即回头笑道:“我刚才也是这个跟阿三说,她回我没那么娇贵,她银行里的男孩子同事还冲她撒娇呢。”
崔冰冰哈哈一笑,“没办法,我耿耿于怀啊,你们说不止一个身强力壮的男同事冲我撒娇,我难道已经老到大妈级别了?真想背后戳他们两刀。淡淡,别扯小碎花姐姐的辫子。”
一行人一起上了钱宏明的吉普,钱宏明拗不过柳钧希望好好睡觉休息的要求,将一车人送进酒店。又拗不过小碎花和淡淡想一起睡的强烈请求,钱宏明再次跑下大堂开了一间房,两家干脆都宿在酒店。柳钧赶紧往公司打了好几个电话,其他倒是平安无事,唯独一周内有三个人辞职,这个数字在一向人员比较稳定的腾飞算是超常。再往详细里问,原来其中一个辞职的是宿舍楼清卫阿姨,上半年轧风头将手头五万块积蓄委托亲戚炒股,赚得很好,那清卫阿姨一算计,发现炒股所得比起早摸黑赚点儿工资强太多,便爽快地辞职专职炒股去了。柳钧大开眼界。另一位是工作态度不认真,可又未犯大错,被办公室主任设计排挤走的,算是计划内减员。再一位是研发中心的工程师,80后,硕士毕业。那男孩子很得柳钧赏识,柳钧一直认为那男孩子只要再锤炼两年,前途便是豁然开朗,因此柳钧是加意栽培,那男孩子是用功学习实践经验,彼此应该算是合作愉快。柳钧想不到他会辞职,就像想不到清卫阿姨自以为是股神而辞职下海炒股一样。
柳钧调出那男孩子的手机,直接打过去问询挽留。但是男孩子说的一席话让柳钧放弃挽留的念头。男孩子坦言,他辞职的原因是办技术移民去加拿大。腾飞的工资在同行内算是高的,在本地制造企业中也是不低,福利也很全,可是他发现,这些收入扣除日常开销,他的积蓄总是追不上房价的飞涨,而且看眼下房价无休止涨价的趋势,他的积蓄在起码两年内唯有离首付款越来越远,两年后他在腾飞可以独立承担项目,估计经济可以改善,可是谁又能知道两年后房价会炒到何种地步呢。他父母底子薄,他不可能请父母帮忙,而他热爱技术,不愿改行做其他工作,这一年来,他发现前途越来越迷惘,他的恋爱关系因为他没房子,被女方父母生生拗断,生存压力迫得他喘不过气来,他没有信心,唯有选择出逃。
柳钧逮着崔冰冰大叹遗憾,不仅是为腾飞遗憾,也为国家因这种原因流失大好人才而遗憾,可是他无能为力,他可以将当年因为前途而出逃的罗庆拉回,可是他没有把握拉回这位男孩子。他也在国外工作生活过一段时间,那时他有正当职业,工作才刚起步时候便可以有房有车,生活不愁,不知多潇洒。相比之下,确实国内的年轻人生存压力很大,国内租房市场不规范,租房意味着颠簸流离,不为丈母娘所容。可是买房,市面上都是那么大的套型,那么高的房价。对于赤手空拳的年轻人而言高不可攀的首付,以及未来三十年的不菲还贷额,未来生活还谈得上什么质量。空有一身本事,却连最基本的生存都无法满足,怎不让人气馁。换位思考,他柳钧也会投奔国外。
晚上两家凑一起吃饭,柳钧告诉钱宏明,“我公司扫地阿姨辞职去炒股了,技术人员付不起买房首付辞职技术移民了,世道是不是很畸形。说是适者生存,可是创造价值改造世界的人却成了不适合社会的人,有道理吗?”
“说明你的工资不合时宜。”钱宏明微笑。他的手下就没一个舍得辞职。
“我只是一家制造工厂,不偷不抢,循规蹈矩地赚取利润,还能要我出多大工资?再这样下去,我还有钱投入技术改造吗?”
钱宏明笑道:“来,让我们念诵:不是我的错,错的是社会。”
柳钧悻悻的,“你,就是那个炒高房价的罪魁祸首。”
“不是我的错,错的是社会,政策如此,我只是个顺势而为的小卒子而已。别生气啦,毕竟辞职的只是少数。”
“少数,却是精英。可惜,你知道吗,我心疼。我已经尽力,我无能为力。”
“可惜你公司还不够举足轻重的级别,要不然可以跟所在地政府提要求,定向拍卖住宅用地给你建职工住宅。”
“按照利税,我不比工业区那些巨无霸似的劳动密集型企业少,可根据国家确定的划分细则,我这家公司工人用得少,划归中小企业。什么……”碍于桌上有孩子,他硬是将后面的“狗屁细则”咽进肚子。
“我们不谈反动言论。”崔冰冰插话,“其实国家一直在不断推出政策抑制今年来的过热,新出台的降低出口退税文件,这一次涵盖的范围很广,直指那些低附加劳动密集的产能。对了,宏明,你也得当心局势变化。”
“我仔细研究了,不担心,影响不到机电类。”
崔冰冰也觉得眼下的经济很畸形,她这几天去工业区等地拜访企业,几乎是家家门前挂着醒目的招聘广告,招募普通操作工,那姿态之热情,那言辞之恳切,崔冰冰以前制造专业人才招聘会上才见到过。因此她觉得用工问题困扰不大的柳钧实在没必要为几个人的辞职如此感慨。与其他公司相比,柳钧这几年在人才养育方面应该可以理直气壮地说一声无愧人才,只是那家伙太较真,才把绣花针当棒槌。钱宏明也觉得如此,劝柳钧往宽里想。
柳钧叹道:“我开公司那么多年,经手的人多了,怎么可能为一两位员工的辞职想不开。我遗憾的是年轻人移民的理由,非常感慨,非常震惊。”
这些话题,嘉丽全插不上话,也听得懵懂,只好专心照管两个孩子。小碎花吃了会儿菜就饱了,给淡淡讲她在幼儿园学来的故事。嘉丽在一边儿听着错误百出的故事发笑,可两个小孩子却是一本正经地对故事内容有问有答,自成一体,反而不需要她太操心。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