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艰难的制造》-第153章 这家行长基本上不吃请

更新时间:2020年07月31日 星期五 17:01:34 作者:


关灯
护眼

“这家行长基本上不吃请,你是不是想让阿三把行长请出来?其实阿三基本上不与行长打交道,大市分行长呢,我们都是远远地瞻仰,平时与具体经办人私下交流。可以只见具体经办人吗?”
“这件事只见具体经办人没用。”钱宏明看了柳钧好一会儿,才又道:“我另外找门道吧。你最近有没有点儿空?最好连续一礼拜的时间。”
“没有,我最近的处境有点儿冰火两重天,出口和进口一块麻烦不断,内销却是虚火很旺,我们每天得微调策略,我需要在场签字把关。还有我热处理分厂建成准备投产,千头万绪。你……是不是嘉丽的事儿?”
“我已经把嘉丽和小碎花的移民办好,可是我这阵子真脱不开身,也不能走,尤其是出境一长段时间,要不会有很多传言。而且眼下非常时期,我也暂时不打算把嘉丽和小碎花出境的事公布出去,想把了解情况的人控制在小范围。可是我不放心让嘉丽单独带小碎花出去,到那边需要办的手续很多,买房,入籍,小碎花的入学……即使有可靠的中介,总还是需要有自己的人盯着才能放心,唉……”
“你进出口公司的同事?”
“他们倒是可以,可估计管不住嘴巴。而且……关键是嘉丽害怕与陌生人相处,尤其是去了异国他乡的。”
“宏明,最近深圳那儿传来不少有关房产中介公司的糟糕消息,有的老板则是卷款出逃,你……”
“我还不至于混到这种地步。移民是我早就打算的,只是拖拖拉拉一直到今天才办成,我主要目的还是考虑到嘉丽和小碎花的安全。像今天这个转贷转不出来,陷了我一大笔的,我首先帮他从银行想办法,若真不行,只好逼他找别的办法还钱了。你应该想得到的,而且嘉丽性格与阿三很不一样。你忙,我另外想办法。你说进出口的问题……”
柳钧看钱宏明皱起一脸的心烦意乱,真想冲口而出,答应帮忙送嘉丽母女去澳洲安家,可他最近是真的无法离开,春节前后冰灾已经闹得一团糟,应收款于当时未收到,事后追讨就有点儿难度,还有其他很多很多的事情,还有一个展会也横插其中,他连三天都不能走开,何况一周,甚至可能更久。“嘉丽那儿一个月之后成行可不可以,我看看一个月后能不能挤出一周时间。”
钱宏明摆摆手,“我另想办法,如果一个月后还不行,我再找你。你说说你进出口遇到的问题,让我参考。”
“举个例子:我有一种零件从欧洲进口,用的是A、B两家公司的产品,最近用A家的。昨天特意打电话去问一下A的近况,就怕欧美已经出现的金融危机影响到A家的供货,捎带也问一下B家的境况,结果A家说,现在不应问B还好不好,而应该问B活没活着。B这几年扩张太快,账面负债太多,刚刚被银行逼破产了。你没听说类似情况?我跟几个朋友交流说起此事,他们的合作外商也遇到类似情况,可见不是个案。”
“唔,我最近进口品种比较单一,还行,没遇到类似的……我这就关心一下,打几个电话,最近都忙借贷这块了。”
“宏明,最忙的时候,更应该每天划一个小时出来,单独一个人静静地给最近的工作画一张全面布局图。”
“是的,我今晚就得安排时间静心思考一下。”但是钱宏明很快就将话题扯回去。“你看,美国的降息影响会不会传导到国内?我们国家会不会也跟着降息并放开信贷?最近银行信贷真是太紧了,我们一行好多人做得呱呱叫。跟我们平时要好的信贷员也说,他们今年奖金算是泡汤了。”
“我从国外财金新闻看到,美国这回的金融危机主因是——我也说不大清楚那些专业名词,你听不懂再问吧——高杠杆。但眼下杠杆出现问题,迫使银行惜贷,导致不少跟银行借贷较多的企业出现问题。但是你看我们国家原本底子那么薄,发展迅速一点儿也是应该的,只是最近发展得太快,跟打鸡血了似的,很是顾此失彼,其实民生是非常困苦的。正好,去年以来一直赶不走的热钱眼下流回美欧等国去解决杠杆问题,等于解决了我们的经济过热问题,可以让经济稍微减速,解决各行各业的发展平衡。我感觉中国经济总体上应该是健康向上的,此时踩一脚刹车有利无弊,国家应该不至于做欧美跟屁虫在这种时候放开信贷,不会罔顾民生,将才刚降下来的过热经济又吹泡泡一样地吹回去。”
“美国不也是过热之后忽然紧缩,然后现在美联储降息采取措施促进信贷吗?”
“我们国家前阵子患热钱,导致通胀害底层民众恢复烧煤球炉,导致房价猛升到寻常有正当工作的人都负担不起,这已经是不正常。只是去年任何调整政策都是顾此失彼,驱逐热钱不是件容易事,所以都说国家政策被房市股市绑架。现在很好,热钱主动离开,房价有企稳下降势头,股市也下跌,局势正趋于正常。适当引导一下,正好让在这两市里面逐利的产业资金流回产业,对于被抽空资本,但虚火旺盛的产业界的发展很有好处。我不看好国家会大举放开信贷,纵容虚火动摇基础产业的发展。你说国家拿房地产业作为支住产业,我很不以为然,房地产业绝不能成为一个国家的支柱产业,那是畸形。有前车之鉴,国家应该不会允许房地产业再次绑架经济,经济必须踩踩刹车。”
钱宏明一直看着柳钧,认真听柳钧说的每一个字,等柳钧说完,又顿了会儿,他才道:“看起来你挺反感我们这一行的。”
“我理解,对个人而言都只是对政策的顺势利导而已,有什么正感反感的。我只是想提醒你留意大形势。”
“你说的还真有点儿道理,我好好想想,若是这样,我得考虑收缩阵线了。”
“是的,我……有些人提姓资姓社,但我想,不管什么性质的国家,经济发展总是应该将民生放在第一位的。”
钱宏明却是看着柳钧,狐疑地道:“你真这么以为?那么医改、房改、教改政策都是怎么出台的?”
柳钧自嘲地一笑,“善良的人们天真而宽容地认为,需要给制定政策者一个发现错误改正错误的机会,这不就来了一套矫枉过正的新劳动合同法,明显倾向劳动人民,非常大义凛然地替劳苦大众伸张了公道。不管怎么说,上位者肯定是清楚‘民心’这两个字的。”
“但你有没有想过,他们在新劳动法里面倾向民众,是因为他们这么做掏的是你们老板们的腰包,赢的是他们亲民爱民的名声。可教改房改医改等等却是另一回事,那是要掏他们腰包的。所以你说银行不会放开信贷,我得回家再好好想想,你说的情况太过理想主义,太把他们嘴上说的那套当真。”
柳钧摊开双手,发现自己无言以对。好不容易才挣扎着道:“去年经济刹不住车,难道还不能汲取教训吗?”
钱宏明仰头考虑了好一会儿,他打心眼儿地想反驳柳钧,希望驳得柳钧缴械投降,然后,他的心里会好过一些。“经济若真刹车,即使我这么个小卒子有个风吹草动,都能牵出好几个的官。你有没有想过,这是什么影响。”
柳钧微微一怔,便告弃械投降。若说刚回国时候或许他还会坚持争论到底,而今回国这么多年,大大小小的事情经历不少,大大小小的官员也接触不少,他能偶尔犯傻,可他更能被钱宏明一语道破。可他只能无奈地摇头,再摇头,一直摇到钱宏明微笑离去。他已不知道该不该为钱宏明庆幸。
晚上与崔冰冰说起钱宏明希望她引见腾飞基本户开户行长的事,崔冰冰连连说不。但崔冰冰没明说的是,这种引见钱宏明给行长的事,她需要贴出很大的面子,背起很大的风险。这种事若无与面子和风险相应的利益打底,谁干。可钱宏明与柳钧是好友,柳钧这人又是一股书生气,收谁的利益也不肯收钱宏明付出的,那么她崔冰冰岂不是很亏,她可没拿钱宏明做好友。再说,现在钱宏明那一行风险日甚,她躲远点儿都来不及,给她再多利益她也不肯在此时替钱宏明背风险。幸好,她怀疑,钱宏明也因同样原因而不坚持麻烦她,知道她肯定会想方设法拒绝,钱宏明这个人太懂做人。幸好。
对于钱宏明希望柳钧送嘉丽母女去澳洲,崔冰冰冷笑一声,“他可真放心你。可是柳钧,这种事即使当事人愿意,你也得顾虑瓜田李下。碰到我是个讲理的,若我是个醋娘子呢?”
“我又不是那种人。再说我不是没时间吗。”
“你有时间也不可以去,你若实在挂心嘉丽的安危,那就牺牲我,我陪去。去澳大利亚,又不是去西天取经,值得这么兴师动众吗。都是女人,都是差不多文凭,都有女儿,我行,她有什么不行,你们男人就是犯贱,看见个娇滴滴的女人就忙不迭怜香惜玉,看见我设计她自强,你们就设法隔离我。柳钧,我不知道多烦你管崔嘉丽的闲事。我告诉你,我很吃醋,我从结婚吃醋到今天。”
柳钧被崔冰冰突然爆发的情绪打得一愣一愣的,“我又没去管。好吧,我管嘉丽的闲事只是因为宏明……好吧,我承认方法有问题,我投降。”柳钧有意息事宁人。
崔冰冰见好就收,放缓语气。“你放心,人都是给逼出来的,谁都不是从小十项全能。你们都太护着嘉丽,她又没进取心,所以害她越来越仙气十足。以后钱宏明再跟你提起陪他老婆去澳洲这种荒唐想法,你只管搬出我去,我护送,看他还好没好意思提。”
柳钧转身翻一个白眼,阳奉阴违了一下,不过算是明白了妻子的底线。
这个阴冷特殊的冬天终于渐渐远去,等暖融融的太阳重返大地,柳枝最早萌发嫩芽,在大大小小的内河边笼出一簇簇的绿烟。脱去面包似的羽绒服的淡淡在春季里长得跟新笋一样快,越发调皮可爱,闲下来的柳石堂总是跟亲家母抢生意,总是提早赶在儿子将孙女送去亲家母家前,将孙女带走。可把柳钧和崔冰冰愁得不行,生怕江湖气十足的柳石堂将淡淡带去搓麻将讲是非。
不过这天柳石堂依然是赶在柳钧和崔冰冰出门前来到儿子家,崔冰冰刚想把编好的谎话说出来,柳石堂先开口道:“冰冰,你别管我,尽管领淡淡去你妈家,我跟阿钧去公司,今天热处理分厂正式开工,我去看热闹。”
崔冰冰暗自抹一把冷汗,赶紧领淡淡夺门而走,生怕公公反悔。这边柳石堂等儿媳一走,就对儿子道:“钱宏明在做一个上海什么大厦的项目?”
“有听说,不过宏明没跟我怎么说,什么时候的事?”
柳石堂惊讶地看了儿子足有半分钟,“不是去年已经开始了吗?上海徐家汇的一座大厦改造,我看计划,建成后会收益很好……”
“钱宏英?”
柳石堂犹豫良久,终于点头,“对,她。去年开始她就动员我投资,我被她磨得烦死,索性抛掉所有股票买了房子放到你名下,她忌惮你,从此不来烦我。但我听说她筹集到不少钱,利息都很高,我有个老友问亲友借了钱后再借给钱宏英,吃息差。可昨天她又来问我借,我怎么嗅出点儿狗急跳墙的味道啊。我是不会借钱给钱宏英的,她这种人不会跟我讲良心,我的钱到她手里,等于白送她了。我警告你,阿钧,你也不许借钱给钱宏明。”
“这阵子宏明没问我借钱。”柳钧犹豫了一下,没把钱宏明最近手头紧的事实与原因说给他爸听,怕他爸恶意宣扬出去,无事生非。而他终于明白他爸退隐的原因,更想到那句“被磨得烦死”背后还不知道有多少文章。他不愿去深想,只得道:“爸你不借是对的。我这边资金一向紧张,也无钱可借,爸你尽管放心。”
柳石堂再犹豫良久,道:“钱宏英不知多恨我,可又不敢得罪我。我看她最想把我的钱骗走,把我老命攥手里。不过现在我认定她是狗急跳墙。她……”
“爸,你也别没事往她身边凑。”柳钧不肯再听下去,心里感觉他爸不知道做了多少猥琐事,只得皱眉喝止。“我知道了,她现在可能狗急跳墙,能骗多少是多少,骗了就卷款逃走,对吧。我走了,我不想上班迟到。”
但柳石堂既然鼓足勇气对儿子坦白,自然是不会无功而返。他跟儿子上车,一路絮絮叨叨给儿子介绍他的发现,目的就只有一个,他要告诉儿子,他感觉钱家资金状况不正常,让顾及朋友义气的儿子千万别上钱宏明的当。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