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艰难的制造》-第161章 柳钧一路还是睡觉

更新时间:2020年07月31日 星期五 17:05:44 作者:


关灯
护眼

柳钧一路还是睡觉,躺在商务车后座舒舒服服地睡。事已至此,反而搁下一头心事。事前他最头痛的一件事就是把嘉丽接回来后放哪儿。已经有债主命都不要了,其他债主看见嘉丽时候会做出什么举动,怎么预测都不会过分。不要命的人也不会太在意法规约束的。那么把嘉丽放哪儿都是危险,不仅嘉丽自己危险,收留嘉丽的人和地方也得遭殃,这是毫无疑问的。至于未来该怎么做,有司机在侧,他也不好多说什么,不如睡觉。崔冰冰见此心有不甘,将椅子放倒也安心睡觉,没有嘉丽在,她不用再替司机留意路况,干嘛不睡。于是车厢内呼噜声此起彼伏,令枯坐开车的司机郁闷不已。
直到回家,崔冰冰才跟柳钧道:“唯有希望嘉丽在里面善用她刚在澳大利亚落草的身份了。她好像说这几天都在研读法律。”
“善用个啥,一个协助转移资产就可以敲实了罪名。谁知道关里面会出什么事,还得替她跑跑关系。”
“别试图动用我爹,我爹娘特讨厌那种高利贷,钱宏明在他们眼里就是吸血鬼。我去抱淡淡,你去不去。”
“你去吧,我把临晨跟客户讨论好的合同整理一下,分好几个小合同呢,现在都不敢签大合同,不仅客户不敢签,我也不敢要。人还真是老了,以前两天两夜做计算,从实验室出来还能游泳,现在一夜不睡就不行。”
崔冰冰对自己的色相马马虎虎,而柳钧的色相却是她幸福的追求,她伸手拍拍柳钧还未凸起的肚皮,看来看去还是满意。“老个鬼。”遂放心出门。
柳钧也猜到岳父肯定不愿帮忙,换他若不是钱宏明多年朋友,有人来跟他说有这么个债主刚刚因为宏明潜逃而跳楼,他也是说什么都无法原谅宏明这种人的。可是……总得帮帮嘉丽吧。他很快处理了合同,立刻打印出来,去公司敲了合同章,就寄去给客户敲章。等他将这些工作处理完,崔冰冰已经回家好久,招手让他看电脑。
一条人命果然不同,这事儿在网上被传得沸沸扬扬了。崔冰冰就已经找到了四个就此事议论纷纷的论坛,都开着窗口让柳钧来看。柳钧仔仔细细地看了,有的是臆测,有的却真能透露出点儿情况。但有一个原帖,却让柳钧这个半知情人大惊失色,此人笔锋太犀利,一个标题,就将钱宏明潜逃事件概括得惊世骇俗,上纲上线,简直是语不惊人誓不休的味道。相信任何人看到这么惊爆的标题,怎么都会点击进去看个究竟。里面的内容也是非常火爆,将钱宏明坑害了多少多少人有所侧重地放出来,外行人看上去只觉得匪夷所思,倒不是罪大恶极。但柳钧细细阅读下面火热的跟帖,皱眉跟崔冰冰道:“宏明得给这帖子害死了。不知道是他哪个仇家整理的。”
“换我是债主,我也会整一份放上网,能怎么为自己争取,就怎么争取呗,总不能干坐着等天上掉馅饼。”
“是啊,所以这篇文章以偏概全,也不说说原因是那么多人欠宏明的,搞得宏明简直是世纪巨骗一样。不知道宏明看不看得见这边的各种反响。”
“明天要是新闻出来,钱宏明妻子千里迢迢回国投案自首,若再给配发一张披头散发的照片,你说钱宏明会不会跳出来认罪,替代嘉丽出来。考验钱宏明是真情还是假意的最佳机会来了。”
“总之……你一说嘉丽出关就被带走,我已经没想法了。我都不忍替宏明做选择,他们中间还夹着一个小碎花。忘了问,小碎花跟她外公外婆走的时候,有没有哭。”
“小碎花当然是哭,她已经有灵性了。嘉丽这回倒是没哭,也很镇定,视死如归似的。我做菜去,阿姨这回把洗好的菜码得挺整齐嘛。唉,你也带淡淡来厨房吧,我们好歹是一家在一起的。”
“我现在最希望宏明呆的地方上不了网,看不到报纸。”柳钧此时与崔冰冰感受相同,一家人能凑一起是多么幸福的事情,他收拾收拾跟进去厨房,淡淡一看就跟上了。
但是报纸却找上柳钧。一家从网上看到如此惊悚新闻的全国性财经媒体大牌记者找到申华东,说是已经选题获批,正打包准备上飞机,希望申华东配合调查。申华东家这种上市公司经常需要接触媒体,当然大家有来有往,他想到柳钧很熟悉钱宏明,建议柳钧出面会见一下记者,提供一些客观公正的信息,免得被网上传得太离奇。申华东说的网上传得离奇的,正是柳钧刚刚看过的那条惊爆标题。但柳钧想来想去,拒绝了。他不知道别人已经掌握了多少材料,而若材料是从他嘴里泄露出去,他死也不会原谅自己,他还是闭嘴为妙。他一直认为钱宏明一定没死,一定还活着。
那家全国性财经媒体的记者很是速战速决,过来一趟收集了资料,钱宏明的新闻很快见报。柳钧看了一下,标题也是很悚,但内容倒是有正有反,只是语焉不详,果然是知情的少。他幸好没有接受采访。于是,本地的报纸也开始有了关于此事的大幅报道,而非只是描述有人跳楼原因一笔带过。很快,也就才两三天的时间,仿佛世界大变样。
柳钧晓得他爸只看晚报,就找个时间拎去两箱桃子,顺便将有关钱宏明内容的报纸夹在桃子箱里。钱宏英一看报道的数量就脸色苍白,唉声叹气地说她还是自首去得了。柳钧将那张有关嘉丽回国自首的内容找出来,放到钱宏英面前。钱宏英一看,反而没声音了,只会连连摇头,好半天才道:“还好,宏明没跳出来。这女人真是杀人不用刀子。”
柳钧不便多留,放下桃子就走了。但是路上接到警方电话,让他带钱宏明所有家的钥匙和产权证,去指定地点说话。柳钧心里默默地回想钱宏英的那句话,只能老老实实带上所有东西去了公安局。他被审了个天昏地暗,所有他跟钱宏明的交往,几乎尽在警方掌握。他简直是一边回答,一边翻白眼,知道这都是嘉丽说出去的,还包括他给嘉丽存的那点儿私房钱。
他只好将他与宏明的友谊从小学时候说起,他也找得到很多证人来证明他和宏明的友谊有多么纯洁多么热血,所以才会有这一包产权证的转让。而且他还有严格的交易手续和付款证明。但是这些只是他的一面之辞,在警方拿不出反驳之前,他们倒是很讲道理地将产权证留下复印件后还给柳钧。但是没完,柳钧还得陪着他们去这些产权证对应的房子搜查。可是柳钧这几天本就忙得四脚倒悬,给这么一折腾,公司的事情只好先搁一边,每天只能电话解决问题。
当然,他替嘉丽存的那本定期一本通存折,毫无疑问地交给警方了。
搜查的最后一站,放在钱宏明失踪前住的房子。开门进去,虽然那么多日子没有住人,里面却是因为密封良好而干干净净。相关人员进了这幢大屋大搜特搜,柳钧被勒令坐在客厅显眼处的沙发上,配合说明。看到电脑主机和手提电脑等一件一件的证物被归类贴条,柳钧除了在一边指明这个属于谁,那件又属于谁,其他别无可说的。他提议其实应该请嘉丽来配合说明,他只是个偶尔到访的朋友,虽然现在名为这间屋子的屋主,可是他对这房子并不熟悉。还不如放他回去工作,他案头的工作一定已经堆积如山。警方对他态度挺好,对于他的建议,他们只是微笑拒绝。
柳钧郁闷地坐在沙发上,一上一下地抛着手中的手机,看看屋子里的人,看看窗外的景,百无聊赖。又有电话进来,他将手机举到眼睛面前,是一个外地的固定电话号码,不熟悉,号码后面一串8,估计是个不错的酒店的总机。但是接通,里面才传来一个“柳钧,辛苦了”,他的眼睛立刻瞪得滚圆,这不是钱宏明是谁。他连忙隐晦地道:“你好吗,我正在现场配合调查,请你长话短说。”
“连累你。我现在联系不到我姐,你替我设法发个信号,就发在我家老屋窗下一颗老桂花树上,你认识的,让我姐出来自首吧。我已经做了安排,现在这个案子已经发展到捂都捂不住,我看报纸,从上到下都在关注,她进去应该不会再被黑。躲不过的,不如尽快做个了结。”
柳钧忽然灵光一闪,“不会那个在XX网站的帖子,是你发的,你故意搅局的吧,把事情搞搞大,捂不住?”
“对,本来不想这么做。我登陆嘉丽的封闭博客,看到她写的回国安排,我只能出此下策,我得保护她不被黑。拜托你一件事,以后请向我姐道个歉,我害她了。”
“我这手机可能被监听……”
“那是当然,不监听你还能监听谁。”
“那么你也打算自首?如果是,我立刻把手机转给这儿的人。如果被监听,也很容易被定位。”
柳钧全身绷紧,反而是钱宏明好整以暇地道:“这些我都有考虑,我不打算自首。我的判罚估计不会轻,我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坐牢二十年,而且可以预见不可能被设法保外……”
柳钧却见正在搜查的人忽然朝他围过来,他毫不犹豫地看着民警对钱宏明道:“暴露了,你赶紧逃。”
柳钧的手机被民警接手,他只能眼睁睁看着民警劝降,可是他心中强烈地感觉到钱宏明是有意暴露行踪。既不愿自首坐牢,又故意暴露行踪,算什么意思。“不好,钱宏明想自杀。”
民警说了几句,将手机递回柳钧,“他要跟你说话,你劝他不要自杀,又不会是死罪。”
“宏明,好死不如赖活,千万不要自杀……”果然不出所料。柳钧紧紧握住手机,生怕再给抢走。
“赖活没意思,以后在可以预见的年月里,都是穿囚衣过没有尊严的生活,何必呢。我既然做输,就得负责。谁让我不自量力,做那些超过我能力的事情。我已经过了很多年我不该过的日子,够本了。你知道我现在正喝着上好红酒,住在不错的套间,我刚好洗完澡,可以干干净净地行动了。柳钧,再见,我把小碎花托付给你,小碎花的教育很重要,你也能给她一个阳光的生活环境,你千万告诉她,她爸爸是无辜的,只是无能而已。别给小碎花心头留下阴影。怎么编就看你了。等嘉丽出来,你让她再嫁吧,别再想我,我不值得。我这儿尽快做个了结,主犯死了,他们都是被我七骗八拐蒙混的小角色,这个案子也应该很快就有结果,我姐和嘉丽可以尽快出来。唉,都是我拖累他们。”
“宏明,别……”柳钧听到电话那端似乎是走动和开窗开门之类的声音,“宏明,你不无能,你还没活够本呢。你不能死,你死了我找谁竞争去,我这辈子一直追着你跑……”
“呵呵,柳钧,倒过来才是,我一直羡慕你,我真想做个像你一样开朗快乐的人……”
“你喝多了,宏明,你回屋,坐下,喝杯冷水,我们理智地谈。不是,我一直追着你跑,你成绩那么优秀,我追得很累,记得初中时候一个女同学说我跟你比是绣花枕头烂草包,这辈子的成绩都不可能追上你。我不服气,可是我性格臭屁,只好……”柳钧听到电话那头传来猛烈的打击声,他连忙捂住麦克风跟身边民警道:“我劝他投案,你们请让那边门外的人住手,他反正逃不了的,冲进去只有逼他加快跳楼。”这边又接着道:“你不知道我每次周末回家什么事都不做,就是关在家里死命啃书,你不知道吧,你还以为我每天只知道打篮球,对不对?其实不是,我这是做给女同学看的,好吧,我承认。你那么优秀,你害我一直苦追到今天。像你这样的人即使进了牢狱也无所谓,你看了《肖申克的救赎》吧……宏明,你干什么,你进来,你别……”柳钧听到那边更大的动静。
但是在动静声中,钱宏明依然冷静地道:“柳钧,还有一件事拜托,帮我谢谢傅老师。其实你没有体会过失去尊严地活着是什么滋味,我体会过,我不想再过这种日子,生不如死。傅老师也是个失去尊严的人,你帮帮她,支持金钱就够了。再见。告诉小碎花,爸爸很爱她。”
“不要挂断……宏明……”
“我不会挂断,我听着你说话。”
“宏明,我们都很爱你,你有很多人爱……”
但是,一声闷响通过一束一束的电波从遥远的不知哪儿传到柳钧耳朵里,随即一切沉寂。
柳钧如化石般凝滞,一只手还维持着打手机的姿势,唯有眼泪夺眶而出。
不知过了多久,他耳朵里听见遥远的地方有一个声音在说话,“嫌犯带着手机跳楼……”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