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艰难的制造》-第162章 一个人的死

更新时间:2020年07月31日 星期五 17:06:20 作者:


关灯
护眼

一个人的死,对于他人而言,不过是一条转瞬即忘的消息而已。但是对于爱他的人,却意味着全部。听着钱宏英撕心裂肺的大哭,柳钧垂头对着他爸,两人一起失声。
很久很久,柳钧才能跟他爸说话。“告诉她,宏明一死,已经封口,她只要什么都不知道。多知道,反而让有些人坐立不安。这是宏明在电话里无法说的意思。再告诉她,活着,无论如何都要活着,只有活着才是全部。宏明的目的就是让他爱的人好好地活着。让她不用担心出来后的日子,有宏明的好友在……”
柳钧站在哭倒的钱宏英身边,跟他爸说了好多,甚至包括将人先运到别处,再投案自首。他也是说给钱宏英听。
“我这就去一趟那边,将宏明接回来。”
钱宏英猛地抬头,定定地看着柳钧。柳钧也看了她一会儿,坚定地道:“好好活,谁也不要自杀。没有过不去的槛。自杀是对生者的最大惩罚。”
说完,柳钧就走了。他还是得放下工作,他需要亲自过去处理很多很多事情。崔冰冰不放心柳钧的状态,一定要押车陪着,跟银行请了个假,几乎连准备行李的时间都没有,拿起一包现金就跳上柳钧的车子。柳钧开车越来越不在状态,大多数路段是崔冰冰接手,两人开了许多歪路,终于将事情圆满地办完了回来。
这个时候,钱宏英已经自首去了,嘉丽还没出来。连柳石堂心里都很难过,拉着儿子问,是不是他过去的罪孽害了钱宏英。柳钧没有回答,人的一生有太多因果,谁知道呢。现在好歹活着一个是一个,即使那是钱宏英。柳石堂替钱宏英请了个好律师,用的是儿子的名义。柳钧让把嘉丽也捎上,柳石堂直言不讳地说,那个女人还是住里面为好,能住多久是多久,出来还不得给债主们五马分尸了啊。崔冰冰这一次是非常地支持公公,但是她与柳石堂想的又不一样,若是嘉丽出来,不是柳钧成嘉丽的帅小厮,就是她得成嘉丽的胖丫环,凭啥。崔冰冰很满意地看到,她丈夫只是提了一下嘉丽,却并没坚持。
钱宏明的死,让柳钧着实颓了好几天。老板精神不佳,员工便得议论纷纷。眼下正是整个工业区的冬季,每天上班下班,总能见到不是这家公司倒闭,门口围了一大群讨薪的工人,有的就是直接砸了公司大门,将工厂洗劫一番;就是成群结队的打工仔拎着结实的行李等在开往火车站的公交候车亭,以往夏季可不是回乡的季节。每一个看见这种情形的打工者,很难不提心吊胆的。再加上每个腾飞的员工都亲身感受到近期工作量的减少,尤其是天天可以经过的那家从腾飞出走的后来居上企业从大幅度裁员到关门停产,公司门口每天闹得不可开交,有些从腾飞出走的工人回来打听能不能再回腾飞上班,要不然几个月停薪下来,全家都得上街讨饭。因此每个腾飞的员工本已提心吊胆。及至看到老板的脸色不佳,更是感觉危机重重。危难时刻,饭碗变得异乎寻常地重要。于是,产品品质方面,反而合格率明显上升,连续好几天冲破柳钧总以为不可能达到的极限。对于柳钧,算是意外之喜。
好几天的忙碌,终于将案头工作做完。这个时候,国内的汽柴油价格终于上调,柴油车不用再漏夜排队加油,郊区加油站门口不再堵塞,公司的柴油发电机终于又有了口粮,但毕竟是涨价。而且工业用电也同时涨了。本已是业务收缩,利润下降,却更遇上成本上升,企业的日子雪上加霜。
柳钧稍微闲下来,想起钱宏明临终跟他提起的傅阿姨。钱宏明挣钱后帮了不少人,大多数是那些穷苦学子,他经常在每年夏天亲自开车将一年的学杂费和一些生活用品送到穷苦学子手上。傅阿姨也是接受钱宏明帮助的众人之一,但是为什么钱宏明在千言万语来不及交代之时,硬是特意说到傅阿姨,柳钧心中隐隐猜到原因。于是他挑了个周末带上淡淡前去。崔冰冰又是有工作。
进村的公路比往年已有改善,由于村村通工作的开展,以往需要高底盘车子才能通过的进村公路,而今修成双车道的水泥路,柳钧开着崔冰冰的奥迪TT已能畅行无阻。但即便是道路顺畅,周末白天的村子依然是荒凉,进村后沿路遇见的全是老人,大约唯有老年人才耐得住寂寞,愿意守在这个群山环抱的村落。
有村人看到柳钧下车,问都不问就扯开嗓子大喊:“傅老师,你家又来客人了。”
柳钧略微惊讶,村人怎么知道他是来找傅阿姨的。抬眼,循着村人的指点看到傅阿姨刷得雪白的外墙,和码得鳞次栉比的青瓦,很是整齐秀气的村屋,旧,却有风雅。他盯着傅家敞开的大门,傅阿姨却从不知哪儿冒出来,忽然出现在柳钧面前,脸色有点儿尴尬,却并不阴冷。柳钧也是有点儿尴尬地看着傅阿姨,好在怀里的淡淡大方地喊了声“阿婆好”,他就顺势道:“我女儿,傅阿姨看上去气色很好。”
眼前的傅阿姨依然是笔挺的身材,但是整个人圆润了许多,不再是过去那种芦柴棒似的皮包骨。相应的,脸上的神态也和缓了许多,有了不错的微笑。“你女儿啊,比小钱的女儿小了点儿,来,屋里坐,别晒着。”
柳钧原以为需要与傅阿姨好好沟通一番才能正常说事,傅阿姨的态度出乎他的意料。“傅阿姨的房子非常漂亮,我看这儿几乎没有人家装着空调,晚上不用吗?”
“小钱也跟我提起过要装空调,前两天他来这儿住了才知道,这儿夏天晚上不用空调,睡觉还要盖毛巾毯呢。非常感谢你和小钱总是想着我,给我那么多钱翻修房子。非亲非故的,怎么好意思。”
柳钧心说钱宏明把功劳分一半给他了,而且傅阿姨的话也证明了他的猜测,果然,前阵子钱宏明失踪,就是躲到傅家来了。倒是个谁都意想不到的好地方,连他都没想到。大约若非嘉丽忽然回来,钱宏明还可以继续躲下去,最好躲到大雪封山。可是嘉丽知道这个地方,以嘉丽的修为,被人翻来覆去问上三天的话,再冷僻的傅家也肯定让她招供出来了。想起惨死的宏明,柳钧的眼眶又红了。
好在傅阿姨一根筋,没有注意到柳钧的异常,也是刚从大太阳下面走进屋子,眼前黑糊糊地还不适应。她进了门,一边给父女俩倒水,一边继续唠叨:“你们坐,我给你们摘两只番茄来吃,我们这儿地里长熟的番茄拌白糖,小钱最爱吃,我每天给他做。”
柳钧实在不愿再听傅阿姨欢天喜地地提到钱宏明,就道:“宏明刚去世了,才前不久的事,从你家离开就去了。我今天来取他的遗物,也跟傅阿姨说一声。”
“怎么会啊,小钱是个好孩子,他怎么去的。”傅阿姨的眼泪毫不犹豫地流了出来,那是真的伤心。
“是的,他是个很好的人。”终于有人说钱宏明是好人,柳钧心里很是舒服。“他前儿感觉不好,来傅阿姨这儿修养,可惜回去还是逃不过,但是他在这儿度过宁静祥和的最后几天,我替宏明来谢谢富阿姨的真情款待。具体的我就不说了,很难过。”
傅阿姨哭了好久,“唉,我看他脸色不大好,胃口也不好,每天做好菜逼他吃下去,我不知道他身体不好啊,早知道我要逼他看病去……”
傅阿姨一边说一边哭,走进里屋搬出一只纸板箱,放到柳钧面前的桌上。“难怪他走的时候打包得这么好,他心里太清楚了,唉,这孩子是我见过最聪明的孩子,也是脾气最好的孩子,他对谁都那么好,说话做事让人心里舒坦,小小年纪做人道理都懂,比我做人还清透,这么好的人怎么就不长命呢。”
“他是我最好的朋友。”
“你以后要向他学习,对人多点儿体恤,别高高在上。”
傅阿姨端出傅老师的姿态,以钱宏明为榜样,好好教育了柳钧一顿。柳钧唯唯诺诺,虚心接受。
柳钧和淡淡吃了中饭才离开傅家,傅老师送出门来,对着柳钧的车子还教育柳钧做人要学小钱的踏实,小钱买车就买结实的,能扛的,而非这种重看不中用的。柳钧依然虚心接受,这时候谁能说钱宏明的好话,再怎么说他都爱听,即使拿他做垫底都行。
车子绕出大山,柳钧就迫不及待抱纸箱下车,掏出瑞士军刀将纸箱拆封,寻找钱宏明留给他的遗言。他没有找到,但是看到一台几乎是崭新的上网本,他想,就在这儿了。回到家里,淡淡睡午觉,他将上网本充电,迫不及待地打开查看。果然是新买机子,上面连杀毒软件都没有,也没有文字处理软件,除了win的操作系统,几乎是裸机,只除了可以上网,可以在线写字。柳钧从浏览器里找到钱宏明的访问历史,果然,除了新闻网站,就是那个论坛的链接。除此,钱宏明什么文字都没留下。柳钧心里非常遗憾,可是想了会儿便想通了。以钱宏明的精细性格,他是绝不能容忍在最后一刻由于手脚没做干净而节外生枝的,他要将所有的可能都掌握在他能达到的范围之内。傅阿姨毕竟不知情,不知情便可能产生好心惹出的意外。
箱子里除上网本之外,还有钱宏明换下的一望而知名贵的衣服鞋包。柳钧将这些东西依然封存在箱子里,打算以后交给钱宏英。而钱宏明这个人,也成为被封存起来的历史。历史,从来只有有限的人有兴趣开启它。
柳钧又接到申华东电话,这几乎已成为例行电话,开头第一句总是“你家开工率止跌没有”。柳钧道:“相比倒闭的,我们能维持的,总是好的。我想到广东那边喊了半天的淘汰产能,却是以这种方式曲线实现。”
“我这儿坚持没问题,只是开工率越来越低,我挺不住了,得开始裁员。”
“我建议非不得已不要考虑裁员,如果你能坚持住,裁员是下下策。我认为腾飞之所以成为腾飞,不仅仅是由于那块地皮,那些厂房,和那些设备,还有与之相适应的软件,一帮训练有素的员工。我裁员,那就是自己白白往外扔培训费啊。”
“问题是你看新闻没有,对了,最近你心神不定,美国的次贷危机蔓延,房利美和房地美岌岌可危,IndyMac银行倒闭,那意味着危机目前不受控制地往纵深发展了。都说这是危机的第二波,而且这第二波可能更大更猛烈。看这阵势,你能保证一年两年内美国经济恢复平稳吗,我看越来越难。我们眼下自身的困局可以说大半是输入型的,所以我也看不到一年两年内会有起色。为此我必须裁员,千方百计削减支出。我们集团万名员工,让我白养一年两年,会吃死我。”
“不是据说纺织业准备提高出口退税了吗?我相信我们机电行业也会提高退税。其实随着那些虚肿的企业逐步退出,业务逐步向存活的企业集中,即使银行贷款暂时不放开,我们制造业的日子也会逐渐好过起来,只要坚持。我感觉目前业务量普降是业界对危机来临的无所适从,进而观望导致,未来还会有清理库存等行动,等这一阶段过后,正常需求会体现到业务量上,不可能有一年两年之久。我现在的心态是把时局当作一次洗牌。”
“兄弟,别傻了,我可以很负责任地告诉你,许多企业关门歇业是主动的。本地老板很多人经营方式比较保守,他们手头有钱,却没有债务,他们心里不慌,面对危机,他们的处理办法是主动关门,将支出减到最低,这是积极的冬眠,只要经济略有气色,他们立刻就可以招人将机子开起来。这种企业的产能你根本淘汰不了,他们也从来没有退出的打算……”
“这个是看行业的。虽说中国最不缺的是人,但是中国最缺的是高级技工。我这儿全是后者,我要是把这些从白纸培养起来的技工裁员了,回头往哪儿找去。”
“嗯,我这儿跟你略有不同,我爸发家的产业可以裁掉大半,市一机可以裁掉三分之一,留用的人暂时降等使用。我必须考虑裁员。顺便正好有借口把跟不上时代的老臣子请回家。”
“东东,人心,别伤了人心。”
“人心是很奢侈的存在,我从来没有看见过,我从来只看到利益的交换。柳钧,那只是借口而已,不能当真。别看他们当面对你花好朵好,等你哪一天不发他们工资,你看你还能不能在他们面前说响亮话。”
两人经常出现这种谁也说服不了谁的现象,柳钧就转了话题,“陈其美怎么样了。”
“大女人太麻烦,实在是太麻烦,对我一直不假辞色,我都成大家的笑话了。”
“我支持你坚持到底,这回宏明的事儿,要是老婆换作阿三或者陈其美,事情可能完全是另一个结局。”
“但问题这种女人只跟你谈国事家事天下事,就是不跟你谈情说爱,我跟她只好总在明亮的众目睽睽的环境下座谈当前局势。你说我这是找对象还是招聘。”
“笨啊,她都接受你单独邀请了,你还假斯文,赶紧找一切机会突破,无赖,流氓,都行。越是阿三陈其美越是吃那一套。你只要相信一条,她们绝不会真对你生气,她们心智成熟,对于自己认可的人,态度其实相当宽容。呀,我想到一件事了,我怎么谈情说爱方面EQ这么高,在公司怎么忘记收买人心呢。明天上班就收买去。”
“呵呵,对啊,你的不裁员理论可以好好发挥一下,最好声泪俱下的,感动得人家拿你这个老板当再生父母。我也做一件收买你们人心的事,我看大伙儿最近心情都低气压,如果我拿下陈其美,我出来组织一次活动,封一条才竣工未交付的路,找大伙儿出来遛遛车。”
“不是说你家最近资金紧张得卖什么股权吗,你还有这闲心?不过我支持你。”
“我岂止是没闲心,你想想,我现在利润最大头是房地产,眼下美国的房地美房利美这么一紧,我看着不是滋味,觉得我们国家得引以为戒,房地产那块的调整得继续下去。那么我今后的利润不是都得遭逢寒冬了吗,想想都寒心呐。但是我得坚持乐观心态,心态乐观,做事才会积极。好了,我不跟男人多说,我找女人去。”
柳钧不禁开怀一笑,这个申华东,实际也是个精细聪明人,可浑身又是大大咧咧,从上到下透着开心。做人就得这样。
row983或者tuzhijie同学,请赶紧查你的淘宝站内信,周日到的快递一直找不到接收人,你给的手机关机,快递急了,要退回来了。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