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艰难的制造》-第168章 柳钧听得咋舌

更新时间:2020年07月31日 星期五 17:09:26 作者:


关灯
护眼

柳钧听得咋舌,政府这一步一步,居然完全不出钱宏明所料,也完全符合他根据钱宏明思维方式推算出的决策可能。他不禁看看文静地吃饭的小碎花,就只差那么几个月,就是那么短的三个月,要是熬过了,钱宏明的曙光就在前面了。可钱宏明虽然先人一步看到地平线上的微光,却终于坚持不到这一天。时间,只是因为时间。
“我们有个楼盘一直在建,可是不敢开盘。这个会议下来,等于给我们吃了半颗定心丸。现在我们只要等待,看后续有什么措施。可是现在楼市这么淡,全国各地都在退地王,售楼处常常被砸,再加上经济大环境不好,想恢复楼市,难啊,另一块地不敢再启动,还是观望。”
“最近信贷有点儿放松,根据我和银行接触……”
“别伪君子,直接说跟阿三接触吧,你和银行谁跟谁啊。”
众人都笑,崔冰冰指使陈其凡揍申华东,柳钧笑道:“我说的是普遍性,虽说贷款支援中小企业,可我看不到操作细则,基本上只是一句口号,阿三说很难操作,本来中小企业的资信就不好,授信不高,碰到现在不死也只剩半条命的,银行怎么敢贷。像我,贷出来全靠阿三。那么你想,银行现在有钱可以贷,信贷员有贷款的冲动,然而可以授信的企业却较过去少,那么钱该流向哪儿。”
“只要二套房政策,转让税政策等停止,我毫不犹豫地贷款给房地产公司。”崔冰冰插话,“救工厂难,救楼市太容易,每个地方只要寻找各种借口大规模拆迁,需求立刻上来。别看现在积压的未售房很多,相对全市人口,这个数量不算什么,本市有钱人多,眼下正无处可投资,都放我们那儿存定期,三个月的,通知的,一年的,都是短期的,个个贼心不死等着苗头呢。你们房地产只要稍微有起色,一勾引,那些存款就冲出来。投资渠道只那么几个,后市怎样,端看政府怎么操作楼市了。”
“阿三跟我爸的腔调差不多。他听了我的传达后,说政府必定指望卖地充实地方财政,可现在这种情况,谁也不肯去拍地,上两个月已经流拍两次,他们不会不心急,只要上面中央松口,地方一定动作很大。他说他已经不愁了。”
柳钧揶揄道:“是我跟阿三与你爸见识差不多,我们早若干天就预知这一可能,只是猜不出什么时候拐点出现。东东你以后要多向我们虚心学习,你别不信,证据都在我的博客,你跟帖说我异想天开,罔顾本国现实,嘿嘿嘿。”
“哼,你们两个同声共气,惯会拆台。”申华东斜睨一眼陈其凡,悻悻地转开话题,“看起来我要用房地产养两家制造公司了。这年头,开厂最最最没意思,最最最不赚钱。”
言者无心,听者有意。两个“最最最”,惊醒梦中人。即使眼下凭老婆阿三的人脉,抢先获得贷款,让两家工厂一家研发中心得以靠贷款苟活,可是,他真能指望政策帮得了忙吗。无论内外销,即使他向市场部发出不惜进行价格肉搏的指令,可是面对骤缩的市场,面对与他一样观望而不敢推出无订单新产品的客户,他即使抢到了更大的市场份额,可销售绝对值的下降趋势却是难以挽回,他所做的一切,不过是以开后门获得的贷款苟延残喘,是徒劳的垂死挣扎。
原本指望经过这一年来的经济局势起伏,主事者能够看清经济发展结构的不平衡表现在哪儿,可以趁经济放缓期间大力修补,扭转畸形发展的趋势。可是,东东转达的会议精神,让柳钧彻底看不到制造企业头顶上有什么政策的曙光,他也不敢再有指望了。制造业在东东眼里最最最没意思,在决策者的眼中,又何尝又意思了。他相信,未来即使再来什么扶持中小企业的政策,也不过是雷声大雨点小,而更多的暗力,则是会使在与财政利益最直接相关的地方,也是最快速获利的地方,最容易获利的地方。
可是,为什么心里有那么点儿小小的不死心呢?他心里总是存着点儿希望,希望有一天出国参展的商品不是因为价廉物美而吸引人,而完全是因为最前沿的高科技招人眼球。他多么希望有那么一天,他可以自豪地拍着胸脯说,完全是自主研发,我们中国不仅仅只会生产衬衣玩具,我们国家大力支持企业向高科技转型。
可是,真难啊。他独木难成舟,今年的高新产品退税都还没拿到手呢。连这种仅有的支持都难以兑现。
国庆长假,一家四口人浩浩荡荡奔赴嘉丽的老家,小碎花想妈妈了,小碎花的外公外婆也非常想念小碎花。两个小孩子给绑在专用座椅里,在后面一路嘀嘀呱呱说话,笑闹。闹到后来都累了,终于肯安安静静睡觉。崔冰冰转身给她们盖上小毛毯,试探两人都是熟睡了,才对柳钧轻道:“你看淡淡总是笑得那么大声,一边笑一边尖叫,我看好多小孩子高兴起来都这么闹。总算小碎花在我们家这几天呆下来也有笑声了,笑声越来越大,只希望这几天下来不会有倒退。”
“没办法,只能这样。”柳钧意识到小碎花将看到让人心里不快乐的画面,可人有时候也只能认命,这就是小碎花的命。
因此,在高速出口意外看到小碎花外公挥手招呼的时候,柳钧心里咯噔咯噔,只希望小碎花外公能照顾小碎花的小心灵。他忍不住先跳下去,准备与小碎花的外公事先交流一下看法。可是一看见小碎花外公三个月不到苍老憔悴了许多的脸,他真有点儿不忍心再提要求。可该提的还是得提,小孩子更脆弱。
小碎花的外公一提起女儿就流出眼泪,泣不成声。他也觉得小小的小碎花不应该再受打击,可他们又寄望小碎花的声音能唤醒嘉丽,他心里非常矛盾,手心手背都是肉,只好为难受创最小还不很懂事的小碎花了。末了,小碎花外公拉着柳钧的手一直说感谢,说他和妻子每天最大的安慰是看柳钧寄来的记录小碎花生活的VCD,他们非常感谢柳钧夫妇为小碎花所做的这一切。柳钧一听,终于松了口气,他最怕的是小碎花外公外婆不满意,现在看来,小碎花外公外婆是多么迁就多么温和的人。
从小碎花醒来见到泪眼婆娑的外公这一刻起,几乎一整天,柳钧耳朵里是此起彼伏的哭声,还有淡淡抓着小碎花的衣襟跟着一起哭。唯有嘉丽的眼神一直凝视在无穷远,脸上既没有快乐,也没有不快。连崔冰冰都看着心里难受。晚上去宾馆住宿,柳钧将一家人送上车,又下来跟殷殷送行的小碎花外公外婆道:“实事求是地说,嘉丽其他都很好,脸色比早前强了许多。其实……宏明在的时候她很忧虑,现在这么无忧无虑也好……您两位别太难过了,嘉丽心事重,又内向,或许失去记忆未尝不是好事,可能是躲避痛苦的最好办法。”
小碎花外公外婆一人拉柳钧一只手,无语凝噎。好一会儿,外公掏出一只大信封塞到柳钧手上,哽咽道:“你们明天直接回吧,别来了。谢谢你们把小碎花带得这么好,我们很放心。”
柳钧却一手就掂出信封里是什么,是钱,他经常送人这种信封,早手势纯熟,一摸便知。“我跟宏明是开裆裤兄弟,我跟他不谈钱。小碎花也是我侄女。”
小碎花外公外婆当然不肯收,柳钧临走从车窗里扔回给他们,一个冲刺溜了。不过他第二天没走,让崔冰冰领淡淡去玩,他领小碎花再次去探视她外公外婆,三个人好好地呆在他的车里见面,他一个人在小区里晒太阳。回宾馆路上,他告诉小碎花,大家都很爱她,非常爱她。小碎花似懂非懂地点头,但是很疑问为什么妈妈不抱她不看她,是不是不要她了。一说起来,小碎花就哭得很伤心。柳钧只好告诉小碎花,妈妈生病了,什么都看不见听不到,不知道小碎花去看她。等妈妈恢复健康了,妈妈会狠狠地亲小碎花。
一次探亲下来,小碎花又沉默了。不过一行绕道上海好好玩了一趟,一家人才恢复节前笑容。可是,柳钧估计杨巡整个长假笑不出来了,长假这几天,国际大宗商品价格暴跌,几乎跌掉四分之一强。杨巡的镍矿出产的镍自然也在其列。柳钧想到,杨巡这个人头脑活络,对赚钱这种事见缝插针,估计很可能在上海期货交易所做套期保值,他记得曾听杨逦说起过。只是不知道杨巡眼光如何,赌性如何,持的是空单还是多单。目前国内大宗商品价格与国外联动迅速,长假后必定跟风下跌,若是杨巡因三季度连续镍价下跌而持有空单,纯粹只为自家产品套保,损失还不会太惨重。
果然,十月八日,上海期货交易所一片跌停,哀鸿遍野。
与此同时,是各地不断传出大力支持楼市的地方政策。柳钧一声叹息,他似乎看到市道的前途。他不知道最高决策怎样,大约很多人跟他一样翘首期待上面的声音,只是目的各有不同。
很快,梁思申就告诉柳钧一个消息,杨巡在期货市场大败亏输,输得手机都停了。柳钧奇道:“他难道不单纯做套保?还做投机?”
反而是梁思申奇道:“你懂期货?既然你懂,你应该理解做那行的心理,进了那门,不投机投什么。”
“是啊,那一行的杠杆那么大,几笔大进大出下来,肾上腺素直线上升了。尤其是新手,杨巡入门最多也就一年多点儿。我当时差点儿玩得扔掉公司,幸好机械是我的热爱,好不容易才拔出泥足。”
“杨巡向来赌性很大,胆子也很大。请你帮我关照一下保安,这几天杨巡若来找我,说我不在。”
“杨巡……会来这儿?他不如去你家堵门。”
“当杨巡有求于你的时候,他会对你展现针对性的极大魔力,这种魔力对我有强效,我家某人则是免疫,他不敢上我家了。现在都这么暴跌,你怎么办?继续养着这个烧钱的研究中心,还是寻求国企合作?”
“我最近一直在考虑,也在观察,我试图寻找另一种赚钱途径,来养活我的制造业和研发,就像东东家目前所做的那样,用投资和房地产来养活两家大工厂。我也很希望给研究中心找个大户人家,可是很少有人能花大钱支持独立创新自主研发精神,很多投资客无法理解中心里面这些虔诚于钻研的科学家们的精神领域,与那样的投资客无法合作。”
“可是你目前的自有资金根本无法从事投资和房地产这两大项目,除非搭车。而我国目前可供你这种外行投资的领域又很少,股市期市你现在不敢进去吧,你还能做什么?请原谅我直接,我们这算是谈工作。”
“我……正瞄准房地产。这几天的各种信息越来越让我相信,地方政府有本事在区域内提升房价。但他们具体准备怎么做,还有待观察,目前只是几个城市试水性质地推出政策。我算了一笔账,我如果有三千万流动,投资买二手房,只需要支付30%的首付,假设我可以买一万平米。只要房价每平米上升一千元,我就可以获得一千万的回报率,这已经是不小的杠杆和回报了,适合我这种资金实力不够雄厚的散户。而我相信,这个升值幅度应该概率不小。商贷也可以,具体怎么操作,我现在安顿好小孩子们之后,就每天与阿三商量。原谅我说句可笑的话,只要我还能生存,研发中心一定不会倒。支持它,也是支持我的一个信念,一个希望。只是很可惜,我为了它,不得不离我喜爱的研究工作越来越远。人生真是很符合墨菲定律。”
梁思申愣了会儿,笑道:“看到一个十足的奸商说信念,才发觉这个世界真的很美好。真高兴看到一个个为实现希望而努力的人。我越来越喜欢在中心工作,这儿有磁场。我也在看局势,觉得还没摊牌,但凭我多年做资本这一行的直觉,眼下不失为资本扩张的好时代。我们往后经常切磋。”
柳钧无法不想到,一个个为实现希望而努力的人里面,一定包括宋运辉。他很开心,又多一个人欣赏这样的品格,而不是取笑。说真的,若不是因为梁思申是宋运辉的太太,而他深刻地感觉到宋运辉也是个怀抱自主研发希望的人,他才不敢跟梁思申说起自己的信念,这年头一个大男人如此口头表白,会被人认作中年怪叔叔。
申华东不断告诉柳钧,他爸又跟谁谁会见了,又谈到什么了,看来趋势越来越明确啦,等等。柳钧不得不想到官商勾结这四个字。两个完全不同的体系,却有了相同的利益目标,又为了一个共同的革命目标,走到一起来了。可悲。
那位在后来居上者出逃之前亲自来视察敌情后才敢下单,与柳钧合作多年,算是浸淫制造行业多年的老前辈,去年前年即使面对飞速膨胀的泡沫,也不愿移情做房地产,因为他热爱这个行业,最喜欢的娱乐是自己蹲到车间练一手锉刀功夫。而今却来电话告诉柳钧,他准备抽出资金搞房地产去了。他好意提醒柳钧做好心理准备,后面几个月不要将他那边的可能需求量打进计划中去。他奉劝柳钧也要做好两手准备,这个冬天会很长很长,往下走可能是重复去年前年的经济结构不平衡,制造业会非常艰难,而且看上去坚持在制造业的人很保守很愚蠢。
柳钧心里有点物伤其类,原来有心外向的不止他一个。大约很多像他一样的人一忍再忍,终至忍无可忍了。
而事实也是逼着他非跟着老前辈移情不可。老订单渐渐做完了,新订单却似稀有物种,腾飞与腾达和整个工业区的大多数企业一样,进入萧瑟的寒冬。形势越来越不乐观,即便是他将高科技独门绝活降价再降价,也揽不到合适的生意。不是他们不努力,而是市场忽然消失了。这个市场有关闭破产的,有骑墙观望的,也有失去信心抽资移情的,很少再听说有人热血沸腾地扩张。现在比两年来更没人敢投资制造业。
可是他却看到土地流转新政出台,进一步支持了地少人多之论,他看到国务院会议要求降低住房交易税,以优惠国民购房。有退税政策的调整,不过明显看得出侧重劳动密集型行业。政策,正一步步地走回头路。却鲜少看到对中小企业的支持,只肥了一些他这种有门路的。
可是他不能让企业倒闭啊。他想到钱宏明年初作出最后的挣扎,而非卷款潜逃国外去。他此时何尝不是挣扎。挣扎时候,人真会恶向胆边生。
公司场地内即使最小的野草也被拔光了,公司墙上爬满的爬山虎给梳理得整整齐齐,原本已经一尘不染的车间更加一尘不染,即使轮休,即使发动员工搞卫生,也依然解决不了开工率的大问题。轮休的政策无限期延长,柳钧能跟员工说的唯有“至少我们还活着”,其余的他心里没底,无法做出任何带有时限的保证。他看到公司的人气日益凋敝。
终于,时髦名词“拐点”也降临这个不时髦的公司。第一名工人主动辞职了。这种时候,他辞退工人都得考虑一下人家出去还找不找得到饭碗,可人家却是主动辞职。柳钧看到平静得冷静的公司下面,是人心对公司信任的动摇。
才刚迈进十一月,公司开工率降到30%。研发中心也降薪。
连财势雄厚的申家,在开工率降到30%的时候也毫不犹豫地大量裁员,他柳钧到底该怎么办。崔冰冰首次提出,不能再妇人之仁了。当断则断。要不然连累公司全军覆灭。
柳钧心理压力大到极点。而全公司的人则是看着他。回到家里,他又得和颜悦色地对付两个小姑娘。他知道崔冰冰身上压力也大,银行一边接受人行和银监的窗口指导,压缩贷款,一边又要完成总行给的任务,异常矛盾,却得执行。家里的两个大人都是充气到透明的气球,彼此体谅着不产生摩擦,以免爆裂,彼此也体谅着不给对方百上加斤,男人女人都是人,都有承受的极限。唯有早上被闹钟叫醒时候,静静拥抱一会儿,给彼此打气。
可是柳钧总想找地方发泄,他想到杨巡提供的建议,找无人处嘶吼。他没采纳。以前他会找教练对打,会上山嘶吼,如今就地取材。现在公司已经从原来的三班倒衰败到只做白天一个班,一到五点钟下班,厂区便空荡荡不见一人。初冬的天气又暗得快,下班,等工人走光,便是作案好时机,柳钧搬出一只冲击钻,恶狠狠地将公司绿化带中做装饰的大石块打个粉碎,打得石渣四溅飞击脸面,打得手臂酸痛差点握不住冲击钻,却依然咬牙切齿将破坏进行到底,直至将石块打成齑粉。人给累成一团稀泥,虽然并未解决问题,心里却好受点儿。
十一月的第一个周五,才刚下班,梁思申急匆匆打电话来约柳钧与崔冰冰去她家商量点儿事情。柳钧想她家反正地大物博,索性将两个孩子也领了去,可以与宋家的两个儿子一起玩。崔冰冰问梁思申有什么事,柳钧也不知道,怀疑是以前说的看到消息彼此通风,正好周末大家有空。
想不到宋运辉也在,两家人见面先坐下一起吃饭。可可很喜欢小妹妹淡淡,捏捏淡淡的脸,又转过去捏捏自家弟弟的脸,宣布重大发现,小女孩的脸更软。小碎花护着淡淡,不让可可再捏,拿起叉子暴力地将可可的手挡开。大人们让这帮小孩子自己吃,淡淡见到保姆分好吃的蒜蓉大虾,就强悍地抢了可可的一份,送给小碎花,毫不怯场。大人们看着都笑。
梁思申不卖关子,开门见山,“杨巡找到我,他想把他的XX房地产公司卖给我。这家公司几乎没开发房产,所以财务比较单纯。手头一块储备地,是住宅用地,在市区二类地段,规划建筑面积十万平方米。这家公司别无长物,卖的就是这块地。杨巡现在急需用钱,愿意压低价格给我,只要我给他全款。刚刚我跟他谈完,我打算买下,我看好地价升值,原因我们饭后分析。有关报表我也全部拿来,你们都是行家,我们饭后检查分析。因为这笔款子不小,我邀请你们加入。我记得小柳说起过投三千万买房子的事,我认为买地皮更直接高效。”
柳钧不懂行,但崔冰冰接触面广,一听就知道那块地在哪儿,知道这个收购涉及款项不下十亿,梁思申若拿得出十亿,却差三千万,以她人脉,临时不会筹集不到。因此,梁思申的邀请加入,其意图不言而喻。崔冰冰毫不犹豫地道:“非常感谢梁姐提携。这可是个十亿多的大项目。”崔冰冰及时给柳钧一个提点。
“不客气,以后我们是合作伙伴。小崔是内行人,接下来的程序还得你多参与。你们总之回家自己盘算一下,有多少,参与多少。其余我从我外公的基金中支出。我可以保证你们不吃亏。”
柳钧此时全明白了,梁思申心里记着与他的聊天呢,他激动地道:“梁姐,谢谢你帮我挽救中心,我真不知道怎么说谢才好,你几乎是救我的命了。”
宋运辉笑道:“谢什么呢,研发中心是思申的饭碗,她救自己的饭碗而已。”
梁思申一本正经地道:“我们都是十足奸商,不过偶尔得跟自己粉刷一层信念啊理想啊之类形而上的东西,显得我们是一个高尚的人,一个纯粹的人,一个有道德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一个有益于人民的人。哈哈哈。”
在座的其他三个成年人都学过毛主席语录老三篇中的《纪念白求恩》,听得十足洋气的梁思申将语录活学活用,异常有喜感,全部大笑。四个孩子反而不明白了,看着大笑的爸爸妈妈们很是莫名其妙。
饭后,梁思申解释,她从亲朋好友那儿大致了解到政策趋势了,估计很快就会有最高政策出台。房地产会是重点,地方政府将获得尚方宝剑。这是政策面。另一方面是资本面。目前全世界都用果断降息来扩大流通,中国与其他国家有一个最大不同是,其他国家的银行绝大部分是私有的,他们忌惮风险,会谨慎放款。但是中国的银行是国家的,只要国家有窗口指导,他们唯有配合积极宽松的货币政策,扩大贷款。而且估计很快也有国家投资出台,数目不小。所以可以预见未来市面上不缺资金,扩大贷款加国家投资,完全可以填补民间谨慎投资造成的资金缺口。可在目前百业凋敝的情况下,这些钱可以投向哪儿才能获利,在出口市场的外需受国外金融危机影响而无法恢复,而内需已经刺激多年也无法兴旺现在更别指望的前提下,巨额资金的流向几乎是不言而喻了。梁思申说,这是很老套的,格林斯潘以前用来救美国经济的套路,结果也有前例可循。有政策支持,又有资金支持,所以大家该做的就是跑在政策出台之前,将该做的赶紧拿下,当一回秃鹫。
四个人当场拍板,明天周六不休息了,立刻行动,拿下杨巡嘴里被迫吐出来的肥肉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