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茂和他的女儿们》-第三章初访(二)

更新时间:2020年08月18日 星期二 19:01:03 作者:


关灯
护眼

许茂的三合头草房院子坐落在葫芦坝西头,隔着几方白晃晃的冬水田,同靠近河边的一片桑园遥遥相望。院墙内,他女儿们出嫁前种的许多花草,仿佛还残留着她们鲜花般的少女时代的印记,如今,即使是这样严寒的冬天,冷冽冽的空气里也依然飘逸着淡淡的幽香——几树腊梅今年比哪一年都开得鲜妍。
然而,许茂老汉并不觉得这些东西能给他的财政上带来什么好处。多年来他一直后悔,当初为什么不留着这块空地种蔬菜。在这粮食不足、需要“瓜菜代”的年月里,多么美丽的花朵,也顶不得一斤白菜。老汉不需要花,他需要的是粮食,是货币。虽然他已经积攒了一点,但他却依然老是觉得心头空荡荡的,好像一只老母鸡,除了偶尔下蛋的时候蹲在窝里一会儿,整天的工作就是在草丛里专心致志地觅食。对于雄鸡的多情的呼唤;对于草丛间开放的野花,对于一切都不在意;如果发现了一只蚱蚂,那它必将奋起追击。
除了伴随着老汉的那种永远的精神的空虚以外,这两天,他比什么时候都更加感到烦恼。摆在他眼前的现实的问题很多,至少有两件是最费神思的:一件是关于四姑娘,一件是关于工作组。
关于四姑娘的去留问题,本来就够叫老汉苦恼的了,前晚上闹贼以后,这个问题一下跳到格外突出的位置上,到了非解决不可的地步!……虽然两天来,许茂老汉封锁消息的决策是又英明又成功,葫芦坝“舆论界”还不知道许家院子曾经有过闹贼这件事,但这并不等于说这个严重事件不存在!
想想嘛!那个从大门口逃出去的贼娃子有多奇怪,既不偷许家的粮食衣物,也没偷院子里的鸡牲鹅鸭,(当九姑娘的喊声把老汉惊醒以后,他首先一步就注意检查了这一切,发现连鸡毛也没有丢一片!)那么,那个胆大包天的“贼”又是为着什么来呢?……老汉不敢往下想。他简直恨透了这个犟性的四姑娘。
“这个冤孽!祸水……不叫她立即滚出这个院子去,非给老子闹出丢人现眼的事情来不可!……”
那一夜,偌大一个许家大院子里,三个人谁也没有睡着。老汉坐在床上,拥着厚实的老棉絮动脑筋,但他发觉自己的脑子突然变得不那么好使唤了。他决定先把发生这个极不光彩的、可能引起各种各样闲话的事件的消息封锁起来,再想办法将她“逼”出葫芦坝去。……第二天一早,他把两个女儿叫到身边,故意问道:“你们真的看到是一个贼娃子么?……你们不是眼睛花么?”
九姑娘被问得迷惘起来,四姐却脸色苍白,低着头,身子靠着一株细小的玉兰花树,什么话也不说。
“惊风火扯的!我这院墙鬼都飞不进来,除非它长了翅膀。……贼娃子会飞么?胡闹!”他继续这样凶狠地瞪着眼睛,训斥两个女儿,一再追问她们,一再要她们承认是自己眼睛花了,根本就没有看到什么“贼”。
老九揉揉眼睛,含含煳煳地说:“我听见四姐喊,跑过去时,不晓得是不是有个人影窜了一下,说不定是条狗吧!……当时狗也在叫……”她是想支吾了事,怕老汉寻根究底的结果,会把昨晚深夜归家的马脚露了出来,惹得老汉的一顿训斥。四姑娘呢,什么也不说,谁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许茂绝不是一个挺老实的庄稼人,在保护他自己的利益和声誉方面,他不煳涂,挺精明。在他的亲生女儿面前装样子说假话,当然是不应该的。然而,他不这样做,行么?尤其是在那样一个年代,谣言和闲话有时可以毁掉一个人的!他没依没靠,有谁来保护他的利益?
但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当老汉正在发狠地盘算着怎样处理四姑娘的去留问题,而且简直连一点办法都还没有想到的时候,发生了另一件恼人的事情:工作组要住到他家里来了。
这是昨天晚上,老九许琴从大队部回家时告诉老人的。她兴奋地对他说:工作组就要来了,工作组有个女同志将要借住她家一间房,并且就在这儿搭伙食。老汉一听,从心底里往外不高兴。牛角胡子抖动得很厉害,瞪着眼责备许琴道:“是哪个给摊派下来的?是你这个死女子吧?咳!我修房子是为了开旅店的么?”
对于父亲说话的方式,老九早就习惯了,她一点也不畏惧,嘻嘻笑了两声:“修了房子总得有人来住嘛!要不,你修这么宽绰的房子,为了个啥呢?”
说话人无意,听话人有心。刚强而又固执的许茂平时是最忌讳别人说他家里“没得人”的,就像癞子不喜欢听人家说“亮”一样。这会儿要是平常间,他早就给骂开了,怎奈是自己的么女儿,而且又是面临着一件如此突然的“灾难”!……他没有开腔,只是很响亮地喷着鼻子。隔了一阵,他终于摸黑出门去了。
他去找代理支书龙庆。他要断然地向这位领导人拒绝大队的安排。“……难道葫芦坝二百多户人家都没得空房子?为啥偏要安到我家来?我许茂几时得罪你了?……”他这样忿懑地嘟囔着,向龙庆家走,“什么鸡巴工作组!呸!”
说实话,现在的许茂不喜欢那些被称做“工作组”的人,不是没有原因的。他已经见过各式各样的工作组了。在他看来,土地改革时,把地主的田地白白地分给他,使他不费吹灰之力就实现了年轻时拼命也没法实现的理想,那样的工作组才是工作组呢!……后来,单干户的许茂家里孩子小,没有劳动力,拿着土地没有法子耕种,眼看就要破产的时候,互助合作运动来了,工作组让他入社,及时地解救了他的困难,那样的工作组,多么值得他许茂感激和尊敬!……至于这几年,葫芦坝也来过不少的工作组,但多数时候,他许茂不但没得到好处,却总得吃一点亏,惹一肚皮气。有一回,他自留地里的莲花白秧正长得嫩闪闪的,工作组叫了几个“天棒槌”来,活生生给全部铲掉了;又有一回,他的一群鸭子给他们毒死了;还有一回,工作组叫嚷着要“宰尾巴”——收自留地,好像他们存心不让庄稼人过日子似的,把老汉气得害了一场病。后来“尾巴”到底没有宰,说是上面的清官不准工作组乱收社员自留地。然而,前年子来的那个工作组,又兴起怪事。别的不说,単单是把全大队的老汉老娘们集合到大队部去唱戏这一件事,就叫许茂受不了。多么丢人现眼!许茂没有去,他坚决不去!挨了一顿批判以后,他就躲在屋里装病,整整一个月没有走出大门去。菜园子里的杂草没有铲,长得齐膝盖深,茄子老得烂在草丛里,而且南瓜也叫人家偷去了好几个大的。……说真的,向来都以自己的神圣利益为中心,去判断事物的好与坏、真与假、美与丑、善与恶的许茂老汉,这些年来,对于“工作组”早就不感兴趣了。
许茂摸黑走到龙庆家里,他对龙庆说明自己前来拜访的理由时,断然宣布自己的屋子一间也没有空着的。但这个理由显然难以自圆其说,他便换了一种诚恳的音调说道:“哎,再说,庄稼人的房院鸡呀狗呀,又脏又臭,偏偏我家又没得人手去收十,人家干部住得惯么。”
害着“火巴眼”的代理支书却说:“笑话!哪个不晓得你家里的卫生讲得好呀?嘿嘿……”
老汉一听,急了,忙压着嗓子说出另一个理由来:“支书,你不晓得,我有‘事’呀!过些日子,女儿、女婿、外孙儿们一大堆的来了,我又往哪儿安置嘛!你给我想想看。”
龙庆揉了揉红眼睛,说:“过几天你做生?……看嘛,我简直把这个事忘了呢!……让我考虑考虑……”
然而,龙庆是怎么“考虑”的嘛!——这天下午,老汉吃惊地看见一个背着挎包的中年女同志直端端地向着他家走来了,老九许琴提着人家的行李,高高兴兴地靠着那个女人的肩膀走着,而龙庆呢,用巴掌遮着眼睛,笑呵呵地跟在后面。
许茂手里拿着竹筢,忙闪身站在院墙里的柴火堆那边,脸色十分的难看。望着一行人跨进院子门,望着那条名叫“招财”的黄狗对来人摇着尾巴,他心里简直难受极了。那个女同志一进门就被满院的树木花草吸引住了,她抬头看着盛开的梅花,没有发现柴火堆那里的老头子。而许琴却淘气地对老汉投去欣喜的一瞥。许茂忙背转身去,用竹筢使劲地搂着茅柴,很响亮地喷着鼻子。
斜阳下,院子里显得明亮、整洁。西墙边的猪圈用石灰涂抹得雪白,圈门上吊起厚厚的草帘子,东墙边的茅柴堆得齐屋檐高,顺墙根有一间房门紧闭的小草屋,门口垒着锅灶,虽然与整个院子有点不协调,但也收十得清清爽爽的。院坝里的花草林木掩映之下,有一段石板铺成的小小的人行道,走过去,有三级石梯,登上宽敞的阶沿。
正屋的两扇柏木大门关闭着。许琴闪身走进偏房一道小门。从小门进去黑煳煳的,三眼大灶和水缸占据着这灶屋的一半地面,穿过这暖烘烘的小屋,是一间堆放着柜子、囤子和柏木扁桶的角屋,穿过这间散发着粮食和红苕干香味的屋子,再穿过一间放着大床、立柜等粗笨家具的、充满了浓烈的烟草味的住室以后,才是正屋。许琴从里面把正屋的两扇柏木大门敞开,邀请还站在阶沿上的客人进屋去。正屋中间放着吃饭的方桌,正面横着一具高大的漆得发亮的寿木,四周泥墙上贴满了各色各样的图画纸。
正屋里的右手边的小门上挂着一块花布门帘,许琴打起门帘子,把颜组长让进去,穿过两间只有空床而无人居住的小屋以后,才是许琴自己的卧室。
像现时所有那些有知识的农村姑娘一样,九妹子的卧室布置得十分整洁淡雅。这里除了点简单的针线用具外,有一张条桌,条桌上放着镜子书籍和笔记本儿。床上铺着雪白的床单,一条粉红色的被盖叠得整整齐齐,用红色丝线挑着梅花图案的小枕头上还有一本打开的小说书。
“这是一个家道宽裕的人家。”颜少春这样想着,便说道:“我们当姑娘的时候,可没有你如今这样的福气呢!”她脸上挂着欣然的笑意。
许琴不由得红了脸,有点羞涩起来。她把颜组长的被盖卷儿放在椅子上,说:“颜组长,我们俩伙住一间呢,还是你一个人住一间呀?你要是喜欢一个人住,我就到隔壁那间去,反正我们家有空房子,都是从前姐姐们在家的时侯住过的。”
颜少春说:“我们伙住一间吧,你看行不行?”
许琴高兴地拍着巴掌说:“要得!有啥子不行啊!一会儿我把床搬一张进来。”
颜少春坐在床沿上,突然问道:“过几天你那些姐姐们回来给你爹做生,能住得下么?”
许琴吃惊地说:“你咋个晓得的啊?”
颜少春笑而不答。许琴便告诉她:“我都给她们写信去了,叫她们不要回来!”
“为什么啊?”颜少春惊奇地望着九姑娘。
“不为什么,”许琴回答,“眼下大家都忙啊!第一次全国农业学大寨会传达下来了,哪里不是一样的。要大搞农田基本建设,人家川西坝怕比我们这里还闹热呢!……她们拖儿带崽地回来一趟多麻烦,还不就是耍几天,吃几顿,有啥意思哪!”
笑望着这个直爽热情的许家九姑娘,颜少春又问:“不叫她们回来,这是你的意见,还是你爹的意思?”
“我爹……”许琴调皮地用手捂着嘴巴说;“他还不晓得呢!”
“啊呀!他要是知道你擅自写了退客的信,不打你这个死丫头!”
“嘻……他不打我。你还不晓得我爹的脾气,不过是样子挺凶罢了。”
屋外高檐下,代理支书龙庆坐在高板凳上,手搭凉棚,遮着红眼睛,正在和许茂老汉说话。
“工作组同志吃饭给饭钱,给粮票,又不白白吃你。”这位土生土长在葫芦坝上的农民干部,他凭着多年的经验,知道怎样地应付各种各样的人和事,用和缓的口气对许茂说。
许茂站在檐坎下面,手里拄着那根竹筢,布满了皱纹的圆脸拉得长长的,凸起的眉骨下面两只明亮的大眼睛盯着龙庆,说道:“我姓许的倒不在乎那几顿饭呢。我求告你的事情呢,你怕是丢到……”
龙庆知道他要说出什么话来,忙插话道:“哈哈哈……我早就晓得你老人家不在乎这些小事嘛!只算我刚才没说,算我没说……”
许茂见代理支书如此支吾应付,心想:现在而今,人都拢屋了,再说也白说了。但是,一想到往后的数不清的麻烦,老汉心里十分悲哀:做生来客不方便,这是一;单是夜里在我家开会,还不知要费我多少煤油呢!……“哪个不自私?你龙庆为啥不把工作组往你屋头领去,偏偏把亏让我吃?我几时得罪过你啦?……”他这样想着,不由忿忿地嘟哝道;“好嘛!你们当公事的就晓得把自己身上的虱子朝我们这些人身上捉。”说完,喷着鼻子转身扒柴去了。
龙庆却淡淡地笑着。办完一桩事情以后,心情轻快,他对着屋里说道:“颜组长,你休息一下吧,我去通知开会啰!”说完就穿过院坝头的树荫出去了。出门时,他手板遮眼睛,特别向许茂老汉送去一个开心的微笑,并点头告辞,对于老汉的烦恼,这位性情豁达的大队干部竟好像没有看见。
许琴这时从屋里跑出来,将代理支书叫住,转达颜组长的话说:“大队干部们这两天不是正忙着决算分配的工作么,如果你没有紧要的事情,白天就别开会了吧。”
“呵?”龙庆回过头来,睁大了红肿的眼睛。
“不必开会了。”许琴以为龙二叔没有听清楚,又补充道,“颜组长说,大家都挺忙的,白天又何必开会?……”
工作组来了,而不开会,连个见面的干部会都不召开,这似乎已经超过了龙庆同志的常识范围,惊疑的表情长久地凝固在这个经验丰富的代理支书脸上。他边走边想,过了好一阵,才得出他的结论:“唔,看样子,这个女同志没得经验。”
几分钟以后,颜少春就从房里出来了。她顺手在廊檐下拿起一把锄头。这把锄头明锃瓦亮,柏木把儿光滑匀称,―看便知道它的主人是一位勤劳能干的庄稼人。颜少春喜爱地掂了掂锄头,把它扛在肩上,笑着招呼许茂道:“大爷,你忙啊!……这把锄头一定好使。”
许茂眯缝着眼睛回过身来,装着没听清楚她的话的样儿,嘴里含煳不清地“唔”了一声。
“大爷,今年这个冬天不怎么冷,你感觉是不是?”
“唔,是稍微热和一点。”
“听说冬天不冷,明春的庄稼虫口重,影响收成,是不是呀?”
“唔,唔,是有这个说法……”老汉的左眼睛微微睁开,注意地瞅着这位穿灰布衣服的女同志。他觉得这位干部似乎有点不同寻常,他不曾想到如今除了靠着庄稼吃喝的农民以外,还有谁把庄稼放在心上。
颜少春也盯着他,像是要证实一下公社炊事员描绘的形象是否准确似的。接着,她笑问道:“大爷,你常在街上卖小菜么?”
许茂听着这话,把脸一沉,扭过身去扒柴,嘟哝道:“不卖,留着干啥子?……庄稼人喉咙细吞不下呢!”
“哈哈哈……”颜少春愉快地笑起来。对于老汉这又顶又撑的回答,她并不介意。
许琴也扛起一把锄头来到院坝里,她们二人相跟着出了大门,向田野走去了。
许茂老汉见她们出去了,便三步并成两步跨到大门口,望着颜少春的背影,心里揣摩着:这是个什么样的人物呢?看样子好像是个“高级官儿”呢。她该不会像前年那个工作组那样的“乱来”吧?只要一想起那次硬把老汉老娘们集合起来唱戏的情景,他不由浑身都起鸡皮疙瘩。
“好嘛!你们硬是安心不让庄稼人过日子的啰。好嘛!”
许茂回到柴堆旁,忿忿地嘟哝着,越是往下想,越是想不通。这两天来的各种各样的恼人的事情一齐兜上心来。人说这老汉刚强,是也倒是。不过他的心脏也和常人一样是肉做的,有时也会疲乏。这一阵,他突然感到力气不行,便丢开竹筢,一屁股坐在一捆干柴火上,直到天色黑尽了才爬起来。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