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茂和他的女儿们》-第三章初访(四)

更新时间:2020年08月18日 星期二 19:02:28 作者:


关灯
护眼

金顺玉大娘得到郑百如的通知,今晚上开支部委员会;并说,为了照顾颜组长刚来,黑天黑地的,路又不熟,今夜的会就到许家院子里去开。
昌全在一旁听着,当场表示不满,对他妈说:“颜组长不能摸夜路,你就能摸?是她的年岁大,还是你的年岁大呀?”
金顺玉喝住儿子:“有你多嘴!这葫芦坝的大路小路,我摸了几十年……”
老大娘听说开支委会,心里十分高兴。吃罢夜饭以后,就同小齐同志一路向许家院子进发了。一路上,她走得风快,而那个从城里来的青年人却担心自己掉进冬水田。
党的生活,近年来在葫芦坝这个支部内是很不正常的。长期不开党的会议,少数人说了算,好像谁的权力大,谁就是党的化身。老支委金顺玉大娘对这一点很有意见,可她只能看在眼里,急在心头,干瞪眼,没办法。因为党内生活的不正常,那原因是太复杂了!她一个心怀赤诚的农村女党员有什么办法?葫芦坝党内的活动太稀少了,党员们成了没娘的孤儿似的,好像亲爱的党已经把他们给忘记了!因此,当金顺玉大娘接到通知的一刻,心情格外的激动。虽然作为个人意见,她一向看不起郑百如这样的副支书,但,作为一个党员,只要是党内有会议,她是没有一次不参加的。她已经养成了习惯,不论任何时候只要是党组织的召唤,她总是感到格外的亲切!
当她来到许家院子的时候,五个支委,她是头一个到达的。宽敞的院子里黑森森、静悄悄的。许琴站在阶沿上亲热地迎着金顺玉大娘,并把她引进正屋里,向颜组长作了介绍。颜少春站起来拉着大娘的手,招呼着,告诉她说:事前不知道会议在这儿开,要不,何必让大娘摸这么远的夜路呢!……最后,颜组长请她开完会以后在这儿住一晚上,明早再回去。
金顺玉大娘被工作组组长诚心诚意的话感动了,这个农村老党员,热泪盈出了眼眶。
不一会儿,龙庆来了。这位在大事面前没啥主见的代理支书,对于细小的事情却毫不含煳,他提来了一瓶子煤油。他把煤油瓶子往墙角落里放的时候,大声对许琴说道:“往后在你们家里开会,不得让你们贴煤油,看啦,放在这里。”他的声音很大,是为了让隔壁的许茂老汉听得见。
许琴说:“龙二叔,看你想到哪儿去啦!一点点煤油都那么认真。”
“嘿嘿,公事公办嘛!”龙庆补充说。
许茂老汉坐在隔壁屋子里,还没上床,听到龙庆的话,心里宽松多了。煤油,虽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东西,但对于许茂来说,他是决不愿意作无谓的消耗的,他暗暗赞赏龙庆这个人办事认真。可他却不知道:这煤油原是这位家境并不宽裕的龙庆私自贴的!
“你的眼睛松活点了吧?”金顺玉大娘这样问候代理支书。
“未见得哩。”龙庆回答着,选了一个背光的角落坐下。
金顺玉大娘望着龙庆,有一件事情在扰乱她的心。——两天前,她就决定为儿子求亲,她甚至决定亲自找许茂老汉提说这件事。但是,过了一晚上以后,她又觉得不妥当,她想,如果请龙庆出面去说这个亲事,不是更方便些么?代理支书出面提亲,一则以示郑重,二则许茂老汉脾气古怪,万一他不答应,也好再做工作,有个回旋余地。出于这个考虑,金顺玉大娘当即去找了龙庆同志,龙庆听完她的要求,一口答应下来。两天来,她在等着龙庆的回音,但这位忙忙碌碌的代理支书却没给她一个答复。也不知他是不是把这件事情忘记了?
过了一阵,郑百如终于来了。许家的黄狗一见郑百如,好像“冤家路窄”似的,汪汪汪勐扑上去,把他阻挡在院坝里面,还是许琴出去给他解了围。
“咋个?老陈还没有来呀?这个人真噜苏!”郑百如进了正堂屋,坐下以后,这样说。话音刚落,五十开外、一副疲劳面孔的老陈就来了。这位支委兼任着五队的生产队长。他无声无息地选了一个靠墙的位置坐下,做好了打瞌睡的准备。
“齐了。”龙庆向颜组长说。
“齐了么?”颜少春反问一句。金顺玉大娘解释说:“就是这几个了。东水撤了职以后,一直没有补选,五个支委就只有四个了。”
郑百如向龙庆示意,要代理支书来几句开场白,龙庆却向颜组长那儿指。
许琴见会议开始了,便退回到自己房里去,她不是党员。
郑百如谦恭地把脸向着颜少春说:“请颜组长讲吧。”
颜少春说:“我今晚是列席支委会。”
郑百如又把脸掉向齐明江。正在看书的小齐同志严肃地摆摆手,表示不打算讲什么。这些过场完了之后,郑百如掏出一个笔记本儿,开始发言了:“今晚开支委会。主要是传达公社会议的精神,讨论我们的远景规划。老龙同志让我向大家传达。”
龙庆心里暗暗叫唤:“我的天!今晚要开个支委会,是你通知我,说是工作组叫讨论规划呢,我要你传达什么哟?……”但,他没有开腔,半闭着两只红眼睛。
“自从‘文化大革命’深入发展以来,形势一派大好。……”郑百如不慌不忙地开了头。他咬文嚼字,从“文化大革命”的重大意义谈起,转到葫芦坝的过去和未来。话语中夹着许多流行的政治术语,侃侃而谈,一连讲了两个钟头,还没完没了。金顺玉大娘焦急地望着这位口若悬河的葫芦坝“后起之秀”。颜少春不断地看表。只有龙庆稳得起,他一支又一支地叭他的叶子烟,而那位面带倦容的老陈,早已进入梦乡了。
“……这是第一个问题。下边说第二个问题……”郑百如关上一个笔记本,打开第二个笔记本。
颜少春趁这个空儿开言建议道:“简单一点嘛,是不是大家发言议论一下?”
郑百如忙说:“可以可以……”他的精神蛮好的。
龙庆卷好一支烟递到老陈面前,同时碰了一下老陈的膀子:“来,整一口吧!”
老陈醒来,睡眼矇眬地瞅了一眼会场上的气氛,点燃烟叭了一口以后忙说:“大家都说过了吧,我也有几句……”
颜少春忍住笑,盯眼望着老陈。

龙庆一听这个事,心里就发麻!他知道这事早晚要闹出来,但他有苦难言,不开腔,他想让郑百如自己去解释。
颜少春十分注意老陈提出的这个问题。但她却不知道底细。
郑百如说道:“这是外地清理核实产量的一个先进经验,杜绝瞒产私分的一个重要措施。”
老陈不服气:“我们是硬对硬,没有搞瞒产啊!”
“难说哩!”郑百如说:“你能担保每一个人都没那个思想?”
“实事求是嘛!”金顺玉发言,“我们四队没有瞒产私分,我们这次也没搞重新折成。”
郑百如没好气地回答她:“我晓得你们有人思想不通,希望你坚持党的原则。”
金顺玉站起来了:“你这是什么‘党的原则’啊,实事求是才是党的原则!”
“支部决定……”郑百如盛气凌人地说。
“几时决定的啊,我怎么不知道呢?”金顺玉毫不相让,她从心眼里看不起郑百如,这件事,她叫儿子吴昌全问过龙庆的,支部根本没有这个决定。
龙庆出来打圆场,他说得吞吞吐吐:“这件事……当然……不过,以后可以扯得清楚的嘛。今晚时候不早,就别扯到一边去了吧。……还是研究规划的问题,我们的远景规划还没有搞起,公社发下来的规划表格一张也没有填……不然,又要催我们交表了!……哎,如今的表格也实在是多。”
金顺玉大娘气鼓鼓地坐回原位。那位挑起这场不愉快的争论的老陈这才弄清了今晚会议的主题,有点后悔自己不该冒失地杀偏风。但是,他太疲倦了,郑百如往下讲规划的时候,他怎么也克服不住瞌睡袭击,终于又昏昏沉沉地睡过去了。
月儿当顶以后才散会。颜少春留下金顺玉大娘,把人们送出许家大门,望着冷清清的月夜,独个儿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她闩好了院子门,回身进屋时,一眼瞟见院墙角落那间孤零零的小屋里还透露着一团灯光。她已经知道那儿住着的孤零零的女人是许家离了婚的四姑娘,而且在吃晚饭的时候,她特意在院子里去观察过,那位四姑娘不是别人,正是下午在桑园里挖树蔸时,只说了一声“我来”的那位身子单薄而力气颇大的女人。这时,颜少春忍不住轻轻走上前去,对着歪斜的门缝往里瞧,只见桌上一盏孤灯,油快干了,小屋里昏茫茫的。那个女人正坐在简陋的床上,纳着一只鞋底,手在动,两眼却怅然地望着那如豆的灯火。
颜少春退回院子里来。满院里散着腊梅的幽香,寒风发出唦唦唦的响声如泣如诉,叫人心里发凉。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