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茂和他的女儿们》-第四章不眠之夜(三)

更新时间:2020年08月18日 星期二 19:05:40 作者:


关灯
护眼

出了许家院子以后,他们分头上路,各自回家。郑百如要亲自送齐明江同志回四生产队的住处去。小齐不肯让人家绕许多路送自己,而郑百如却诚恳地坚持着,举出好多种该送的理由:一则小齐同志初来,道路不熟;二则目前阶级斗争尖锐复杂,他作为大队领导,不能粗心大意地让一位工作组同志独自在这深夜里行走;三则,他还有一些工作需要在路上汇报。于是,齐明江也就同意了这位热心肠副支书的意见。
他们一上路,郑百如果然十分认真地向小齐汇报了这几天来葫芦坝的革命群众盼望工作组进村的喜悦心情,以及“抓革命,促生产”的实际行动。这些话,当然全是他编的;他是在试探这位年纪轻轻的工作组员的口气,想摸摸工作组究竟卖的什么药。
别看这小齐同志年纪不大,参加工作才两年多,党龄也不过才三个月,可是,机关工作却养成了他极强的等级观念:对上级他是惟命是听,对下级他很懂得维护自己的尊严。他最喜欢向上级写报告,同时也非常爱听别人向他汇报工作。只要他认定了你不是他的上级,他是一定不对你露出半点笑意,或说出半句未经斟酌的话语的。板着脸孔,以示严肃,腹内空空,却要做出一副莫测高深的神气,不知道的人,还会真以为这是一位很有才气的老成少年呢。他很能按照当时报纸上流行的词语和格式来讲话、写文章,一丝不苟,八股,绝不多一股,也绝不漏掉一股。这是常人所难于办到的。由于这个原因,三年前高中毕业时,城关区就把他收在区上做宣传干事;也由于这个原因,一年前又调到县委宣传部当工作员。只可惜他对农村实际工作的了解,并不比他对月球的了解多一点。因此,对于郑百如这个下级一路上的汇报,他只是听,时而“唔唔”两声,叫人摸不着他的底,弄得郑百如很恼火。
来到吴昌全家门口了,他俩一齐站住。不知怎么的,小齐同志突然喜欢起眼前这个农村干部来了。正如他的一位领导喜爱他惟命是听一样,他也喜爱这个在他面前无比谦卑温顺的下级。他严肃的脸上,像云破天开似的,露出了一丝笑容,说:“好啦,你回去吧!”
“是……”郑百如答应着,转身走去。
但是,齐明江又把人家叫了转来。他突然感到还应该对这个干部说两句抚慰的话,以进一步体现上级对下级的关怀。
“你……家里多少人?他们都很好吧?”他选择了这样的话,关心一下人家的生活。
郑百如老老实实说:“我家里就一个父亲,没有其他人,我父亲身体不大好。”
“哦,你还没有结婚?快三十了吧?”
“三十二岁。我结了婚,但是又……离了。”
“离了?”小齐大吃一惊,“为什么离婚呀?是女人不好么?还是……”
“不,女人很好的。是我不好。年轻气盛,拌了嘴,一气之下就离了。现在十分的后悔呢!”
“那……”
“现在生活上很困难。父亲有病,我成天在外面跑工作,顾不了家庭,有时候,连做饭吃的时间都没得。饿了,就嚼一根生红苕。可是,不能影响工作呀!”郑百如说得怪可怜的。
“那咋个办啦?总不能长此以往嘛!有合适的对象没有哇?”小齐自己还是个光棍汉,说这样的话觉得有点难为情。
郑百如却说:“我也不愿找对象了。我想跟她复婚……”
“复婚也可以嘛!可是人家愿意么?”
“这,我惟一的希望就只有请领导上帮帮忙,给她做点工作。”
“做点工作,没得问题。我们给你搭个手就是了,好不好?”
“那,真是太感激齐同志啦!”
“感激啥子哟!只要你好好干工作!”
“那,当然。”
小齐在郑百如肩上轻轻拍了一巴掌,宽大为怀地鼓励道:“好好干,我支持你。”他决定要施展工作组的权力来为郑百如解决这个问题。就一般情形说,工作组办这点小事是不成问题的。他接着问道:“你那离了婚的女人现在不在葫芦坝了吧?”
郑百如说:“在。她没有走。”
“在葫芦坝?那更好办!哪个小队的?叫什么名字?”
“在二队,叫许秀云。”
“许秀云。”小齐重复着这个名字。
“她现在住在她父亲的家里。”
“她父亲是谁啊?”
“叫许茂。”
“许茂?……他的女儿?”小齐惶惑地望着郑百如。因为他只晓得许琴是许茂的女儿,但人家还是个年轻姑娘……郑百如补充说道:“许家有好几个女儿。秀云她排行老四。”
“哦!”小齐同志恍然大悟。便满有把握地说:“不成问题。颜组长就在许茂家里,这点小事是不成问题的。我去做做工作,你放心好了。”
郑百如又说了许多感激的话,就告别了。
齐明江自鸣得意地笑着。这位自视高明的小齐同志,到底还是被郑百如装进了套子!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