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茂和他的女儿们》-第八章寂寞(四)

更新时间:2020年08月18日 星期二 19:22:40 作者:


关灯
护眼

许秀云离开从前的尼庵前那棵银杏树,毅然朝前走去的时候,在那一瞬间,她已经忘了自己的一切痛苦和冤屈,愤怒和复仇的情绪控制了她的身心。
俗话说:温驯的小猫被逼得走投无路的时候,也会使用爪子和牙齿的。四姑娘被她三姐奚落一顿,正感到孤独无援、失去了一切勇气的时候,无意中听见了郑百如和小齐两个人的谈话,顿时使她心惊肉跳,愤怒得浑身发抖!她明白了:他们对她造谣中伤还不够,还要借这个伤风败俗的谣言去迫害老金!……她不知从哪儿来的勇气,决定要揭发他们的阴谋,要保护自己的亲人。
她要这样做,是不难的,因为她知道郑百如干过的许多罪恶勾当,只消把那些事实公诸于众,他郑百如还能横行下去么!等到什么样的真相都大白于天下之时,她自己的生活也才有可能来一个彻底的改变。
对!生活在苦难中的四姑娘,只有反抗命运的捉弄,才能走向光明。
她勇敢地向前走着。头上的斗笠已不知在什么时候丢失了。细雨湿透了她厚实的黑发,淋湿了她的肩头。不一会儿,她伫立在路上碰到的第一个人家门前,她要从这儿开始,去敲开葫芦坝上每一个庄户人家的大门,去宣布郑百如的罪恶历史!
她稍为犹疑了一下,上前敲门。开门的是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头。老头大为惊疑地望着头发流水、面色苍白的许秀云,问道:“你敲错了门吧”说罢,砰一声把门关上了。
四姑娘退到路上来。一分钟以后,她又敲开了另一家大门。一个中年女人立在灯光中。四姑娘马上上前去,说道:“大嫂!我是来向你们揭发……”这声音在她自己听来都是陌生的。不等她说完,那个女人已经把大门关上了,嘴对着门缝向四姑娘说:“许四姐,不是我不让你进屋,实在是我们老二病重。……”
四姑娘又退回到路上来,她失望地想着:人家已经把她当成个不吉利的女人了。
这不由更增加她的愤恨!她向前走去。敲开第四家房门,急忙忙说道:“郑百如不是好东西,他贪污盗窃,投机倒把,男女关系……啥样坏事都干!他……”
门首的灯影中站着一个十四五岁的女孩,被四姑娘披头散发的形象和没头没脑的语言吓慌了,断定自己遇着了一个疯子,便立即关上大门。
四姑娘被一种强烈的愤怒鼓励着,去敲开一家又一家的院子门。然而,那些人一听到郑百如三个字,就吓破了胆,生怕招惹是非,谁也不愿听她把话说完就关上了大门。
随后,四姑娘又不顾一切地去敲着那一家低矮的屋檐底下的破板门。门虚掩着,轻轻一推就开了。屋里没点灯。“哪个呀?”黑暗中,一个男子的声音问。
“是我……”
划火柴的声音。灯亮了。肮脏邋遢的板床前面立着一个只穿裤衩的男子。这是谁?不就是葫芦坝上有名的二流子光棍江秃子么!这人从前跟郑百如一块儿造反,至今还是郑百如的枪筒子。……四姑娘返身就跑。
江秃子提着裤子追了出来,叫着:“你跑什么呀?老子又不吃你……转来呀,四姐儿……”
四姑娘没命地奔跑着。
―直跑出了三小队的地界,来到四队金顺玉大娘的门口,她才停下来,喘了口气。她抹着头发上的雨水,渐渐地,她怀疑起自己的行动来了。人们见了她,都像见了疯子一般,这是怎么回事啊?活了二十九年,性情温柔敦厚,品格端庄的许秀云,平日里不曾大声高气地说过一句话,不曾与人生过口角是非。今晚上这种举动,太突然了,人们难以理解,那是很自然的。当她冷静下来,思索着刚才的行动时,占据着她整个心灵的悲哀情绪又浮了上来,把她那一点点勇气都驱赶得一干二净了。
她恢复到原来的老样儿了。捂着脸,眼泪从指缝里流出来……但是,她仍想碰碰运气。她不能就这样任凭命运的摆布。于是,她上前去敲金顺玉大娘的门。这一次,她事先想好了该说的话,谁不知道金顺玉大娘是个正直热情的好人?她一定肯帮四姑娘的忙。
门开了。金顺玉大娘惊讶地望着雨夜来访的四姑娘,急忙拉着她湿漉漉的膀子进屋,让她坐下,给她舀来一碗滚热的稀饭。
“吃吧、吃吧,有啥话,吃了再说。”金顺玉大娘热情地望着她。但她哪里吃得下!
一旁坐着吴昌全和齐明江,他们两个都气鼓鼓地互相瞪着眼睛。看样子,四姑娘进屋之前,他们好像正在吵架呢。
金顺玉大娘见四姑娘怔怔的,不摸碗筷,便问道:“有什么急事么?快对我说吧!”
四姑娘低声说:“我……打扰了你们吧?”
昌全瓮声瓮气回答:“我们在吵架,你来正好,来评评道理吧!”
小齐同志一口接了过去:“许秀云!你来干什么?你的问题不小呢!在第二阶段大批判中,要好好检讨才能过关啊!只要检讨得好,老实交代问题,跟老郑复婚,还是没得问题的。……你回去好好想一想吧,我们这儿在讨论工作呢。”
金顺玉大娘一听这话,不由大吃一惊。她忙伸手抱住四姑娘冰凉的肩膀,像生怕这个可怜的女人走掉了似的,说道:“齐同志,你的话从哪儿说起呀?内情都不了解,就叫人交代问题……”
小齐同志一本正经地说:“材料都搞好了,明天支委会研究,你别给运动泼冷水!”
四姑娘突然挣脱了金顺玉大娘的手臂,像逃跑似的,奔大门去了。
她在凄风苦雨中,艰难地行走着。
“姐妹们,乡亲们,还有工作组同志,他们都把我当成仇人,当成坏人啦,所有的人们都和郑百如那个坏蛋联合起来压迫我……”
她伤心地忿忿不平地想着。生活向她关闭了所有的大门。她彻底失望了。这时候,她想到了死。
唉,葫芦坝是多么寂寞啊!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