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茂和他的女儿们》-第九章夜深沉(五)

更新时间:2020年08月18日 星期二 19:25:53 作者:


关灯
护眼

颜少春和许琴还在葫芦颈。
这会儿金东水居住的小屋里还正热闹着呢!吴昌全来了以后,龙庆又接着来了。代理支书龙庆到来的时候,眼睛红肿,满面愁容,看见颜组长坐在这里,他更加不安。金东水今晚的气色却很好,对他说:“老龙,你这么黑天黑地冒雨跑来,一定又有什么话对我说吧?颜组长、昌全和老九先到一步,我们正在谈规划呢,你有什么话,只管说,不必见外。”
颜组长很喜欢龙庆这个憨厚老实而又胆小的大队长。她笑道:“哟,你们两个还有什么机密要说吧?不该我们听,我们就走吧。”
许琴也对龙庆笑吟吟地问道:“龙二叔,你的眼睛不好,这么又黑又烂的路都来了,一定有什么急事吧?”
龙庆额头冒汗,说:“走惯了……急事儿?没得……不过,嗨嗨……”
“嗨嗨。”长生娃在一旁学龙庆的模样,惹得满屋子的人都笑了起来。
龙庆的紧张神色缓和下来以后,才把自己担心的事说出来。
“我来找老金,本来是随便扯谈扯谈。有两件事情……呃,我就当着颜组长说出来吧。这头一件,是‘运动’的问题。这几天,会是开得不少啦,依我看这‘第一阶段’走了过场,原来不是说,用宣传‘远景规划’来调动群众的积极性么?看来硬是落了空。……规划么?宣传了,小齐同志讲得不少,可群众还是没有发动起来。啥子‘人造平原’哟!好像葫芦坝还不够平,还要弄得一展平才安逸么?呃,空事。我担心,这个冬春,把劳动力拿去造平原,不抓积肥和整理水沟的工作,明年大春看咋个种!还有哩,要是这一冬不抓紧扩大葫芦颈这个提水站,那么明年再遇上天干,又得像今年一样减产。哪怕你‘超千斤’的口号喊得再൫,到时候还不是……没眼!”
吴昌全接过去,说道:“不要担心,刚才我们还在讨论这个事情。按老金这个规划搞,保险你没意见。一手抓当前,一手抓长远。肥要积,沟要整,还要打开葫芦颈,扩大提水站,新建水电站,改河造田两百亩。你看,合适不合适?”
龙庆听着,望望颜组长,又望望老金,高兴得合不拢嘴来:“是么,是么?那才好呢!社员听了才高兴呢!”
颜组长却打断他的话,问:“老龙同志不是有两件事要说么?
说了第一个担心,还有第二个呢?”
“这……”龙庆合上嘴巴,为难地望一望金东水,然后一扬手;“算了吧,不说啰!”
老金盯着他:“不行。你我多年的老规矩,有话当面说,不兴打肚皮官司。”
龙庆脸都憋红了,正要说,又不安地看了看许琴。
九姑娘见状,心里明白了八九分,忙低下头,脸色阴沉下来了。
这是怎么回事啊?颜少春看看众人,料想必定有什么重要问题。于是,她严肃地对龙庆说道:“今晚上我们这里坐着三个党员,两个团员。你要不信任大家,就别说……”
长生娃插言道:“三个党员,两个团员,还有我呢!我是少先队员。”
人们又被孩子一本正经的样儿逗笑了。
龙庆这才说道:“这是一个闲话……”他不安地瞟了金东水一眼,忙掏出手帕来挡着红眼睛,继续往下说:“我听着已经两天了。两天来闷在肚子头,怪难受的。老金,你莫发火哇!又是关于你的闲话呢!说是那天夜里,你……你……你上许家院子去来么?……”
“什么话?你直说!”老金催着他。
“好,我直说。你跑到人家许……秀云屋头去了?——这简直叫人难相信!”
老金脸色铁青,眼看就要发火了。
颜少春忙问龙庆:“说的是哪天晚上?”
“工作组进村前一天。”龙庆哭丧着脸回答。
颜少春又问许琴:“你知道不知道这事?”
许琴把头埋得更低了。
吴昌全气愤地往桌上捶着拳头:“造谣!造谣!血口喷人!”
龙庆怪难为情,他申辩道:“我当时一听到这话,就肯定有人造谣嘛。”
颜少春沉思着。
吴昌全看了看许琴,说道:“那天晚上我去过许家院子呀,没听说……”
“你?”龙庆大吃一惊。
吴昌全老老实实地叙述:“是呀!那晚上许琴到我们家来,是我送她回去的嘛。我把她送到大门外,掉头身的时候,还听见许四姐在和许琴说话呢!是不是啊?”
许琴的脸红了。
长生娃突然抢着说:“我想起来啦!那天晚上,我四娘还上葫芦颈来过呢!给长秀送来了花棉袄。”
“呵?”所有的人,除老金外,都不由得大吃一惊。
长生娃气忿忿地说:“可是,我爹不让我给四娘开门。好气人哟!……四娘把小棉袄放在门槛底下……我打开门一看,人都走了,我急得直想哭。可四娘还没走远,她把我叫了出去,对我说,说……”
“说什么呀?”人们眼巴巴盯着长生娃。
“她叫我给我爹说,工作组马上就要进村了。”“哦!”众人松了一口气。
颜少春问长生娃:“你四娘还说什么啦?”
“她还叫我给爹说一声,外公的生日快到了,叫我爹一定要过去看看,外公的身体一年不如一年了。还说,做生的礼品么;她去办好给我们送来。……我四娘太好了,她晓得我们家穷,没得钱办礼品……”末了,长生娃还气愤地瞟了他爹一眼,嘟着小嘴巴,埋怨道:“我爹才不讲人情呢!人家黑天黑地走了来,他不让开门,照面都没打一下。还骂我啦!……”
许琴吃惊地望了望她的大姐夫。
老金垂着脑袋,不说话,不申辩。只是两眼红红的,要不是众人在汤,他一定要大发雷霆了。
龙庆如释重负。他笑起来:“我晓得又是谣言嘛!嗨嗨……颜组长,你在葫芦坝住久一点,就有体会了:这个背时地方啥也不出产,就是出产谣言!”
吴昌全好像想起了什么,突然说道:“怪事!偏偏要造老金的谣言么!任何事物都不是孤立存在的,这里面倒有点文章呢。那天晚上,我把许琴送到大门口,往回走,才不过一杆烟的工夫吧,郑百如慌慌张张从我后面跑来了,跑得好快,闷着脑壳瞎闯,我要不是闪得快,一定把我撞到冬水田里去了。我一闪身让他,他从我身边擦过,跑了几步,才回过脸来看了我一眼的。……这,这怎么解释呀?……不信,我和他对质。许琴,你一定知道,是怎么回事。”
许琴恍然说道:“是啊,不说不像!我刚拢大门上,四姐也正在门口站着,她没有对我说她为什么站在那儿。可刚才长生娃说了,那么她准是刚从葫芦颈回去的。我们在门口只说几句话,一同进了院子,我还没有跨进堂屋,就听得四姐‘哇’一声叫起来了,我忙跑去一看,四姐倒在地上,从她屋里蹿出来一条黑影,飞也似的跑出大门去了!……这么说来,是……哎,我……”说着,她哭了起来。
龙庆忙说:“哭什么呀,这有啥子哭的!”
许琴揩着眼睛,负疚地回答:
“我听了人家的谣言,这几无,我是错怪我四姐和金大哥了!”
“现在不怪他们不就行了嘛!”龙庆说。
“可这谣言,非弄个水落石出不可!”吴昌全愤愤不平地说:“葫芦坝真他妈是个‘葫芦’,‘葫芦’里装着什么药,真该打开来看一看了!……就说那个‘折成’的事情吧,活生生虚报四万多斤产量,吹说跨了‘农纲’——这里面包的是啥子药?”
颜少春一直在听他们说,心里渐渐明白了。这时她插言道:“那四万多斤产量么?区委讨论了,根本不给承认,还要追究虚报产量的原因呢。”
“是么?”龙庆脸上露出笑意。
接着,大家又谈起近几天来葫芦坝发生的新闻、新事、大会、小会什么的。谈到各个会议的中心人物小齐同志的时候,颜组长问大家对小齐同志有什么意见。
龙庆不开腔了。他不是没意见,是胆子小不敢说,像齐明江那样没本事的人,龙庆虽然看不起,但极不愿意对人家评头论脚。
吴昌全却憋不住,他说:“我对他有意见!第一,理论不联系实际,生搬硬套瞎指挥;第二,帽子棍子满天飞,说我妈是‘民主革命’、‘小生产’、‘农民意识’,说我呢,‘埋头生产’、‘修正主义’、‘资产阶级爱情至上’……全是瞎说;还有第三,他还侵犯人权……”
“什么?侵犯人权啦?”颜少春问。
“当然啦!他偷看我的日记本。”
“呵?哈哈,有什么秘密么?”
“有秘密没秘密,都不应该偷看嘛!”吴昌全的脸都涨红了。
颜少春笑道:“对,是不应该偷看人家的日记嘛!”她这时想起齐明江向她汇报过的一件事:吴昌全偷偷地爱着许家老七。但她并不认为这是什么坏事情。看看时间不早,为了结束这次访问,她突然对老金说道:“呃,老金呀,你这屋子里总像是缺少着一个人呢!”
“缺一个人?”老金迷惑不解地间。
颜少春笑道:“是呀!没得个女主人家招呼我们,像我们这样的女同志是感到有些不方便嘛!”接着,她转向龙庆:“老龙同志,可要帮帮忙啊!以后,给老金同志介绍一个嘛!当然,要各方面都比较强的才成,不然,老金同志看不起人家。是不是?哈哈哈……”
龙庆更是笑得合不拢嘴,他说:“颜组长,不瞒你说,这件事,我早就放在心上啦!”
“是么,有门儿啦!”
“有啦!”
“在哪儿?”
“这可要暂时保密呢!”
“人品怎么样啊?”
“人品么?不瞒你说,这葫芦坝没得人赶得上她。”“真的么?”
“当然嘛!”
颜少春忙问老金:“是真的么?”
老金笑道:“莫听他瞎吹牛,我这辈子不再讨老婆啦!年纪不轻啦,娃娃也一年年大起来了,何必费神。”
龙庆大声反驳:“全是假话!你要是听我把名字说出来,你一定会鼓掌欢迎。”
“说!”众人兴高采烈地望着龙庆。龙庆慢条斯理说道:“好吧!——河对面,刘家大队有个妇女队长,三十岁,党员,工作能力强,又有文化。只因为家里弟妹多,父母年老,劳力少,至今还没有嫁出去。听说,她不再找那些小伙子啦,要找年纪比她大一点的、根底扎实的人,还要是党员的……怎么样?……呵呵,看嘛!脸红啦!脸红啦!……”
龙庆大声笑起来,而老金只是不停地摇头。颜组长一旁大笑着。
小屋里谈笑风生。门外头却有一个人失魂落魄了!
她已经来了一阵了。这个已经死了一回的女人,是怀着惟一的希望投到这里来的。她没有想到屋子里有那么多人,走到门口时,不由得有点迟疑,便停在矮檐下,想等待那些人离开以后才进去。
一路上,她想了好多好多。这个被苦难摧残、被谣言中伤、被亲人唾弃、被生活践踏的女人,她是为着自己,为小长秀,为着长生娃,为着金东水,而从死亡的门槛上逃了来的。除此以外,她是再没有第二条路可走了。一路上,她想过,她的这个举动,明天将在葫芦坝掀起多大的波涛,人们将会怎样地唾骂她不顾廉耻;她还想过,老金将会胆怯地拒绝她的大胆的爱情。她担心,此举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然而,她顾不了那么多!这个一向温柔善良得近乎软弱的女人,血管里流着固执的许茂老汉的血液,一旦被逼得走投无路之时,她就变得令人难以置信的顽强。这一点,是丝毫不足为怪的。
然而,她的顽强却仍然是有限度的。这个农村妇女的一线希望,被龙庆的一段话,彻底地毁灭了!……听到龙庆说起刘家大队的妇女队长如何如何的好……老金呢,并未反对,“脸红了,脸红了”……听到这里,她只觉眼前一团黑影袭来,摇摇晃晃站立不住,手上的包袱落在稀泥地上。她闭上了眼睛,喉头里像塞住了似的,哭也哭不出声来,只有清泪长流,哽咽,抽泣……面对着从死亡里活过来的现实情景,她又想到了死。她迅速离开小屋,沿着小路往回跑……她刚跑了几步,却一头碰在迎面走来的许贞身上。七姑娘这一惊,非同小可,不由吓得“哇哇”地惨叫起来。
小屋里的人们听得一声惨叫,急忙奔出门来。吴昌全抢在最前而,他一把从地上拉起一个人,不用看,他已经感觉到是七姑娘许贞了。许贞软瘫地伏在昌全的肩膀上,叫着:“呵,有鬼!”
这时,老金和许琴同时看到一条黑影从地上爬起来,飞快地离开小路,斜插到旁边的枯草坡下去了。他们跟踪追去,喊着:“站住!站住!”
那条黑影却并不站住,反倒跑得更快了。当老金赶到河边时,相隔一步,只见那条黑影纵身一跳,扑通一声巨响,水花溅在老金的脸上。而这时,老金却差一点失声大叫起来。他紧跟着跳下河去。
当许琴后一步赶到河边的时候,老金在河水里站着,对她说:“快,拉上去,是你四姐哩!”许琴忙弯腰去拉,老金在下面向上推。到底把昏迷过去了的四姑娘救上岸来了。
长生娃在屋檐底下十起一个包袱来,他对颜组长说:“这是四娘的包袱。她来了,给我们送礼信来了,还有衣服哩!”颜少春望着黑煳煳的葫芦坝,陷人了沉思。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