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第一章一九四一年十二月十七日

更新时间:2020年09月25日 星期五 9:21:24 作者:


关灯
护眼

一九四一年十二月十七日,滇黔边境的苍莽群山被天际一轮皓月映得千山清冷,大山深处亮起一簇橘黄,灯火如豆。

月光穿过木窗,在原木钉成的墙上投下一个田字。田字映在熊皮上的时候,岳昆仑已经醒了,他在黑暗里眯缝着双眼,盯着熊皮发了会儿呆。被竹篾撑开的熊皮在墙上占去很大一块地方,看得出是一头成年公熊,皮子厚实完整,没有刀伤弹孔。老猎人看皮子就知道,猎捕这头熊的人是个好手,子弹一定是从熊眼里射进的。熊是岳昆仑十五岁那年打的,熊皮在墙上已经挂了八年,爷爷不准他动这张皮子,说要留给他娶媳妇用。

岳昆仑十八岁那年,老汉托山外盘石镇的媒婆替孙子说门亲,后来两个挑夫将媒婆用一顶滑竿挑进了山,滑竿后面跟着个******、大脸盘的妮子。

老汉给媒婆上的是压箱底的洋烟丝。媒婆嘟起嘴,“噗”一声吹着纸媒,把火凑到黄铜烟嘴上深吸一口,满脸褶子慢慢地舒展开来。

“咋样?”媒婆脸上挂笑,得意地往妮子方向侧下头。

“好!好!”老汉看一眼粗手大脚的妮子,一张斧削刀斩的黑红脸膛堆起满意的笑容。

大脸妮子不停地往嘴里塞熏肉干,两眼骨溜溜地打量着两间简陋的木屋。

“有田吗?”妮子嘴缝里挤出含混的声音。

老汉愣一下,“山坳里有几亩苞谷地。”

“有水田吗?”

“……没水田……山上种不了稻子,咱猎户不兴种田……不过到年根还是有余粮的。”

“家里人丁呐?”妮子的脸冷了下来,乜一眼坐在门槛上闷头擦枪的岳昆仑。

“伢子爹娘去得早,就伢子和我作个伴。”

媒婆走的时候向老汉讨了几个黄铜龙圆付挑夫钱,带走了剩下的洋烟和一条野猪腿,妮子往几个兜里塞满熏肉干跟着回去了。个把月后老汉托人到盘石镇上问信,回来人说:“妮子嫌你家没水田,人丁还单薄,让你找下家。”老汉叹了一口气。后来媒婆又给说了几个,对家不是寡妇就是瞎瘸哑聋,岳昆仑暗里一咬牙,也就断了娶媳妇的念想。

墙上的月光从熊皮移到猎枪上的时候,岳昆仑估摸着有四更了,便轻手轻脚地下了床。火镰“嚓嚓”两下,点着了桌上的油灯。老人的瞌睡轻,里屋传出爷爷轻微的咳嗽,猎狗也在门外“嗯嗯”地挠门。

“伢子……现在上路露水重。”

“不碍事的,早点赶到镇上占个好码头,货能卖上价。”

今天是镇上的圩日,兽皮、药材、山货头晌已经打包扎紧在木背架上,鼓鼓囊囊的一大包靠在屋角,提起来拍拍,扎得很结实。岳昆仑手上捏两根布条拉开门闩,猎狗裹着寒气扑腾进来,两个前爪不停地往他的身上挠。

岳昆仑站在门口熟练地打好绑腿,把两条麻绳扎上草鞋。月色下的群山烟雾氤氲,岳昆仑抬头望一眼,用力吸进一口带着草木清香的寒气。他喜欢这苍莽的大山,喜欢这繁茂的森林。他熟悉山林里的一切,就像熟悉自己的家,这里是他的家,就算娶不着媳妇他也觉得满足。岳昆仑以为日子会这样地过下去,他不知道这是自己最后一次站在木屋前眺望,而后的岁月,伴随他的是冰凉的步枪和滴血的刺刀。

岳昆仑举着松脂火把翻过了几道山梁,转头回望,木屋位置还亮着两点火光,一点是窗口透出的油灯,一点是爷爷提着马灯站在门口。

“爷爷——你回吧——”岳昆仑回转身,一手笼在嘴边喊,山峦间荡起悠长的回响。

“伢子——路上小心——早点回来——”老汉嘶哑的嗓音远远传来,几只斑鸠扑棱着翅膀从林里惊起。

“我会回来的——”喊完这一句,岳昆仑突然就觉得爷爷老了,那个曾经像座大山一样的汉子一天天干瘪下去,他有点放心不下。

“阿黄,回去,陪着爷爷。”岳昆仑蹲下挠挠猎狗的脖子。

猎狗箭一样消失在山路上,岳昆仑摸一下插在木背架上的砍刀,回转身一步紧一步地向前走。他还有几十里的山路要赶,天亮前得赶到盘石镇圩集上。

草鞋扎了麻绳抓地牢,山林里响着岳昆仑轻快的脚步声。

“盐巴、钢珠、火药……兽夹也该找铁匠修,还有烟丝,有余钱的话就替爷爷扯块布做身衣裳……”

岳昆仑一路盘算着在镇上要买的东西,脚下却丝毫没有泄力,火把照出的光晕在黑夜里一荡一荡。

岳昆仑突然一个急停,几条膀大腰圆的人影杵在山路上,腰上都对插两把大镜面匣子。几条大汉与岳昆仑隔几米站立,火光将他们的脸照得不甚清晰,都是生面孔,岳昆仑知道是遇上劫道的胡子了。山里原来的胡子和猎户相互都照过面,大路朝天,各走一边,彼此倒也相安无事。近些日子山上新进了几伙胡子,都是从东北来的,听说那边叫东洋人给占了,想来是混不下去才奔了西南。

“你是谁?”对面一人发话探路。

“我是我。”岳昆仑自小在山里长大,和几个胡子还是朋友,对黑话切口烂熟。

“压着腕!”对方声音低沉。

“闭着火。”岳昆仑右手抱左手搭在左胯上,算是行了礼。

“有喷子么?”

“无。”岳昆仑确实没带猎枪。

“有青子么?”

“有。”岳昆仑朝插在背架上的砍刀侧下脑袋。

“从哪盘过来?”

“里口来的(这个地盘的)。”岳昆仑顿一顿,“老大,看你可不像这梗子(山头)的。”

“我浪飞,满转,插旗呢,口渴,只好别梁子。”几个胡子的手已经离开了腰部。

“局红管亮,人欢马壮,大家托福太和。”火光把岳昆仑的眼睛映得晶亮晶亮。

“太和太和,大家都太和。”强龙不压地头蛇,几条大汉让开了路。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