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第五章岳昆仑很快就融入了连

更新时间:2020年09月25日 星期五 9:25:39 作者:


关灯
护眼

岳昆仑很快就融入了连队,杨玉成惊讶地发现,这个没有受过任何军事训练的后生是个天生当兵的料。因为没有进过新兵训练处,立正、列队、敬礼、握枪……所有的基本动作都要杨玉成手把手地教给他。岳昆仑一点即通,几乎没有让杨玉成重复两遍的废话。拿段剑锋对岳昆仑的评价来说,“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一块好钢,你放石头上随便磨磨它就能杀人,如果是块木头,你就算把它雕成龙泉宝剑,也是砍头不出血”。段剑锋对连队的训练异常苛刻,走正步,一分钟走一百一十四步,跑步,一分钟跑一百七十步;每天负重跑步十公里,中途不准喝水……这些经常被弟兄们私底下咒骂的要求,在此后与日军残酷的厮杀中,挽救了多少士兵的生命。

段剑锋长时间地立在连指挥所窗前,目光透过破旧的雕花漏窗,穿过一月阴冷的空气,最后落在打谷场上,三排长马立成正领着三排进行实弹射击训练。段剑锋心乱如麻,电匣子里播音员正嗲着嗓子说话,好像刚喝了几斤蜂蜜:“一月上旬,日军已突破泰缅边境,正大举进攻缅甸第二大港口城市毛淡棉……”段剑锋心里清楚,毛淡棉与仰光近在咫尺,美国的援华物资都在仰光上岸而后通过滇缅公路运进国内,仰光海港是滇缅路的入口,如果失陷,就意味着滇缅公路被截断。中队入缅的意义就是保卫仰光,保卫滇缅公路,仰光危如累卵,部队却迟迟没有接到入缅的命令。部队自接到动员令已经一个多月,期间上峰一会动员入缅,一会在保山停止待命,一会准备东调,反反复复,捉摸不定,官兵们私底下议论纷纷。段剑锋不知道,中英两国虽然签署了《中英共同防御滇缅路协定》,此时英缅印军总司令魏菲尔却仍然拒绝中国主力部队进入缅甸。直至仰光危急,英国才要求中国一个团、一个师入缅。待先头部队200师奔袭千里到达同古后,又对中国远征军实行缓运,致使200师孤军深入,遭受日军精锐部队第55、56师团围攻。

打谷场上清脆的排枪让段剑锋从杂乱的思绪里爬出来。

“那个新兵蛋子——岳什么的!说你呐!”三排长马立成直着嗓子喊,几步跨到岳昆仑身边。岳昆仑手里提着杆中正式步枪,茫然地看着脸红脖子粗的排长,他才刚领到步枪,还没摸明白就进入了射击训练。

“检查你的标尺!”马立成瞪着牛眼冲岳昆仑吼。这个新兵在第一轮开枪的时候把扳机按得啪啪响,就是射不出子弹,马立成冲过去一看,保险还关着;第二轮的时候倒是响枪了,可一眼望过去,标尺还落着,四百米的距离不立标尺,能打得准么?

岳昆仑拿着枪上上下下地看,还是没弄明白标尺是什么。

“操!”马立成一把拽过岳昆仑手中的枪,“看清楚了——这是标尺!”马立成把弹仓后方的标尺照门“啪”地竖起。

“排长——”报靶兵拎着木靶一路小跑到跟前,也不说话,把木靶举着给马立成看。马立成睃一眼木靶,人怔住了,木靶正中的红点已经没了,是一个透亮的圆孔。为训练士兵的远距离射击精度,马立成特意把靶放在四百米远,而中正步枪的有效射程正是四百13米。今天并不是练习射击的理想天气,刮着小风,能见度也不高。马立成不相信一个标尺是什么都不知道的新兵,能打出连队最好射击成绩。

“看见那个靶没有,再打一次!”马立成一指远处,退到侧边看。

岳昆仑丁字形站步,利索地一举枪,左手枪身,右手枪机,枪托微抵右肩。马立成心里暗暗喝彩,可很快他又无语了。岳昆仑连按几下扳机,并没有射出子弹,又转过头来茫然地看着马立成。周围的士兵一阵哄笑,中正式是五发桥夹装弹,手动后拉式枪机,打一枪必须拉一次大栓退出弹壳才能打下一枪,岳昆仑不知道还要拉一下大栓。

“闭嘴!”马立成上去拿过岳昆仑的步枪,一扯大栓顶上了火,“打一次拉一次,标尺照住目标,准星和标尺、目标三点一线。”

岳昆仑抱歉地笑笑,马立成还没回过神来,枪响了,这个傻蛋甚至没有瞄准,抬手就射。标靶好像动了一下,又好像没动。马立成一挥手,报靶兵一溜小跑过去看靶。

“排长——靶心——”报靶兵在远处举着靶兴奋地喊叫。

“拿过来!”马立成异样地看一眼杵在边上的岳昆仑。

马立成抓着木靶半天没言语,士兵都涌上去看,还是靶心位置一个弹孔。马立成又让岳昆仑退到五百米至六百米打了几枪,除了一枪卡壳,一枪稍偏,其余都命中靶心。段剑锋紧绷的脸上露出一丝微笑,他觉得自己挖到金了。

“拣到元宝了?一个人在这傻乐。”段剑锋侧头看,是林承熙,也就是在路上讹走他王八盒子的老林。段剑锋和林承熙是200师的老底子,是一起从枪林弹雨中闯过来的。200师扩充为第5军后林承熙被任军部摩托化骑兵团团长,后来段剑锋被降为中尉连长,林承熙并不嫌恶,两人依旧是对老铁。200师作为****精锐第五军的入缅先头部队驻扎保山待命,军直骑兵团作为协助跟随。

“是拣到元宝了。”段剑锋乐呵呵地掏出包哈德门,让一根给林承熙,心里想的是,这王八盒子换得值。本来下级军官见着上级必须敬礼,段剑锋是200师的元老功勋,除了戴安澜,200师没人受得起他的军礼,林承熙虽属军直,段剑锋一样不把他当上级。

“抽我这个。”林承熙一挡段剑锋的烟,从上兜里掏出一个红白相间的烟盒,上边都是洋字码。段剑锋认得那烟,是老美的万宝路,国内不多见。

“行啊,团长就是团长,烟都不一样。”段剑锋接过烟弹出来一根,顺手把整盒万宝路塞进自己兜里。

“咋样,军里有没有接到开拔的消息?”段剑锋划根洋火点着烟。

“叼毛灰!我看英国佬是宁愿把缅甸让给小鬼子也不让咱们进去!”

“再不进去,仰光就悬了……”

两人的神情都凝重起来,他们很清楚仰光失守意味着什么。日军夺取了仰光,也就获得了由海路补给的良港和新的航空基地,打开了通往缅甸全境的门户,并可以封闭美国援华物资的入口,何况当时中国还有十万吨军用物资在仰光没有运走。仰光如果失守,远征军入缅作战在战略上也就会处于被动地位。

“唉,这也不是咱们管得了的事。”段剑锋沉默了一会,“你老兄不会没事来找我瞎扯淡吧?”

“还确实是有事,搜索连这几天在怒江边上发现一些缅甸人在观测地形,骑兵赶上去人又跑了,你弄两人换便衣去摸摸底。”

缅甸被英国殖民六十多年,当时缅甸人普遍仇视英军,对远征军的入缅援英都抱观望态度。日军利用缅甸人的民族独立情绪,对平民和“缅甸独立军”进行了大量反面宣传,以致很多缅人认为远征军是英殖民者的帮凶,日本人是帮助他们独立的。缅甸一时缅奸遍地。

段剑锋踱到窗口看出去,打谷场上杀声震天,三排正在操练拼刺。段剑锋的目光落在两个人身上,一个是大刀,一个是岳昆仑。

大刀就是睡岳昆仑右铺,那个像块铁疙瘩一样的人物,因为一柄乌黑的六环刀不离左右,连里都喊他“大刀”。保山到横跨怒江的惠通桥七十多公里,大刀和岳昆仑搭乘一辆去缅甸运货的军运卡车。卡车在坑洼的山路上摇摇晃晃地开,俩人坐在车后厢,抓着铁环一言不发。岳昆仑看一眼自己,再看一眼对面的大刀,俩人一身买卖人打扮。步枪太扎眼,自然不能带,俩人一人一把二十响掖在后腰上。出来之前马立成揪着岳昆仑一通解说——二十响能打几发;快慢机怎么回事;二十响射击时跳动大,侧转九十度再开火……直到岳昆仑拔枪能打中十步外的鸡蛋,马立成才满意地点点头。能带上这样的兵不容易,马立成对岳昆仑上了心,段剑锋让一个新兵出任务,也是想给这块好钢淬淬火。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