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第二十章鬼子的阵地

更新时间:2020年09月25日 星期五 9:37:29 作者:


关灯
护眼

等鬼子的阵地里再没动静了,一连的弟兄上去打扫战场。一片焦土上余烟袅袅,到处是烧焦半边身子的尸体,被围的几百名鬼子几乎无一生还。一个鬼子面朝地下扑着,脚上依次残存的马靴证明是个军官。段剑锋一脚把尸体掀开,一把佐官刀横切在腹部,刀身上刻着——第55骑兵联队副长横田大佐。

段剑锋提着佐官刀,春风满面地赶去了团指,突击队按计划截断了突入阵地鬼子的退路,并及时封堵住阵地缺口。

“老黄——!”段剑锋还没走进防炮坑就开始嚷嚷,心想要好好讹他一顿酒。

门口两个卫兵嘴唇动下,还是什么也没说出来,脸上一副死了老子的表情。

“老黄!”防炮坑里光线昏暗,段剑锋眯起眼四下扫扫。团里的长官几乎都在,围成一圈木木地站着,几个军医沉默地收拾器械。一圈人回头看见是老团长,无声地让开一条路,露出一副担架,担架上躺着一个人。

“干啥呐?”段剑锋心一沉,一把搡开团参谋,跨到担架前边。黄景升僵硬地躺着,军服烂成了布条,那顶钢盔在边上放着,上面一个枪眼,黄景升额头上也一个枪眼。

段剑锋就那样怔着,脑袋嗡嗡乱响,好像刚被一发重炮轰在耳边。很明显,黄景升死了。

“老段……”边上人不知道该说什么,段剑锋降职后他们只能这样喊他。

“被鬼子狙击手打的……”

段剑锋摸摸黄景升额头的枪眼,又黏又冰。

“老黄呐——!”段剑锋一屁股跌坐在地上,爆出凄厉的哀嚎。

“咱们打死了鬼子的联队长……这是你要的佐官刀!你他娘的倒是拿着呀——”段剑锋抓着黄景升的手,使劲把刀往手上塞。黄景升的手臂来回晃悠,怎么也握不住刀,段剑锋哭得翻肠倒肚。

一干人默默退了出去,让老团长再陪团副一程。

天空暮色深沉,乌鸦四处啄食尸首。鬼子暂停了进攻,明日又会是怎样惨烈的一天。

天快亮的时候段剑锋被卫兵推醒,他趴在担架上睡了一夜,卫兵在外面站了一夜。

“长官,鬼子又开始进攻了。”

段剑锋站起来,一伸懒腰,浑身关节“啪啪”作响。

“老黄,我得走了……你先去一步,替兄弟占个好位置,这刀你还拿着!”段剑锋把佐官刀放到黄景升手边,退后一步,向黄景升敬个有力的军礼。

看着段剑锋魁梧的身形消失在晨雾中,卫兵抬手抹下眼泪,能跟这样的长官打仗,死了也不冤。

岳昆仑和一连的弟兄趴在第二道战壕里,第一道战壕那已经和鬼子接火。岳昆仑四下看看,熟悉的几张面孔都还在,狗蛋胸口缠着绷带蹲在重机枪边上送帆布弹带,负责重机枪的班长肩上也洇着血迹。几仗下来,连里不见了很多面孔,班里也死了几个,岳昆仑不知道今天还会见不着谁。

“怎么趴这?”段剑锋已经到了。

“团参谋长说咱们连减员太多,让咱们今天守二线。”一个弟兄回答。现在是团参谋长接替五九八团指挥权。

“放他娘的屁!老子打鬼子从来都在一线!”段剑锋心里一股无名火腾腾的。

“都给我爬起来!给老子去一线!”段剑锋冲上去一通乱踢。

“连长——!团指电话!”通信兵冲段剑锋喊。

段剑锋骂骂咧咧地走到电话那。

“是谁让老子守二线的!?”段剑锋拿起电话就吼,也不管对方是谁。

“……老段,你消消火,你是我们五九八团的主心骨,你只要还在,弟兄们的心就定了。”团参谋长也只能顺顺段剑锋的气。

“老子要是死了,五九八团就不打鬼子了!?”段剑锋现在冲谁都撩蹶子。

“侦察兵报告,敌寇一股机动部队往我阵地西面移动,有迂回绕过我团防区的企图,团指想让一连跟上去看看。”团参谋长带了商量的口气。

鬼子派出的是一股摩托化部队,段剑锋带着一连顺着车辙一路追踪,追出了十几里路段剑锋感觉不对了。这股鬼子先往西走,在同古西面绕一个大圈后,奔北面迂回。北面是同古防线后方,也是机场的位置。

“操他姥姥!鬼子是想去端机场!”机场只有五九八团的一营和少量英军警戒,段剑锋脊梁一阵发冷,赶紧命令通信兵去师部报信,这边一连人扎紧绑腿,往机场方向急行军。

同古城西十公里,土路上黄沙漫卷,一队由战车、摩托车混杂而成的骑兵,由“缅甸独立义勇军”带路,向同古后方的军用机场扑去。一辆战车上,一名日军青年军官坐得如铁铸石雕,刚毅的脸上刻着骄傲与必胜信念,略微浮肿的单眼皮下聚着两道阴冷的精光。军官名藤原山郎,出身贵族,是日军少壮派里的精英,东京陆军大学毕业后赴德国进行特种兵作战训练,曾在图普塞塔尔艾普狙击手学校特训,德军二号狙击手泽普·阿伦贝格尔是他的教官。藤原山郎回国后组建训练了一支特种分队,深信凭个人力量也能改变历史。其屡屡运用特种分队快速机动穿插、长途奔袭,打击敌人的指挥所及重要军事枢纽,并狙击暗杀敌方指挥官。因其军事理念和陆军总部相悖,到现在也还是少佐军衔,却深得第15军团司令官饭田贞二郎的赏识,将其的特种分队招入麾下,在缅甸战场任其驰骋。

“少佐阁下,此次遭遇的中方守军顽强勇敢,是我大日本皇军入缅北进以来首次遭遇的劲敌!”穿着德国特种部队作战服的副官说。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