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流在缅北的血》-第十二章费卯先行冲锋陷阵

更新时间:2020年09月25日 星期五 10:55:45 作者:


关灯
护眼

三人交换下眼神,费卯肯定,俩人迟疑。这回费卯先行冲锋陷阵了,宝七精,花子尿,他要不先冲两人都不会动手。

“面丫挺的!”费卯一冲俩人跟着扑上。

青狼前冲几步,借势迎面一脚蹬在费卯的肚子上,费卯在倒地之前人就蜷成了虾米;青狼踢中费卯的同时,宝七跳起来一拳砸在青狼的脸上,就像砸上了一块石头,青狼反手一巴掌就把他抽趴了;那边花子蹿上了青狼的脊背,双手箍住青狼脖子,狠狠一口咬在肩头上。青狼痛得一声嗥叫,两手一按花子的手臂一个大背胯,花子嗖地飞了出去。

眨眼的工夫,三个躺下一个站着。

青狼呲牙咧嘴地揉着肩头,嘴里骂:“飙乎乎的,狗托生啊!还有哪个瘪犊子不服?来,都来,一起上!”

迎面一片黑影扑过来,真的全部上了,青狼一下没反应过来。三十几人前仆后继,压沙包一样把他生生给埋了。

从这些人一动手,一群美官就在操场边看热闹了,此时爆发出一阵口哨声鼓掌声,亢奋的反应赛看橄榄球。

一堆人肉沙包静了片刻,众人都以为把青狼制服了。人堆底下突然爆出一声虎吼,一堆人哗地被顶翻,青狼生生蹿了起来。接下来的场景就跟李元霸挥锤入敌阵一般,青狼一对砂钵大的拳头一通猛砸,拳拳到肉。一帮人斗志全无,被打得鬼哭狼嚎。

一群美官大声鼓掌喝彩。

大获全胜的青狼说不清是得意还是难过,脸上青肿了几块,看身上横七竖八的抓痕,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刚跟狗咬了一仗。

“一帮欠削的货,打小鬼子的时候不见你们这么齐心。”青狼拣起地上的衣服用力一抖搭上肩头,转身要走。

“等等。”一群美官里走出一人。

青狼站住,歪着头看过去,居然是杜克。

杜克站到青狼面前,身上一股酒气,表情似笑非笑:“我跟你打。”

“老卡,又喝多啦?要没啥事还喝你的酒去,要不跑操也成——”

青狼边说边已经走出了十来步,一块土坷砰地砸他后脑勺上。青狼一下站住,慢慢回转头,那眼神像要吃人。一帮人呆呆地望着杜克,他正不怀好意地瞄着青狼的脑袋,手上抛着第二块更大更硬的土坷,这块要砸上去,保准得叫医官。

“欠削的玩意儿……”青狼嘟囔着,居然调头走了。

青狼的反应让一帮弟兄更加意外,这实在和他一贯的蛮横相去甚远。大伙的表情既惊愕又失望,一场好戏没得看了。

杜克闭上左眼,用右眼瞄了瞄,右手用力一掷。

一帮人哄地一叹,既是提醒青狼也是赞叹杜克的准头。三十多米的距离,土坷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直奔青狼后脑勺而去。这要是在战场上投手榴弹,能活活砸死鬼子。

青狼的反应极快,眼看就要砸上的一刹,手里的衣服反身一甩兜偏了土坷,在地上砸得四散飞溅。

青狼显然是暴怒了,撞向杜克的架势就像个奔腾的火车头,嘴里哇哇乱叫,身后腾起一溜烟尘。一帮人脸上兴奋与担心混杂,以他们对青狼战斗力的了解,老卡够呛了。

青狼转瞬逼近了杜克,鼻子差点儿没气歪了。那家伙居然在冲自己笑,那副气定神闲的模样,好像自己是要冲上去用力嘴他一口。青狼决定要削他,狠狠地削!

接下来的一幕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青狼粗壮的双臂还没挨上杜克,杜克自己先倒了。青狼哪还刹得住,干脆往下一扑,正好迎上杜克蹬起的双腿。然后青狼就从杜克身上飞了出去,巨大的惯性加上杜克的蹬力。

青狼像堵墙一样砸在地上,那声沉重的巨响让宝七一帮人都闭上了眼。那肯定很痛。

“起来,继续削我。”一双作战靴在面前来回走动,踢起的尘土呛得青狼直咳嗽。

青狼用力甩下头,摇摇晃晃站了起来。面前闪着无数的星星,杜克的脸虽然是重影,唇角的那丝笑却清清楚楚。

青狼感觉到了耻辱,嘴里啐出泥沙的同时又扑向了杜克。杜克灵巧地闪开,并没有还击,对手还没有完全恢复清醒,他要的是一场公平的比赛。

杜克在围着他走圈,脚下交替轻跳,是为了让步伐灵活,也是为了让自己兴奋。如果说刚才只是轻敌,那现在青狼的神情姿态是全力以赴了。这是两个实力强悍的对手的对局,一群美官和宝七一帮人把两人围在中间。

青狼在跟着杜克转圈,俩人都在捕捉对手的破绽。

杜克右肩一动,一个刺拳飞速一吐,击在青狼眼眶上,力道看着不大,却足够对手的脑子震荡霎那。青狼一愣,杜克一套凌厉的组合拳接踵而至,一声声钝响节奏明快、力道凶猛。

青狼被打懵了,脑子里就像一团浆糊来回晃荡,美官和一帮弟兄的加油声和叫喊声像从很远的地方传来。青狼用双臂护住头,硬扛杜克这一轮的击打。杜克很诧异,在这样的击打下对手居然还没倒地,在他以外的比赛里,这是从来没有过的。青狼抗击打的能力简直就不像个人类,杜克必须喘口气,不然对手没倒他自己先脱力了。就在杜克攻势稍收的间歇,青狼开始反击了,先把头往下一低,用头骨最硬的地方硬顶了对手的一拳,这让杜克的手指差点儿没骨折。杜克痛得抱住右拳直跳,青狼一下扣住了他的双肩,用来进攻的还是脑袋,脑门大力磕上了杜克的眉骨。这下轮到杜克脑子不清醒了。在他丧失反应能力的霎那,青狼一声虎吼把他扛上了肩头,而后世界一阵飞速旋转,一声摔上地面的声音。世界黑了。

“起来,继续挨削。”

一双英国佬儿的黑色野战皮靴在眼前来回走动,踢起的尘土呛得杜克直咳嗽。和刚才的一幕如出一辙,只是角色互换,杜克躺着青狼站着。

杜克浑身像是散了架,五脏六腑痛得错了位,却在发出断断续续的笑声,他很久没这样痛快了。

“起来,别装龟孙!”

青狼一脚踢上杜克的屁股,那只脚还没落地,另一只脚已经被杜克剪住,身体失去重心倒地。

俩人在地上滚作一团来回扑腾,一片尘土弥漫。一帮人瞠目结舌,俩人已经分不清谁是谁了。

宝七摇头感叹:“到底狗打架还是人打架噻,两群狗咬架也弄不出这么大动静。”

“这是两条狗王。”花子接茬。

花子的插嘴永远不合时宜,加上这样一个叫人气结的比喻,费卯瞪着他的眼神足以说明愤怒。花子讪讪地闭上嘴。

地上的两条好汉已经分出了结果——青狼的手脚关节死死被杜克绞缠住,不能动弹;杜克手脚并用地扒在青狼背上,模样滑稽。

“松手!再绞手要断了!”青狼嗷嗷直叫,脖上青筋凸起。

“认不认输?”杜克喘着粗气问。

“认哪门子输?!老卡你玩的不地道,小孩子打架才用这个。你放我起来,咱俩打过!”

“输了就得服,这叫柔道。”

“你用小鬼子的玩意儿就更不地道了!人鬼子人长得阴,连打架也阴!啥瘪犊子柔道!”

杜克翻身站起,一手把青狼也拉起来,可那姿势还保持着警惕。

青狼抹一把脸上的血:“放心,不打啦——瘪犊子才使阴招。瞧不出来,老卡你还真行。”

杜克摸摸肿得老高的眉梢,捶捶青狼的胸口,转身一瘸一瘸地走了。

“嗳!就这样走啦——”青狼那神情还有点儿舍不得。

杜克向后挥挥手。一帮人都在那个背影里瞧出了落寞,还有些许说不清的伤感。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