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流在缅北的血》-第十九章营地方向通往河边的小道

更新时间:2020年09月25日 星期五 11:02:51 作者:


关灯
护眼

岳昆仑也听见了,从西面来的,营地方向通往河边的小道。

瞄准镜里出现一个士兵,挥舞着砍刀开路,穿英式军服,臂上有驻印军标识。瞄准镜再往后移,一队神情警惕的士兵出现在视野里,手上端着卡宾枪或加兰德步枪。

“我们的尖兵连。”岳昆仑掉转枪口,再一次仔细搜寻对岸的那片高地。

青狼也打起精神,目光和枪口一起,死死地钉向对岸。

114团尖兵连果然选的这个渡河点,河滩过于开阔,如果鬼子选在尖兵连渡到河心开始下手,这一连人够戗。可他俩还是没发现鬼子的踪迹,难道鬼子真的放弃了这次机会?

尖兵连还算老道,没一窝蜂的上了河滩,先派了两个排头兵下去试探,其他人还隐蔽在山道上。与岳昆仑想的一样,排头兵试完水流深浅急缓后开始架设索渡。一根粗绳绑在西岸,然后游泳把绳带到东岸。114团为加快行军速度,并没有携带辎重,有这样一条索渡足够了,不用架桥。

两个排头兵进行得很顺利,粗绳在东岸绑牢后往这边挥挥手,示意可以过河了。

青狼有些失望,瞧这模样真的没有鬼子,顶着雷擅自行动,却啥也没捞着打。他瞥一眼岳昆仑,岳昆仑没有一丝松懈,依然盯着对岸那片高地。

尖兵连连长还是没让全连下到河滩,这次派出了两个三人机枪小组。一组过河抢占东岸阵地掩护渡河;一组向岳昆仑和青狼藏身的岗顶来了,向他们越走越近。

“这帮瘪犊子还真是小心……”青狼想爬起来,与其让他们发现,还不如主动打招呼。

岳昆仑一把薅住了他,那凛凛的眼神叫青狼心里一紧,他又无声地趴下了。

还算好,三人机枪组在山腰的一块大石头后面停住,那个位置也足够监视河滩和对岸。

两挺勃朗宁轻机枪隔河相望,尖兵连开始终于下到河滩,分三个梯队过河。水并不深,河心位置也没过头顶,这也是他们选这里作渡河点的原因。

第一梯队一手拽绳,一手把枪举过头顶,逐渐靠近了东岸。第二梯队开始下水,然后,枪响了,一片暴烈的枪声。九九式步枪和九二重机枪同时开火,像有一只无形的手在同时掌控。步枪射的是西岸山腰上的机枪手,机枪扫的是河里的第一梯队。眼前血肉横飞,耳边惨叫哀嚎。

青狼懵了一瞬,枪声和火红的弹道指明了方向,既从对岸的高地又从眼前的棱线下面射出,两岸早就埋伏了鬼子,他守了一夜却一直没有发现。

岳昆仑顾不上其它,循着枪声和弹道找到了对岸高地上敌人的位置,准确的说,是一个碉孔,碉堡上的那种射击孔,那个位置本来是一丛灌木。这不是伏击,鬼子早就在两河高地上修了暗堡!他和青狼竟然在鬼子的暗堡顶上趴了一夜!对岸的碉孔里几点炽焰在同时闪动,明亮的是九二重机枪,微弱的是九九步枪。步枪在狙击重要目标,机枪在狂扫河中人群。岳昆仑放弃了步枪,选择了重机枪,重机枪造成的伤亡太大。子弹贴着重机枪枪管上方射入,机枪枪管立马上扬,往天空散射几发后停住。岳昆仑退壳送弹,瞄准镜又盯住了机枪口,还有副机枪手。

“去端下面的暗堡!”岳昆仑趁这间歇喊一句。

侧头带一眼,青狼的位置已经空了,再回头,那挺重机枪的枪管又向河滩压低。同样的角度射入,机枪枪管再度上扬,副机枪手也倒了。

青狼鼻子都气歪了,守了一夜居然没发现眼皮底下的鬼子,这要传出去以后他还混不混了。他从阵位退下来,飞快绕向棱线右翼,那个位置一挺九二重机枪正响得欢快。山腰上那个尖兵连的三人机枪组就只剩机枪了,战斗伊始,三个射手就被对岸暗堡的鬼子狙击手点翻。青狼三步并作两步,同时摘下一个手雷,还没转到暗堡正面,眼前一蓬草一动,一个鬼子蹿出半个身子。这就是暗堡出入口,里面的鬼子刚发觉了头顶有人,正要出来消灭。近在咫尺的两拨人,相互守了一夜,谁也没发现谁。突然一个照面,双方都愣了一瞬。鬼子呀地一吼,步枪还没举起,青狼迎面一脚把他踩了回去,跟着他摔进暗堡的还有一颗美式手雷。

岳昆仑正收拾对岸暗堡里的狙击手,身下一声爆炸闷响,土地一抖,下面的重机枪也哑了。岳昆仑嘴角露出一丝笑意,飞快一拉枪栓,瞄准击发,暗堡里最后一点枪火熄灭。身下又是两声爆炸闷响,地面颤抖,岳昆仑明显感觉到身体下沉了一些。他摇头苦笑,一个手雷已经足够,后面的两个纯粹是泄愤。

鬼子的两个暗堡哑了,从枪响到结束也就几分钟的事,尖兵连仓促之间并没有分辨出敌我。尖兵连连长回头就看见西岸岗顶的一块反光,大叫一声:“狙击手——”

东岸那挺勃朗宁机枪和河滩上的汤姆森冲锋枪、卡宾枪、步枪开始了大合唱。子弹泼雨一样泻向岳昆仑和青狼藏身的位置,俩人被压得抬不起头,子弹溅起的碎石砸得青狼呲牙咧嘴。

“败家玩意儿——子弹多也不是这样造的——”青狼吼得气急败坏。再不吼不行了,他看见他们带了迫击炮,那个要打过来可没地儿躲。

杜克应该是在骂人,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手用力挥动,语调一句赛一句激烈。管他呢,反正说的是英文,也许是嫌中国话骂得不顺口。岳昆仑身子笔挺,目不斜视,一副知错的模样;青狼就没这么诚恳了,眼望着别处,一脸的不服。A排的弟兄远远地看着,除了费卯幸灾乐祸唯恐天下不乱,宝七他们神情里可透着佩服。凭两个人就端了鬼子两个暗堡,灭了近一个班鬼子,这俩人可够神的。

“行了——”尖兵连连长看不下去了,满脸堆笑地箍住杜克,一边把一盒骆驼烟拍到杜克手里。他还等着谢那俩士兵,要不是他们,他的尖兵连现在就变尖兵排了。

杜克气冲冲地撕开烟盒,咬支烟到嘴里,连长忙掏出打火机献殷勤。

机盖“叮”地翻开,火苗蹿起,风吹过来也不见灭。杜克嘴里嘬烟,眼却盯着打火机——美军的ZIPPO防风打火机,却比一般的ZIPPO更精致,金质圈边、花纹繁复,是中途岛海战纪念版,发行数量很少,杜克一直想弄一个收藏。

杜克盯着打火机的目光就跟光棍盯着尤物似的,还是脱光的尤物。好东西谁都喜欢,连长后悔得直想抽自己,他赶紧收回手,想在杜克开口前把打火机塞回兜里。

杜克哼出一声鼻音,连长僵住了。杜克正瞧着他,下巴向打火机指指,含义不言而喻。

“这……”连长的脸一下就苦了,手把打火机捏得紧紧的。

“把他们枪给下了!”杜克指着岳昆仑和青狼。

“别……别啊——”连长咬咬牙,把打火机拍在杜克手里。

“送我了?”杜克笑得很坏。

“送你了!”

两个搞不清楚状况的兵还真想去下俩人的枪,杜克一人一脚把他们踢回了队伍。

连长挨个拍拍岳昆仑和青狼的膀子,眼里都是感激:“兄弟,大恩不言谢。当兵打仗的,身上也没啥值钱物件……”

“不用,打鬼子是我们的本分。”岳昆仑说。

“话是这么说……”连长的目光在自己身上踅摸,落在了佩枪上。

“老美的柯尔特,大象都能打死,留着防身。”连长把手枪连枪套弹夹一起递给岳昆仑。

枪是好枪,杜克那把点45口径勃朗宁手枪是一个型号,M1911式,杜克那把也是通过私人渠道弄来的。这种枪别说是在驻印军,就是美军里也只配给军官,再说条例也不许士兵配备手枪,A排的弟兄也只能看着过过眼瘾。如果可能,谁都想弄一把,带着他心里多踏实,跟鬼子拼刺刀那是被逼到那份上了,有这玩意哪还用拼刺刀,贴身扣下扳机,打上哪都是一个大窟窿。

岳昆仑知道这枪好,也贵重,他不是占人便宜的人,眼望向了杜克。杜克冲他挤挤眼,不客气地替他把东西接了。

杜克脸皮赛铁板,下巴向青狼歪下,对连长说:“这个士兵是不是也该有礼物?”

连长抓抓头,浑身上下摸了一遍,苦笑望向杜克:“真没什么好送的了。”

杜克不说话,两眼放光地盯着他胸口。

连长低下头,瞧见了胸口的望远镜——德国佬的蔡司8x30倍距望远镜,色彩还原度高,成像干净清澈,没有光晕,色差和像散也小很多,亮度均匀。

连长心里骂这白美既贪又识货,但有什么办法,跟一连弟兄的命比起来,这些东西都不值一提。

连长走了,被洗劫一空。杜克向他的背影使劲吹声口哨,快活得像个孩子。

柯尔特手枪交到岳昆仑手上,蔡司望远镜给了青狼。

“你们记住,我们是A排,是一个团队,只有在战斗中相互依靠,我们才有可能活着回家。”杜克真诚地看着俩人,“下回如果要行动,请先告诉我,不要选择自己去冒险。你们是最好的战士,我不想看见你们出事。”

“行。”青狼很服气,好话孬话他听得出。

“出发——”杜克向后面使劲挥挥手,自顾自向前走,迎着朝阳。

A排的弟兄们一拥而上,手枪和望远镜在一双双手上传递,大伙啧啧赞叹羡慕。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