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流在缅北的血》-第二十章A排和114团

更新时间:2020年09月25日 星期五 11:03:35 作者:


关灯
护眼

两天后A排和114团终于接近了唐卡家,听地名像个村镇,其实也就是野人山中的一片山头。一千英军在唐卡家、卡拉卡一带布防,防止缅甸日军进入印度,但也不知防的什么,日军侦探来去自如,临了还被日军派出的侦察部队包了饺子。

天近黄昏,前方有稀疏的枪声,是前锋部队在与围困唐卡家的鬼子零星接火。114团各部正热火朝天地忙着搭建团指、掘壕挖沟,一副大战在即的模样。A排整排在那干站着,一下也不知干什么好,显得尴尬。

“排长——”宝七不满意了,“咱们是来看戏的啊。”

杜克不搭理他,揪住几个团部的人问李鸿在哪儿,有的说不知道,有的说可能在前线。

“排长,咱们也去前线吧!”

“是啊,在这啥也不干,让人家笑话!”

一排弟兄开始吵吵,一路上被鬼子小组打冷枪、打伏击,都憋着一肚子火。

“原地宿营!”杜克瞪眼一吼,都不说话了。

杜克也损,A排的营地就搭在114团团指前边,就差没堵大门了。来来去去的军官没一人说话,他们都知道杜克和史迪威的关系。

晚上快九点的光景,李鸿回来了,杜克正蹲团指门口等着,脚边烟头凌乱。

“李团长,军务繁忙啊——”

杜克在暗处幽幽地站起来,把李鸿吓一跳,这才想起来还有个A排,这可是史迪威的亲信部队。

“杜克排长,正要找您商量哪!”李鸿赶紧拥着杜克进了帐篷。

李鸿从副官手里拿过一本册子,向他挥挥手:“出去吧。”

册子是一本航拍相册,每页可以连接,翻到唐卡家那一页停住,上面已有红蓝标注。

李鸿指着地图上的标注说:“围困唐卡家的日军大概有一个半中队,前方隘口的周边山头已经被构筑坚固工事,山头之间互为犄角,形成交叉火网。我侦察连刚刚接近山脚,既遭敌机枪封锁,英军出不来,我们也进不去。要在没有炮火支援的情况下强行突破,伤亡会很大。”

俩人都清楚不可能会有炮火支援,能把炮拉进野人山那才叫见了鬼了,除非等中印公路修到这里,但他们不把前敌扫清路又怎么能修过来。这是个鸡生蛋、蛋生鸡的问题。

瞧杜克沉思,李鸿接着说:“林海茫茫、敌我混杂,空中轰炸很难辨识目标,会炸到英军或者我们。只能靠步兵攻坚。”

“侦察过这里吗?”杜克指的是唐卡家后背。

李鸿眉头拧成了疙瘩:“我也想过,可没有路过去。”

“这是原始丛林,本来就没有路。”

“你看这、这、还有这,”李鸿点出迂回路线上的几处,“悬崖深涧,沼泽密林……”

“我带A排执行这个侦察任务。”杜克打断李鸿的话,“你派个通信兵跟随行动。”

“可是……”

“史迪威将军派我来不是当贵团观察员或是联络官的,我会对这次行动负责。”杜克说。

杜克敢干却不蛮干,他并没有命令A排连夜出发。第二天天刚麻麻亮,A排的弟兄们就被踢着屁股赶上路了。在兰姆伽那些严格到残酷的丛林训练现在看出了效果,一路披荆斩棘、泅渡攀岩,除了114团通信兵在攀索时脱力摔下山崖,天擦黑时A排全员到达指定地点。

A排的弟兄分成几堆休息,不能生火,只能就着凉水吃饼干、罐头。

“老卡这是往死里使咱们哪……”宝七脸上横七竖八的划伤,汗水淌出一道道泥沟,其他弟兄也好不到哪去。

“排长,咱们是来看戏的啊——”费卯捏着嗓子学宝七对杜克说过的话,“真登台了就成龟孙了!”

“你冇跟老子裹筋!”宝七一急眼,声音一下拔高,武汉话全出来了。

“都他妈消停点,怕鬼子听不见是吧?老子还没活够哪!”剃头佬压着声音骂。

这时候站长跑过来:“岳昆仑、青狼,排长喊你俩过去。”

杜克是叫岳昆仑和青狼跟他去侦察鬼子后背阵地,上回在渡河点的一次反伏击,俩人的潜伏能力暴露无遗。

天已经黑透,没有月亮,漫天繁星。面前的一片山谷里散落灯火,鬼子肆无忌惮的说笑声和酒菜香味一起随风飘来。去年在缅甸的完胜和唐卡家英军软弱的战力,加上阵地正面据险而筑的坚固工事,足以让他们轻敌懈怠。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一群武装到牙齿的敌军已经绕到了他们疏于防范的后方。

三人交换下目光,杜克往前做个手势,示意匍匐前进。

三个人慢慢爬下山岗,直摸到一个地势较高的草丛后面才停住,这里离日军一座工事已不足五十米。

工事前两个哨兵正在交谈,隐隐约约的日语,像是在抱怨什么,手中的烟头一闪一闪,刺刀在星光下折射出寒光。

青狼的眼睛也在折射寒光,伸手拔出了刺刀,看见日本人他就控制不住自己。杜克瞪一眼青狼,用手语示意俩人监视哨兵。

岳昆仑和青狼的枪管对准哨兵,打开保险,缓缓拉动枪栓送弹入膛。杜克开始往小本上画日军阵地图、详细记录火力和工事分布。

铅笔摩擦纸面发出沙沙的声响,在静谧的夜色中显得惊心动魄。两个哨兵停住交谈,往这边望过来,好像听见了什么。

两个哨兵都拉开了枪栓,一个站在原处,一个端着枪向这边走过来。

青狼的手掌开始出汗,食指勾上了扳机。杜克用手肘顶顶他,手在脖子上做个切割的动作,然后又低下头记录,好像那走过来的哨兵跟他没关系。

刺刀的寒光摇晃着逼近草丛,离草丛仅有半步时,停住了。静了片刻,刺刀突然往草丛里一个斜刺。青狼上身一让,刺刀噗哧扎进土里,还没等收回,青狼前扑,敏捷快速得就像一头潜伏已久的狼突然向猎物发动袭击。哨兵眼前一花,一道黑影迎面压来,太快了,他还没来得及出声示警,一只有力的手掌按住了嘴,咽喉同时一凉。他最后的呼喊只发生在意念中,青狼的一刀不但割断了他的气管和声带,刀刃直切入颈椎,截断了中枢神经,他扣住扳机的手指无力地松开。这就是青狼,从来不吝啬对敌人的凶狠。

鲜血喷入空气的声音恍如风声。工事前的那个哨兵仔细凝望,他的同僚还站着,只是脑袋垂下的角度有些怪异。哨兵正想出声询问,黑暗中一道白光迎面射来,然后他看见了刀把,就插在他的咽喉上,日本武士刀的刀把,再然后,眼前就黑了。

青狼眼看着50米开外的那个哨兵倒了,无声无息。他怪异地看一眼岳昆仑,这么远的距离自己也能掷到,但要在这么黑的情况下投中目标咽喉,那就不好说了。

“撤。”杜克合上本子装回兜里,似乎对刚才身边发生的一幕并不意外,他相信这两个中国士兵的能力。

杜克和青狼在往后退,岳昆仑却在往前爬。他要把刀拿回来,那是段剑锋送的。

回到A排隐蔽的位置,一排人早就等得焦躁。杜克召集了所有士官商议,半个小时内必须作出一个决定。

“情况就是这样,换岗的时候哨兵的尸体会被发现,日军马上会加强阵地后方的防守。”杜克望着七八个士官。无论在什么时候,士官都是一支战斗队伍的骨干和中坚力量,他必须依靠他们去打这场仗。

“日军一个中队的标准配置是180人,相当于****的一个加强连,对驻印军我不知道,在国内足以撵得****一个团满地跑。现在是一个半中队,轻重武器齐全,还有坚固工事可以据守。要吃掉人家也得掂量下自己的牙口,咱们只有一个排,最强的火力是两挺轻机枪。”费卯说完,大伙都沉默了。按A排在兰姆伽的火力配置,是有重机枪、迫击炮、巴祖卡这些重武器的,怕影响行军速度,都没带。

“这事闹的,跟114团也联络不上……”站长皱眉的时候那一脑门深纹就更深了。那个通信兵连人带无线电摔成了碎片。

“要不……先派人回去,联系上再说?”一个士官犹疑着建议。

“滚犊子!”青狼骂,“等联系上啥菜都凉了。八路军一个游击队就敢拔鬼子的岗楼,咱们还是美械正规军!”

“你有什么看法?”杜克看向岳昆仑。

“……可以打。”

“为什么?”杜克紧跟着问。

“歼灭不大可能,但可以把英军救出来。鬼子的正面被114团压住,中间又有一千英军,我们把他后路一断,他们肯定慌……”

“慌了就全冲咱们来了!”费卯打断岳昆仑的话,“凭咱们就能围住他们?”

“不围,留一个缺口。鬼子要跑,咱们打他后队;要不跑,等114团援兵上来就合拢缺口。”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