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流在缅北的血》-第二十一章围之置遗缺之道

更新时间:2020年09月25日 星期五 11:05:31 作者:


关灯
护眼

杜克笑了,站起来满意地拍拍岳昆仑,他也是这样想的。

“马上行动!”杜克下达命令。

岳昆仑正要走,被费卯拉住:“揣着明白装糊涂呀?老实说,是不是读过《六韬》?”

“什么?”岳昆仑一脸茫然。

“你就装吧!《六韬》有云:‘围之置遗缺之道’。你给老卡出的毒计,就打这儿出的。”

岳昆仑摸摸头,露出朴实的笑:“我没上过学堂。”

山谷里的灯火更稀了,四下还是一片静谧,日军还没发现哨兵尸体。A排没有摸进去,而是在山谷后方的高地上挖掘战壕和散兵坑。一直随身携带的铁铲和工兵拆卸镐此时发挥了作用。都是****队伍里混出的老兵了,杀敌不一定行,保命的手艺一定行。伴随着嘁嘁喳喳的声响,一锹锹土扬上来,一片沉默里掩蔽工事快速修筑完成,挖出的土和石块垒在战壕前沿当胸墙。只要不是炮群集射,绝对扛打。

这边刚准备停当,山谷里就响起了尖利的口哨声,哨兵尸体被发现了。

灯光一片雪亮,一队队日军跑出帐篷进入临战状态。一名军官吼叫几声,指挥刀一指,一个日军小队向战壕方向跑步前进,临近东南面谷口又突然散开,形成波状散兵线向山坡搜索前进。

这是杜克第一次和日军正面接触,对日军的战力一时还心里没底,但看日军的反应速度和推进队形,也能明白几分日军的战斗素养。杜克左右看一眼,不由摇头苦笑——所有部下不用他交代,都整整齐齐地压着头,手雷和弹夹放在手边,等待日军进入射程。这些血里火里滚出来的****老兵,个个都身经百战,临战的心理素质远超过美军士兵。

600米,岳昆仑没有动,虽然这已经进入了他的狙杀范围。

400米,岳昆仑还是没有动,边上的青狼却有些按捺不住。

200米,所有士兵都按捺不住了,手指在扳机上死死扣着。杜克赶紧向几个班长打个手语,几个班长心领神会——杜克是要放敌人进50米范围。这一小队鬼子不是拿三八式就是拿九九式,近距离面对汤姆森冲锋枪和加兰德步枪八发连射的半自动火力,结果可想而知。

日军散兵线又往前推进了十几米,小队长突然一声怪叫,散兵线停住。须臾,日军主阵地中一声炮响,照明弹骤然腾空,划着刺眼的光弧从A排阻击阵地上空掠过。

四下登时亮如白昼,A排暴露无遗。

日军小队长一声怒吼,指挥刀还没完全举起,身体突然顿住,军帽上现出一个血洞,青狼开的枪。岳昆仑愣一下,枪管飞快一转,日军机枪手翻倒。A排全线开火。

虽然丧失了指挥官,日军并没有乱,在密集火力的突然打击下马上组织起有效后撤。

枪管还没打热,日军就消失在射界里。

十几个日军倒在阵地前面,一个没有死透的在呻吟、在蠕动。青狼面无表情地装上一个整弹夹,瞄准,击发,一枪紧跟一枪,执拗稳定。日军伤兵手臂中枪、大腿中枪,手臂继续中枪、大腿继续中枪,就是没有一枪射向要害,那一声声惨叫哀嚎叫人头皮发麻。整排人都在瞧着青狼,眼里都透着悚然,这种虐杀的事他们只见日本人干过。

“够了……”杜克再看不下去。

青狼好像没听见,还在一次次扣下扳机,那种疯狂的眼神似曾相识。

“够了——”杜克一声大吼。

最后一发子弹啸出枪膛,空仓挂机,弹夹被退弹夹“叮”地抛出弹仓。青狼像被魇住了,扳机扣得“啪啪”作响,击锤一次次空撞。

“青狼……”岳昆仑顶他一下。

青狼没反应,抓起一个满弹夹从弹仓上方压入,还没等枪举起,杜克已经到了跟前,一记重拳把他砸趴在战壕上。头顶哨音倏然而至,岳昆仑一个猛扑,杜克和青狼全被扑进壕沟。一发手雷在青狼刚才趴过的位置爆开,再晚刹那,青狼就壮烈了。是日军掷弹筒发射的89式手雷,有效射程500米,最大射程660米。日军掷弹筒手都由老兵担任,发弹命中率达95%。这就是为什么日军小队退出A排射界后还能实施精准打击的原因。

大个儿抱着那挺勃朗宁轻机枪向掷弹筒发射方位狂扫,大有替青狼报一箭之仇的意思。打也是瞎打,发泄而已。掷弹筒是曲射武器,人家躲在掩体后头发射,机枪子弹不会绕弯。20发弹匣打空了,大个儿也消停了,转过头看过去,杜克正拉着青狼爬起来。俩人除了一脑门土,倒没受伤,岳昆仑后肩倒被手雷破片划了一道,血湿了后背衣襟。

脱了上衣的岳昆仑就像一柄利刃,一块块精干的肌腱跟铁水浇铸的一样,一看就是耐力过人的那种。

“习过武?”青狼把急救包熟练地扎上岳昆仑的伤口。

“练过一点儿。”

“刚才……谢了啊。”青狼的表情和语调都很僵硬,他不习惯对人表示感谢和友爱。

“你枪打的不错。”岳昆仑穿上衣服又趴回了战壕。

“你那枪哪来的?”青狼挨着岳昆仑趴下。

“……以前的排长的。”

枪在人没在,也不用往下问了。青狼用望远镜观察前方,一队队日军来回奔跑,朝向A排阵地的一边正抓紧挖掘战壕,重机枪巢也构筑好了。一会儿就该正式进攻了。

“大八粒火力好,精度跟你那个比就不行了,回头得叫老卡给我弄杆狙击步枪。”

“你的脾气当狙击手不合适。”岳昆仑话说得很直,但是实话。

青狼放下望远镜,直愣愣地看着岳昆仑,要换旁人他早拳头上去了。

日军阵地腾起数道火龙,炮弹出膛的声音倏忽而至。

“隐蔽——”杜克大叫。

一排人缩进战壕的侧坑里,炮弹持续落在头顶爆开,泥土簌簌地往下掉。

费卯分辨着头顶的爆音,嘴里喃喃地数来宝:“91式手雷、89式手雷、60迫击炮、81迫击炮……大爷的,连92步炮也带了!”

日军****步兵炮只有到大队级别建制才能装备两门,何况这里又是野人山深处,虽然能拆卸成几部分用骡马运,能拉到这里也算下了血本了。

“难怪英国佬喊救命噻!”宝七抱着头缩成一团,“一个鬼子他娘的能干掉十个英国佬!”

“宝爷——干您这样的能干几个?”头上狂轰滥炸,费卯还不忘拿宝七开涮。

“放去年,能打平!现在,三个鬼子换我一条命也不够!”

“你也不怕闪了舌头。”费卯拍拍头上的土,外面炮声停了。

“准备战斗——”这回鬼叫的是站长。杜克不熟悉日军的打法,可这些****老兵太清楚了。炮轰、步兵上,攻不下,继续炮轰、步兵上……一万年不变。

“出去吧——外面三个鬼子排着队准备跟你换命呢。”费卯推着宝七趴上战壕。

火光里人影憧憧,这次至少冲上来大半个中队,两挺九二重机枪在沙袋环形工事后面突突喷火。

“刚才抢了你一个曹长,现在还你一个少尉。”青狼把枪口转向了鬼子士兵。

岳昆仑瞄准镜里的十字线架上日军少尉的头颅。

一夜枪声未停,A排总共打退日军八次进攻。日军中队长以下军官损失近半,机枪手有去无回,除了曲射武器还能压制住对方,步兵上去就是送死。日军意识到后背这群敌人的强大,正面驻印军一个团和被他们封锁住的一千英军如果同时发起进攻,一旦胶着,全军覆灭都有可能。日军指挥官选择了撤退,后背的敌人并未完全封锁他们的退路。他应该庆幸,天刚擦亮,李鸿就迫不及待地命令114团从唐卡家正面发起猛攻。唐卡家背面枪炮声响了一夜,他用脚趾也能猜到,是A排在和日军交火。憋了一夜的114团集中全部火力猛攻隘口,一是为了减轻A排压力,二是不想让A排看扁了。

人家一个排就敢开打,他们一个团凭什么不打!都是兰姆伽这口熔炉里炼出来的,谁也不比谁差多少。114团一鼓作气连夺几个山头,一心想把A排救下来,可A排哪要他们救,正忙着追击日军的后队。日军留下的牵制部队全部被截断在唐卡家。一个半中队耀武扬威地进来,活着出去的不足一半,一路往新平洋方向狼狈逃窜。A排一直追到南荣河才停住,对岸就是野人山入印门户塔家铺,日军据点密布。114团解救出英军的同时,占领唐卡家、卡拉卡、柏察海一线掩护阵地,与南荣河对岸日军隔河对峙。至此,列多至南荣河共126公里路段的日军前哨警戒阵地被肃清,中印公路得以延伸进险峻蛮荒的野人山,向南荣河方向既艰难又昼夜不停地延伸。大****的胜利已初露端倪。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