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流在缅北的血》-第二十四章野人山又开始下雨

更新时间:2020年09月25日 星期五 11:11:52 作者:


关灯
护眼

野人山又开始下雨了,无休无止,带来潮湿泥泞,也带来沉闷无聊的情绪。从三月进入野人山,到五月雨季的来临,短短的两个多月,A排大大小小打了几十仗,他们不怕打仗,他们怕啥也不干,就那样待着,浑身关节都像要被这阴暗潮湿的天气锈蚀了。

青狼坐在帐篷门口的弹药箱上,眼望着外面飘摇的雨丝,手里把弄着刺刀;宝七和费卯、花子坐在铺上玩扑克,脸上用口水贴满纸条;岳昆仑在教嘎乌拆卸组装加兰德步枪。嘎乌现在也换了美式军服,除了皮肤黑点儿,和身边的弟兄看着没啥区别;剃头佬大字型躺在铺上抽烟,不时长吁短叹;大个儿还是像往常一样,得闲就围着他那挺勃朗宁轻机枪转悠,又擦又摸的,恨不能抱着睡觉。

“剃头佬——”费卯开腔了,“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多忧国忧民哪。怎么?得绝症了?”

“放心,你老子我一时半会儿还死不了,就怕这样再待下去,会憋出毛病来。”剃头佬直愣愣地望着篷顶,他怕闲下来,闲下来他就会想林春。

“那你是得做好得毛病的准备。这雨且着哪,不到十月不会停。听114团的美国佬儿讲,中印公路每天推进两里。四个工兵团,十万民工,每天两里,多他妈辉煌的进度!”费卯连抱怨都很阴损。路修不上来,大部队就上不来,他等得心焦,恨不能哪天一起床,就看见中印公路通到了南荣河。

“站着说话不腰疼!”宝七用力摔张牌,“野人山连爬都难爬过来,人家还要开出一条汽车路来,这又是雨季。只要十月能修到这,就耽搁不了大****。”

“中印缅战区总司令也就你这口气,老乔那位置该由您宝爷坐,在A排当个大头兵,真他妈屈了您!”费卯连挖苦带骂。

“欠蹬的玩意儿——”青狼的眼睛横向费卯,“闲不住就跟114团砍路基去!”

“老卡这还没死哪,就有人急着替他指挥咱们了。”费卯阴阳怪气地反击。

青狼站了起来,眼里那股愣劲又显了出来。他手上可攥着刀,真要疯起来冲谁都敢下手。

费卯有点儿发怵,忙给自己打圆场:“我欠蹬,我自个儿蹬自个儿,就不劳您大驾了——”

花子嘿嘿地偷笑,自言自语地说:“恶人还要恶人磨……”

费卯一挥手,在花子头上凿出一声脆响。花子呲牙咧嘴地揉,不再敢发表意见。

青狼又坐下了,猛地把刺刀插在脚边,他也等得焦躁。

雨更大了,丛林、营地,还有旗杆上那面青天白日满地红军旗,都隐藏在白茫茫的雨雾中。一个身影从雨雾里走出来,向这边走过来。这么大的雨,也不跑,一步一步走得踏实,作战靴在泥泞中溅起泥水。厚实的身影近了,是站长,刚从杜克那回来。

站长裹一身水雾进到帐篷,也不脱雨衣,直接说:“打行军包,马上集合出发。”

一班人都望着站长,一下还有些反应不过来。

“干什么去?”费卯问。

“总指挥部命令:A排深入新平洋地区,侦察地形、敌情及沿途空投场。”站长沧桑的脸上满是雨水,更添了几分凝重。

大伙都飞快地动了。

新平洋位于野人山中部,地势平广,是野人山中难得的开阔地带,更是中印公路自印入缅的必经之路。日军占领新平洋后,为方便运输补给,修有一条骡马大道直通密支那。此处一旦攻克,不但可作为驻印军的前进基地,还可修建小型机场,便于补给运兵和空军活动。A排的任务就是为驻印军攻占新平洋创造条件。

雨季的野人山原始丛林迟滞了驻印军反攻缅甸的脚步,同样也困扰了驻防新平洋的日军。A排借着大雨和丛林的掩护,从南荣河下游偷渡,绕过日军的岗哨,十天后顺利深入到新平洋腹地。在这过程中大伙都发现了有嘎乌的好处——他是个绝佳的向导,熟悉野人山的每一条小道,不然A排一路不会这么顺利。

新平洋只是野人山中的一个地名,原来还散落几个土著村落,日军来了以后,这里就只剩了日军。这样也好,丛林中只要露出建筑一角,A排马上隐蔽,那里面只会是日军,别无其他可能。现在前方的林空里就散落着几幢木屋,茂密的植被后面隐藏着几十双机警的眼睛,远远观察木屋周边的动静。这些都是日军据点,每隔几里就有一个,一个遇袭,就近的据点会马上增援,半个小时以内就能赶到,能不惊动就不惊动。

杜克详细记录完木屋的位置,指下站长,往木屋方向挥下手。站长心领神会,杜克是要他带三班靠近木屋详细侦察。三班是A排的刀刃。

三班在离木屋四百米的位置停下,虽然还在下雨,但用肉眼已经能看清晰。确实是日军的据点,木屋外围了铁丝网,一辆三轮摩托停在空地上,两三个鬼子靠在重机枪巢的沙袋上抽烟。

“给我看看……”费卯压着声音对青狼说。青狼正把着他那个望远镜看。

青狼望他一眼,还是把望远镜递给了他。费卯虽然嘴损,手上功夫也不十分行,但毕竟是当过少尉的人,军事知识远胜过其他士兵。

费卯用望远镜看了一会儿,放下后小声对站长说:“屋里有大功率电台。”

站长看他的目光有些奇怪,他又没长透视眼,怎么能知道屋里的东西。

“天线,看屋顶的天线……”费卯把望远镜递给站长,“架这么大这么高,只有大功率电台才用得着。”

“是有大电台。”站长确定了费卯的判断,“可那玩意又大又沉,得用骡马驮,咱们带不走。再说了,这不是在****,驻印军不缺这个。”

这下轮到费卯看站长的目光奇怪了,就那样斜眼瞅着,瞅得站长浑身不自在。

“这世上好像还有一种东西叫密码本。”费卯说。

站长使劲拍下自己的脑袋,又扭头往后。他是个照规矩办事的人,第一反应就是要跟杜克汇报。

费卯顶顶他:“想什么哪?来来回回的汇报,怕鬼子发现不了咋地?”

“哪……咱们干了?”站长有些踟躇。

“要能把密码本带回去,委员长一高兴,没准赏你个云麾勋章。”费卯那贫劲又上来了,不论何时何地。

“这个距离能打准吗?”站长问岳昆仑。他已经决定干了,倒不是贪功,是那玩意确实重要。硬干肯定是不行,一打起来,周围据点的鬼子闻风而动,屋里的鬼子也来得及处理密码本,只能派几个人摸进去。

岳昆仑点点头,400米射程以内他能保证百分百命中率。

“费卯、宝七,还有……”

“我也去。”

站长话没说完,就被青狼打断了。站长扫他一眼,接着把话说完:“还有剃头佬,你们三个摸进那个有天线的屋子,能不惊动鬼子就别惊动,拿到密码本就回来。”

青狼瞪着站长,站长不理他,交代大个儿把机枪架好,必要时提供火力掩护。这种任务不管是站长还是杜克都不会交给青狼,青狼是个破坏型的人,从他面前过去的鬼子,他一个也不会放过。

费卯三人匍匐前进,慢慢爬到铁丝网边上。那个位置在有天线那间木屋的后背,是重机枪巢里那几个鬼子的视线死角。三人趴了片刻,确定据点里有没狗后,用随身铁钳轻轻夹断铁丝。铁丝网被破开一个缺口,三个人悄无声息地爬了进去,雨声和草丛掩去了他们的行踪。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