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流在缅北的血》-第二十五章日军少尉

更新时间:2020年09月25日 星期五 11:13:00 作者:


关灯
护眼

三人靠上屋子后窗两侧。站了一会儿,确定屋里没有声音。费卯探头飞快地往窗内扫一眼——里面没有人,一组电台占满了一面墙,在静默状态。

费卯向对面的剃头佬点点头。剃头佬摸出剃刀蹲到窗前。

剃刀****窗缝慢慢往上,窗栓也跟随往上移动。跟随轻微一响,窗扇挣脱了束缚,往外弹开一点。剃头佬用暗劲慢慢打开窗子,尽量不让窗扇发出声音。

三人依次从窗口爬入。窗口下面就是一张单人床,踩着下到地上。环顾一圈,除了电台和床,生活用品一应俱全,墙上还挂着一张东京帝国陆军大学的毕业照。瞧屋里整齐利索的样子,这屋的主人应该就是照片里的一个军官。

费卯和宝七忙着翻找密码本,剃头佬则在屋里来回踅摸。剃头佬的目光落在墙上的照片上,他走过去点点相框,恨恨地往上面啐了口痰。

“他妈的,帮着一块儿找!”费卯压着声音骂。

“找个屁,老子又不识字。”

“就是一个小册子,写的都是数字……”费卯正比划着,屋外传来了汽车声,还有狗叫。

一辆吉普车在院里刹住。一个年轻的日军少尉从车上下来,军容整齐,两条皮带从胸叉而过,左胯是个公文包,右胯是个王八形状的手枪套。一条大狼狗跟着从车上跃下,狂躁不安地冲屋里乱叫,要不是皮绳牵在少尉手里,早就冲进了屋子。

岳昆仑望向站长,他瞄准镜里的十字线已经架准了那个少尉。站长示意再等等。

杜克也发现了异常,A排正悄悄地往前推进,随时准备支援三班。

十几个日军士兵从各处屋里出来,纷纷向少尉敬礼。

少尉回个礼,问:“有没有异常?”

“报告少尉,没有异常!”一个军曹大声回答。

“近日驻印军有向缅北发动****迹象,一刻也不能放松警惕。”少尉说完皱皱眉,狼狗叫得不大正常。

“少尉,它可能是饿了。”军曹讨好地说,“我带去喂。”

少尉点点头,把皮绳交到军曹手上。军曹拉着狼狗离开,那狗还在使劲回头叫。也许是这里从来没和敌军接触过,他们都疏忽了潜在的危险。

岳昆仑眼睁睁地看着鬼子少尉进了屋,剃头佬三人一直没从后窗出来,他替他们捏了把汗。

屋里空无一人,一切如常。少尉上地板前还脱了鞋,又认真地把鞋放在门边,鞋尖朝外。从他的这些举动和脚上雪白的棉袜上可以看出,这是个对个人卫生讲究到认真的人,他还保持着在日本时良好的卫生习惯。

少尉径直走向了电台对面的那堵墙,伸手一拉,墙上竟然有个暗门,门里是一个保险柜。

喀嚓喀嚓的对密码声,柜门一声脆响,保险柜开了。

少尉谨慎地翻了翻里面的文件,密码本还在,没有被动过,然后又从公文包里抽出几页文件放进去。刚要关门,他怔了一下,床边几个带水的脚印进入眼角的余光。少尉还算镇定,用自然的动作站起来,右手同时悄悄掏出了南部手枪,按开保险。

屋里只有一个地方可以藏人,就是床底。三双眼睛在黑暗里放着光,紧张地看着那双慢慢逼近的马靴。他好像发现他们了。

少尉逼近了床,双手死死地握住手枪,那种强烈的压迫感让他心里闪过一丝悔意。他刚才应该装作没事走出去的,保险柜的门也忘记关了,但现在已经晚了,他只有选择像一个战士那样去战斗。或者敌人死,或者自己死。

少尉猛地弯腰低头,枪口同时指下床底。映入他眼中的是三双雪亮的眼睛,还有一道扑面而来的刀光。用刀的人是个好手,出刀既快又狠,躲是来不及了,但他可以开枪。咽喉一凉,然后紧跟着一热,凉的是刀刃,热的是鲜血,他扣下了扳机。这是他这辈子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向敌人开枪。

屋里一声枪响,重机枪巢里的三个日军愣了一瞬,院子里的日军也愣了一瞬。然后岳昆仑的枪响了,青狼的枪响了。俩人同时选择的机枪手,岳昆仑的目标被爆头,青狼的目标被穿心。再然后,三班全部的枪响了,A排全部的枪响了。院子里的鬼子在往那间屋里冲,其他屋里出来的鬼子也在往那间屋里冲,他们都知道那间屋子的重要。大部分日军没能进入那间屋子,倒在了路上,但还是有几个漏网的。屋里一阵乱枪,也不知道谁死谁活。

附近据点的鬼子肯定是听见了,杜克一不做二不休,率领全排向据点发起冲锋,务求在援军到达之前全歼敌人,救出费卯三人。

岳昆仑的身影从硝烟里冲出,脚下是练武人那种特有的步伐,A排的弟兄被甩在了后头。

两个鬼子也从硝烟里冲出,迎着岳昆仑,枪上的刺刀直奔对手两肋。

太近了,不管是抬枪还是拔刀都来不及。岳昆仑一个空翻,直接从两柄刺刀上方翻过,身子就地一滚,柯尔特手枪拔出。两个鬼子一个急刹,身子还没完全回转,两声枪响几乎是同时响起,www.44pq.com。他们瞪着岳昆仑,身体缓缓倒下,死得极不甘愿——这个中国士兵竟然是背向他们开的枪,身体还保持着前冲的势头,这是怎样的对手?

岳昆仑进了那间屋子,不是跑进去的,是翻滚,屋里情况不明,他必须小心。果然,一连串的枪声响起,子弹贴着他身体上方扫过,在墙上留下一排窟窿,他要是站着跑进来,现在已经成筛子了。岳昆仑没有还击,那是加兰德步枪的枪声,他很高兴,被两支加兰德步枪近距离密集射击也高兴。战友还活着!

费卯和宝七松开了扳机,他们因紧张而开枪,刚才几名冲进来的鬼子就是这样被射杀的。

屋里尸首狼藉,岳昆仑看见了他最不想看见的事——剃头佬在地上趴着,身上有血。

“剃头佬——”岳昆仑一声大叫。

岳昆仑对剃头佬的感情除了战友情、兄弟情,还饱含着愧疚——让他一个人从野人山爬到兰姆伽的愧疚,对林春的愧疚,对李君的愧疚,对那些死在野人山的远征军弟兄的愧疚。他总觉得自己有责任,没有救下他们,不可弥补。这些愧疚现在都寄托在剃头佬一人身上,他要保护剃头佬,他不能让剃头佬死在他前头!

岳昆仑半抱着剃头佬猛烈摇晃,剃头佬眼睛紧闭。

“你不能死!你不能就这样死——”岳昆仑悲吼。

那种撕肝裂肺的感觉又回来了,一连那些牺牲的弟兄,那一张张生动的脸,那一张张尸灰的脸。

“那我要怎样死?”剃头佬突然睁开了眼,笑得很鸡贼,精神好着哪。

岳昆仑一怔,猛地把剃头佬往地上一掼。

剃头佬摔得一声惨叫:“你个港都是怕我没死!老子中枪了——”

岳昆仑这才注意到剃头佬手臂上的枪伤,胸口的那些血都是手臂上的。这时候杜克领着几个弟兄也冲进来了,看见人都还活着,松了一口气。

“带上所有文件,马上撤离!快——”

屋外传来一声声沉闷的爆炸声,是A排的弟兄在往一间间木屋里摔手雷。

所有人出了屋子,杜克点燃导火索,跟着飞跑了出去。导火索连着一块TNT炸药,炸药就放在那组巨大的电台上。

A排快速撒入了丛林,身后一声巨响,火光冲天。

这是在敌后,行踪已露,接下来的十几天,就是逃,逃回南荣河南岸。能不能躲开日军的围捕,只能看天意。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