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流在缅北的血》-第二十七章掷弹筒和迫击炮

更新时间:2020年09月25日 星期五 11:15:28 作者:


关灯
护眼

吸引日军的目的达到了,岳昆仑拉着嘎乌就跑。嘎乌不清楚对手的打法,岳昆仑却清楚。果然,才跑出几十米,掷弹筒和迫击炮发射的榴弹尖啸而至,把他俩刚才躲藏的位置炸得一片狼藉。轻重机枪的子弹泼雨般泻来,嗖嗖地从头顶飞过。

俩人虽然是逃,但始终和日军搜索队保持在一里以内,这是岳昆仑的狙击步枪能够着目标的距离。如果是在开阔地带,这个距离对岳昆仑也很危险,但这是在雨季的丛林。搜索队只要稍有减慢或停下的迹象,岳昆仑就回头狙杀一名鬼子。精准的狙杀像条鞭子一样抽着他们,抽得他们不得不追,追前头那个鬼魅般的敌军狙击手,愤怒和恐惧让他们失去了理智,他们离A排撤离的方向越来越远。

丛林中的暮色来得很早,能见度更低了,瞄准镜也失去了作用。岳昆仑和嘎乌靠在一棵树下喘息,以他俩的体能都跑得精疲力竭,后面的日军可想而知。

“差不多了……”岳昆仑抿一口水含在嘴里,又把水壶递给嘎乌。

“差不多什么?”嘎乌也抿一口水,和岳昆仑一样,并不吞下去。他们都知道,长时间奔跑的时候不能毫无节制地喝水,会导致腹痛。

“鬼子追不上A排了,咱们该撤了。”

“你杀了几个日本军?”嘎乌问得突然。

“我没数。”

“我替你数了,你开了十三枪。”嘎乌盯着岳昆仑的目光既尊重又妒嫉。

“走吧,甩开他们,找地方过河。”岳昆仑分辨下方向,往西北面走。

“我不走!”嘎乌说得很坚决。

岳昆仑站住,回转身:“我们的任务完成了。”

“我的箭头还没有尝到日本人的血!”

“……排长叫我把你活着带回去。”

“我是名克钦战士,不需要任何人的保护。”

“你要怎么样才肯跟我回去?”

“像你一样,杀够十三个日本军,我亲手杀!”

日军搜索队实在是疲累不堪了,迫击炮、九二重机枪这些平日的作战利器,一路上都成了折磨他们的累赘。他们逐渐慢了下来,直至停下。这回丛林深处再没发出春田步枪那种特有的枪声,那枪声叫他们崩溃。那枪每响一次,就意味着他们当中有一个人死去,连他们的指挥官一起,已经十三个了,他们却连敌人的背影都没瞧见。那个狙击手就像个隐藏在丛林深处的幽灵,随时等着用一粒子弹射穿他们的头颅,结束他们回家的梦。这队日军原本牢不可摧的斗志和必胜的信念,被一杆春田步枪击溃,他们从未如此恐惧一个敌人,那个冷静到冷酷的狙击手。

庆幸的是,天黑了,狙击手一般不在夜间作战,但愿他会离去。

接替指挥权的曹长命令搜索队在一个林空里宿营,围绕营地外围设置三道绊发雷,全队人分三队轮流警戒,两小时换班一次。这一天的遭遇已让他成了惊弓之鸟,他现在只想把这些部下安全地带回去。打猎的人成了猎物。

营地里很静,一队日军在巡逻,发出沙沙的脚步声和布料摩擦的声音。

营地最外围,两双眼睛在黑暗里亮着,盯着那片黑漆漆的营地。营地里没有生火,不管是肉眼还是瞄准镜都没法锁定目标。

观察了一阵,嘎乌开始往前移动,身子伏得很低,无声无息得就像一只猫科动物在悄悄接近猎物。

往前推进了十几米,紧跟在后面的岳昆仑一把拉住嘎乌,往他的枪管下方指指——用开罐器绷直的细线挂住了一根横向绷紧的细线,是一道绊发雷。俩人跨过去,又往前摸进了几十米,第二道绊发雷被发现。嘎乌还想往前走,岳昆仑向他摇摇头,示意原路退回去。他不清楚鬼子到底设了几道绊发雷,也许还埋了地雷,就算安全过了雷区,偷袭完鬼子后还得快速跑过雷区,这太危险。

俩人退了回去,在一个树丛后面停住。

“鬼子防得太严,以后再找机会。”岳昆仑说。

“不行!”嘎乌犟得像头驴。

“要跟鬼子换命,现在还不是时候,还有很多仗等着我们去打。”岳昆仑不会让嘎乌蛮干。

嘎乌不说话,蹲在地上急剧地想。要想接近那些鬼子,就得把他们逼出来,用什么办法呢?嘎乌心中灵光一闪。

“走!”嘎乌走的是和日军营地相反的方向。

“干什么去?”

“找象群。这附近有一个象群。”嘎乌眼睛雪亮。

岳昆仑知道嘎乌想干什么了,这确实是个办法,但前提是他能够找到并驱赶象群。

岳昆仑对大象很陌生,只在进入缅甸后见过几次,他从小生长的大山没有这种巨大的动物,所以他心里没底。可对嘎乌来说,他熟知大象的一切,在日军进入野人山之前,他还驯养过几头大象帮着干活,日军来后,他就把大象放归了山林。

嘎乌很快就找到了象群经过的痕迹,这痕迹太明显。除了人以外,这种巨大的动物没有天敌,它们走过的地方一片狼藉,显得肆无忌惮。嘎乌又开始像豹子一样奔跑,岳昆仑在后紧跟,枝叶擦着身子飞快掠过。A排里能在丛林跟上嘎乌的奔跑速度的也只有他了。一片宽阔的水潭在夜色中闪烁水光,一个庞大的象群在水边静默地站着。那些黑重巨大的身影就像一片岩礁,让人心生敬畏,对它们,也对自然。

“前头那个最大的就是头象,小象都围在中间。”嘎乌看着这个象群的眼神就像看着久别的家人,“上次见着的时候还没这么多。”

岳昆仑望着嘎乌,他不知道嘎乌怎么样才能驱动这么一大群庞然大物,而且还要朝日军营地的方向。

嘎乌似乎知道岳昆仑在想什么,掏出一个小铁管冲岳昆仑挤挤眼:“做好准备。”

小铁管被嘎乌吹响,发音方式很奇怪,类似于蜂群发出的“嗡嗡”声,由缓至疾,极富穿透力。刚才还保持静默的象群开始变得不安,随着哨音变尖变利,头象昂头发出一声高亢的叫声,而后开始奔跑。整个象群跟随头象开始奔跑,隆隆的步伐震撼山林,大地颤抖。

象群在跑,嘎乌也在跑,像一条精力旺盛的牧羊犬在驱赶羊群。象群跟随嘎乌跑动的方位不断调整方向,那连绵不断的哨音就像条鞭子在后面疾抽。接近日军营地的时候,象群已经跑疯了,不断有绊发雷被触发,炸出的巨响和火光更激怒了象群。

象群挟着万钧之势撞进营地,防线和帐篷被摧枯拉朽,日军惨叫奔逃,一片混乱。没有人注意到,这片混乱里的冷静,一把冷静的弓箭,一杆冷静的步枪。弓箭在200米以内,步枪在400米以外。弓箭疾射不休,步枪保持静默。弓箭在杀人,步枪在掩护。箭镞的破空声和钉进血肉的闷声在中箭者听来摄人心魄,在射手听来却无异仙乐。猎杀的快感,复仇的快感……

象群终于穿过营地,奔进了丛林深处,留下一片狼藉和十几个被箭射死的士兵。

曹长挥舞着指挥刀大喊大叫,催促着惊魂未定的队伍投入战斗。反应过来的日军马上组织起了反击,火力异常凶猛。他们已经被彻底激怒,他们自认是帝国最优秀的战士,却被一杆步枪一把弓箭杀死了将近三十人,他们不能把这样的耻辱带回日本,或是带入靖国神社。他们开始追击,疯狂地追击,再不顾忌同僚和自己的生命。

子弹从头顶掠过,从身边掠过,从裤裆里掠过,俩人不停地跑,跑出了全速。

嘎乌边跑边笑,边笑边跑,他觉得太快活了:“十五个!我杀了十五个日本军,比你多两个!”

“别说话!”岳昆仑喊。

嘎乌一个趔趄摔倒了,身子在地上滚出几圈后又变得双脚着地。嘎乌继续跑,刚才摔的那一跤像是刻意而为,丝毫没有影响速度。

“可惜没时间割下耳朵,克钦人杀死敌人都割下耳朵——”嘎乌觉得肚子有点儿发木,伸手摸摸,有些湿了,不是雨水的那种湿,放到鼻底下嗅嗅,血的腥甜味。

嘎乌嘟囔了一句土话,大概是骂人的那种。

“我中枪了。”嘎乌说,可他还在跑。

岳昆仑一下刹住,伸手把嘎乌也拽得停住:“打在哪了?”

“肚子。”嘎乌说完身体就软了,后腰和肚子开始感觉到温热。

火镰擦一下就够了,嘎乌腹部和后腰的一大片衣服被血染红,子弹射了个对穿。

“你走吧,我跑不动了。”嘎乌一拉枪栓,枪口指向后方,枪声在逼近。

岳昆仑不由分说,一下把嘎乌扛上了肩头继续跑。

“放下我!我会拖死你!”嘎乌挣扎。

“别乱动——”岳昆仑吼。

“是我要回来的,死也叫我一个人死——”嘎乌猛力一挣,他和岳昆仑一起摔倒。

岳昆仑一把揪住嘎乌的衣领,紧盯住嘎乌的眼睛:“你听好了,我答应过排长要把你活着带回去。我答应过的事就一定会做到。我不会让你死,我会把你活着带回去!”

岳昆仑扛着嘎乌跑出了几里,终于力竭,一下翻倒在一个水塘边上。

“你自己走吧,别让我欠下你的命去死……”嘎乌的声音已经虚弱。

岳昆仑闭上眼聆听后面的枪声,心中默念数字。

子弹的风切声会早于击发声传到耳中,从一听到“咻”声就开始以每秒从1数到5的速度默念数字,直到“呯”声为止,每加1就多100米。岳昆仑数到2,“呯”声就到了,证明开枪的敌人和他只相距200米。跑是跑不了了,只能另想办法,岳昆仑的目光落在身边的一丛竹子上。

一队日军脚步杂沓地从水塘边上跑过,他们复仇心切,没有仔细搜索。如果现在是白天,他们会看见水面上不断涌起红色,两根竹管从水草里探出。

脚步声远了,水面哗地一响,岳昆仑提着嘎乌蹿上岸。

日军发现前面没人很快就会回头,趁这片刻的工夫,岳昆仑给嘎乌紧急处理了伤口,再不给他止血,不等到南荣河,流血都要流死。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