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流在缅北的血》-第二十八章岳昆仑跟个鬼一样

更新时间:2020年09月25日 星期五 11:16:22 作者:


关灯
护眼

杜克看着岳昆仑,岳昆仑跟个鬼一样,浑身又是水又是泥又是血,但他活着回来了,还扛回了一个半活的嘎乌。杜克嘴唇动下,却没发出声音,只是用力搂一下岳昆仑的膀子。

“嘎乌怎么样?”岳昆仑问。他刚进入驻印军防区,114团的人就把嘎乌弄走了。

“死不了。”杜克答。114团的医疗队里有几个很好的美医,剃头佬也正在那治伤。

岳昆仑悬着的心放下了,向杜克敬个礼,转身往外走。

“中士——”杜克喊住岳昆仑,“你任务完成得很好。”

岳昆仑点下头,出了帐篷。

杜克在原地站着,一直看着岳昆仑背影消失的位置。这个士兵挽救了A排,也挽救了A排带回来的那些情报。想到情报,杜克有点焦躁——路没有修通,这附近也没有开阔地带适合修建飞机跑道,A排冒死夺来的密码本和那些日军文件暂时送不到后方去;114团没有精通日语的情报人员,就算有,这么高等级的情报也得交由总指挥部专门委派的人员处理。杜克带着A排刚回到驻地就向总指挥部汇报了情况,却迟迟没有得到确定的答复。早一天知道情报的内容或许就能挽救成千上万士兵的生命。杜克耐不住了,他走到桌边摇通电话。

“转接总指挥部。”

电话接通,信号很差,嗤嗤啦啦的电流声。

“我是A排排长卡尔·杜克,有事要向史迪威将军汇报。”

“军士长,总指挥很忙,你是在越级汇报,这是不允许的。”电话那头标准的官僚腔。

杜克流露出厌恶,他听出了对方是谁,他对这个人素来没有好感。

“鲍特诺准将,我是否可以向你汇报?”杜克强压着反感。

鲍特诺在中国很久,常年追随史迪威,汉语流利,口才极佳,曾代表史迪威赴白宫向罗斯福阐述史迪威关于缅甸作战的战略意图。罗斯福被其精彩的缅甸丛林故事吸引,后来支持史迪威的反攻缅甸计划这也是其中的一部分原因。鲍特诺以中年之龄就获准将军衔并担任中国驻印军参谋长并不是偶然的,但他的才干更多的是一个政客的才干,对战争也仅限于纸上谈兵,而且他对中队素有偏见,为人刚愎自用,这些决定了他之后对驻印军的错误指挥。

“可以。”电话那头鲍特诺回答得毫不迟疑。

这是个权力欲极重的人。杜克在心里骂一句“狗屎”,现在怎么不讲越级汇报了?

“A排带回来的‘日本料理’总指挥部什么时候处理?”为避免截听,杜克说的是暗语。

“这不是一个军士长该考虑的事。”

“我建议总指挥部及时作出处理。”

“杜克军士长,你要在雨季里没什么可干的,我奉劝你把精力放在监督114团中官身上……”

“对不起,那是联络官的事,我是个战士。”杜克不客气地打断鲍特诺的话。

“杜克军士长!”帕特诺的声音拔高,“请注意你对高级长官说话的态度。”

“是!长官——”杜克对着话筒吼得极大声,脸上露着恶作剧的表情。

电话那头静了片刻,估计是在揉耳朵。

“‘料理’的事总指挥部已经作了安排,到时候会通知你配合。”

“是!长官——”杜克的态度好得就像讽刺。

那头用力地挂了电话,有些恼怒。

雨总算小了,雨丝如牛毛飘飞。

A排聚在一块铺了T型布的空地上,齐刷刷地仰着头,眉毛和头发上像撒了白糖。

美军运输机丢下的不是物资,而是一个人。那家伙明显不怎么会跳伞,降落伞忽左忽右,总是对不准地面的空降标识。A排的人都替他捏着把汗,除了这块空地,周围都是高大密集的乔木,掉在那上头搞不好戳烂裆部。

降落伞终于摇摇晃晃的落下来了,大伙的担心变成现实,落到了树上。那个跳伞的家伙吊在树枝之间努力挣扎踢腿,活像个上吊未遂的人。

A排的弟兄大声起哄,吹口哨,喝倒彩,营地里很久没有热闹看了。

杜克眼睛一瞪:“还不去救人?!”

一块篷布悬空扯在树底,大伙拉紧边沿。

“割断伞绳——”杜克仰着头喊。

那人手忙脚乱地在身上摸索:“我的刀掉了——”

杜克摇摇头,这人不是一般的业余,总指挥部怎么会派这么个人来。

“你,上去帮他。”杜克指着宝七。

“得令!”宝七快活得很。

宝七瘦得像猴,爬起树来也像猴,刺刀咬在嘴上,噌噌噌噌爬得飞快。爬到那人附近,宝七看清了,居然是熟人。

“密斯黄!怎么是你噻?你跳伞有一套啊!”宝七惊喜里还不忘开玩笑。

黄任羽脸上几道划伤,向宝七苦笑一下:“下去再说吧。”

宝七伸刀就去割伞绳,黄任羽大叫:“等等!”好像那刀是割向他的喉咙。

宝七停住手,奇怪地问:“么斯事?”

黄任羽深吸一口气,浑身绷紧,声音发硬:“割吧!”那架势就跟准备英勇就义似的。

宝七笑了:“放心吧,摔不着你——”话音未落,挥手割断了伞绳。

大伙看着黄任羽飞速坠下,都尽力扯紧了篷布,只有一人例外,费卯,费卯故意松开了一些。黄任羽也是倒霉催的,刚好摔在费卯那一边。篷布一下被砸塌了,黄任羽结结实实地摔在地上,虽然落地的劲道大部分被篷布卸了,这一下也摔得够戗。

“有没有受伤?”杜克想去拉黄任羽。

黄任羽说不出话,一只手摆摆,示意不要动他,另一手按着腰,表情痛苦之极。

费卯笑得像个鸡贼。

躺了有一会儿,黄任羽慢吞吞地爬起来,手还按在腰上。

“长官。”杜克敬个礼,黄任羽佩的是中尉衔。

黄任羽向他摆摆手,还是那种受之有愧的神情:“是杜克排长吧,我是总指挥部派来的情报官。”说着把证件和总指挥部的公文递过去。

验明了身份,杜克把黄任羽带去了排部,弟兄们被轰散了。

黄任羽翻看着那些日军文件,神情一会儿凝重一会儿欣喜。他精通日语,不然总指挥部也不会派他来。

“有价值吗?”杜克问。

“有!非常有价值!”黄任羽两眼烁烁放光。

杜克一脑门问号,但他没有开口问,这违反情报纪律。

黄任羽不管这么多,把随身携带的中缅印战区地图摊开,顺手拿起桌上的红蓝铅笔开始圈点。

“现在盘踞在缅甸滇西的日军有第18、33、56师团外加第5飞行师团一部。第18师团在缅北,负责驻防密支那至胡康河谷广阔区域,并伺机越过野人山进攻印度;第33师团驻防缅南;第56师团驻防怒江西岸。”黄任羽简明扼要地在图上圈出日军兵力部署,“越过野人山后就是胡康河谷,新1军首先要遭遇的正面之敌是18师团。新1军只有两个师,可18师团的防区过大,双方兵力还算对等。总指挥部一直担心大****开始后日军会从缅南抽调兵力增援缅北,那样缅北大****会变得旷日持久。这份日军文件给了我们答案!”

黄任羽的脸因为激动而泛着红光,杜克看着他,等着他往下说。

黄任羽拿起茶缸喝了一大口,抹下嘴接着说:“这份文件是驻缅日军第15军司令官牟田口廉也向大本营提交的一份军事计划。这鬼子去年还是第18师团的师团长,率18师团横扫了大半个缅甸,今年三月升的官,缅甸的日军现在大部分归他指挥。这份编号为第21号战役、代号为乌号作战的计划,主旨是以缅南日军向印度东部的英帕尔发起大规模攻势。日军大本营已经批准了‘乌号作战’,并计划增派第15、31两个师团参与。此计划一旦开始,日军第15军团的主力会一心扑在英帕尔作战上,第18师团只能独力在缅北和我新1军作战!”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