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流在缅北的血》-第二十九章英帕尔

更新时间:2020年09月25日 星期五 11:17:10 作者:


关灯
护眼

杜克却没这么乐观,他的面色变凝重了。英帕尔由英印军驻守,一旦失守,阿萨姆至孟加拉的铁路、印度至昆明的空中交通线都会被日军切断,那时候驻印军在兰姆伽和列多的基地顿成孤悬,驻印军腹背受敌。况且日军在印度取得立足点后,还可向中东进军与德军会师,盟军****欧洲计划将会被打乱。这应该就是日军大本营批准“乌拉作战”的战略意图。

黄任羽看出了杜克在想什么,笑着说:“英军会放弃缅甸,却绝不会放弃印度,他们不是不想和日本人打吗?这下想不打也不行了。英帕尔、科希马一线英印军驻有第14集团军全部,不但配有坦克部队,还有美国第10航空队的空中支持,足以牵制住日军15军团主力。”

“中尉,我还有个问题。”杜克说。

“请讲。”

“就算缅南的日军全部用于进攻英帕尔,顾不上支援缅北,可你别忘了,还有个第56师团驻防在滇西,他们随时可以分兵增援第18师团。”

黄任羽摇摇头,手在怒江一线用力一划:“第56师团很快就要自身难保!”

“为什么?”

“因为Y部队。”

杜克笑了,“Y部队还称不上是部队。”

根据史迪威的反攻缅甸计划,为配合驻印军****缅北,在滇西成立第二阶段中国远征军,驻印军被称为“X部队”,滇西的中国远征军就是“Y部队”。蒋介石为获得史迪威承诺的美械装备,急调30个师入滇,但这30个师缺员将近20万人,就余下的10万人里也只有四分之一可使用的必备武器,一副套取30个师的美械装备的架势,在兰姆伽的美军军官中传为笑谈;1943年4月日军在华发起新一轮攻势,重庆政府从Y部队抽调走两个军和7万后备人员;5月,罗斯福在三叉戟会议上明确表示:把每月经过驼峰航线空运到中国的物资三分之二给予陈纳德的空军,三分之一给云南的Y部队。这样每月供给Y部队的物资不足50吨,史迪威大为不满,感觉Y部队无法筹建。

“我相信八月份的魁北克会议会让Y部队正式成立,再次成立的中国远征军一定能打败怒江西岸的日军56师团,滇西大****一定能取得胜利!”

黄任羽的眼里亮光闪动,那亮光里混杂着哀伤、悲痛、雪耻、勇气、信心等等庞大而复杂的情绪。这种眼神杜克似曾相识,A排士兵的眼里就时常闪现。中华民族是无比坚韧的民族,中华民族是不可战胜的民族,它在无数次入侵中屹立了五千年绝非偶然,但愿美国永远不要与这样一个民族为敌。杜克这样想。

一个孩子在瞄准镜形成的圆形图像中奔跑,一个华侨小孩子,黄皮肤黑头发黑眼睛,除了惊恐,和日本的小孩没有区别。一丛丛植被飞快地闪过,孩子就像只受惊的小鹿,在逃生本能的驱使下飞奔。快一点儿,再快一点儿,两个鬼子正用枪对着他。一分钟前他父母还活着,挡在他后面跑,一个鬼子开枪打死了他们。他必须跑,他必须逃,他父母叫他活下去,活着离开缅甸,回到祖国去,祖国会保护他。

勾住扳机的食指在颤抖,可以看出控制枪的人内心正激烈挣扎。

开枪!打死他,他只是个移动标靶,除此没有任何其它意义;

放弃!让他活,他只是个中国小孩,哥哥的死跟他没有关系。

他是那个狙击手,是杀死你哥哥甚至会杀死你的那个狙击手,迟疑和同情只会让你送命!

向一个孩子开枪,你不配日本的武士道,甚至不配当个人!!

汗水流进了眼睛,带来轻微的刺痛,物镜里的图像变模糊了。他使劲眨一下眼,挤出生理本能分泌出的泪水,孩子的背影又变得清晰。

枪声刺痛耳膜,孩子的头颅在瞄准镜的圆形图像中爆开,就像子弹射爆一个西瓜。藤原冷野浑身一抖,他并没有开枪。

边上有人轻松地吹了一声口哨,是他开的枪。

藤原冷野还保持着举枪的姿势,目光透过瞄准镜在看着那个孩子。那个幼小的身躯扑在地上,在痉挛。

“藤原少佐,你不开枪是缺乏自信还是因为同情?”

“你话太多了。”藤原冷野的声音和表情一样冰冷。

“同情是软弱的表现,藤原少佐是个软弱的人吗?”

藤原冷野突然收枪,枪托上挑,动作敏捷有力。枪托挑中下巴,那个多嘴的人往后翻倒。

“牟田口大尉,就算你是牟田口廉也的侄子,我杀了你他也不能拿我怎么样。”藤原冷野的枪管顶在那个姓牟田口的大尉脸上,顶偏了他的头。

此人叫牟田口峻,手里也拿着一杆毛瑟98K狙击步枪,刚才射向那个孩子的子弹,就是由这杆枪击发的。

牟田口峻舔舔嘴角的血,对藤原冷野露出神经质的微笑:“请开枪。如果我的死能让藤原少佐变得坚强。”

藤原冷野的瞳孔在收紧,扣住扳机的手指也在收紧。边上的一队士兵噤若寒蝉,看着他们的队长有可能随时枪杀副队长。这些士兵手里都拿着九九式狙击步枪,他们就是田中新一命令藤原冷野组建并训练的狙击队,都是从老兵中挑出的神枪手。藤原冷野这大半年都在训练他们,等着那个杀死他哥哥的狙击手露出锋芒。

藤原冷野收枪,转身离开。

“藤原少佐!”牟田口峻对着藤原冷野的背影喊,“藤原山郎的弟弟难道是个懦夫吗?我就是因为崇拜你哥哥才去德国接受狙击手训练。我已经杀了36个中国人,你杀了几个?难道你只会向标靶和野兽开枪?帝国的军队只需要杀人机器,不需要一个射击运动员。用你的冷酷来证明你值得我们追随——”

藤原冷野的背影已经远了,牟田口峻疯狂大笑。

田中新一在翻看一叠相片,相片上都是死人,上至中尉下至列兵,不是头部就是心脏部位中枪,一枪毙命。田中新一的下嘴唇又习惯性地往外翻出一些,每次遇见赞赏或棘手的对手的时候,他就会做出这种表情,这让他看起来多少还有一些可爱。

“将军。”

田中新一抬起头,看见藤原冷野已经站在办公桌前。

“看看吧。”田中新一把一叠相片递过去。

藤原冷野才看了几张脸色就变了,眼里聚起刀刃一样的寒光:“www.44pq.com,他们是在哪里阵亡的?”

“一周前一支驻印军小分队偷袭了新平洋的一个据点,抢走了密码本和一份乌号作战计划。负责新平洋防务的指挥官派出一支搜索队追击截杀。近一个中队的编制,却被两个敌人牢牢牵制住,一个是用春田狙击枪的狙击手,另一个用弓箭。”田中新一又翻起下嘴唇,看起来似乎是在笑,“他们显然很熟悉丛林作战,还曾驱使象群攻击搜索队的营地,这世界太奇妙了……”

“将军,请派我去新平洋。”藤原冷野眼里杀机灼灼,那杆春田狙击枪终于出现了。

田中新一站起来走到藤原冷野面前:“我非常理解你的心情,但现在还不是反击的时候。早上我刚收到牟田口廉也军团长的命令:为保证‘乌号作战’行动的胜利,第18、56师团必须保持胡康河谷一带和东北方向中缅边境的战局稳定。由第18师团派出四个大队协助第56师团扫荡怒江西岸的中国游击区。我想派你带领狙击队参与这次协助行动。等你和这四个大队回来,我会让你参加胡康前线向野人山的渗透反击行动,直至将驻印军赶回印度。”

“将军……”藤原冷野还想坚持。

田中新一向他摆下手,“先去怒江西岸吧。这不是你一个人的战争,无论在什么时候,个人的力量都是微弱的,我不能冒险让你独自行动。”

田中新一站在窗前点一支烟,心情变得沉重。藤原冷野的身影慢慢消失在雨雾中,一如第18师团和大东亚圣战不可预测的命运。为了进攻英帕尔的“乌号作战”,大本营命令从18师团的12个步兵大队中抽走3个组建第31师团。第18师团要防守的缅北区域是如此广大,9个大队的兵力本就单薄,现在又派出4个去滇西,但愿他们能在雨季结束前赶回来。驻印军很可能会在雨季结束后向胡康河谷发起第一轮秋季攻势,就算第18师团是无往不胜的“常胜师团”,他也不想用5个大队的兵力去对抗全部美械装备的驻印军。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