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流在缅北的血》-第三十一章雨季即将结束

更新时间:2020年09月25日 星期五 11:19:03 作者:


关灯
护眼

转眼到了九月,雨季即将结束。中印公路终于劈开了野人山的原始丛林,推进到南荣河附近。从三月进山到现在,114团已是疲惫不堪,孙立人命令新38师第112团开赴野人山前线接替防务,将114团撤回列多休整。

尚未完工的路基上行进着蜿蜒的队伍,个个军装崭新、精神饱满,是开上来的112团。A排的弟兄或站或蹲地聚在路边,百无聊赖地观望,闲得直打哈欠。自从新平洋回来后他们就没再执行什么任务,就等着雨季结束。

“瞧这架势是要开始了。”宝七说。

“开始什么?”费卯没好气地说:“一个团上来一个团下去,还全是步兵,别说山炮,连迫击炮都只带六O的。****个屁啊!”

剃头佬顶顶岳昆仑:“你说说看,大****什么时候才会开始?”他和嘎乌的枪伤都好利索了。

“等打下新平洋,辎重能运上来的时候就差不多了。”岳昆仑的估计没有错,总指挥部已命令加紧打通中印公路列多至新平洋一段,新平洋基地一旦建立,战争物资就可由地面和空中源源不断地运到前沿。

花子在一边听得真切,歪头问青狼:“老大,你看啥时候会打新平洋?”

青狼冷着脸:“我问谁去?”

大伙都等得心焦,想早一天打回去,可这事他们说了不算,只能等着。

黄任羽从后面跑上来,手里捏着一张纸,满面喜色。他这段一直没回列多,住在A排的营地,和A排的弟兄处得不错。

“好消息!”黄任羽挥舞手里的纸,是一份从总指挥部发来的电报。

大伙都紧望着他。黄任羽不但是新1军的作战参谋,还是郑洞国的心腹副官,应该会知道一些他们不知道的事情。

“38师和22师主力已在列多集结完毕,另独立战车第一营、重炮第12团、野战炮兵第4、5团以及直属部队主力亦先后到达列多!总指挥部参谋长鲍特诺带领大批幕僚在列多建立前进指挥所!”黄任羽两眼闪闪发亮。

宝七噌地站了起来:“这就是要正式开打了噻!”

黄任羽用力地点点头。

A排的弟兄欢呼雀跃,路过的队伍奇怪地看着这群身穿美式军服的驻印军士兵。

站长向大伙压压手,交代说:“嘴都紧点儿,别给黄参谋惹麻烦。”按照条例,黄任羽不能随便把这些告诉士兵。

“没事!过几天全军就都知道了。”黄任羽很兴奋,“刚才遇到传令兵,老卡正找你们。”

排指的帐篷里青烟弥漫,跟着了火似的,杜克没制止大伙抽烟,他自己也在抽,一支接一支。

“让A排跟114团一起撤回列多休整是总指挥部直接下的命令。”杜克说。

“休整什么?”青狼噌地站起来,“这几个月除了吃就是睡,还要休整?”

剃头佬捏着自己的肚皮:“看看,膘都养出来了,再回列多养,养猪啊!”

杜克看着青狼,说:“打仗就会有伤亡,难道你喜欢打仗?”

“我不喜欢打仗,这里的每一个人都不喜欢打仗。”青狼盯着杜克的眼睛,“但我们必须打。”

“你知不知道,美国大兵都盼望能早一天撤离前线。这并不值得耻辱。”

“你们的国土有没有沦陷?你们有没有上百万的平民被屠杀?你们的同胞有没有活在仇人的刺刀下面?!”青狼愤怒了。

“我理解你们的心情,但这是命令,必须服从。”

“中国人的仗我们中国人自己打,”剃头佬站起来,“不用总指挥部的那些美国佬来告诉我们怎么做!”

“谁爱回去谁回去,我反正不会回去。”青狼说。

“不回去!”“我们不退!”A排的弟兄都站了起来。他们之前跟着****打了多少次败仗,溃退了多少次,退过了大半个中国,又从缅甸退到了印度,现在好容易打了点小胜仗,眼瞅着大****就要开始了,又要让他们退,他们死也不会再退。但他们搞错了顶撞的对象,杜克也很难。

杜克把烟头丢到地上,作战靴踩上去重重地碾灭:“都滚出去。”

大伙一边期期艾艾地往外走,一边瞟着杜克阴沉的脸色。

“中尉。”杜克喊住黄任羽。

弟兄们都出去了,帐篷里就剩杜克和黄任羽。

“你怎么看?”杜克问。

“撤回去会挫伤他们的士气,而且A排现在的状态也不用休整。”

“是,可总指挥部不接受我的解释。”

“你应该直接向总指挥说明情况。”

“史迪威将军现在在中国,忙着劝说你们的委员长从云南方向派兵策应驻印军反攻缅甸。”

“那现在在列多主持总指挥部工作的是鲍特诺?”黄任羽也知道史迪威对鲍特诺信任,史迪威不在,驻印军的指挥权只会由他暂代。

“这个自以为是的小丑!”杜克咒骂,一脚踢翻了一个接漏的钢盔。

“违抗鲍特诺的命令会给A排带来十分严重的后果,被取消建制都有可能。”黄任羽有些担忧。

“你是郑洞国将军的副官,能不能请郑将军向鲍特诺说明A排的情况?”这是杜克喊住黄任羽的原因。

黄任羽面露难色,郑洞国找鲍特诺去说肯定没有用。在兰姆伽的时候,鲍特诺曾坚持参谋长有权直接指挥部队,遭到中国将领的一致反对才作罢,此后对中国将领简直就是仇视了,连新1军军部唯一一辆轿车都让他调回了总指挥部,睚眦必报可见一斑。

面对杜克满怀希望的眼神,黄任羽不忍心拒绝:“我试试看吧。”

“谢谢!”杜克直接把话筒塞到黄任羽手里,“我出去,你现在就打电话。”那副孩子般的神情让黄任羽哭笑不得。

电话那头郑洞国语重心长:“任羽啊,你父亲将你托付给我,不是让我派你去前线的。上头有几个公派美国深造的名额,我已经打了招呼,你这两天就回来。”

“军座,国家兴亡,匹夫有责,更何况我还是个军人。我不能在此国难之际离开,我已经决定了,我要留在A排,不然我会后悔自责一辈子。”

“……子弹不长眼啊,你要有个三长两短我怎么跟你父亲交代。”

“请转告我父亲,我不但是父亲的儿子,还是一个中国人。我身边的那些战友,他们也都是父亲的儿子,但他们选择了一个中国人的责任。我相信父亲会理解我的选择。”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儿:“A排排长连军官都不是,你一个中尉,以什么身份留下?”

“我想以情报官和观察员的身份跟随A排行动,恳请军座成全。”

电话那头长久的沉默:“好吧,我尊重你的选择。A排配合112团行动的事我会直接打电话去重庆跟史迪威说。”

史迪威此时正在重庆和东南亚盟军司令蒙巴顿一起跟蒋介石讨论缅甸作战事宜。

“谢谢军座!”黄任羽喜不自禁,拿着电话还啪地敬了个军礼。

郑洞国叹口气:“自己多加小心……”

1943年10月,缅北雨季结束,缅北大****正式开始。10月10日,驻印军总指挥部向新编38师发布了第六号进军北缅的作战命令。

“大龙河以北及大洛地区,仅有土民和缅军组成的搜索部队,间有一两个日本军官配属。着新38师112团于11月1日前,自现住地前进,占领大洛至大龙河及大奈河之交汇点与下老寨一线,以掩护新平洋前进基地建筑新机场,以便于盟军后续兵团进出野人山区。”副官念完后看着孙立人,师指里一片沉默,史迪威还在中国,大家都清楚这命令是鲍特诺下的。

命令里提到的地名都在胡康河谷,是由印度通往密支那的必经之地,河谷中纵横交错着大奈河、大龙河、大宛河、****河和无数支流,地势四面高耸,中间低缓,皆为茫茫林海,作战条件极为恶劣。以一个团的兵力分散进入,要真如命令所述没有日军正规军还好,可事实并不是如此。

“谍报队的情报是否确实?”孙立人问。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