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流在缅北的血》-第三十二章胡康河谷内

更新时间:2020年09月25日 星期五 11:20:07 作者:


关灯
护眼

“胡康河谷内绝对分散有日军半个大队以上兵力,我敢拿脑袋担保!”谍报队队长回答,他之前曾和几个克钦人化妆成商贩深入胡康河谷,亲眼所见日军兵力部署。

“那为什么鲍特诺判断没有日军正规军?”

“是英国人给他的情报。”

孙立人沉默了,鲍特诺因为对中国人的偏见,连带中队提供的情报也一概不信,这对大****绝非什么好事。

“报告!”一个通信兵跑进来,“112团团长陈鸣人给师长发来密电。”

“念。”

“刚刚收悉总指挥部命令:着112团兵分三路自卡拉卡、唐卡家驻地同时出发。第一营在左,向东攻击前进,目标为大龙河渡口附近的临滨和于邦;第三营在右,目标为正南方的大洛;中路纵队为团部和第二营,直趋新平洋作为预备队。属下以为此作战命令甚为不妥,望师座能予以调整。”

除了孙立人,师指里的军官都面露激愤之色。新1军军长郑洞国和军部早就被架空,总指挥部所有命令都绕过他们下到师部,这样的现实大家也都忍了,而今竟然直接调动112团作战,无视新38师师部的存在,鲍特诺欺人太甚!

孙立人顾不上去想命令发布程序问题,是这道作战命令本身大有问题。

“马上给陈鸣人回电,命令他暂时按兵不动,等我的下一步命令——”

孙立人已经大步出了师指,他要去找鲍特诺。新38师师指在列多,驻印军总指挥部现在也在列多。孙立人必须当面说服鲍特诺修改命令。

“以一个缺乏炮火和空中火力支援的步兵团占领一个80多公里宽的扇形正面,又是在荆棘泥泞的原始森林作战,日军一旦集中优势兵力多路渗透,112团立陷危局;而大洛地势低洼,第3营一旦占领大洛,背靠大奈河作战,极易遭敌包围。”孙立人指着沙盘上的地势向鲍特诺分析。

鲍特诺不以为然地回道:“如果112团正面的敌人是日军正规军主力,你的分析很有道理,但事实是分散在大洛地区和大龙河以北的只是缅奸队伍。”

“谍报队侦察收集到的日军正规军在胡康河谷的分布情况我已上报总指挥部,相信参谋长已经看过了。”

鲍特诺耸耸肩:“相比你们的情报系统,我更愿意相信英军情报的正确性。”

孙立人咬肌紧了一瞬,又把怒火强压了下去:“我请求总指挥部允许三营先占领大洛以北的拉加苏高地,以瞰制大洛,并往野人山前线增派一个团的兵力。”

鲍特诺沉吟片刻,答道:“我可以修改三营占领大洛的命令,但我不会同意增加兵力。”

“为什么?”

“公路未通,补给困难。”

望着孙立人的背影消失在门外,鲍特诺翻开桌上的文件夹,“乌号作战”计划赫然在目,就是A排缴获的那份。各种渠道的情报都在表明日军缅甸方面军主力正准备大举进攻印度东部,印度亲日派在加紧地下活动,印度一些政治派别也在加紧进行独立活动,英军在印度如果像在缅甸时那样崩溃,驻印军的两个师就有可能成为保卫印度的最后力量。这些就是鲍特诺的想法,也是他不给胡康河谷序战增派兵力的真实原因。

陈鸣人看完电报松了一口气,边上三营长陈耐寒正眼巴巴地看着他。

“鲍特诺这狗日的终于是松口了。”陈鸣人走到作战地图前面看。

“同意修改作战命令了?”陈耐寒赶紧凑上去。

“稍微修改了一点,就这一点能救你一个营的命。”陈鸣人点着地图上和大洛隔大奈河对望的拉加苏高地,“放弃大洛,占领拉加苏高地!”

“好哇!”陈耐寒大喜。拉加苏高地山高林密,既可钳制对岸的大洛,又可避免背水作战,日军也不能形成包抄和侧击,只能正面仰攻。三营即将开始的这一仗已赢了七分。

“马上回去准备,等待出发命令!”

陈耐寒应一声往外疾走,和一个进来的人撞个满怀。对方块头大,陈耐寒给撞得一屁股坐在地上。那人伸过来拉他的手满是黑毛,抬头看,是A排排长杜克。

“正要派人去找你。”陈鸣人把作战命令递给杜克,“三路出击,你选哪一路?”

看完命令,杜克毫不迟疑地在作战地图上点点。陈鸣人低头看杜克点的位置,是大龙河和大奈河的交汇点于邦。他倒是会挑地方,此处已跳过新平洋三十公里,是孟关通往新平洋的必经渡口,敌我必争之地!

陈鸣人向杜克会心一笑:“行,那A排就跟随中路纵队行动,争取赶在一营前头到于邦。”

10月24日,新38师112团兵分三路自卡拉卡,唐卡家同时出发,分别向指定目标挺进,胡康河谷战役正式拉开了序幕。

位于密支那的日军第18师团司令部里田中新一闭目沉思。战报就放在面前——驻印军突然从三路发动进攻:东路纵队正与临滨守军激战;中路纵队于29日攻占新平洋,30日又占领了邦以西十公里的临干萨坎,直逼于邦;西路纵队于11月1日占领了大洛以北的拉家苏。

现在的第18师团所属各部队正处于分散的最坏状态——四个步兵大队还在云南协助第56师团大扫荡,其余五个步兵大队分散于胡康河谷、孟拱河谷、密支那和密支那以东地区。负责戍守大龙河畔的目前不到一个大队,离他们最近的是驻扎于孟关、孟拱的步兵第56联队的两个大队。对敌人的攻势和情报加以判断,进攻大龙河畔的敌军兵力大概在一个团左右,驻印军主力应该还在被野人山阻隔的列多。

田中新一猛然睁眼:“命令。”

边上的副官慌忙开始笔记。

“长久大佐即刻率第56联队主力及山炮兵第2大队由孟关、孟拱向大龙河畔疾进增援;工兵、辎重、卫生队、野战医院、防疫供水部的各一部随后疾追;同时,第18师团主力各部队迅速向孟关附近集结待命,师团指挥所由密支那向加迈前进。”

副官惊愕地看着田中新一,这道命令是在把整个师团往胡康河谷方向运动。

“将军这是要……”

“一口吃掉来犯之敌!”田中新一重重一拳砸在桌上。

援军来得很快,就在三营占领拉加苏的第二天,日军前锋增援部队就赶到了大洛,陈鸣人和陈耐寒庆幸不已,要占领的不是拉加苏而是大洛,112团的一只臂膀现在也许已经被切除。趁中军立足未稳,日军于当天夜里强渡大奈河,向拉加苏高地发起猛攻。

夜色和丛林导致视野浅狭,远射程和精度变得没有意义,谁的火力更猛谁就占了上风。日军的手动步枪、歪把子、九二重机枪面对的是驻印军的半自动步枪、卡宾枪、汤姆森冲锋枪、勃朗宁轻机枪、水冷式M1917重机枪,又是处于仰攻,泼雨般的子弹把进攻日军压得抬不起头。驻印军有的是子弹,再不是从前那支短弹缺粮的****,士兵们可劲地造,把这些年的耻辱和愤恨用子弹宣泄。

密集的枪声响了一夜,日军连对手的人影都没能看见。天亮时清点尸体,日军上到指挥官下到士兵都无比惊愕,仅是对敌人一个连级阵地的进攻,竟然阵亡72人,这在以前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日军指挥官意识到对手的强大,开始转攻为防,等待大批援军赶到。

西路打响的同时,东路的战斗转入激烈,一场足以载入军事教科书的经典丛林攻防战即将在于邦展开。

胡康河谷最重要的四个据点分别是于邦、太柏家、孟关和瓦鲁班。位于大奈河与大龙河交汇点西北方向几公里处的于邦首当其冲,此地三面森林一面临水,控制着最重要的一个渡河点,要被日军占据,足以威胁新平洋和即将建立起来的前进基地。10月31日,112团第二营以第五连为先锋从临干萨坎出发,向于邦渡河点挺进,A排跟随行动。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