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流在缅北的血》-第三十四章树冠上的机枪

更新时间:2020年09月25日 星期五 11:21:38 作者:


关灯
护眼

没时间再考虑了,岳昆仑开了第一枪,在半秒以内完成退壳送弹,第二枪接近于连发,然后翻滚,离开开枪阵位。第一枪是为了替第二枪扫清弹道。树冠上的机枪哑了一瞬,一串机枪子弹倾泻在岳昆仑刚才开枪的位置,是副射手补上了。岳昆仑紧跟着开枪,机枪再次变哑。

一个小时的激战,日军70人的伏击小队被全歼,五连减员一半,其中包括五连长。

黄任羽看着五连长弹孔累累的尸体,默默地摘下军帽。还在响枪,林空西边发现了日军的预设阵地,不是刚才伏击的那个小队,而是守备于邦的一个中队,工事完备。

杜克拍下黄任羽的肩膀:“这里你军衔最高,命令他们马上转移。”

东岸就是日军据点乔家,西面是一个工事完备的日军中队,A排和五连残部很容易被东西两面的日军夹击。

“他们怎么办?”黄任羽望着五连长和那些战士的尸体。

“都带走。”

A排和五连残部并没有走远,绕到日军阵地西面停下构筑工事,与之对峙的同时向112团团指发报求援。收到战报的陈鸣人震惊,此时他手上已没有多少可以调动的部队——左路的一营正在临滨与敌激战;右路的三营在拉加苏;中路跟随团部的二营有三个连,第五连已经被打残,另一个连在新平洋留守,剩下的只有一个连和团部警卫排。陈鸣人顾不了这么多了,率一个连的兵力连带团部一起往于邦急赶,同时命令一营长李克己从临滨出发,亲率第二连并重机枪、迫击炮各一排组成的加强连驰援五连。

第二天清晨,李克己率加强连成功穿插到于邦东边,控制了五连遇伏的林空,将于邦守敌与渡口割裂,与西边的二营一起对一个中队的于邦守敌形成包围。此时的112团团指就设在二营阵地后方西北面,与火线近在咫尺。陈鸣人豁出去了,就是死也要啃下于邦。考虑到李克己的一个加强连背靠大龙河,既要封锁对岸的日军渡河,又要防范正面工事坚固的日军阵地,A排离开西面阵地,转入东面的李克己阵地。

洋镐铁铲响个不停,A排的弟兄挥汗如雨,正和李克己连一起抢挖战壕和散兵坑。

“这仗到底要怎么打噻!”宝七边挖边发牢骚。头天他们围着日军的阵地打了一天,没占着便宜,日军死了70多人,中军也阵亡了60多个,陈鸣人只能叫停。

“知道厉害就好。”费卯接话,“18师团的鬼子全他妈矿工出身,挖坑打洞是这些孙子的本行。”

昨天一天打下来,他们算是见识了这些鬼子土木作业的本领了——战壕有两米多深,外面没有一点积土,壕底两边入口极小,壕内有宽敞的积洞。好不容易突破火线冲进壕沟,鬼子立马攒进积洞往外丢手雷,隐蔽在树上的轻机枪同时向冲进壕沟的敌军猛射。没有炮火的跟进,仅凭他们根本啃不动,可炮在哪呢?

“密斯黄,咱们的援军到底么斯什么上来噻?东岸的鬼子可是越来越多了。”宝七把话头转向了黄任羽。于邦战场能打听上头动向的只有陈鸣人和黄任羽,和陈鸣人搭不上话,黄任羽可是现成的。

黄任羽停下手上的十字镐,慢慢伸直腰。之前他很少干这个,半天挖下来,腰木得不像自己的。这让他更理解也更尊重这些士兵。

大龙河东岸炊烟袅袅,密林里不知道藏了多少鬼子,偶尔闪过一个土黄色的身影。炊烟比A排刚到时多了几柱,命令集合的哨音也比头两天响得更密。宝七说得没有错,鬼子援军正分批赶到,幸好来的都是步兵,不然炮弹早隔着河面飞过来了。

黄任羽望着东岸的眼神透着深深的忧虑。敌军的援兵越来越多,可112团的增援在哪里?就算孙立人说服了鲍特诺往野人山前线增派部队,可从列多赶到新平洋附近要走将近一个月,就凭这不足一个营的兵力能守住于邦一个月吗?

“中尉——”杜克在榕树下向这边挥手,李克己蹲他边上。

杜克和李克己问黄任羽的问题和宝七的一样,增援什么时候来。

黄任羽向李克己苦笑:“我不会比你知道的更多。”

李克己狠狠地嘬一口烟,陈鸣人早被他追问得不耐烦了。请求增派部队的电报前天就发给了孙立人,孙立人命令他们固守阵地,随时向师指通报战况,没有答复增派部队的事。

“鲍特诺是不会轻易承认自己错误的。”杜克指的是鲍特诺对敌情的错误判断,他要不点头,孙立人没权调动部队。

“这些白美真是混帐!”李克己反应过来这话连杜克都给骂了,忙补充一句,“老杜和老乔还是好样的。”

杜克苦笑。兰姆伽的中国官兵管白人叫白美,黑人叫黑美。

杜克问:“对岸在等增援,等主力增援到了立刻就会强渡进攻,你打算怎么做?”

李克己用力把烟头揿在地上:“中国人有句话,叫靠人不如靠己!”

杜克笑,“美国人也有句同样意思的话:‘上帝帮助自助之人。’”

黄任羽:“我们的援军来是肯定会来,就是时日不定。只要能控制住日军增援过不了河,我们就能围到援军上来。”

“到底是作战参谋。”李克己在地上划出于邦渡口西岸简略图,“我已经叫吴瑾在渡口左右两翼设置机枪阵地,重机枪排的两挺重机枪全部拿来封锁渡口河面。”吴瑾是他手下的机枪连连长,管着重机枪排。

杜克点点头:“A排三班可以分去吴那边。”

“日军突围怎么办?”黄任羽有些担忧,重火器都分配到渡口阵地,三班又是A排里战斗力最强的班。

“突围倒好了,离开工事还好打点儿”李克己说。被围困的一个日军中队应该是收到了增援消息,也不突围,就凭借坚固工事守着不露头。

团指一个传令兵跑上来,向李克己敬个礼,说:“团长命令马上准备进攻。”

“进攻?”李克己不解,之前进攻了几次都没有效果。

“十四航空队派了飞机配合。”

杜克望向西北面天空,有隐隐的引擎声传来。

“准备进攻——”李克己大叫。

中军刚刚压向火线,一架P51野马式战机飞临上空。也算是照顾中印缅战区的航空部队,这种强大的新式战机他们首先装配。中军士兵顿时信心百倍,去年在缅甸他们被鬼子的飞机可炸苦了。

地面刚一接火,野马战机开始俯冲扫射。开始几轮还算准,子弹泻在了日军阵地上,等丢炸弹的时候,大伙都傻眼了。炸弹丢进了己方冲锋队伍,一营顿时死伤数人,急得李克己和士兵们指天大骂。

在团指里指挥的陈鸣人一样急得暴跳,“停!叫飞机停止进攻!”

“停止进攻!停止进攻!”边上的美军联络官对着无线电话机大叫,额上都是汗。

“艾奇逊中校!”陈鸣人瞪着美军联络官,“你们的地空协同是怎么搞的?”

“很抱歉……森林过于密集,很难分清轰炸目标……”艾奇逊讷讷地解释。

“命令全部停止进攻!”陈鸣人向传令兵恼怒地劈下手,又转向副团长,“你带二营多余的人向两翼延伸,封锁于邦大龙河沿线所有可能的渡口和敌军补给线!”

“……大龙河防线有四十公里长,兵力不敷分配。”

“能封多少是多少——”陈鸣人向副团长咆哮。按目前的态势,他只能尽力封锁东岸的日军渡河增援,虽然他知道以目前的兵力不可能封得住,也只能是尽人事听天命了。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