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流在缅北的血》-第三十八章日军的炮兵部队

更新时间:2020年09月25日 星期五 11:27:11 作者:


关灯
护眼

“日军两个联队全部北上大龙河、大奈河前线,112团随时有被敌军优势兵力合围的危险。就在现在,他们正在被日军炮兵部队轰击!”

“孙师长,”鲍特诺终于开始说话,“我是炮兵出身,日军的炮兵部队不可能运到那里。”

“你的意思是说我的部下在说谎?”

鲍特诺悠闲自得地转动着手里的笔:“我相信有这种可能。”

“鲍特诺准将!”孙立人彻底被激怒,猛然一掌拍上桌面,鲍特诺被吓得一哆嗦,“谁也没有权力侮辱他们。”

“孙将军——”鲍特诺愠怒地站起来,“请注意你的态度。”

立在后面的李鸿忙拉住孙立人,现在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

孙立人鼻息咻咻:“鲍特诺参谋长,你不要只会墨守美国那一套作战规则!世界各国的炮兵并不都像美国那样没有运送大炮和炮弹的公路就不能使用大炮。如果你不相信日军正规部队和炮兵已经到达胡康河谷,我提议,你和我一起乘飞机亲自到前线去看一看!”

鲍特诺阴沉着脸想了片刻,抓过一张纸唰唰地写字。

“孙师长,希望你是对的,不然你将面临撤职的处分。”鲍特诺把命令递过去。

“如果胡康河谷没有日军正规军主力,我愿承担一切责任。”

孙立人抓过命令,大步流星出了办公室,李鸿小跑才能跟上。

“怎么安排?”李鸿问。

“你马上回去紧急动员,我们带114团先走,全部轻装,不带重武器,少带弹药,到于邦战场外围再空投装备弹药。113团和山炮二营随后跟上。”孙立人边走边下达命令。

现在已经耽搁不起,从列多赶到于邦至少要三周,野人山上的中印公路还只有一点路基,根本上不了车,只能靠两条腿,而日军在胡康河谷筑有旱季简易公路直通密支那,要抢时间肯定抢不过日军。希望112团能撑到援军赶到,孙立人只能这样想。二十多天的时间,他不知道那些弟兄该如何熬过去。

夜色深沉,炮弹炸出的火光明灭着藤原冷野那张阴郁的脸。他看着那个炮火观测员的尸体,心中在尽量还原当时的狙杀情景。牟田口峻和狙击队全体队员站在他身后。

“敌我兵力情况。”藤原冷野发声,眼还盯着那具尸首。

负责于邦战斗的管尾大队长看向藤原冷野的目光有些茫然,他不确定这个背景显赫的少佐是不是在对他说话。藤原冷野转过头,冰冷的目光叫管尾心底一寒。毋庸置疑,这个他惹不起的家伙在等待他的回答。

“东岸是由我指挥的一个步兵大队和第二炮兵大队,西岸被围困的是一个步兵中队;包围于邦野战阵地之敌的兵力情况,目前还不明朗……”

牟田口峻冷笑:“据我所知,此次来犯敌军总数不会超过一个团,拉加苏和临滨都在激战,分到于邦的兵力会是多少?就算一个团的敌军全部在对岸的于邦,凭你大半个联队的兵力也足够消灭他们。”

管尾背上冷汗涔涔,深低着头不说话。按皇军往常和中军交战的经验,确实应该是这样。

“为什么不强渡进攻?”藤原冷野问。

“敌军在西岸渡口设有机枪阵地,之前没有炮火打击,几次强渡都造成惨重伤亡。”管尾说的也是实情,炮兵第二大队只比藤原冷野和他的狙击队早半天到达。

“带我去炮兵观测点。”藤原冷野指的是那个炮火观测员被狙杀的位置。

观测点是个土洞,头顶用木头加固,仅供俩人容身。炮队镜和墙上的一大块血渍还在,能判定炮火观测员被狙杀的的位置。藤原冷野站上那个位置,眼凑上炮队镜。

对西岸敌军阵地实施的炮火打击还在继续,原本被茂密丛林遮蔽的阵地,现在触目所及是一些光秃秃的树枝和被翻起的泥土,各种防御工事清晰可见。

藤原冷野侧头看一眼墙上的血渍,慢慢移转炮队镜的方向,直至和判断中的弹道方向一致。镜头停住,聚焦在西岸水边的一个树丛里。那个狙击手就隐藏在那个阵位开的枪,子弹射过河面,穿过瞭望孔,精准地钻进观测员的脑袋。藤原冷野几乎看见了那双清冷的眼睛,正在那个树丛里透过瞄准镜注视着他,扣住扳机的食指在往下用力。

藤原冷野猛一侧头,似乎在避让什么东西。

“怎么了?”

牟田口峻第一次看见藤原冷野失去镇定。他一直以为藤原冷野的神经坚韧如钢丝。藤原冷野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他太投入了,那只是他的假想。他让开,让牟田口峻看炮队镜。

“如果是你藏在那,能不能一枪命中你现在脑袋的位置?”

藤原冷野问得阴森,牟田口峻头皮一阵发麻,好像真有一发子弹即将穿透他的头颅。

牟田口峻直起腰,看着藤原冷野的眼神里有一丝悚然。他确定自己打不中,藤原冷野也不一定能打中,可那个敌军狙击手打中了,只开了一枪,没有修正弹着点,而且是向看不见的目标开枪。

俩人沉默,那种巨大的压迫感来自对岸,那里有一个真正顶尖的狙击手。

“是他。”牟田口峻的声音因紧张而干涩。

藤原冷野眼里闪动着一种奇异的亮光,不仅是找到了仇人,也是遭遇强劲对手的兴奋。

一个缅甸人在对管尾点头哈腰地说着什么,一脸的谄媚。是日军在当地发展的缅奸。

看见藤原冷野和牟田口峻从洞里钻出来,管尾忙迎上去:“刚送来的情报,于邦西北高地发现敌军指挥所。”

“什么级别的指挥所?”藤原冷野问。

管尾向那缅奸招下手:“过来。”

缅奸哈着腰走到藤原冷野面前,操着半生不熟的日语:“太君。”

“是你亲眼看见的吗?”藤原冷野问。

“是!我亲眼看见的。架了很多天线,有中官,还有美官,都是校官。”

藤原冷野沉吟。美军派往中军中的联络官至少是团一级单位,可以判定这是个团指挥所。

“有多少人警卫?”

“最多一个排!”

藤原冷野的目光转向牟田口峻:“身上有纸币或黄金吗?”

牟田口峻摇摇头。谁会在这原始丛林里带钱,带了也没地方花。

管尾向边上的副官摆下头,副官双手向藤原冷野奉上一根金条。

“给他。”藤原冷野下巴指下缅奸。

缅奸的脸笑开了花:“谢谢!谢太君重赏!”

“带我过河,并找到那个指挥所,我会再给你两根。”

缅奸一下就僵了。这个日本军官的目光如刀似锥,去不去也由不得他了。

缅奸一咬牙:“太君想什么时候动身?”

“今晚。”

管尾有些意外:“藤原少佐,是不是太仓促?”

“管尾大队长,我需要你的配合。”藤原冷野不由分说。

管尾迟疑一下,没再坚持:“藤原少佐请说。”

“炮停了?”黄任羽并不确定,他的耳朵里像有只知了在疯狂嘶鸣。

“停了。”岳昆仑答。

头探出去看,三班的弟兄正从积洞里爬出来,个个灰头土脸、惊魂未定。

杜克自交通壕那头飞跑过来,嘴里大声地嚷嚷:“有没有伤亡?有没有伤亡?”

弟兄们看看自己再相互看看,还算好,都还是囫囵人。

“排长,你这工头当得好哇!”宝七刚缓过点神就开始贫了。之前要不是杜克逼着他们深挖积洞,这几轮炮轰下来,A排不灭也得半残。

“抓紧修复工事——”杜克边喊边把正从积洞爬出来的黄任羽拉起,“有没有受伤?”

黄任羽摇摇头:“给我把铁锹。”A排的弟兄已经叮叮咣咣地干起来了。

杜克抓住黄任羽的一只手掌翻过来,满手的血泡。

“你执哨,盯着鬼子的炮火。”

黄任羽还想说什么,杜克跑开了,嘴里鬼叫着他那比中国人还中国人的中国话:“想活命手脚都麻利点儿!下一轮炮说来就来了——”

“大爷的,哪还像个外国佬儿……”费卯嘴里嘀嘀咕咕。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