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流在缅北的血》-第四十四章春田步枪的枪响

更新时间:2020年09月25日 星期五 11:33:36 作者:


关灯
护眼

“打中了吗?”牟田口峻问。

没等藤原冷野说话,一声春田步枪的枪响替他作出了回答。贴近牟田口峻的一名狙击队员头部中枪,温热粘稠的液体溅了他一脸。

“混蛋——”

牟田口峻大怒,身子一个急转,步枪同时上肩,却被藤原冷野一把抓住枪管。

“撤退。”藤原冷野说。

“你说什么?”牟田口峻两眼瞪得溜圆。

“我们暴露了。”

藤原冷野带着牟田口峻和狙击队刚刚撤离,迫击炮弹接踵而至,那道土坎被炸得泥石飞溅,灌木丛火光熊熊。是李克己在指挥迫击炮排集射,杜克用步话机报给他的炮击数据。

比晨雾更浓的是滚滚的浓烟,日头和月亮都在空中悬着,一样的惨白。于邦阵地上一片寥落,A排的弟兄沉默地围在一个大火堆前面,火堆上几具尸体正慢慢化为白灰。

“大个儿,路上走好啊。到了那边机灵着点儿,别还傻乎乎的让人欺负……”

宝七对着火堆不停地絮叨;花子在嘤嘤地哭;嘎乌在用土语唱歌,音调诡异悠长。

“闭嘴!”费卯用力捶下花子。

花子哭得更大声了:“我心里难受啊!”

“难受就自己找地方待着去!”费卯做出恶狠狠的表情,努力想掩饰喷薄欲出的感伤。

“大个儿死了!他死了!再也见不着了!”花子嚎啕大哭。

“你妈了个巴子……”费卯也哽住了,眼泪不受控制的往外涌。

“你不难过吗?”黄任羽问嘎乌。

嘎乌停住,还望着天空:“每一个生命的结束都是另一个生命的开始,是值得高兴的事。这是我们族人对待死亡的态度。”

“你刚才唱的是什么歌?”

“为死者唱的歌,引领死者的魂灵找到回家的路。”

嘎乌又开始吟唱那首没唱完的歌,那些奇怪而富有穿透力的音节自他唇间流淌出来,飘向云层深邃的天空。岳昆仑长久地望着天空,眼前有光斑漂游,似乎是大个儿漂游在异域天空的魂灵。岳昆仑让自己相信,大个儿会在嘎乌的挽歌里找到回家的路。

岳昆仑面对战友尸骨的时候,藤原冷野同样在面对同僚的尸骨。六十多人阵亡,敢死队全灭,昨晚的进攻代价惨重。藤原冷野在仔细检查那两具狙击队员的尸体。这两个部下是被那杆春田步枪射杀的,对手从始至终就开过两枪,两枪全部命中,尸体头部的创口和那个炮火观测员的相同,可以断定是出自一人之手。

藤原冷野站起,眼望着中军阵地方向慢慢摘下手套。

“怎么样?”牟田口峻追问。

“是他。”藤原冷野心里异常平静,平静到他自己都觉得奇怪。

牟田口峻沉默。找着并杀死那个狙杀藤原山郎的狙击手是藤原冷野的目标,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也成了他的目标。这并非是他加入第18师团的初衷,他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难道自己和藤原冷野之间有了友谊?这不可能,对这个石头一样的家伙别说是喜欢,说痛恨都不为过。

“你不该是这样的反应。”牟田口峻说。

“我应该是怎样的反应?”

“至少……不应该这样平静。”

“下午有车去孟关,你和他们一起回去。”藤原冷野说的“他们”是狙击队。

“什么意思?”

“你们的实战训练结束了。”

“藤原少佐是在和我开玩笑?”

藤原冷野向地上两具狙击队员的尸体偏下头:“你想和他们一样吗?”

牟田口峻紧盯着藤原冷野的眼睛,一字一顿地说:“你在侮辱我。”

“我要是你,会马上离开。这是我和他的战争,你没必要卷进来。”

“请藤原少佐收回刚才的话。他不是你一个人的敌人,他是帝国的敌人!”

“……你也许会被他的十字线锁定。你还这么年轻。”

牟田口峻在藤原冷野的眼里看见了之前从不曾看见的温暖和关切,就像兄长面对任性的弟弟。从那刻起,牟田口峻确定他和藤原冷野之间有了友谊,在冷言冷语和残酷杀戮中结下的生死情谊。

“你也一样。在杀死那个支那狙击手之前,我会和你并肩战斗。”

“……每个人都有选择的权力,虽然你的选择并不明智。我尊重你的选择。”

牟田口峻转向全体狙击队员,逼出膛音:“帝国的勇士们——藤原少佐给你们选择的权力!你们是选择留下战斗,还是选择撤去孟关?”

“留下!”“我们愿追随藤原少佐!”“我们要和藤原少佐一起战斗!”狙击队员纷纷叫喊。

牟田口峻转向藤原冷野:“这是他们的选择。”

藤原冷野的笑意在眼里漾开,他把一只手放上牟田口峻的肩头:“你会是很好的指挥官。”

“得到你的夸奖和看见你笑都是很困难的事。”

藤原冷野的手在牟田口峻的肩头用力抓下。男人之间的感情不需要语言。

“管尾来了。”牟田口峻向藤原冷野身后挑下下巴。

于邦阵地久攻不下,管尾刚收到师部严厉的训斥。管尾有苦说不出,他是来向藤原冷野和牟田口峻求助的。

“藤原少佐,牟田大尉,此次所遭遇的敌军之精强完全不同于以往的重庆军,要靠强攻取胜必然会付出惨痛的代价……”

“管尾大队长有话就直说。”牟田口峻不冷不淡地说。

管尾尴尬地干咳一下,说:“这股敌军已被包围十几天,所以还能保持顽强战力,完全是因为不断的空投补给。如果能对敌军阵地上空形成有效控制,我相信他们很快会因补给断绝而崩溃。”

“怎么控制?管尾大队长难道能叫来战机?”牟田口峻语带讥诮。

1943年日军在缅甸战场的制空权已完全不同于去年,第5飞行师团的飞机被大量调往太平洋战场,而今只剩下80余架飞机的实力。相比之下,盟军在缅甸的空军力量占据了绝对的优势,光是美军驻在印度的第10航空大队就有各式飞机230多架。在1942年的缅甸天空不可一世的零式战机,而今也只是偶尔出现在空中,那孤单的身影叫日军士兵心里不是滋味,他们都预感到了些什么。

“我不能,但我相信二位能办到。根据我的观察,美军飞机每三天来空投一次,一般都在中午。今天中午就是空投时间,如果能有一架战机在附近空域游猎,就一定能击落他们的补给运输机!”管尾定定地看着俩人。

藤原冷野和牟田口峻都没吭声,在飞机如此缺乏的情况下请求调动第5飞行师团的飞机,这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请务必帮助!”管尾猛一鞠躬,身子几乎弯成了九十度。

“管尾大队长不必这样,”藤原冷野开口了,“这不是你私人的事。”

“以五比一的优势兵力却迟迟攻不下敌军阵地,此战如果失败,我要没能战死,就只能剖腹谢罪!”

“听说管尾大队长有个女儿。”

管尾愣了一下,他不知道藤原冷野怎么会突然说起这个。他回答:“……是。妻子来信说,她会喊爸爸了……我还没有听过……”

藤原冷野望着日本方向的天空:“恭喜你,当父亲的感觉一定很幸福……”藤原冷野动摇了一瞬。在北海道的一个小镇,一个美丽的女孩儿还在等他。

“是的,她是我的骄傲,也是我这辈子最大的成就。”管尾的眼里飘着令藤原冷野羡慕的东西。

藤原冷野转身离开。管尾看着他的背影,这个日本贵族让他捉摸不透。

“藤原少佐!请务必帮忙——”管尾喊。

藤原冷野往后招招手。风卷起他的衣袂,那个背影落寞而孤单。

留言

写下你的评论吧